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打着玩 - 妖孽狂医

第一百零五章 打着玩

沈非一耳光,打得陆青昊愣得不知东南西北,他喝斥沈非为什么打他保镖的耳光,结果沈非连他的耳光一起给打了! 要知道,他陆青昊是锦绣集团的总经理,更是锦绣集团董事长的公子,是家里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掉了,如此金贵的他,竟然被人打了耳光。 还要问上一声那又怎样! 这,绝不仅仅只是“耻辱”二字能够形容的。 一旁的王成俊,更是惊得浑身直打颤,他以为沈非先前的不怕都是在吹牛,他以为凭陆青昊的身份能够压住沈非,然而他看到的却是沈非一巴掌甩在了陆青昊的脸上。 这下子,王成俊算是真正的相信沈非不怕了! 连锦绣集团有大少爷都敢打,这锦城市还有谁不敢打的? 陆青昊的美女秘书,眼里满是畏惧。陆青昊一愣之后,狂怒了,两只眼睛死死盯着沈非,似要将沈非生吞活剥了一样。 沈非视若未见,淡淡说道:“一般的小说剧情,都是打了小的,老的就会出来报仇,你还不给你老子打电话,让他来给你撑腰吗?” 陆青昊一声冷笑,狂妄地说道:“对付你这样的人,还用不着我爸出手。” “是吗?” 沈非笑容极淡,没有一点讽刺意味,可落在陆青昊的眼里,那就是浓浓的鄙夷,陆青昊恨死了沈非,他掏出手机,拔通了一个号码,“吕市长,孤儿院这里出了一点问题,你最好马上来解决一下。” 吕涛是锦城市的一个副市长,陆青昊半点官职都没有,可他刚刚打电话的语气,却没有半分客气,甚至是有着命令的味道。 说完那句话,陆青昊也不等吕涛给答复,径直挂断了电话,随后冷冷盯着沈非,他就是要以这样的强势,向沈非表明,他能轻而易举地收拾了沈非。 陆青昊咬着牙说道:“你打了我一个耳光,我会还你一百个,一千个耳光!我会让你从今天开始,活得无比悲惨!我要让你永远为这一个耳光,陷入无尽的后悔与痛苦当中!” 啪! 沈非又甩了陆青昊了一巴掌,陆青昊再次呆住,他都当着沈非的面给吕涛打电话了,这个人怎么还敢打他?陆青昊怒极反笑,将沈非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说道:“乡巴佬,你是觉得我刚才打的电话是假的吗?” “真的就了不起吗?” “我告诉你,这绝对是真的,等吕涛市长来了,你就会知道你犯了多么大的错误。” “其实,我也有电话打的。” 听到沈非这句话,陆青昊不屑一顾,一个穿成这样的人,能有什么背景?除了仗着身手厉害之外,什么都不是。可在这个热武器时代,身手再厉害又有什么用? 沈非掏出了电话,拔通号码说道:“顾市长,你最好马上到孤儿院来!” 话说完,电话便断了。 比陆青昊的更加干脆利落,陆青昊身子一颤,疑惑地问道:“顾市长,顾东来?” 沈非反问道:“锦城市除了顾东来,还有另外一个市长姓顾吗?” “当然没有。”陆青昊心里回答着,脸上却笑了,笑得无比放肆,“乡巴佬,你觉得顾市长是你招之即来的人吗?” 陆青昊根本就不信沈非刚才的电话是打给顾东来的,就连他都不敢这样对顾东来说话,眼前这小子更加不可能,所以,他刚才所做所为,都是在放烟雾弹! 于是,陆青昊冷笑道:“你以为我打的是假的,所以,你是在学我吗?” “不,只是想让你赔钱,赔更多的钱!” “你放心,我会满足你这个愿望的,我会……” “谢谢。” 沈非很礼貌,陆青昊却是眉毛直挑,他说的是反话,难道这个小子听不出来吗?陆青昊更加轻视沈非,冷笑道:“我会让你赔得倾家荡产!” “这个,将是我的目标!” “哼,逞口舌之利,等着看吧,我会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的!” “那就拭目以待了。” 沈非现在就是要把事情往大了闹,闹得越大越好,这么大一个事件,这么恶劣的事件,曝光到网上去,可不是那么容易扑灭的。 闹得越大,对锦绣集团的影响就越大,对跟这件事有关联的余为民的影响就越大,余为民在机场闹出的事就已经够大了,而孤儿院事件绝对能将余为民推到万丈悬崖下面去。 就算是余为民身后有人也保不住。 相信顾东来会很有兴趣踢下这最后一脚! 陆青昊不知道沈非心中所想,更不知道余为民在机场出了事,反正他的底气很足,他冷冷盯着沈非,拳头捏得紧紧,恨不得冲上去给沈非两拳,却又不得不拼命忍住,连雷军都不是他的对手,他就更不是了。 就在这时,沈非又出手,甩了他一巴掌。 陆青昊再次蒙了,怒吼道:“你为什么打我?” “没事儿做,打着玩!” 打着玩? 听到这三个字从沈非嘴里淡淡地跑出来,陆青昊肺都快气炸了,他何等尊贵,这个人居然打着他玩,这是他活了三十多年碰到的最大耻辱。 陆青昊咬牙切齿地说道:“我、一、定、会、让、你、付、出、严、重、的、代、价!” “说说看。” 沈非甩着耳光问道,陆青昊牙齿咬得紧紧,他明白到现在说什么都是耻辱,他要等吕涛到来,用事实来证明他说的话! 陆青昊不说,沈非毫不在意,耳光打得啪啪响,他身边的美女秘书已经吓得瘫坐在地上,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画面。 他真的是在打着玩啊! 陆青昊是什么样的人,她再清楚不过,以前都是陆青昊欺负别人的命,陆青昊看上的女人,谁要和他抢,那绝对就是悲催的命;陆青昊看上的东西,谁敢觊觎,那就是生不如死的下场。 任他们有多强,陆青昊将身份放出来,那些人就会退避三尺,吓得不行;等陆青昊再把电话打出去,和他做对的人恨不得时间倒流。 反正,从来都是陆青昊打别人的耳光! 可今天,陆青昊的身份、电话都没有用了,挨耳光的人也变成了他,陆青昊不仅被打,还被人家打着玩,毫无反抗之力。 就在陆青昊被打得要发疯的时候,吕涛来了。 吕涛本来是要去见一个人的,机场事件陆青昊不知道,他却听到了风声,知道对余为民大大的不利,而他是余为民的人,余为民要倒了,他肯定没有好果子吃。 所以,吕涛准备去找找关系,度过这一关。 结果半路上接到陆青昊的电话,吕涛大喜不已,锦绣集团在锦城市的地位很重要,陆青昊老子身后的能量也很大,如果陆青昊说上两句话,就算余为民倒了,他也会活得好好的,说不定他的位置还会往上爬一爬。 当即,吕涛赶往孤儿院,他也听过孤儿院的事,自然知道孤儿院那块地的利益很大,一群老弱妇孺是肯定保不住那一大块地的,不管那个孤儿院院是多么的强硬! 陆青昊说在孤儿院,必然就是拆迁孤儿院遇到了麻烦,多半就是死了人一类,他心思一动,又给孤儿院所在区域的区长打了电话,两人在路上汇合后,一起赶往孤儿院,吕涛相信凭两个人的能量,解决掉孤儿院是轻而易举的事。 等吕涛来到目的地,走下车看到孤儿院的场景时,快到五十岁的吕涛给吓住了,那些场面太凄惨了,特别是那个被踩进地里面的人,更是让他触目惊心。 最让他震惊的是,陆青昊正被另外一个人打着耳光,啪啪啪的声音,就像打在他心脏上面一样,吕涛觉得孤儿院的事比他想的要大得多。 但吕涛来不及多想,两步跑到前面,拿出他的官威,厉声吼道:“住手!” 沈非斜着看了吕涛一眼,接着又在陆青昊脸上留下了一个巴掌印! 吕涛眉毛直跳,这个人竟然不给他面子! 陆青昊痛喊道:“吕市长,快让警察把这个人抓起来,这里所有的人都是他打倒的,可以判他一个重罪,可以……” 啪! 陆青昊的话巴掌打断了。 吕涛冷喝道:“我让你住手,你没有听见吗?” “你让我住手,我就住手吗?” “我以锦城市长的名义,命令你住手!” “锦城市长不是顾东来吗?” “你……” 吕涛气极,再次喝道:“我是锦城市的副市长吕涛,我命令你住手!” 沈非一笑,“我是锦城市的一个平头老百姓,我建议你惩罚这个不顾孩子性命,要用十万拿下孤儿院这大块地的黑心开发商陆青昊!” 吕涛从沈非的笑容中看出了沈非对他的鄙视,除了鄙视之外,连半分害怕都没有,吕涛眼睛眯了起来,他不相信这样一个人会是平头老百姓。 而且,吕涛忽然觉得眼前这个人有点面熟,可他却想不起在哪里见到过。 吕涛心里生出一阵阵不安,他努力想着没说话,但他带来的那个区长却是忍不住跳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