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老师,你要怎么吃我? - 妖孽狂医

第十一章 老师,你要怎么吃我?

沈非一声“报告”,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班上的同学看着站在门口的沈非,第一反应便是沈非死定了。燕南天三人,还有林莎也是这么认为,看顾妙暄的脸色,简直就是乌云密布,马上就是狂风暴雨。 顾妙暄确实很生气,沈非实在是太放肆了,看他样子,根本就没有迟到的觉悟,还对着她笑,眼睛还在她胸前溜溜地转,顾妙暄冷声说道:“干什么去了?” 沈非笑道:“我要说我帮大爷推车了,老师肯定不信!”顾妙暄眼神更加冰冷,她当然不信,这种借口,小学生都不用了。 “所以,我只能说,任由老师处置!”沈非笑容灿烂,林莎心里念道:“哼,还笑得出来,等着被李莫愁赶走吧!” 顾妙暄看到沈非那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那是十二万分的想处置沈非,绝不是仅仅让他挂科那么简单。可是,想到还要让他给她治病,完成那个实验,顾妙暄只得忍了下来,冷道:“进来!” “谢谢老师。” 沈非早料到会是这样的处置,云淡风轻地向座位上走去。 班上的人却是完全呆了,按照李莫愁的性子,不是应该直接让沈非滚开吗?她怎么让沈非进教室了呢?而且,连说都没有说他一句! 林莎心里无比地好奇,“昨天沈非抓了老师的手,李莫愁没有惩罚他;今天沈非迟到了,李莫愁仍然没有处置他!沈非和顾妙暄老师到底有什么关系?” 沈非刚坐到位置上,何小秋就说道:“老三,你为李莫愁做了什么好事?李莫愁竟然对你这么好!” “我昨天摸了一下,让她晚上美美得睡了一觉。” “尼玛,不吹牛你会死啊!” 何小秋与林乐同时说来,他们是怎么都不相信,哪有这么神的事。林莎回过头来瞪了沈非一眼,沈非笑道:“林美人儿,你要不信,让我摸你一下,保证你拥有更加傲人的山峰,比你吃木瓜强多了。” “你……” 林莎有些愤怒,还有些惊讶,这人怎么知道她这阵子在吃木瓜?林莎转过身,心里怎么都平静不下来,对沈非更加好奇。 顾妙暄在讲台上觉得时间过得特别慢,好不容易捱到下课,沈非正准备和燕南天等人去吃饭,顾妙暄说道:“沈非,你跟我去办公室一趟。” 听到这话,班上的同学松了一口气,这才正常嘛,原来不是李莫愁不惩罚沈非,而是要搞事后清算;林莎幸灾乐祸地看着沈非,沈非笑道:“林美人儿,你还差我一个吻哦!还有,你想变大了,随时来找我都行。” “流氓!” 林莎咬牙吐出两字,沈非走到讲台上,跟着顾妙暄往外走去,顾妙暄在前面快快地走着,走到办公室,办公室里却还有另外的两个老师在。若是当着他们的面,让沈非摸她的手,那影响可不太好,最好得找没有外人打扰的地方。 顾妙暄想了一通,都没在学校里找到合适的地方,忽然顾妙暄眼睛一亮,她住的地方不正好可以吗?她一人住在大学附近的一个小区里面,父母在另外的小区里,爸爸偶尔过来一次,妈妈都是在周六周日过来,今天是周二,妈妈不会过来,正好可以让沈非去。 只是,她从来没有带男人去过她住的地方,虽然沈非是她的学生,但她心里还是有些不对劲。可想到能够验证出合谷穴的功能,顾妙暄也管不了那么多,带着沈非往校外走去。 沈非说道:“老师,你要带我去什么地方?” “跟着就是了。” “老师,你不会是要吃了我吧?” “你很好吃吗?” “这个得吃过才知道。” 沈非笑得很贱很贱,顾妙暄明白沈非的话中之意,目光冰寒无比,若不是还让他做实验,她早就两耳光甩了上去。 没花多少时间,顾妙暄将沈非带到了左岸水乡的五栋302,开门弯腰换鞋,弯出了一个诱惑的弧度,沈非近距离欣赏着,嘴里说道:“老师,你带我回家,不会真的要吃我吧?” “换鞋,关门!” 顾妙暄将爸爸穿的鞋找出来,直接往书房里走去,她这房子是小户型的,本是两室一厅,但她将另外一个卧室做成了书房,她不可能让沈非去她睡的房间,只能在书房治病。 沈非换好鞋,关好门,扫了一眼,发现李莫愁的家,跟她的人一样,都是冷冰冰的,所有的布置都是冷色调,收拾得还算过得去,只是客厅里摆了个满是穴位的铜人,角落里还有一架骨头架子,粗略一看,还真和实验室的尸体架一样。 “靠,这还是家吗?这是终南山古墓吧!搞个尸体架子在客厅里,果然够李莫愁的!”沈非心中再次腹诽,顾砂暄已经站在书房门口,冷声说道:“看什么看?还不赶紧过来!” 沈非一愣,这李莫愁到底想做什么?就算找我治病,也不至于到她房间里治吧?难道是李莫愁孤阴不生,忍不住想做某件事了? 虽然顾妙暄总是一副冷冷的面孔,但顾妙暄长得确实很漂亮啊,而且顾妙暄的冰冷滑腻,直让他狼血沸腾,沈非快快地奔了过去,顾妙暄看到沈非发亮的眼睛,觉得有些奇怪,推开书房门走了进去。 房门刚一推开,沈非心中的火热就冷却下来,原来是他想多了,这个房间,并不是顾妙暄睡觉的房间,而是一个书房,四周全是书架子,架子上堆满了书,中间有一张桌子,一张椅子等简单的家具,便再没有其他。 顾妙暄坐在了书桌后面的椅子上,盯着沈非,沈非随手将门掩上,往顾妙暄走去,目光肆无忌惮地盯在顾妙暄的前面,嘴里笑道:“老师,说吧,你要怎么吃我?” “凉拌!”顾妙暄语气不善地说来,沈非立马开始脱衣服,顾妙暄眼睛一愣,厉声喝道:“沈非,你脱衣服做什么?” “你不是要凉拌吗?得脱了衣服和裤子,这样才好凉拌!” “……” 顾妙暄有些发晕,她说凉拌不过是随口说来,表示自己的不爽,这沈非还当真了,听他的话,不仅要脱衣服,还要脱裤子。 “不准脱!” “脱吧,不脱的话,你不好吃的!” “我不吃你!” 顾妙暄大声吼了出来,沈非放下衣服,笑道:“早说嘛,害得我担惊受怕的!”听到这话,顾妙暄有骂人的冲动,该担惊受怕的是她,而不是他吧! 就在顾妙暄大吼之时,她家的房门被人打开了,能有顾妙暄家钥匙的,只有她和母亲,此刻开门进来的,就正是顾妙暄的母亲刘虹。 刘虹今年四十九岁,一头齐耳短发,一件素色衬衣,一条黑色裤子,整个人收拾得相当利索,让人一看就能联想到干净两字,而她那不苟言笑的表情,还透露出严肃。 除此之外,刘虹身上还散发着一股浓浓的书卷气息,显然是个做学问的人。实际上也是如此,刘虹是锦城财经大学的一名教授,所授专业包括国际金融、金融学、财政学等等,不仅在锦城金融界颇为有名,就是在全国金融界也是排得上号的。 虽然在学术上取得了大成绩,但刘虹心里却越来越急,因为女儿都二十八岁了,却还没有半点想找个男人把自己嫁掉的意思。 所以,刘虹亲自出马,给女儿物色对象,再让女儿去相亲,刚开始女儿为了敷衍她,还去见一见,可到后来,女儿怎么都不去,被她逼急了,女儿干脆搬了出来独住。 不过,刘虹也不是个轻易放弃的人,为了女儿的终生幸福,她在周末没课的时候,就会往女儿这边跑,一是关心女儿的婚姻大事,二是关心女儿的生活,顺便再给女儿收拾收拾屋子。 今天她刚好没有课,而且又有人牵了线,替女儿找了一个相亲对象。因此,刘虹来督促女儿去相亲,这次那个男的很不错,她必须让女儿去相亲。 可刘虹打开门准备换鞋的时候,整个人呆住了,她看到了一双男人的鞋,这说明,女儿带了一个男人回来。知女莫若母,刘虹知道女儿绝不会轻易带男人回家! 这个男人能让女儿带回家,说明女儿对他上了心!顿时,刘虹心里充满了好奇,是什么样的男人,竟然能将冰山一般的女儿给熔化! 刘虹听到书房里传出声音,可是因为音量较小,距离比较远,好也听不清楚,刘虹眉毛一挑,轻轻将门关上,连鞋子都不穿,轻手轻脚的走了过去,站在门口听起了墙根,不管怎么说,她总得要弄明白女儿和那个男人在书房里做什么吧。 这个时候,沈非走到了桌子面前,双手撑在桌上,俯下了身子,笑道:“老师,你不吃我,那你想要对我做什么呢?” 顾妙暄伸出了右手,冷冷说道:“快点!” “快点做什么?” “该做什么,就做什么!” 顾妙暄气鼓鼓地说来,该死的沈非,明明知道她的意思,却故意这样说,特别是他那双眼睛,简直就快要钻进她的衣服里面了。 沈非笑道:“老师,你是要让我摸你吗?” 顾妙暄有暴起打人的冲动,想撕烂沈非那张乱说的嘴,她边收手,边说道:“你不愿意就算了。” “谁说我不愿意?老师这么漂亮,我怎么可能不愿意呢?”沈非一把抓住顾妙暄的手,按在她的合谷穴上,施展了妙手回春。 顾妙暄立马感觉到了涌动的热流,认真去感觉起来,想弄明白这股热流是怎么治疗她白带增多和内分泌失调的。顾妙暄不知道,她的母亲刘虹,将她刚才和沈非的对话,听了个一清二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