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重新招标 - 妖孽狂医

第一百一十章 重新招标

陆青昊吼了一句,就加了一千万,陆锦华的愤怒就像三月野草疯长,他很有钱,是锦绣集团的董事长,是锦城市最有钱的人,手下集团价值几百亿。 可是,一千万不是一块钱,一百块钱,不是风刮来的,水冲来的,他也得耗尽心力,使尽讨好、巴结之手段,用尽欺瞒、勾结之阴谋,才能赚得回来。 而沈非却是说了一句话,就讹了他一千万,不,是五亿一千万!陆锦华怎么会不介意?他介意到惊天动地、鬼哭神嚎! 但! 他不敢将介意说出来,就连不满都得压在心里,因为他怕,他那么一吼,将会再加一千万,甚至更多。 于是,那疯长出来的野草之愤怒,被憋屈之气压倒,被苦闷之水浸泡,进而腐化、发臭,臭不可闻之时,陆锦华真想揭竿起义,反对沈非的强权、暴力镇压! 他真想有一把刀,一刀刺进沈非的胸口,来来回回、左左右右地绞上千百回;他还想有一把枪,对着沈非一顿狂扫,扫成马蜂窝! 然而,一开口,陆锦华却吐出一个“好”字!只是这声音冷硬得像悬崖峭壁上那凿不穿,刺不透的花岗岩! 陆锦华的回答完全在他的预料当中,他没有丝毫得意,平淡地吐出两字:“付钱!” 事到如今,陆锦华就像被虐了的受,根本不敢反抗,赶紧打电话给秘书,往沈非说出来的账户上打了五亿一千万! 听到沈非手机短信声的时候,陆锦华的心里在流血,一滴一滴又一滴,他还真是犯贱啊,早知道付他一亿,吃点小亏就行了,现在却吃了这么大的亏,集团还受了那么大的影响! 旁边的吕涛、马定,眼睛都发亮了,亮得就像沙漠的钻石,怎么也掩盖不住他们的光芒,五亿一千万啊,就说几句话,打个电话就做到了。 这哪里是在赔钱,根本就是在抢钱啊! 抢银行也没有他厉害啊! 要他们也有这种本事,还当什么官啊,操着比卖白粉还要担忧的心去贪污一点,没有被发现也就算了,一被发现,那就是坐牢甚至掉脑袋的事啊! 沈非赚钱比起他们来,容易了千百万倍! 顾东来也是惊讶,他想到了沈非在他家里说的赚上一千万,那会儿他觉得沈非的话语就像油菜花开季节里发疯的狗,现在看来,还是那么的疯,比他想的更疯,但沈非却不狗,那就是一猛虎! 你不给,我就要咬你、撕你、吃你,让你尸骨无存的凶恶猛虎! 顾东来心里更加纠结了,他女儿的事到底怎么处理呢? 喂虎? 打虎? 顾东来脸部肌肉在颤动,陆锦华却是顾不得悲春叹秋伤明月,赶紧吼道:“钱我已经付了,你赶紧打电话,让他们不要再催款了。” 沈非又笑了。 笑得如春风拂面、万物复苏、百花绽放,陆锦华却有种被扔到冰天雪地里还遇上了一场大风暴。 果不其然! 沈非说道:“慌什么?” 陆锦华怎么不慌,每多一秒,锦绣集团的股价就要多往下跌一点,影响就会扩得更大,对集团是大大的不利,他吼道:“你说话不算话?” “你可以污辱我的流氓,但是你不能污辱我的人格,我先前说了要陪你们把事情闹大,就一定要把事情闹大,我怎么就说话不算话了?” 沈非怒起,似狂风卷地,烈火扑面,陆锦华心受重伤,指着沈非,“你……你……你……” “恩,我知道,我说得很有理!” 沈非一本正经的样子,众人绝惊,陆锦华血气上涌,强压下去,怒视沈非!这时,伊依、白松等孩子们齐呼,“大哥哥说得很有理,很有理!” 噗…… 陆锦华喷了,一抹鲜红耀空。 沈非关心地说道:“陆董,虽然我看你不爽,但医者父母心,只要你再出一千万,我就帮你治好你的病!” 陆锦华再喷。 他落到这般地步,不全都是拜沈非所赐吗?他竟然还要收钱治病,这算什么?狗咬耗子,不对,黄鼠狼给鸡拜年?也不对!反正沈非就是一混蛋,天底下最混的混蛋! 沈非还是一脸担忧,“陆董,不要讳疾忌医,这对你不好,你出去打听打听,我的高超医术绝不是吹出来的,那是治出来的。” 吕涛点头附和,“陆董,这一点,我可以证明。” 陆锦华继续喷。 现在是证明沈非医术高超的时候吗?明明就是应该打电话让那些银行不要催还款,不要再给他集团造成影响! 陆锦华愤怒到了极致,顾忌就少了许多,睁着毒蛇般的眼睛,盯着沈非,“我知道你有能量,但我也不是好欺负的,锦绣集团也不是那么容易就倒下的,如果你非得要这样,那我就好好陪你玩!” “这是你说的,绝不能反悔,谁反悔谁就是小狗!是乌龟,是王八,还得是绿的!”沈非敲定。 陆锦华瞠目结舌! 目还张着,舌还直着,沈非又说道:“那咱们从现在就开始玩!”转头,沈非看着顾东来,“顾市长,我记得刚才您说过马区长收过锦绣集团的两百万,那这块地的招标有问题吧?” 顾东来眼一抬,这块地的招标是有问题,但是那会儿余为民大权在握,再有问题他也压得下来。现在确实压不住了,但沈非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单纯的和锦绣集团玩? 顾东来不信,头却点得快,“不错,是有问题。” “那把事情调查清楚,重新招标没问题吧?” “重新招标?”顾东来心中的疑问顿时就像珠穆朗玛峰那么高,嘴上却以飞流直下三千尺的绝然气势说道:“有问题,当然要重新招标!” “你们……” 陆锦华脸红得像猴子屁股,脖子粗得像猪肚,他花了那么大力气拿下来的这块地,竟然要重新招标,这说明什么? 说明他之前做的事情,刚才赔的钱,就全都打了水漂,不仅是赔了夫人又出钱,还把小老婆、小蜜、小情人、二奶、三奶及到N多奶都赔了。 “顾市长,你就当着我的面,玩这些阴谋诡计吗?”陆锦华还是吸取了失败的教训,将火力攻向了顾东来。 顾东来冷眼一斜,“有问题才重新招标!如果没问题,自然就不会重新招标,你这么急,说明你心虚吗?还是真的有问题,哦,对了,马区长手上还有贵公子的证据,这算不算有问题呢?” 哧哧哧哧哧…… 这是陆锦华心脏像被抽了鞭子的声音,顾东来的反击也是如此的犀利,连消带打加杀人放火坑儿子。 他敢查吗? 他不敢! 一查,肯定出问题,他儿子还得有事! 陆锦华有种化身史前怪兽,把这些人全部给吞了咬碎,当他正咬牙切齿的时候,沈非慢悠悠地说道:“原来陆董不想重新招标啊?早点说嘛,我还正说打电话过去的,你不想就算了!” 这…… 乾坤大挪移吗? 不想的是重新招标,不是不打电话取消那些银行、供货商给锦绣集团带来的影响啊! 虽然很憋闷,但陆锦华知道,这是一道选择题! A选项是坚持不重新招标,然后顾东来他们就会查,从头查到脚!C选项是答应重新招标,认个耸,像个龟孙子把今天的事当屁给放了! 陆锦华不想选A,也不想选C,这两个选项都让他很不爽,让他有大损失!他想选介于A和C之间的B,牛B轰轰的干掉眼前的沈非,踹飞顾东来,让他跪倒在地求他放过他们,求他赏他们一碗饭…… 可惜,没有B选项! 陆锦华思索再三,只能选忍气吞声,要不然他们发动所有能量去查锦绣集团,那查出来的事情就更大了。 两相其害选其轻。 这个道理陆锦华还是很明白的,于是乎,陆锦华涨着一张被愤怒浸泡到发白的脸说道:“重新招标就重新招标,不管你们怎么招,这块地还是我的!” 陆锦华说得很有气势,似有吞吐万里风云之势,他敢这样说,确实有着很足的底气,沈非开口让重新招标,不就是想沾染这块地吗? 他一个二十岁的娃,岂能沾染得了? 他有那个能力吗? 他能量再大,还是要有人的,可他有人吗? 再说钱,这块地完全开发出来,绝不是五亿一千万就能开发出来的! 还有供货啊、上游啊、下游啊,资质啊等等各种各样的问题,都不是他能够吃得下来的! 这么一想,陆锦华舒服了不少。 沈非笑着给赵子秋打了电话,约了迟一会儿相见! 很快,陆锦华接到了秘书发来的各种好消息,银行不催了,供货商供货了,上游下游接起来了。 不过网上还有着各种评论。 陆锦华说道:“还有网上的影响。” “那可不关我的事!”沈非双手一摊,“不过,你一定要让我解决的话,那也没关系,甩一亿砸我就行!” 虽然陆锦华才认识沈非一会儿,可沈非给他的影响太过深刻,他知道让沈非帮忙处理网上的事是没有可能了,他赶紧给秘书打电话,让他们尽快的解决,尽快消除锦绣集团的负面影响。 等陆锦华吩咐完,沈非说道:“好吧,看在你这么土豪的份上,我帮你这个忙。”随后,沈非看向顾东来,“顾市长,你发表一个评论,这块地要重新招标,我相信,锦绣集团就会和孤儿院事件最大可能的分开来!” “好主意!” 顾东来一下子就听了明白,这么一宣传,不仅要把重新招标给定死,对他还有莫大好处,表明他很快就解决掉此事,且有了先入为主的影响,后面挖出余为民就容易多了。 这一箭,不知射了多少雕! 陆锦华狂吼,“你们不能这样。” “刚才你不答应了吗?你的意思是要反悔?”沈非盯着陆锦华,陆锦华觉得自己被一头饿狼给锁定,嘴唇蠕动却说不出半个字。 顾东来是个行动派,立马吩咐了下去,消息就像雪片一样,瞬间漫延在整个网上,陆锦华恨意滔天,转身带着儿子离去。 离去之时,陆锦华回头看了沈非一眼。这一眼,有着杜十娘被情郎所骗,丢掉财宝箱,化身孟姜女,要哭倒万里长城之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