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为什么不可能? - 妖孽狂医

第一百零八章 为什么不可能?

饶是陆锦华身家数百亿,一百万对他来说,不过是九牛一毛,可听到沈非说一百万是打发乞丐的,陆锦华还是有种想甩沈非一耳光的冲动。 哪个打发乞丐会拿一百万? 他一毛都不会给! 特别是沈非毫无顾忌地说他就是要把事情闹大,这让陆锦华在愤怒之余,又有了一些顾忌,毕竟锦城市现在风云变幻,一不小心就会惹出大问题。 陆锦华冷声问道:“那你想让我捐多少?” 沈非嘴角上扬,“不是捐,是赔!” “赔?” “温芳院长还没有签合同,你们就把孤儿院给拆了,如此行为是违背法律的吧?既然拆错了,不该赔吗?” 沈非说的是事实,但陆锦华绝不能承认,冷笑道:“这块地本就是要拆迁的,政府已经下达了文件,所以,拆是没有错的,我现在是出于人道主义对孤儿院进行赞助、捐款!” “好一个人道主义!用十万买了价值数千万地的人道主义,怪不得陆董长能挣下这么多家产。”沈非满脸冷笑,“不过,陆董事长,你就没看过网上现在是怎么评价这件事,是怎么看待锦绣集团的吗?” 陆锦华满脸怒气,他赶来这里,为的就是要把这件事给压下去,可现在还是曝光了,陆锦华就是用膝盖想都知道网上会是怎样的评论,这对锦绣集团来说绝不是一件好事。 当即,陆锦华转头盯着在一旁看戏的顾东来,“顾市长,你就任由他们诬蔑锦绣集团,诬蔑锦城市的纳税大户,顾市长,你应该知道锦绣集团对锦城市很重要。” 不等顾东来发话,沈非随口说道:“缺了锦绣集团,锦城市就转不动了吗?” 陆锦华心里不爽到了极致,但仍盯着顾东来,顾东来当然知道锦绣集团对目前的锦城市来说很重要,也知道对他个人来说影响也很大,但是,影响再大,还能大得过沈非吗? 想到被调走的杨省长,还有即将下课的余为民,这都是出自沈非之手啊,何况,这件事锦绣集团本身就做得不对,顾东来严肃地说道:“我只会尊重事实!吕市长,你说呢?” “不错,政府是为人民服务的,我们必须从老百姓的利益方面考虑。”吕涛赶紧说来,心里大大地松了一口气,顾东来问他意见,说明他刚才做的事还是很有效果的。 “很好!”陆锦华咬牙吐出两字,余为民出事的情况下,锦城市就顾东来最大,顾东来是铁了心要站在这小子那边,吕涛也投向了顾东来,他要用势压人是压不住了。 但孤儿院这件事必须尽快解决,拖得越久对锦绣集团就越不利,弄不好还要被余为民给卷进去,不得已,陆锦华说道:“赔多少!” “不多,一亿!” “什么?”陆锦华大惊,旋即喝道:“不可能!” “现在是一亿一千万!” “你……” “一亿两千万!” 陆锦华回了两句话,沈非就加了两千万,即便陆锦华以为沈非是在胡闹,他也不由沉默下来!他拿这块地还从银行里拿了不少钱呢,现在才刚刚开始拆迁,就要拿一亿多出去,那后面怎么办? 再说了,孤儿院这块地再贵,也贵不到一亿啊,就按市价,撑死了也就两千万!反正,这一亿两千万,他是绝不可能拿出来的! 陆锦华刚下定决心,沈非又说道:“一亿三千万!” “我一句话都没说,你凭什么加钱?” “我喜欢,不行吗?”沈非一声反问,又甩出个数字,“一亿四千万!” 陆锦华的城府很深,平时都是喜怒不形于色的,可这会儿他被沈非弄得怒火冲天了,“你爱加就加!狮子大开口不是这样开的!” “孤儿院这块地要值几千万吧!孤儿院的房子要值几百万吧!里面还有孩子们的书桌、衣服、书本等等各种东西,一百多万有吧!一百多个孩子被扔出来,白松还差点被打死,受到的精神伤害,赔个几千万不成问题吧!” “精神伤害?笑话!” 陆锦华不屑一顾,顾东来很有兴趣地看着,他也觉得沈非要价一亿有点多,陆锦华多半不会给沈非,吕涛也用复杂无比的目光看着沈非,心里想着沈非是不是狂妄到脑子抽筋了。 可沈非却是一副满不在意的样子,淡淡说道:“先前我给你儿子说了,你来得越迟,赔得就越多,我向来是个说话算话的人!至于后面加的,那是老天爷对你这种为富不仁的惩罚,现在你得赔一亿六千万了!” “你觉得可能吗?” “为什么不可能呢?” 陆锦华一声冷笑,鄙夷之色浓郁到极点,“别以为网上的一些评论就能威胁住我!我告诉你,我最多就拿出一千万,多一分都不可能!” “我这人没别的本事,就是喜欢把不可能变成可能的!” “你有什么可嚣张的!”陆青昊忍不住喝出声来,“就算你洗脱打那些人的罪名,你把我打成重伤却是事实,我可以告你,让你把牢底坐穿!” “谢谢你提醒了我。”沈非朝着陆青昊笑了一笑,随后一脚踩在马定的身上,昏迷中的马定一下子跳了起来,大声吼道:“我说的都是真的,陆青昊不仅给我送了钱,还给很余书记也送了钱,我都留了证据,只要你能放我一马,我就把证据交出来!” 马定脱口说完,这才发现陆锦华也在现场,脸色有些尴尬,陆锦华却是满脸阴云密布,死死地盯着马定,他没想到沈非还有这么一招,锦绣集团能拿到这块地,自然是用了些手段的,而这些手段可大可小,但现在明显是要变大。 陆青昊则是眼生恐惧,怒吼道:“马定,你不要血口喷人!” 马定被陆家两父子盯得浑身发寒,沈非笑道:“马区长,咱们国家的法律都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你立的功劳越大,就能越宽的。吕市长,我说的对吗?” “不错,知错能改就是好同志!” 吕涛当然要符合了,沈非又道:“吕市长说得很不错,可有些人,明明错了还嚣张得很,以为自己有钱就能摆平一钱,觉得勾结黑势力,行贿别人都不是什么事。” 听到这话,陆锦华脸色更黑了,他有种感觉,这小子不是要赔钱,而是要针对锦绣集团一样,眼下的局势,顾东来他们要查,还真能查出很多问题来,到时不仅会有很大的损失,只怕他儿子都要栽进去! 但是让他甩出这么多钱,他心里还是很不愿意。头一次,陆锦华觉得事情很棘手,想了想,陆锦华走到一边,打了个电话。 很快,顾东来接到了电话,他刚一接通,里面就传来厉喝声:“顾东来同志,你是怎么搞的?一丁点儿大的事情,就要闹得天翻地覆吗?要是把咱们省的纳税大户给逼走了,我拿你是问。” 喝完,那边就挂了电话,顾东来眉头紧皱,对沈非说道:“省里二把手打来的电话。” 吕涛听来眉毛一跳,他可是站在沈非那边了,要是省里二把手坚决维护陆锦华,今天的事情还真是不能善了,吕涛不由看向沈非。 马定更是颤抖的厉害,他都把陆锦华往死里得罪了,比得罪的时候都还要厉害,他看向沈非的目光里,充满了哀求。 陆锦华父子俩也看着沈非,满眼的不屑,沈非敢这么嚣张,靠的不就是顾东来吗?现在顾东来都被省里面的二把手吼了,他还有什么本事嚣张? 陆青昊冷笑道:“你不是很狂吗?继续狂给我看啊,让我赔一亿六千万,简直是做白日梦!” 面对大不利局势,沈非淡淡一笑,“本来我觉得赔了钱,这事就能告一段落!既然你们想闹大,那我就陪你们玩玩,闹得更大一点!” 这话一出,周围的人俱是眉毛一跳。 顾东来眼里闪过亮光,难道沈非又要用那种诡异无比的手段,让他们两个说出做过的犯法之事吗?如果真让他们说了,就算有省里二把手挺他们,这件事也别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陆锦华眼睛眯成了一条缝,沈非的反应和他想的完全不一样,莫非他的后台不仅仅是顾东来?陆青昊却冷笑道:“陪我们玩?你有什么资格玩?” 沈非也掏出手机,顾东来眼生疑惑,沈非也要打电话找人,他身后还有谁?顾东来已经把沈非的资料调查得很清楚了,沈非就是一平民之子,家里没有什么厉害的人物啊。忽地,顾东来想到了莫名投向他的宋书记! 在顾东来还没想出个所以然来的时候,沈非已经打通了赵子秋的电话,那边传来喜悦的声音,“小兄弟,等你电话可等了好久了。” “赵大哥,有件事想请你帮忙。” “小兄弟,你说。” 赵子秋的声音很认真,沈非将孤儿院和锦绣集团的恩怨说了一说,他刚说完,赵子秋就回道:“小兄弟,你放心,我保证让那些人得到应有的惩罚。” “谢谢赵大哥了。” “说哪里的话,该说谢谢的是我,你就等我消息吧。”赵子秋挂了电话,冷冷说道:“锦绣集团,真是不知死活!不过,我得好生想想,怎样才能让小兄弟更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