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你说要撕了我? - 妖孽狂医

第一百零三章 你说要撕了我?

“自己动手,一百个耳光!” 听到沈非这句话,那些个城管浑身僵住,像是被千年坚冰给冻住,心跳都停止了,他们可不想打自己的耳光,那样太丢脸了。 可是,要不打,那一地的混混就是例子啊! 当他们还在犹豫的时候,沈非一个闪身,来到那个城管队长的面前,甩手就扇巴掌,仅仅才扇了两耳光,就打得这个城管队长两边脸颊高高肿起,鼻子、嘴巴流血不已,牙齿还给打飞出来。 但这只是刚开始,沈非继续左右开弓,速度快,力道大,城管队长已经给打得头晕目眩,痛叫着说道:“大哥,求求你别打了,我自己打,自己打……” “迟了!” 沈非冷冷吐出两字,耳光不停,一百个耳光说起来很多,数都要数一会儿,但沈非打耳光的速度,却比别人数数都还要快。 一分钟都不到,沈非就甩完了一百个耳光。 当沈非停手,这城管队长就瘫倒在地,只有吐血的命。 沈非看着剩下的城管,冷声说道:“你们是自己来,还是我来?” 这些人看了眼被打得连亲爹亲妈都认不出来的城管队长,根本不敢再有半分犹豫,抬手就往自己脸上甩起了耳光,他们的动作很迅速,生怕沈非就亲自动手了。 沈非冷冷说道:“再重点,一千个耳光。” 众城管一愣,不是一百个吗?怎么就变成一千个了? 沈非面无表情地问道:“你们不愿吗?” “愿,愿……” 这些人哪里敢说不愿,打自己一千个耳光,总比让沈非打一百个耳光好,不就更重一点嘛,只要不被打成那副猪头样,重一点也无妨。 收拾完城管,沈非才转过头来,盯着王成俊,“刚才你说要撕了我?” 王成俊胆子也给吓破了一半,从沈非对光头出手开始,他就知道沈非很厉害,但他没料到沈非厉害到他难以想象的地步,他的一百多号手下全趴地上了,带枪的警察也被放翻了,那群城管还在打自己的耳光。 这样的猛人,王成俊自认不是对手。 不过,想到自己的后台,想到那些个大人物,王成俊心里又生出不少底气,冷冷地说道:“就算你很能打,能够以一敌百;胆子也很大,可以对警察、城管出手;但是,有些人是你惹不起的,惹了你就要遭秧!” “你吗?” 沈非走向王成俊,王成俊自嘲一笑,“我当然不是你的对手,不过,我代表的不仅仅是我,我代表的是锦绣集团!你要对我动手,就得想想锦绣集团!” “你的意思是说打狗要看主人吗?” “你……” 听到沈非讽刺他是一条狗,王成俊气得不行,可他的意思还真就是这个意思,王成俊转而说道:“这块地,锦绣集团要定了!知道锦绣集团是什么样的存在吗?” 这时,沈非走到了王成俊的面前。 王成俊气息一滞,想着巨无霸一般的锦绣集团,王成俊硬着底气,继续说道:“你要是识趣的话,就乖乖离去,我可以出价到一百万!” 啪! 王成俊刚刚说完话,沈非便给了王成俊一巴掌,打得王成俊口吐鲜血,眼生惊惧,虽然那一地吐血的人以及被踩进坑里的光头,让王成俊知道沈非很厉害。 可是,真正打在他脸上的时候,王成俊才深刻理解到“厉害”二字的含义,王成俊感觉右边脸像被千万根针刺中,剧痛无比。 沈非却是像打了一只苍蝇般,淡淡说道:“继续说!” 这一巴掌,让王成俊明白,哪怕是锦绣集团也不能吓住眼前这个人,王成俊郁闷得不行,没听说过锦城有这么一号厉害的人物啊。 王成俊摸不清沈非的身份,不敢再像刚才那么强势,赶紧回道:“两百万!看在你很厉害的份上,这块地能值两百万!” 王成俊觉得说出两百万的时候,心里在吐血,因为多出来的钱,本来应该是他的,多出一分,他到时就得少拿一分,但在这个时候他不得不涨价,王成俊觉得两百万足够让眼前这个人心动了。 然而,王成俊等来的不是沈非的心动,而是沈非的又一个耳光! 那么清脆,那么响亮! 王成俊心里怒火冲天,却又怕得要死,开口说道:“三百万,我最多只能出三百万!” 啪! 还是耳光,王成俊脑袋都快被打晕了,看着沈非那一脸的淡然,王成俊厉声吼道:“我是帮锦绣集团做事的,你打我就是不给锦绣集团面子。” 啪啪啪啪啪…… 沈非左右开弓,打得王成俊一张脸高高肿起,数十个巴掌下来,沈非又道:“继续!” 火辣辣的剧痛,让王成俊确信沈非的确不怕锦绣集团,他想不明白,这个小子怎么就不怕在锦城市庞大无比的锦绣集团,他心下一狠,说道:“小子,就算你不怕锦绣集团,难道你还不怕余书记吗?” 沈非眉毛一挑,“余书记?” 王成俊终于看到沈非多了一丝异样的表情,以为他怕了余书记,想想也是,余书记可是锦城市的一把手,哪个不怕? 王成俊冷笑道:“不错,就是锦城市的一把手余书记,是余书记做主把这块地拿给锦绣集团的!你打了我的脸,就是打了锦绣集团的脸,更是打了余书记的脸!” 啪! 王成俊牙齿被打掉了好几颗,鼻子也被打歪了,王成俊不可置信地看着沈非,“你连余书记都不怕?” “你的消息太落后了。” “你到底是谁?” “就你,还没资格知道!” 沈非又甩了几巴掌之后,抓住王成俊的耳光,轻声问道:“你说要撕了我?” “我……” 王成俊有了不好的感觉,他条件反射想要求饶,可刚刚说出一个字,沈非用力一扯,便将王成俊的耳光给撕了下来,就像撕一张纸似的,顺便将他后面的话也给撕掉了。 “啊!好痛!” 王成俊彻底地怕了,他在社会上能那么混得开,就是仗了锦绣集团的威风,扯了余书记的虎皮,一般来说,和他做对的人听到锦绣集团,听到余书记,都要顾忌三分,但这个猛人却根本不惧。 扒了这两张皮,他什么都不是! “不可能啊,你心那么狠,对狠子都下得去手,才撕掉一只耳朵,你怎么可能感觉到痛呢?”沈非说着,右手抓在了王成俊那肿得高高的脸上。 “不要,我……” 王成俊话没说完,沈非便将王成俊的脸给撕坏了,裂缝好深,鲜血狂涌下来,王成俊恐惧万分,痛嚎道:“我错了,你说什么我都答应你。” “你哪里错了,你没有错!” 沈非的手落在了王成俊的肩膀上,王成俊惊恐万分,他想到了光头那根被活生生扯掉的手指头,慌忙说道:“我出五百万,再给孩子们找到住宿,保证他们的衣食住行。” 王成俊说这句话的时候,心里绞痛不已,本以为能够大赚一笔,谁知道惹来了这么一个煞神,谁的面子都不给,谁都打动手。 虽然他很想继续强硬下去,可他不得不服软,耳朵被撕了,脸被撕了,他不想肩膀也被扯掉,那样的话,他就真的成了一个废人,而他混了这么久,得罪的人也不少,如果被废,只怕下场会很惨。 王成俊觉得五百万足够让沈非住手了,可残酷的事实再一次让他失望了,沈非用力一扯,虽说没有扯掉王成俊的手臂,却是将他的骨头给扯脱,王成俊痛到了骨子里。 仿佛要死过去一般。 王成俊痛喊道:“我已经服软了,你为什么不住手,为什么不饶过我?” “孩子们哭求的时候,你为什么不住手?温院长以命相挡的时候,你为什么不饶过她?你不是想做一个祸害千年的坏人吗?我这是在成全你!坏就要坏到底,半途而废算什么坏人?还有,你服软,我就要接受吗?你算什么东西?” 沈非抓住王成俊手腕,用力一扯,王成俊腕骨也被弄坏,王成俊看了眼被踩进地里的光头,忽然意识到沈非要将他全身都给撕掉,不论是骨头还是血肉。 王成俊怕到了极致,“你不能这样对我,你这样是犯法的。” “法?你眼里还有法吗?你都要杀人了,还知道法?”沈非冷笑不已,“你放心,我不会杀了你,我会让你活着,活到天长地久的。” 沈非又坏了他另一只手,王成俊身上每一颗细胞都涌动着恐惧,他之前确实没有将温芳的生命放在眼里,温芳死了,他弄个意外也不会出多大的事,可没想到,转眼之间,死亡,不,生不如死的悲惨结局就降临在他的身上。 王成俊想到了温芳说的报应,他原是不信的,但看到沈非,感觉到体内那惊涛骇浪般的痛苦,他不得不信了,王成俊哆嗦着说道:“你到底想怎么样?” “你不是要拆孤儿院吗?那就继续拆啊!我让你拆个够!” “不,我不拆了。” 王成俊不是不想拆,是不敢拆了,可他这样的回答,又让沈非断了他两根胸肋,沈非冷声说道:“让你拆,你就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