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你有资格啊! - 妖孽狂医

第一百零六章 你有资格啊!

区长跳了出来,指着沈非喝道:“我警告你,最好立马放了陆公子,再给陆公子道歉!否则,我一个电话出去,你后半生就准备在牢里面过吧!” “你又是什么长?” “我是云台区的区长!” “好吧,那你后半生就在牢里面过吧!” 沈非淡淡说来,区长愤怒得脸红脖子粗,虽然他没有吕涛的官大,但他也是余为民一派的人,在这个云台区里,就是一把手也要给他这个二把手的面子,很多时候都是他做主,也是极为威风的存在。 现在却有人告诉他,要让他坐牢,这让姓马名定的区长大人如何不愤怒。不过,愤怒之后,马定却是哈哈大笑起来,“你要让我坐牢?你有什么资格让我坐牢?” “我当然没有资格,但是,你有资格啊!” “我有资格?”马定有些转不过弯来,他有什么资格让自己坐牢,退一万步说,就算有资格,他发了疯才会让自己坐牢吗? 沈非说道:“你做了犯法之事,当然就有资格!” 听到这话,马定脸色一变,立马明白过来,他的屁股确实不干净,真要被查出来,他的日子会很不好过,坐牢的可能性很大。 可马定心念一转,却毫不在意,他是余为民的人,谁敢动他?再说,那些事情,也不是想查就能查出来的!马定的消息没有吕涛灵通,不知道余为民现在已经是自身难保,所以,马定朝沈非冷喝道:“就凭你刚才说的话,我就能告你诽谤!” “那就去告啊!” 沈非看着马定,却又给了陆青昊一耳光,马定脸上阴晴不定,看向吕涛。 此刻的吕涛,眉头皱得紧紧,他还是没认出沈非来,但看沈非一脸淡然的态度,吕涛觉得这人多半有什么底牌,再看到满眼怨恨的陆青昊,想到他要让陆青昊做的事,他必须得救陆青昊,只是要换一种方式,不能像之前那么强硬。 吕涛开口说道:“这位小兄弟,能不能给我一个面子,先住手再说?” 沈非反手一耳光甩在陆青昊脸上,然后转头对吕涛说道:“我和你很熟吗?” “虽然不熟,但是……” “既然不熟,我凭什么要给你面子?” 沈非一声反问,让吕涛心里怒火一阵阵上涌,就算这人有背景,凭他这个嚣张的处事,也有的是办法对付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将罪名给定死。 当即,吕涛对马定使了一个眼色,马定立马意会到,掏出手机拔通了云台区公安局长的电话,随后对着沈非冷笑不已。 沈非根本不理两人,对陆青昊说道:“还不给你老爸打电话吗?” 陆青昊看到了马定的动作,冷笑道:“有种你就继续打我,你打得越多,我的报复就越大,你的下场就会越惨。” “我本来就有种。”沈非边打边说道:“我让你早点打电话,那是为你好,因为你老爸迟来一分钟,赔的钱就得更多!” “你做梦吧,我爸不会赔给你的。” “他会赔的!” 沈非肯定地说来,吕涛眼睛眯得紧紧,这个人到底有着怎样的底气,竟然不将锦绣集团的董事长放在眼里,不过,吕涛还真希望沈非将陆青昊的老子一起得罪了,他得罪的越多,那他就越没有翻身的机会,死得就越惨。 马定则是一脸的不屑,认定沈非是在吹牛。 不多时,离孤儿院不算太远的警察赶到了,马定见状,满脸冷笑,大手一挥,毫气万丈地说道:“乐局,把这个人给我抓起来。” 乐局是马定的人,当然听马定的话,他也不问理由,直接带着一票人上去铐沈非,陆青昊冷笑道:“你不是很厉害吗?你把他们一起打了啊!” “用不着我出手,自然会有人打。” 沈非淡淡说来,目光却盯着远处一辆疾速赶来的大众车车,吕涛顺着沈非的眼睛看过去,看到大众车的时候还没什么感觉,可等车子近了,看到那个车牌号码时,吕涛脸色大变。 “顾东来怎么也来了?” 吕涛想不明白,他非常清楚顾东来现在在锦城市的权利有多大,等余为民一倒,顾东来就极有可能成为锦城市的一把手,说是一手遮天都不为过,而顾东来插手孤儿院事件,那事情就麻烦了。 不等吕涛想出应对的办法,大众车车已经停在了前面,顾东来带着秘书下了车,一下车,顾东来就看到满地吐血的人,心中也是大惊不已,饶是他看到过沈非在皇家一号发威的画面,但他还是被眼前的场景给吓住了。 他接到沈非电话,听到孤儿院的事情,就知道了其中的道道,肯定和暴力拆迁脱不开关系,而孤儿院这块地和锦绣集团、余为民有扯不清的关系。 在以前,他明知有问题,也不敢轻易去碰,可现在,孤儿院事件将彻底把余为民置于死地,就算有锦绣集团周旋都不行! 趁他病,要他命! 所以,他一接到电话,便以最快的速度赶来。 只是,眼前这一切,比他想的还要严重,沈非竟然在打陆青昊的耳光,顾东来心里很无语,这个沈非太能闹了!刚刚在机场把事情闹得那么大,将余为民陷入泥泞之地,短短时间,他又在孤儿院闹出一件更大的事,将余为民和锦绣集团都圈在了里面。 无语的同时,顾东来心情又很复杂,沈非做的一件件事,得到最大好处的都是他!然而,他答应沈非拿下杨伟石的事却没有做到,顾东来不知道沈非知道后,又会闹出什么事。 更麻烦的是,他女儿还和沈非有扯不清的关系! 顾东来怀着无比复杂的心情往前面走去,此时,乐局正拿手铐往沈非手上铐,顾东来冷声喝道:“谁让你铐的?” 马定扫了眼顾东来,却是冷哼了一声,明显不将顾东来放在眼里,因为顾东来一直是被余为民压着的,作为余为民的人,他当然不能给顾东来面子。 再说了,这里还有吕涛市长呢,有他们两个人,足以挡住顾东来的威风,说不定还能将顾东来陷入这件事里,借着锦绣集团的能量,把顾东来给彻底打压下去! 想到这里,马定兴奋不已,给乐局使了个眼色,让他不用管,接着铐就行!紧接着,马定看向吕涛,要交流一下眼神,准备对付顾东来。 然而,马定看到吕涛弯着腰,诚惶诚恐地说道:“顾市长,您怎么来了?” “你来得,我就来不得吗?” “不,不是,我是说……” 吕涛慌忙解释着,顾东来却没有和他周旋,他盯着还要铐的乐局,“他犯了什么法,你要铐他?” 声音,无比的严厉。 乐局浑身一颤,他还真不敢将顾东来的话当耳旁风,他看向马定;马定现在正处于震惊当中,吕涛以前可是余为民的大将,和顾东来打得天昏地暗的那一种,怎么现在如此惧怕顾东来。 这里面有什么蹊跷? 马定心里想不明白,他只知道不能放过这个机会,于是,他说道:“他打了陆公子,还有这些人,全部是他打倒的,难道不该铐他吗?乐局,公事公办,把人铐起来!” “住手!” 吕涛一声大喝,他看着沈非的眼睛里有着挥散不去的惊惶之色,他终于想起眼前这人是谁了,这不就是救过顾东来一命,还是顾东来的的女婿沈非吗? 想到得罪了沈非,再想到顾东来现在的权势,吕涛心里一片冰凉,他心里无比地后悔怎么来了孤儿院,孤儿院的事情和余为民有关系,这下子余为民彻底完了。 马定被吕涛的大喝惊住了,吕涛这副作为,明显就是出了大事,他不停朝吕涛递眼色,想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可吕涛根本不甩他。 当然,乐局也不敢铐了。 吕涛眼珠转了几下,现在绝不能再站在余为民那边,否则他也得死,眼前倒是一个机会,只要处理好孤儿院的事,他不仅死不了,还能递上投名状,站在顾东来那来,说不定还会有大收获。 当即,吕涛对沈非说道:“沈少……” “我只是一个乡巴佬而已,当不得沈少这个称呼!” 沈非淡淡说来,吕涛咽了一口口水,忙说道:“刚才我没有将事情调查清楚,就随便乱说话,这是我的错!你放心,我一定会把这事弄清楚的!” 吕涛表明了他的态度,马定更是震惊得不知所以然,吕涛怕顾东来就算了,竟然还要讨好这个姓沈的小子,而且是不管陆青昊! 陆青昊比起马定的震惊,有过之而无不及,在看到顾东来出现的时候,他就震惊得血液倒流了,这个人真的随便一个电话就把顾东来给叫来,那他的身份肯定很厉害了。 再看到顾东来那么维护沈非,以及吕涛的讨好,陆青昊知道今天这事儿是个大麻烦了。陆青昊双眼血红地看着沈非,这人竟然扮猪吃老虎! 沈非才没管陆青昊的恨意,冷道:“现在能够给你老子打电话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