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关键时刻赶到! - 妖孽狂医

第一百零一章 关键时刻赶到!

“坏人,你放开我,那是大哥哥给我买的飞机,你不能给我弄坏了!” “打死你,不准撕坏我的书,还有我的衣服,快把我放下来,放下来!” “温奶奶,他们是谁啊,他们为什么要砸了我们的床,要毁了我们的家?” …… 孩子们一片哭喊,可不管他们怎么哭,怎么求饶,抓住他们的那些人,都没有半分心软,他们扔掉了孩子的新衣服,撕坏了孩子们的书本,砸坏了孩子们的玩具,也不怕伤着碰着孩子,像抓小鸡一样给捏了出去。 抓孩子们的一帮人是社会上的混混,有的染着一头黄发,有的赤着胳膊,胳膊上有纹身,还有的剃着光头,反正一个个都是凶神恶煞的样子,他们抓孩子的气势,也像是打赢了一场又一场战争似的。 除了孤儿院和那些社会人员外,还有一些穿着制服的城管,以及十来名警察,城管在维护秩序,可他们维护的却不是孤儿院,而是维护那些混混施暴的秩序。 至于那些警察,本应该扶弱锄强、惩治坏人、杜绝暴力的警察,他们抽着烟,有说有笑,却是将眼前的惨剧当成了空气,完全漠视掉。 “温奶奶,救救我。” 一个孩子尖声喊着,温芳看过去,只见一个光头夹着孩子,孩子的脸都变白了,温芳冲上去吼道:“把孩子放下。” “老太婆,滚开!” “我和你拼了。” 温芳撞上去抢孩子,可他哪里是光头的对手,光头一脚就把温芳踹倒在地,孩子看到平时疼他爱他的温芳被踢倒,也忘了害怕,用稚气的声音发出了他心中的愤怒,“你敢踢温奶奶,我和你拼了,我咬死你。” 孩子用尽全身力气,一口咬在了光头的大腿上面,光头惨叫出声,“小兔崽子,你娘的吃了熊心豹子胆,居然敢咬我,我摔死你。” 光头一把抓住孩子的头发,想让他松开嘴,可孩子真的拼了命,无论光头怎么扯他的头发,他都咬住不松口。 “麻的,老子打死你!” 光头用拳头狠狠砸在孩子的身上,孩子的背都给砸得咔嚓直响,可孩子仍死死的咬住,温芳见状,爬起来冲到光头面前抓住光头的手,光头又是一脚将温芳给踹倒在地上,温芳嘴角都流出了鲜血。 踢飞了温芳,光头又继续狠砸、撕扯孩子,最后,光头终于将孩子给扯开了,可他的肉却被孩子生生给咬掉了一块,痛得光头直叫唤。 “我草你奶奶的,竟然敢咬掉我的肉,我摔死你。”光头抓起孩子,狠狠砸在地上,砸得头破血流,但光头还没有放过,又狠狠踩了几脚,才离开去抓另外的孩子。 温芳爬到孩子面前,看到孩子的伤热,心疼得不得了,“松儿,听到奶奶的声音了吗?你快回答奶奶一声,快答应一声吧。” 叫白松的孩子,已经痛晕了过去,根本听不到温芳的哭喊声,温芳双眼血红,大声喊道:“救命啊,快救救孩子的命吧。” “想救他的命,那就乖乖把合同签了。” 一个穿着西装,理着平头,鼻子弯成勾勾的男人,将一份合同和一只笔递到了温芳的面前。 温芳看到合同上面,价格还是十万,温芳直接将合同给扔了,“姓王的,我不会签的,十万元根本不能将孩子们安置下来。” 听到温芳的话,王成俊一点都不恼,将合同给拣了起来,笑道:“老太婆,那些孩子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你这么护着他们有什么用?还不如拿着十万块钱,回到乡下,过一个幸福的晚年。” “姓王的,孩子们是无辜的,你让他们不要伤害孩子,有什么冲着我来!” “不要伤害孩子?”王成俊冷冷一笑,回头吩咐了一句,“给我狠一点,出了事我负责!” “你……王成俊,你做这么多坏事,你会不得好死的!” “不得好死?老太婆,你没有听说过好人不长命,坏人活千年吗?为了活上一千年,为了活一千年,为了红票子,我会做更多的坏事!所以,你最好识趣点,否则,这里只怕会有不少孩子没命的。” “姓王的,你这是犯法的事情!” “犯法?” 王成俊狂笑不已,“你知道那些人是谁吗?他们是城管,他们还是警察!警察都站在那里,谁能证明我是犯法的?我这可是合法的拆迁公司,现在做的事都是正当的,合法的!” “你们……” 温芳“啊”地吐出一口鲜血,她恨不得将眼前的人给打死在地,可她现在却痛得要死不活的,而对方却是无比的嚣张。 王成俊继续说道:“老太婆,这是你自己不识抬举,给了你期限,让你乖乖滚开,你不滚,还敢买这么多东西,你以为买了这些东西,我就不敢动你了吗?你也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 “只要你给孩子们安排好住的地方,我就签字!” “哈哈哈哈……”王成俊又是一顿狂笑,“住的地方,我早就给你安排好了,公园里,桥洞下,大街上,你想怎么住就怎么住,我安排的好吧。” “你不得好死的!” “不得好死的是你!”王成俊抓住温芳的衣领,“老太婆,你以为你不签字我就没办法了吗?我就拆不了孤儿院吗?也不打听打听我王成俊是做什么的!” 随着王成俊的话,孤儿院周围出现了一个又一个的大家伙,却是十多辆挖掘机,这些挖掘机从四面八方朝孤儿院挖去。 孤儿院的房子,年数本就很长,墙壁、大门都不怎么结实,挖掘机没费多大的力气,就将墙壁挖倒,往里面挖了进去。 孩子们的哭喊声,更加剧烈了。 “求求你们了,不要毁我们的家!” “我们的衣服还在里面,我们的衣服、玩具都还在里面!” “警察叔叔,快阻止他们,警察不是抓坏人的吗?他们都是坏人,你们怎么不抓他们啊?” …… 听到孩子们的喊声,那些警察终于变了些脸色,这些孩子确实很可怜,但是,想到那些人的命令,他们又别过了脸,朝王成俊吼道:“让他们安静一点。” 王成俊立马吼道:“把他们的嘴都给我堵上!”当即有人用纸团、破衣服等东西,将孩子们的嘴巴给塞上了,孩子们只能愤怒地看着,却发不出半点声音。 “老太婆,看到了吗?你的孤儿院保不住了,你要是不签字,你的那些孩子,只怕还不知道会晕过去多少。” “噗……” 温芳一口鲜血吐在王成俊的脸上,王成俊赶紧松手去擦血,得了这个空当,温芳猛地窜起来,跑到了挖掘机前面。 “你们想毁孤儿院,那就从我身上碾过去吧!” 温芳豁出去了,准备以生命阻挡住挖掘机的前进,她就不相信王成俊他们没有一点顾忌,为了孩子,就算是死了也值得。 王成俊看到,冷冷一笑,挥了挥手,“给我压过去!臭老太婆,你想死,那我就成全你!你以为老子不敢压死你吗?哼,你死了也当白死!” 命令一下,挖掘机又继续前进! 七米! 五米! 三米! 温芳已经是满脸苍白,可她的目光还是那么坚定,身子也没有移过半分,她估计这回死定了,可就算是死,她也不能退! 这会儿,温芳心里想到的,能救她的,就只有沈非了,可在这个时候,温芳不觉得沈非能够来救她了。 下一秒,她就要死了! 她死了不要紧,但是这些孩子该怎么办啊! “沈非那么善良,他应该会照顾好孩子们的。” 温芳心里念着,闭上了眼睛,就在这时,一个身影以看不见的速度冲了进来,那些人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只是觉得眼睛有些发花,便在挖掘机要压倒温芳的那一刻,这个身影抓住温芳往旁边疾闪出两步。 等挖掘机碾压而过,地面上根本淋漓的鲜血,以及被压得不成样的尸体,地面上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王成俊大惊,温芳呢? 王成俊眼睛往旁边一扫,看到温芳正完好无损地站在那里,旁边还有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王成俊眼睛眯成了一条缝,能在那么危险时刻把人救出来,这个年轻人肯定不简单。 不仅王成俊,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年轻人身上! 年轻人,正是拼命赶来的沈非! 温芳死里逃生,再看到救她的是沈非,整个人陷入狂喜当中,“沈非,你终于来了,这群人要用十万块钱买了孤儿院所有的地,我不签字,他们就要毁了孤儿院,要让所有的孩子无家可归。” 沈非一听,剑眉直气,冷光暴射,他在经商方面再没有天赋,也知道孤儿院这一大片地,绝对不是区区十万块钱就能卖到的,至少也是一百倍,甚至更多。 “温芳阿姨,这件事交给我。” “沈非,全靠你了。” “恩。” 沈非点头,往孩子们走去。 孩子们看到沈非,高兴成分,一个个都告起了状,“大哥哥,这群坏人把我们的家毁了,还撕坏了我们的书,扔了我们的衣服,小松也让他们打晕了,他们还把温奶奶打得吐血!” “我会给你们报仇的!”沈非笑着说来,旋即看向抓住孩子们的那些混混,笑容消失,不带丝毫感情地说道:“放了孩子们。” 光头一声冷笑,“小子,你以为你是谁啊?你说放就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