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余大少被惩罚了 - 妖孽狂医

第一百章 余大少被惩罚了

余同方认错,说出沈非是正当防卫,余为民差点喷出一老血来,明明都要将事情掩过去,抓住了沈非的一个痛脚,儿子却认错了。 这错一认,他还有什么理由带走沈非? 带不走沈非,那他今天来机场闹下的事儿,就是他的一个污点,别想再往上爬,说不定保住现在的位置都很难。 因为顾东来绝不会放过这个攻击他的机会! 儿子为什么要这样说呢? 真的是坑爹啊! 余为民惊得回不过神来,周围的人都愣住了,他们都觉得很奇怪!邵庆达眼睛眯了起来,他原以为沈非会抬出背景,谁知沈非说了句老天爷会惩罚你的,余同方就认错了。 这是怎么回事儿? 难不成沈非的后台是老天爷? 这不是开国际玩笑吗? 邵庆达觉得这里面大有问题,可他知道,不管怎样,余同方说出这句话,那沈非就不会有事儿了,有事的只会是余为民。 他突然觉得,拿出一千万,似乎都不够! 云希若和水清幽高兴得很,这下没事儿了;宁安平倒是摸到了一些端倪,当初莫天雷在皇家一号里,也是一脸痛苦模样;先前徐鹏云也这样痛过,这说明沈非有着神鬼莫测的手段。 宁安平不想知道沈非用的是什么手段,他只知道绝不能和沈非做对,一定要跟紧沈非,和沈非做对会死得很惨。 看看余为民就知道了,在碰到沈非之前,余为民在锦城市是叱咤风云,甚至顾东来都差点死掉,可自从碰见沈非之后,他就一直倒霉,倒霉到现在,他的位置都难保了。 宋文飞心里笑了,投到顾东来那边实在是太英明了,沈非背后那人还没有出手,余为民就被整成这样,要是那位出手,余为民根本不会有活路。 余为民回过神来,赶紧朝儿子大喝道:“余同方,你在乱说什么?” 余同方也想说他就是乱说的,可他张嘴吐出来的话却是,“我没有乱说,沈非真的是正当防卫。” “你……我看你脑袋是被人打糊涂了,赶紧跟我走!”余为民不想让儿子胡闹下去,先离开再说,这里绝不能再呆了。 可就在这时,余同方一把推开余为民,继续说道:“那一百万是我在四海建筑分到的干股!” 听到这话,余为民是心惊不已,扯到四海建筑,这事儿真的会闹得很大很大了,余为民无比的生气,这个孽子闹出了事,还要把他推到死亡深渊,他吼道:“还在胡说八道,我看你是真的疯了!” 余同方真的真的不想坑爹,可他痛啊,生不如死的痛,让他不得不继续说道:“我每个月都能从四海建筑分到三百万!因为四海建筑通过我爸的关系,低价买了很多地!” “你……”余为民冲上去,一巴掌打在儿子的脸上,“孽子,我看要把你送疯人院去才行,赵明,还不赶紧将他拉走。” 余为民一直把儿子往疯子上扯,想表明他儿子的话不能信,可大家都不是傻子,比如赵明,赵明不再像之前那么听话地走上去,而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他的意思很明显,余为民这回栽定了,他可不想陪着余为民去死。 “好,很好!” 余为民盯着赵明说来,随后蒙住儿子的嘴,不让余同方再说话,可余同方张口就咬了余为民的手,余为民一松开,余同方就又说道:“皇家一号每个月也给我送一百万,还有阳光会所,我也占两成干股……” 听到这,余为民真想晕过去,凭着这些话,上面肯定会有人来查他,事情闹得那么大,他的后台不会保他,而他根本经不住查啊! 周围的人虽然想不明白余同方为什么发了疯会说出这些话,但是,余同方说的干股啊,一百万啊,让他们无比的气愤,个个都义愤填膺的吼了起来。 “麻痹的,果然是个贪官,儿子就贪了这么多,老子肯定贪得更多!” “抓起来,对这样的贪官,绝不能放过!” “还为人民服务,狗屁,举报他,抓了他!” …… 余为民倾耳听去,全都是怒骂声,是喊着要把他抓起来的声音,余为民感觉血压急剧上涨,真的是快要晕过去。 然而,余同方却对沈非说道:“我都说了,不要再让我痛了,我不想痛了,饶过我吧。” “老天爷不放过你,定是因为你没有将做过的坏事,你知道的坏事说完!” “知道的?” 余同方在痛苦的下,智商大大上涨,立马就骂出了沈非的话,知道的不就是他老子的吗?余同方忍着,但忍了两秒钟都不到,余同方就忍不住了,张嘴说了起来。 “我爸在外面养了个女人,那女人就莫灵。” “我爸收了莫天雷的三百万,所以莫天雷当了公安局长。” “我爸还收了华生制药两百万,华生制药上次的事就是我爸下令不查的。” …… 余同方的一句句“我爸”,就像是一把把刀子刺在了余为民的心尖里,余为民是杀了儿子的心都有,他儿子举报他,这真的是太可笑了。 周围的人骂得更凶了,邵庆达的眼睛在发亮,宁安平、宋文飞的眼睛都在发亮,光凭这些话,余为民就死定了。 沈非目的达到,拍拍手准备走人了,余同方痛喊道:“沈非,我都说了,你快让我不痛了吧。” “你没说完,老天爷自然就不会放过你。”沈非不再理会,转身离开,宋文飞与宁安平走了上来,沈非说道:“谢谢两位的照顾。” “应该的,应该的。”两人都明白今天这件事意味着什么,宁安平笑道:“沈少,我派辆车子送您回去。” “不用,你们把这里的事弄好就行。” “好的,沈少。” 宋文飞和宁安平刚离开,云希若便走了上来,“沈非,下次你到京城,一定要给我打电话,今天多亏了你。” 沈非逗道:“半夜打电话都行?” “恩。” 云希若含糊不清地应了一声,朝沈非嫣然一笑,通过今天这件事,她知道沈非是个很厉害的人,这样的人一定要做朋友才行。 邵庆达也走了上来,送上了他的烫金名片,“沈少,有需要我办的事,你随时吩咐就行。” “好。” 沈非接了名片,虽然这个人有过犹豫,但他在说一千万的时候,也算是个果断的人,多个人多条路,总归是好的。 水清幽没有走上去,拉着她的小箱子走出了人群,她想到之前在飞机上觉得沈非没有趁机问她要手机号码是个奇怪的事,可现在看来,水清幽不由自嘲一笑,连锦城太子爷他爸都不是他的对手,他哪有兴趣问她要手机号码。 正想着,旁边传来一个声音,“清幽小姐。” 水清幽回头看到沈非,带着惊喜地说道:“是你。” “是我。”沈非一笑,“你住在哪里?” “你要送我吗?” “只要你不嫌弃我打出租车!” 听到沈非这话,水清幽不由翻白眼儿,能把余为民都干倒的人,还打出租车,显然跟他穿着地摊货是一样。不过,水清幽是一点儿都不在意坐什么车,只要坐车的人是沈非就行。 水清幽笑道:“看到你那么威风,你觉得我会嫌弃吗?我又不是傻子!”水清幽说得很明白,很坦白。 沈非嘴角一扬,“清幽小姐,我还要更威风的,你要看吗?”这话,太有歧义了,特别是沈非的目光,在水清幽的身上晃了一圈。 水清幽脸蛋红了起来,“怪不得希若说你是流氓,你还真够流氓的。” “更威风就最流氓吗?” “不然呢?” 水清幽反问,沈非无辜地说道:“我只是想说,其实我跑步比坐出租车的速度更快,这样不是很威风?” “不可能!” 水清幽是绝不相信沈非的速度会快过车子的,沈非笑道:“要不我抱着你跑一下,要是我跑过了出租车,你就……” 沈非的目光,放肆地扫在水清幽身上。 水清幽大窘,却没有犯花痴,“你都是这样勾搭女生的吗?” “是啊,我跟她这样说,她不信,我就让她试一下,证明我说的是真的,然后我就能把她那个那个了。” 面对沈非的承认,水清幽很无语,那有这么无赖的人,水清幽白眼,“其实真的假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能抱着我吧?” 沈非摇头,“我说的就是真的!” “信你才怪。” 水清幽拉着箱杆,聘聘婷婷地往前走去,她的嘴角有着好看的笑容,这个沈非还真是有意思。 当然,如果是没有刚才那件事,沈非说的这些话,水清幽就不觉得他有意思,而是觉得他是大色-狼了。 沈非看着水清幽那凹凸有致的身材,笑了笑,走到了水清幽的身边,正想搭话时,他电话响了,沈非一看,却是孤儿院打来的,沈非赶紧接通,立马传来了温芳焦急的声音。 “沈非,快救救孩子们,他们要把孤儿院拆了!” “温院长,你等着,我马上来。” 沈非声音里满是怒气,他转头对水清幽说道:“有点急事,改天向你证明。”说完,沈非一溜烟跑开了。 水清幽看到沈非那瞬间就跑到门口的身影,直接呆住了,“这么快的速度,难道他说的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