第一章 给校花治病 - 妖孽狂医

第一章 给校花治病

锦城中医药大学! 针灸专业的大二学生沈非,走在学校里,想着中午要吃什么这个大难题,刚拐过弯,沈非忽地看到对面走过来一个漂亮妹子,这妹子有着长长的睫毛,雪白直挺的鼻梁,白皙细腻的皮肤,精致如玉。 身上穿的是碎花裙子,裙子被汗水浸透,紧紧贴在她的身上,将她曼妙玲珑的美妙曲线,淋漓尽致地凸现出来,特别是某处的风景,如同荷花,亭亭玉立。 沈非眼睛刷地发亮,这妹子,他认识。 正是锦城中医药大学广大狼友在论坛上选出来的,排名第三的校花! 苏锦瑟! 只是,苏锦瑟此刻的脸上布满了痛苦神情,一双手还捂在肚子上,走路歪歪斜斜的,好像在承受着什么痛苦! 校花生病了! 沈非立马意识到这一点,心里不由想到,“要是我能知道校花得的是什么病,还能将校花的病治好,那我不就有机会将校花给泡到手了?” 念头刚刚落下,沈非忽然觉得很困,张嘴就打了个哈欠。结果哈欠还没有打完,沈非就闭上眼睛睡着了!就那么站着睡着了! 然后,沈非做了一个梦。 在梦里面,一根黑色的神针钻进他身体,与他融合在一起!这根神针很虚弱,让沈非给他找点吃的,而神针要吃的是一种叫“感恩之心”的能量。 也就是让他不断地做好事,然后被他帮助的人,向他表示感谢之时散发出来的一种精神力,反正玄乎得很,沈非果断拒绝,开玩笑,这个年代做好事不被坑得倾家荡产就不错了,哪里会有什么感谢。 可神针说他已经与沈非融合在一起,如果他死了,沈非也会一起死掉,沈非根本就不信,神针立马让沈非感受了一下,果然有种要命的感觉。 沈非只好答应做好事。 紧接着,神针在他身上扎了一下,说是为了让他做多多的好事,赐予了他很牛逼医术能力,可以治好很多病! 沈非不信,神针则继续说,如果他做的好事足够多,让他吃到足够多的能量,他就能给沈非更多更牛的能力,比如透视眼、读心术等等之类。 听到“透视眼”三个字,沈非浑身狼血立马沸腾了起来,这时神针又告诉他必须在十分钟内得到“感恩之心”能量,哪怕是一丁点都行。 否则,他们两个都得死! 沈非一下子惊醒过来,发现自己在路上,苏锦瑟也呆在原地,沈非揉了揉眼:“真奇怪,大白天的,居然站着就睡着了,还做了一个白日梦!奶奶的,要这个梦是真的多好,那我就有牛逼的医术,可以治好校花的病了。” 刚说完,沈非猛然僵住! 他脑海里正浮现出一段信息:痛经!三分钟后,将痛至晕厥!按摩小腿处穴位,即可治愈! 痛经? 校花痛经不是重点,重点是他竟然能一眼看出校花得的痛经之病,而且知道怎么治! 不等沈非反应过来,他脑海里又出现一件物品! 这件物品,正是那根神针! 与他梦里面的那根神针,一模一样,也是通体黑色! 靠! 难道这一切都不是梦,而是真实的存在? 沈非有些不淡定了,在刚才一瞬间做的白日梦里在,神针可是说了十分钟之内必须要得到“感恩之心”的能量,不然小命就得玩完! 虽然沈非仍然觉得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很不可思议,但是他不敢拿小命来开玩笑!而且,若是真能治好苏锦瑟的病,那不是有机会勾搭上校花?再想想治好校花痛经的穴位是在小腿处,那更是必须治,校花的小腿可不是想摸就能摸上的。 沈非走上前去,拦在苏锦瑟面前,“美女,肚子很痛吧?”不等苏锦瑟回答,沈非又说道:“你这是痛经,算你运气好,碰上了我,我能给你治好!” 苏锦瑟秀眉紧蹙,她确实是痛经,而且痛得非常汹涌。但是当她抬头一看,看到沈非那像要把她吃了的目光,本能地产生了厌恶感,像沈非这样如同苍蝇一般吸引她注意的人,她见得多了,苏锦瑟冷声回道:“用……不着!” “美女,用得着的!不然,三分钟内,你就会痛得晕倒在地上!而你让我给你治,不吃药不打针不输液,就按摩几个穴位,保证能治好你的痛经,还能让你舒舒服服的!” 听到流里流气的话,苏锦瑟心头涌起一阵怒气,她每次痛经就算是输液吃药也只能稍稍缓解一点点,根本没有什么舒服感,可这个人却大言不惭地说按摩穴位就能治好痛经,让她舒服。 这绝不可能!他说的按摩穴位,用脚趾头想也知道是想趁机揩油,苏锦瑟怒道:“流氓,你让开,不然我就喊……非礼了!” “美女,你这是污蔑!我摸都没摸你一下,怎么能算是非礼?如果说看了你几眼也算是非礼的话,那你还不被我非礼了一个遍?” 沈非特意将目光在苏锦瑟身上扫着,从上到下,再从下到上,特别是在某些重要部位停留的时间特别长,苏锦瑟气得浑身直颤,要是她有足够的力气,肯定一巴掌甩在这人脸上,他目光太流氓了。 苏锦瑟哼了一声,从沈非旁边绕过,她担心沈非会继续纠缠,可让她意外的是,这人并没有拦她,只是那剧烈的痛楚,让她根本走不快,每走一小步,都需要费很大的劲! 沈非眯眼看着苏锦瑟离去,心中一点都不慌,如果三分钟到了,苏锦瑟还没有倒下的话,那就说明梦还是有些假的,小命的事情不用太过于担心。如果苏锦瑟倒了,那就更不用担心了,有牛逼的医术能力,还怕做不成好事,得不到能量吗? 苏锦瑟越走越难受,那汹涌如潮的痛感在她身体里面肆虐着,她的脸色苍白如纸,连呼吸都难受,苏锦瑟猛地想到沈非所说的话,粗略一算,差不多就是三分钟。 下一秒,苏锦瑟眼前一黑,身子往后倒去,早有准备的沈非一步跨过去,在苏锦瑟的身体砸地之前,将她抱在怀中,沈非嘴角划过一道弧线,如果有人看到此时的沈非,都会觉得他笑的很贱,很贱…… 就在这时,沈非脑海里又浮出一段信息:昏迷!按太阳穴,可让其立刻苏醒! 沈非依照神针浮现在他脑海里的穴位点,按了下去。立马,沈非身子一颤,仿佛有一股电流涌遍全身,最后这股电流集中到了他的手指上面。 瞬间,手指翻转,揉、捏、夹、捻、拢、搓等无数个动作,无数次震颤,在霎那之间完成!且这些动作,就像刀劈斧削一般,刻在了沈非的骨子里,和呼吸、眨眼一样,成了本能,想用就用。 同时,沈非知道了这套按摩手法,名叫妙手回春! 正这时,苏锦瑟醒了过来。 看到苏锦瑟那双睁得大大的眼睛,沈非笑了,这个事实,再一次证明神针说的东西都是真的!牛逼医术是真的,透视眼也是真的! “嘿嘿!” 沈非想着他拥有了透视眼,那无数漂亮妹子衣服里面的美妙风景,就无所循形了,沈非仿佛已经看到了苏锦瑟胸前山峰的美景,笑得更贱了。 苏锦瑟一睁眼便发现沈非盯在她胸前那侵略性十足的目光,再看到自己还躺在沈非的怀里,苏锦瑟赶紧将双手掩在前面,站起来惊吼道:“你对我做了什么?” 沈非笑道:“该做的都做了,不该做的也做了。比如摸了……”说到这里,沈非一双眼睛,直直盯苏锦瑟因双手掩住而更加突出的部位。 苏锦瑟怒喝道:“流氓,你竟然敢摸我,你……” “不就是太阳穴吗?有什么不敢摸的?”沈非一脸无所谓的样子,锦瑟神情一怔,她还以为沈非摸了他所盯的部位呢! 忽然,苏锦瑟意识到她是清醒的,而不是昏迷的,头部更是涌动着一股从未有过的舒服感,她震惊地看着沈非,按她以前的经历,至少也要昏迷两三个小时,就算是清醒过来,脑袋也是头痛欲裂,吃多少止痛药都不管用! 眼前这男人不仅能让她快快清醒过来,还能治好她的头痛,他的医术,真的好厉害!苏锦瑟相信沈非能治好她的痛经了! 可是,她才说了人家流氓,还对人家那么不客气,现在又去让他治病,他会治吗?正犹豫着,苏锦瑟肚子里痛得翻江倒海起来,她看向沈非,沈非目光正放肆地盯着她前面的突起部位,苏锦瑟暗恨,这人绝对是一个流氓,换作平时,她绝对不会多甩他一眼。 但现在是特殊时刻,苏锦瑟觉得按这样的趋势痛下去,要不了多久,她又得昏迷过去,经过三秒钟的激烈思想斗争,苏锦瑟露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请你帮我治痛经!” “请把你的腿抬起来,把小腿给我摸一摸!” “摸小腿?” 苏锦瑟心中一个激灵,她的腿还没有给男人摸过呢,难道今天就要让他摸了吗?正这时,剧痛再次爆发,苏锦瑟直接倒在了沈非的胸口,“我……我……” “不愿意吗?没关系的,我从不勉强别人,特别是美女!” 听到沈非这么说,苏锦瑟很无语,她倒是想抬,可她痛得根本抬不起来腿,苏锦瑟咬牙说道:“我抬不起来,你帮我吧!” “既然你这么真诚的让我摸,那我就不客气了。”说着,沈非的手落在了苏锦瑟的大腿上面,虽然隔着一层裙子,沈非还是感觉到她的大腿弹性十足。 紧接着,沈非往上一抬,将苏锦瑟的大腿放到腰间位置。然后,沈非的手滑了下去,钻进裙子里面,摸在了她的小腿上。 亲密接触到小腿,手感更好。苏锦瑟心中大慌,这个姿势太要命了,沈非的手要是往上一滑,直接就能一滑到底,她还阻止不了。 就在苏锦瑟担心不已时,她感觉到小腿处涌出一股股热流,直奔她的小腹,消融着痛苦,不过两三秒钟,苏锦瑟就再也感觉不到一丝痛苦,涌荡在体内的,全是舒服感! 这种舒服,是她从十二岁来大姨妈开始到现在,从未享受过的,苏锦瑟立马沉醉在其间,恨不得就这样一直舒服下去,就是沈非继续往上摸,她感觉自己都不会反抗。这个想法,让苏锦瑟羞涩不已。 苏锦瑟偷眼看向沈非,看到沈非一脸的专注,之前的痞子样完全不见踪影,目光也纯洁得很,跟邪恶完全沾不上边。相反,看起来很有味道,特别是那眼睛,有种让她要陷进去的感觉!而沈非的手也很老实的摸在小腿上,并没有往上面爬,趁机占她的便宜,这说明沈非不像他自己说的那么坏。 治疗结束,沈非收手,笑道:“美女,是不是舒服得欲仙欲死?” 苏锦瑟眼眸大睁,她确实很舒服,可欲仙欲死这四个字,怎么听都有一股浓浓的流氓味,她心里刚生出来的那份好感,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苏锦瑟不知道怎么面对刚摸过她小腿的沈非,转身便要走,可她刚转过身,就看到班上同学从不远处经过,苏锦瑟心里一急,条件反射地转过身,不想让同学看见。 可这一回头,她的柔唇,就吻在了沈非的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