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若是不敢…… - 妖孽狂医

第一百零七章 若是不敢……

顾东来帮着沈非,吕涛也倒向了沈非,话里话外要严查孤儿院事件,到了这个时候,陆青昊已经完全控制不住局势了,他要再不给老子陆锦华打电话,那锦绣集团就会大受牵连。 当陆锦华接了电话,立马抛下所有事情往孤儿院赶来的时候,吕涛则叫上乐局,当场亲自去调查孤儿院的真相,温芳虽然不聪明,却也看得出顾东来对沈非的态度,她没有丝毫隐瞒,将整件事情从头到尾的说了一遍! 孩子们也被问询,而他们主要说了两个方面,一个就是王成俊他们是多么的坏,一个则是沈非是多么的好,多么的善良。 吕涛看着满地痛嚎的人,觉得很难将沈非与善良两字联系起来,但他知道,他必须要让人相信沈非比孩子们说的更善良,更加的正义,至于王成俊这帮人就是坏蛋。 王成俊也被问了话,但他还没有完全死心,他还想着陆锦华来,还想着余为民,他觉得这两人出手,就算顾东来是锦城市的二把手,也只有败退的命。 吕涛见王成俊不老实说,自然不会对他客气,他很清楚他现在要做的,就是一把锋利的刀,必须要将王成俊这人拿下,还要将血溅到陆青昊身上。 所以,吕涛要调查的,不仅是王成俊在孤儿院的事,更有王成俊以前做过的一件件事,对于王成俊的强硬,吕涛根本没有放在心上,王成俊不说,他那么多手下,总有人会说! 至于马定,虽然他觉得吕涛的举动很奇怪,也知道孤儿院这块地和余为民能扯上关系,但他和王成俊的想法一样,顾东来是斗不过余为民的,现在只不过暂时让顾东来嚣张一下罢了,等余为民赶来,顾东来立马就得给趴下。 就在这时,沈非对顾东来说道:“顾市长,这位区长说要让我后半辈子都去坐牢,我说他有资格让自己去坐牢,你打算怎么处理?” 顾东来目光盯向马定,马定心里一跳,心想顾东来不会当场发飙吧?旋即,马定又想到,就算顾东来有这个意思,没有证据也不能拿他怎样。 所以,马定的目光变得坚定起来,还嘲讽地看着沈非。顾东来见到马定的神色,心中冷笑十足,让沈非坐牢?沈非是什么人?那是把余为民都要拉下马的人啊! 顾东来严肃地说道:“马区长,我手里收到了不少关于你贪污的举报信,其中一件事就是这块地的招标,据说你收了锦绣集团两百万!” 马定大惊,说什么举报他是不相信的,哪个当官的没有被举报过?有余为民在,那些举报信对他根本就没用,可现在,顾东来却提了出来,特别是两百万那个数目,再精准不过了,这顾东来是真的要整他! 眼前这小子说了一句话,顾东来就当了真,还立马出了手! 这人到底是谁? 马定非常后悔之前对沈非说了那些话,可事到如今,他后悔也没有用了,马定绝不能承认,义愤填膺地说道:“顾市长,那都是他们栽赃嫁祸的!” “是不是栽赃,查一查就知道了。” 顾东来淡淡说来,马定身子一轮,瘫倒在地,马定很清楚,他是经不住查的,只要一查,查出来的不仅是两百万,还有很多很多的问题,到时他的后半辈子,就真的要在牢里过了。 “不,我不能坐牢!我还要享受荣华富贵!”马定心里呐喊着,眼睛看向了沈非,眼前能救他的就只有沈非了,马定忙道:“沈少,我可以帮你办事,我……” “马区长,我只是一个小老百姓,可不敢劳驾您帮我办事,我也劳驾不起!” “我……” 马定语塞,念头急转,想着怎样才能救他自己,他瞬间想了一圈,目光落在陆青昊身上,他得罪沈非全都是因为这个陆青昊,看沈非对陆青昊的样子,明显就很不爽陆青昊,如果他帮着沈非踩陆青昊,让陆青昊下场更惨,那不是就能将功赎罪了吗? 只是,陆青昊好歹是锦绣集团有太子爷,能量不小,他要得罪了陆青昊,陆青昊肯定会报复他,但这会儿他顾不得那么多了,陆青昊的报复是以后的事,而顾东来要整他却是现在的事! 马定眼里闪过狠光,大声喊道:“沈少,我手里有陆青昊违法犯罪的证据!” “马定,你不要乱说话!”陆青昊厉害喝来,眼里满是慌乱,马定大义凛然地反驳道:“我没有乱说话,我说的事实!” 说完,马定看向沈非。 这个马定很识时务,也很果断,先前还忠心耿耿地为陆青昊,现在见势不妙,立马就将陆青昊给卖了。沈非淡淡一笑,“顾市长,我觉得马区长所说真假难辩,得好好查一查才是。” “说得不错。” 顾东来很给沈非面子,当场就让人把马定给控制了起来,马定心理素质很不好,想到以后的悲惨生活,直接给吓晕了过去。 陆青昊脸色更加难看了,只不过一张脸被沈非甩成了猪头,倒没人能够看得出来,陆青昊怒视沈非,希望他老爸来,能够把这个人压得住。 陆锦华来得很快,他原本是听到机场事件,正在处理余为民的事,锦绣集团能在锦城市发展得这么大,和余为民有分不开的关系,如今余为民落难,他得看上一看,就算不能保住余为民的位置,也不能让余为民牵涉到锦绣集团。 可接到儿子的电话,陆锦华立马赶往孤儿院,孤儿院所在的那块地,牵扯太大,特别是在余为民可能出事的情况下,他必须得亲自处理掉。 陆锦华在来的路上已经让人查消息,但送琮来的消息很少,他就知道有人阻止拆迁,知道吕涛和顾东来也到了孤儿院,其余的也不甚清楚。 当陆锦华下车看到陆青昊那张猪头脸的时候,立马怒了,脱口喝道:“谁打的?” “我代表老天爷惩罚了他!” 沈非定定说来,陆锦华立马盯住沈非,身上威势尽散,做为一个市值几百亿的大集团董事长,陆锦华的威势真的不小,与顾东来都有得一拼。 可他的威势,对于沈非来说,根本没有用! 陆锦华眼里精光爆闪,冷喝道:“你怎么敢打我儿子?” 沈非有些不耐地说道:“我当真是有些不明白,为什么总有那么多人问我敢不敢?若是不敢…我还呆在这里做什么?” “你凭什么打我儿子?” “我不打他,怎么能将事情闹大?我不打他,你又怎么会到这里来?我不打他,又怎么能替孩子们讨个公道!我不打他,又怎么能让你们给孤儿院赔更多的钱?我不打他,心里又怎么痛快得了?” 沈非甩出一串排比句,陆锦华眼睛一闪再闪,这小子竟然敢当面说他要将事情闹大,那就说明他有很大的把握了,陆锦华扫了一眼倒在地上的人,还有已经被拆除的孤儿院,盯着顾东来说道:“顾市长,这事你怎么看?” 陆锦华准备借势,他就不信顾东来不顾忌他的锦绣集团,要是锦绣集团出了事,对于锦城市来说绝不是一件好事,特别是在余为民情势不妙的时候,顾东来想要上位,就不能闹出事儿。 顾东来回道:“不是我怎么看,而是事实怎么说!” 陆锦华心中一惊,顾东来的语气很不善,他眯眼说道:“顾市长,这事闹开了,对你对我对大家都不好!”这话,已经有了点威胁的味道。 顾东来冷冷一笑,这件事是锦绣集团的错,陆锦华能量再大也不能胡来,对他可能有影响,但对锦绣集团的影响更大,况且这里还有个神秘得吓人的沈非,顾东来冷道:“我不知道我好不好,我只知道不能让孩子们受到委屈!吕市长,你调查的情况怎么样了?” 如此回答,陆锦华更觉不妙,吕涛本是余为民的人,可听顾东来的语气,这个吕涛应该是叛了沈非,投到了顾东来手下,这样的话,事情真大了。 陆锦华眼神凌厉地看着赶过来的吕涛,想让吕涛有所顾忌! 吕涛看都没看一眼,直接说道:“顾市长,我调查清楚了,王成俊想用十万块钱买下至少价值千万的地,温芳院长为了孩子们不签合同,王成俊便带着一百多社会成员进行暴力拆除,伤到了不少的孩子,若不是这位小兄弟来得及时,他们已经将温芳院长压死。” 听到这里陆锦华的脸色已经黑了下来,吕涛真的是下了心要跟着顾东来了。 还有,十万块钱拿下孤儿院的地,也低得太离谱了!陆锦华瞪了儿子一眼,他让儿子负责这块地的开发,是让儿子挣功劳的,好在集团里站稳脚跟,压住董事会里的其他董事,结果却弄成了这样。 吕涛继续说道:“王成俊觉得这位小兄弟坏了他们的事,便让手下挟持住孩子们,用来威胁小兄弟,让人趁机将小兄弟给砍杀了,好在小兄弟有点身手,把那些混混都打趴在地,这才将孩子们救了出来。” 这番话,完全是将沈非塑造成了一个英雄,同时将他打倒那些人的事完全撇了开去,毫不疑问,这是吕涛在向沈非示好。 陆锦华脸色更加阴沉! 吕涛又道:“刚才我认真调查了一下,这些社会成员里面不少有着案底,其中更有几个是警察正在抓的人,特别是那个光头,身上还背有命案!” 陆锦华眉毛一跳,吕涛这样说是要将王成俊定性为黑势力?再和锦绣集团扯上关系?吕涛做的这么狠,是把他当成了投名状吗? 想到这里,陆锦华不等吕涛继续说下去,冷声说道:“顾市长,这些孩子们我一定会安排好的,保证让他们吃饱穿暖,还有地方住,我还可以立马捐一百万给孤儿院!” “捐一百万?”沈非冷笑,“陆董事长,我把事情闹这么大,就是为了让你捐一百万,打发乞丐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