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赔得吐血 - 妖孽狂医

第一百零九章 赔得吐血

沈非挂断电话,周围的人神情各异,马定眼睛发绿,希望沈非变成绿巨人大杀四方,他跟在后面捡点经验;吕涛喜忧交加,喜的是沈非不怕,忧的是沈非这通电话能不能起作用。 顾东来是一脸沉重,不管沈非这通电话有用没用,事情都会闹得很大,不在他的控制范围之内,他很讨厌这种感觉,可仔细一想,自从遇见沈非,和沈非有关的事,没有一件是在他的控制之中,好在每次他都会得到不少好处。 这一次,也是如此吗? 陆锦华眼睛一眯,似在储蓄怒气值,只等着尘埃落定,便如同狂风暴雨般轰击在沈非身上,他陆锦华是谁都可以惹的人吗? 可是,他心里又有些不安,好像有老鼠在咬! 陆青昊眼里除了鄙视就是嘲讽,那满脸的痛苦也成了鄙视的一部分,“你知道锦绣集团是什么样的存在吗?想对锦绣集团下手,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看看你有几斤几两。” 啪! 沈非一巴掌甩过,笑问,“有几斤几两?” “你还敢打我!”陆青昊头晕目眩。 “打都打了,有什么不敢的?”沈非云淡风轻。 “你……”陆青昊欲哭,转头看向他老子,像一头嗷嗷待哺的羊,委屈得如同他千里迢迢坐飞机到了从东北跑到西南,别人请他吃了一碗麻辣烫,晚上却干了他十三次般说道:“爸,他打我!” 陆青昊祭出狠招,大杀四方,众人震惊,沈非伸出拇指,笑着点上三十二个赞,“好本事,乖,别哭,哥哥带你买糖去!” 噗…… 顾东来笑喷了,吕涛在使劲忍,马定在拼命忍,孩子们的笑声震响天地! 陆锦华怒视儿子,感觉丢脸丢到了姥姥家,怎么生出了这么个儿子,三十岁了,竟然还告状,陆锦华没有喝斥,他在等待结果,如果沈非的电话不管用,那他有的是办法报仇,将沈非丢掉的脸捡回来,再把沈非踩在地上。 陆青昊却做不到这一步,那笑声对他而言,就好比一碗麻辣烫换了十三次,第二天他要回家时,那人却连一百块钱都不给他,简直是天大的耻辱。 “笑什么笑?” “笑你!” “很好笑吗?” “好笑!” “你……” 陆青昊吐血,正要冲上去和沈非拼命,这时,电话响了,还是陆锦华的私人电话! “陆董,王行长打来电话,要我们赶紧把欠工行的钱还上!” 秘书那悦耳的声音,并没有给陆锦华带来半分舒爽感,反倒是让陆锦华心里一惊,旋即,陆锦华释然,说道:“把钱给他们打过去,告诉他们,以后锦绣集团再不会和工行有半毛钱的来往!” 接着,陆锦华挂断电话,眼睛睁开,眼中鄙夷似暴风雪一般刮向沈非,“就这点本事,也想将事情闹大?也敢在我面前耍横?也敢让我赔钱?” 陆青昊听到,底气百倍,抬手甩向沈非脸蛋,手在空中,已被沈非抓住,反手又是一巴掌,打得陆青昊鼻血飞溅,打得陆锦华电话再次响起。 沈非笑道:“好戏才刚刚开始,慌什么?” 陆锦华接了电话,“陆董,农行的李行长催我们还钱!”陆锦华心里惊讶的情绪都还没有冒出来,秘书又焦急地说道:“还有中行的闵行长,建行的周行长,交行的……” 这通电话接下来,陆锦华的心就像一碗热腾腾的燕窝,放在了零下三十度的地方,瞬间冻结成冰,拔凉拔凉的,浸入了骨子里。 所有与锦绣集团有业务来往的银行,全都让他还钱,他欠了银行大概二三十个亿吧,二三十亿相对于几百亿的锦绣集团来说,还不是伤筋动骨。 但是,这几百亿是所有资产,绝大部分是固定资产和股市上的钱,而欠银行的,全是流动资金,如果他把欠银行的钱全部还了,那锦绣集团的流动资金就断了。 资金链一断,正在开发的这片地就将停工,还有其他上马的,在建的工程都要停下来,每停一天,他都将损失数百万,甚至更多。 损失最大的是,会导致锦绣集团的股价下跌,每跌一点,都代表他包包里有一部分钱不是他的,如果跌狠了,大家全都抛售锦绣集团的股票,那将是锦绣集团的灾难。 而这些,都不是最要命的。 最要命的是沈非这通电话后面的能量,短短时间里,能让锦城市这么多银行的分管行长出面要钱,这能量不是一般的大! 陆锦华看向沈非,暴睁的眼睛里,不再有半分鄙夷,有的是震惊,还有丝丝怕意,来自价值几百亿集团董事长的怕意! 沈非笑了,“我觉得这还不是结束,陆董事长,你觉得呢?” 陆锦华觉得,他不知道该怎么觉得。 他只知道,他似乎要服软了。 但他还有些犹豫,毕竟他是锦城市巨无霸一般的存在,怎么能像一个小子服软呢? 就在犹豫间,铃声再次欢快地叫了起来。 陆锦华身子一颤,他觉得这铃声是催命符,陆锦华颤着手接起了电话,“陆董,海天建筑的白总上门要钱,说不给钱就不供货,还要将以前的货一起拉走。还有,华风、大地、名人等公司的老总都要求付钱,不然就断货!” 这个电话,让陆锦华那被冰冻的心,炸裂开来,美味名贵的燕窝,散落四地,任人践踏,比狗屎都不如,好歹狗屎在那,没人会故意去踩。 陆锦华脸色苍白,银行催债,合作的公司断货,这绝对是把锦绣集团往死里弄的节奏,就算锦绣集团家大业大,也绝对禁不住这样的折腾。 顾东来等人看到陆锦华这样的表情,哪里还不知道,这次高手过招,陆锦华功力深厚,手握绝世界名剑,沈非手里一根树枝,可树枝却碎了名剑,拂倒了陆锦华这座大山。 沈非赢了。 马定狂喜,他赌对了,就算他得不到好处,下场也不会那么惨;吕涛庆幸,这次弄不好真要进一步。而顾东来却不知道该不该高兴,按理说,沈非赢了,他得到的好处会很多,这一次成为一把手也不成问题。 可是,沈非一个电话就能调集这么大的能量,那他的能量到底是从何得来的,还有,他的女儿怎么办?面对这样强势的人,他真的能压制住女儿,让女儿离开他吗? 更别说还有杨伟石的事情! 陆青昊也在颤抖,痛得颤抖,怕得颤抖! 陆锦华知道,到了这个时候,他不能犹豫了。 可陆锦华还来不及把犹豫掐灭,电话再响,“陆董,消防局、公安局、税务局等各个部门的人都到锦绣集团的总部,说要检查!网上还有关于锦绣集团很多不利的评论,说锦绣集团逃税,质量不过关,以前工地上死过人的报道都有,还有人说锦绣集团要破产了!锦绣集团的股价在下跌了,已经下跌了三个点,不,四个点,五个点……” 股价一路狂跌,跌得陆锦华魂分魄散,这每一个点都是数百万,上千万,甚至更多,锦绣集团再多的钱都禁不住跌。 如果其他别有用心的人趁机进攻锦绣集团,恶意收购锦绣集团的股份,那他的损失就大了,绝不仅仅是丢了西瓜捡芝麻,那是丢了聚宝盆,捡了一堆仇恨、怒火。 得不偿失。 陆锦华立马说道:“一亿六千万,我赔!” “迟了。”沈非的语气就好像在商场里买衣服,选了一件,结果大了一样。 “为什么迟了?”陆锦华语气焦急得要不顾衣服偏大,强行要卖给沈非。 沈非一笑,“我打了个电话,欠了那么大的人情,你不需要赔更多一点吗?” 陆锦华一听,确实是这么个理,但落在他身上,他感觉很不痛快啊,可他还不能发泄出来,要知道现在每耽搁一秒钟,股价都可能要下跌一点啊,陆锦华忍气吞声,问道:“那你要赔多少?” “随随便便来个五亿吧!” 沈非说完,打了个哈欠,顾东来眉毛一跳,吕涛眼睛暴睁,马定的心都快要跳出来,陆锦华紧握拳头,咬紧牙齿,陆青昊却暴吼道:“五亿?你还真说得出口,你真是想钱想疯了,想要五亿,做梦去吧。” “好吧,我去做梦。” 沈非果然甩手,转身,踏步往前走。 陆青昊滞住,还想再说,耳边却炸响起一声爆喝,“够了,不成器的东西。” 骂他的,当然是他老子陆锦华。 陆锦华知道自己被坑了,还坑得很厉害,可不管有多厉害,他都得跳进去,要不然,就等着强大的锦绣集团快速走向没落吧! 所以,陆锦华用如刀似剑般的眼光,在沈非背影上斩了成千上刀后,大喊道:“五亿就五亿,我赔!不过,你要赶紧让他们停止对锦绣集团进行攻击。” “人啊,就是一种犯贱的东西,早让你赔一亿你不答应,非得哭着闹着赔我五亿!不对,刚才你儿子还吼了我,就再加一千万吧!陆董,你那么有钱,不会介意的对吗?如果你要介意,那就当我没说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