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激动的顾妙暄 - 妖孽狂医

第十章 激动的顾妙暄

陈强回头,见到平头等人扶着浑身是伤的王坤走了进来,陈强扫了一圈,没有沈非的身影,心中大惊,说道:“王坤,你怎么受伤了?沈非呢!” “呸!” 王坤吐出一口鲜血,冷声说道:“陈强,你妈的太不地道了!竟然坑我们!” “我没有啊!” “没有?你敢说你不知道沈非很能打?” 陈强想到沈非把他和大块头、刚子打倒在地的画面,一时不知怎么回答。王坤冷笑道:“陈强,我兄弟都被打伤了,我更是被打成这样,你说该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 “二十万,这事儿我们认了。” “什么?”陈强怒吼道:“我出十万让你们打断沈非的双手双脚,你们没有做到,还想问我要二十万!这绝不可能!” 王坤露出狞笑,“陈强,你家里那么有钱,二十万对你来说,简直就是毛毛雨。不过是让你少玩几次女人罢了,陈少要是不愿意出钱给我们治伤,那我们就去警察局自首,做一个良民!” 陈强心里一慌,却强硬地说道:“那你们也要受到惩罚!” “老子都要死了,还怕屁的惩罚!再说,我们就一混混,大不了坐几年牢!可你就不一样了,你是陈少,是富二代!” “你以为你自首,就一定能告倒我吗?” “是啊!你是堂堂陈少,去年迷-奸一女生,致其自杀的事都能压下来,这么小的事,怎么能告得了陈少呢?不过,我们是混的,陈少总有放单的时候吧,到时会出什么事,我们就不知道了!” 面对王坤赤裸裸的威胁,陈强心里大慌,把王坤这些混子逼急了,后果真的可能会很严重。思索再三,陈强扔出一张银行卡,“这里面有二十万,密码是六个零!” “陈少果然是个痛快人!看在陈少这么大方的份上,我劝陈少一句,不要去惹沈非,他不是你能惹得起的!”王坤接过银行卡往外走去。 走出包厢的王坤,嘴角满是阴冷笑容,他刚才那么说,就是想激怒陈强,让陈强去对付沈非,陈强家里那么有钱,有的是办法对付沈非,等沈非被陈强整倒,他再出手弄了沈非。 王坤等人刚走,陈强就抓起桌子上的啤酒,狂往地下砸,他心里充满了愤怒,花了二十万,却没有废掉沈非,王坤竟然还说他惹不起沈非。 陈强怒吼道:“沈非,老子不会放过你的!你再能打,老子也要把你踩在地上,让你明白什么叫后悔!老子发誓,一定要毁了你!苏锦瑟,你个臭婊子,老子一定让你求我上了你!” 吼完,陈强便摔门而去,连玩芝兰这个红牌的兴趣都没有了。芝兰心里念了几遍“沈非”这个名字,她原以为沈非废定了,没想到被废掉的是王坤等人,陈强也大大地丢了脸,不好意思带她出去。 当陈强将沈非恨到极致的时候,沈非已经躺在了床上。不过,沈非久久不能入睡,他脑海里浮现着今天经历的一幕幕画面, 偶遇苏锦瑟,梦得神针,替苏锦瑟治病,吻了苏锦瑟;给身分大有来头的叶静云治了病,还打了那个院长的脸;赢了林莎的吻,摸了顾妙暄老师的手;与兰姐有了那么一点小暧昧,干掉陈强的两次攻击。 这一天过得,比他前面二十年的生活加起来都还要精彩,想起来沈非就兴奋!虽然神针可能让他小命处于危险当中,陈强也不会就此放弃。 但是,他毫无所惧。 相反,他非常喜欢这种刺激的生活! …… 沈非没睡着,苏锦瑟也没睡着。她看到了朋友圈的消息,无数人认定沈非是她的男朋友,大部分人还觉得是她倒追的。还有更恶劣的回复,说她急着去教室找沈非,是因为她寂寞了,想做某件事。 一想到这些,苏锦瑟就恨得牙痒痒,她只不过是让沈非治了一下病,怎么就传成了这个样子!更让她恨的是,她脑海里偏偏还不断浮现出被沈非抱住,和沈非亲吻的画面,特别是那股舒服感,更让她身子莫名的有些兴奋。 “该死的沈非,我不要想他,我要睡觉!他就是一流氓,我想他做什么?他那么花心,让静云把黑丝都脱掉了,还亲了林莎,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是我的男朋友?绝不可能!” 苏锦瑟心里不停吼着,她没有发现,如果她心里真的没有沈非,完全用不着找这么多理由来否认沈非是她的男朋友。而且,苏锦瑟找的这些理由,并没有让她睡着,那些画面更清晰了,身子更兴奋了。 …… 远在千里之外的叶静云也没有睡着,她想着沈非给她治病的画面,身子有些发热,除了那两处重要部位,沈非将她的身子摸了个遍。 虽然现在不是以前那个传统的年代,被一个男人摸过,就得非他不嫁,但她骨子里是一个极为保守的女子,她本能有些排斥再被第二个男人触碰。 可是,她那个决定,难度很大,不仅来自于她的家族,还来自于她,来自于沈非。叶静云也看到了关于沈非和苏锦瑟,还有林莎的微信。 “是一颗花心大萝卜啊!”叶静云嘴角浮出淡淡的笑容,“花心,也是要本事的!沈非,不知道你的本事够不够大呢!” …… 林莎同样没有睡着,她是无比地愤恨,她并没有真正的亲到沈非,可微信上面广传的照片,一看就是她亲在沈非脸上,还是她主动亲上的。 这太损她的名声了,虽然苏锦瑟看得上沈非,可她仍然看不上沈非啊,这样的绯闻,让她有杀人的冲动,以后她要谈恋爱,肯定绕不过沈非。 愤怒之余,林莎还有两个疑惑。一是苏锦瑟竟然没有为此而生气,微信里面她没有半点发声!二是沈非到底对顾妙暄老师做了什么,老师居然没有惩罚他,还让他安然离去! …… 此刻的顾妙暄,却是睡得很香很香!顾妙暄一直对沈非所说抱有很大的疑惑,不相信沈非说的,甚至本能地抗拒去睡觉。 为此,顾妙暄拿出她正研究的一个关于穴位的课题,她每次只要钻研进去,便是精神百倍,经常会熬个通宵,顾妙暄觉得这样做,她便不会睡着了。 可是,刚到十二点,顾妙暄就睡意汹涌,头一歪,直接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这一睡,便睡到了大天亮。 等太阳透过窗户照到她身上时,顾妙暄醒了过来,她舒服地伸了个懒腰,可刚将手伸在空中,顾妙暄就愣住了,脱口说道:“我昨晚睡着了?” 顿时,顾妙暄心里涌荡起来,她满怀心事,如此刻意地不睡觉都没有失眠,还睡得那么沉那么香,这说明沈非说的是对的,合谷穴真的有治疗失眠的作用。 能治失眠,那就能治内分泌失调! 这一点传出去,绝对能在中医界引起一场大震动! 顾妙暄心里无比激动了,再也平静不下来,但她没有立马将消息传出去,她决定再验证一下,看看是不是真的可以治白带增多和内分泌失调,反正她刚好有这个病状,以自己作实验,再准确不过了。 当即,顾妙暄收拾好资料,往学校走去,今天还有她的课,她得找时间让沈非尽快完成实验,确定真假,这个东西影响太大了。 顾妙暄赶往学校的时候,味一品已经开门营业,忙碌不已的兰姐,脸蛋儿红得像朝霞,之所以这样,是因为她昨晚做了一个梦,她梦到了沈非,还和沈非做了某些事,并且是她主动的。这个梦,害得她湿了裤子。 沈非不知道自己入了兰姐的梦,这会儿他正和燕南天三人往教室走去,走到半路上,沈非看到学校的清洁工大爷正困难地推着垃圾车往学校外面走。 顿时,沈非眼睛一亮,这可是一个做好事的机会,不能错过。沈非停步,对燕南天三人说道:“老大,你们先去教室,我帮这位大爷推一下车子。” 何小秋说道:“老三,马上就要上课了。今天第一节课可是李莫愁的课,你昨天就得罪了她,今天再迟到,那就真的挂科挂定了。” 林乐对昨晚的事,大多都不记得了,附和着说道:“是啊,老三,挂科很惨的。” 燕南天却是记得清楚,他觉得沈非这样做有他的理由,说道:“老三,要帮忙吗?” 沈非笑道:“我一个人就行了!没事儿,你们先去,我很快就赶到,李莫愁挂不了我的科!”对此,沈非有十足的自信,睡了一晚的李莫愁,应该很惊讶很激动吧。 林乐和何小秋还想再劝,燕南天叫着他们两个走了,沈非帮大爷将车子推到学校外面,收获了拇指粗的感恩能量后,才慢悠悠往教室走去。 教室里,顾妙暄讲角着穴位,不管是声音,还是脸色,都比往常更加冰冷,班上的同学都噤若寒蝉,不知道李莫愁怎么了,他们只知道一定不要惹了这种状态的李莫愁,不然会死得很惨。 顾妙暄心里确实很不爽,她是急匆匆赶到教室,要找沈非说事,那个东西关系实在是太重大了,她恨不得立马得出结论,可是沈非竟然没来上课,这让她如何高兴得起来? 就在这时,沈非出现在门口,大声喊道:“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