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美人有毒 - 妖孽狂医

第一百一十二章 美人有毒

“小伙子,别逞能了,看你的小身板,还没有那汽车轮子重,这么重的汽车你不可能抬起来的!” “傻冒,想英雄救美,也不看看自己有没有那个能力,到时别美女没救着,反倒是害了美女的性命!” “小子,你怎么还在抬?赶紧让开,不要乱动,等警察来再说!你还抬,还抬,你再抬,我就对你不客气了。” 这位一嘴大蒜味的大叔,还真是个说到做到的人,上前一步,伸手就要将沈非给拉开,可他手伸在空中,就像碰到了超冷空气,将他的血液、骨头都给冻住,心脏不再跳动,血液不再奔流。 只因为他看到,大汽车的车轮离开了地面! 被这个,大家鄙视如看草芥的,身形削瘦得似树枝干枯,年纪不大的年轻人给抬离了地面。 一寸! 两寸! 三寸! …… 至三尺,一米高! 众人惊愣,眼珠如巨石从山顶滚落,跌个粉碎。 原来,他不是干枯的树枝,而是一颗种子,能从坚石硬岩中,探中一片绿叶,迎风招展! 原来,他的狂妄中有着绝对的实力,能忽如一夜惊雷,送冬迎春! 原来,这车子挡不住他! 原来…… 很多个原来,让他们的震惊山重水又复,化成一个疑问,他是怎么做到的? 大家震惊、不解,所以,都没人想到上前帮忙将小车子拉出来。 不过,沈非也没有想过让他们帮忙,这种好事让他吃独食就行了,沈非算好了抬车的位置,刚将汽车完全脱离小车,沈非一脚踹去。 力大,却巧。 小车就被沈非像踹一颗石子般踹了出去,缓缓停止,沈非落下汽车,大地震动,声音虽然沉闷,却好似巨锤锤在众人心间。 这样的人,是人吗? 大力士? 再大力的士,也做不到这一步啊。 莫非是传说中的气功? 沈非不理会大家那似看古神般的敬畏,或者说妖孽般的恐惧,走到了小车面前,抓住车门,“咔嚓”一声,车门就那样被沈非给扯了下来,扔到了一边,仿佛他扯的不是钢铁等金属材料做成的画门,而是一张纸。 想扯就扯了。 想怎么扯,就怎么扯了。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沈非当然不例外,所以,沈非伸手抱住了美女,一抱上,手心里滑过一种含雨云撞击在身那种极有弹力却不失柔软的感觉,鼻间闻到冰山之巅一株冰莲在阳光照射下散发的芬芳,清冷、幽香、沁人心脾。 身上一袭染血的白衣,更添了一份别样的风景! 让人怜惜! 沈非一看,美女受的伤不算太重,可能是车速太快,车子撞进汽车底下,她猝不及防之下,脑袋撞在车窗上,撞得头晕、额破,鼻子、嘴角流出了血。 不算什么重伤。 他现在的红光能量,完全可以解决。 沈非按在美女额头穴位上,妙手回春,三秒钟后,美女醒了过来,睁开第一眼,她看到的是沈非。 “你救了我?” “是的。” 沈非等着美女的谢谢,美女却忽然惊叫起来,“还有两个人,请你帮帮我,一起给救出来。” “没问题。” 沈非不慌着要谢谢,救了他们的命,他们的谢谢还少得了吗?沈非上前把胖子和瘦子都拉了下来,这两人伤势较重,但沈非也能解决。 半分钟的样子,两人也醒了过来。 众人看到沈非这个手段,再一次惊讶,这人不仅力量大得出奇,还有一手扁鹊重生的高超医术,太厉害了。 美女也是震惊,继而欣喜,擦了擦嘴角的血,理了理眉间的发,简洁的几个动作,却让人如同看了一副春风吹绿了柳条的美景,美女迈步,娉娉婷婷似荷叶摇曳的走到沈非面前。 欣然一笑,莲花微开。 唇齿间,吐放幽香。 “我叫叶倾城!” 倾城! 北方有佳人,可倾城倾国倾人心。 沈非心里赞着,倾城美女又道:“谢谢你救了我,还有我两个保镖的命!” 感恩一出,沈非脸上还有着笑容,只是这笑容深及到心里,却变成了寒冬料峭般的严酷,秋风招落叶般的萧索,以及烈日炎炎下,熊熊烈火中,一块冰却不化的疑问。 她感谢了,却没有感恩之能! 她神态真诚,却没让脑海中红光闪烁! 她出了车祸,她性命堪忧,他当了英雄,踏着七彩祥云救她于生死之际,她满带真诚笑容说出来的谢谢,却是虚伪如气泡,阳光一照就破! 这本不合理! 此刻却是事实! 这说明,美人有毒! 要命的毒! 是净化组织? 是黑榜? 还是其他势力? 沈非不知,但他知,这个叶倾城,要倾的,只怕是他的命! 不惜制造车祸,将性命置于死亡境地,只为与他相遇,以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的身份接近于他,不是要他的命,还能要什么? 总归不是要他的身,他的精。 一念生万象,沈非想过这么多,眼神里多了三两贪欲,笑容里多七两银荡,他紧紧握住美人的纤纤玉手,拇指来回摩挲,小指勾着美人手心,脸上绽放出一个大灰狼骗上了小红帽的笑容。 “好一个倾城,果然是美人如玉,倾城倾国!这么美的女子,我要不救,那是天理不容,一定会罚我身处三千佳丽当中,生命不息,战斗不止!” 叶倾城一愣,接着莞尔,“你真会开玩笑!” “谁开玩笑?我的心跳,我的呼吸,我的流氓,我的一切,都证明我说的是真的!”沈非一本正经,这些话像是刀砍斧劈出来,谁要不同意,就砍掉他的脚,劈了他老二。 众人惊倒,先前还以为一个牛逼轰轰金光灿灿的人物,听得这话,原是一个小流氓,不,年纪小,心很大的流氓。 看,他抓住美人的手,十秒钟过去了,还握得紧紧。 看,他的眼睛盯着美人的胸,围着山峰打着转,还往沟里跳。 叶倾城心里鄙夷到了极点,这样的人连叶王十万分之一都不如,还敢摸她的手,她的手岂是他能摸的,他摸了,就得付出代价。 美人已有毒心,事成之后,他的手,她要斩了,用一把钝刀,一寸寸地斩!他的命,她要取了,一点一点的取,让他在无尽痛苦中死掉! 心毒,脸却红了。 红得似秋风吹响枫叶,带着荷花蓓蕾的娇羞,带着兰花的清纯,红得让人醉,醉得让人想不顾一切,拥有她的红。 红得恰到好处,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低眉捡起红衣袖! “你捏痛我了。” 如鱼儿咬食,忽吞忽吐,忽紧匆松的声音,提醒着沈非唐突了佳人,应该放手了。 可沈非还在醉。 但愿长醉不复醒的醉! 醉握玉手,心里却是拉开了弓,架上了箭,这女人,刚才心里竟然对他起了杀机,他刚刚升级的二品灵觉,清楚地感觉到了。 不射她个千疮百孔,他就不是流氓。 不过,现在嘛,还不是时候,就陪她玩玩,看她想玩什么名堂,摆什么姿势! 所以,沈非还在醉。 周围的人都看不过去了,“小子,美女让你放手,你再不放手,就是非礼了,警察马上就要来了,你要再不放,就抓你去坐牢。” 闲言碎语,沈非直接无视掉,他的眼中,只有她的唇,她的鼻,她的眼,她的她,“能给我一个非礼的机会吗?” 叶倾城恶心到了极点,沈非眼里的情愫,在她看来就是色中饿鬼,跟情报上的一模一样,只要是美女,他就想着得到,还非常爱做好事,宁愿暴露他的实力。 想到这,叶倾城忽然觉得叶王亲自让她来,真真是大材小用,大炮打了蚊子,再想到叶王说要把她的处,破在他的身上。 叶倾城心中又是一阵杀机狂涌,这样的男人,怎配占有她?能享用她身子,她芬芳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叶王! 还是早点解决这个人,得到他的秘密,回到叶王的身边! 念转口出。 “你说什么,我听不懂。” 羞得恰到好处,拒得诱人再扑,全然是一副,你来,我开门等你。 沈非不懂也懂了,蠢蠢欲动,伸手擦向叶倾城嘴角未拭去的一滴血,叶倾城本能想要闪躲,让他摸了她的手,叶倾城已经要回去洗个八百遍了,再让他摸到唇角,她简直有种被糟塌的感觉。 但叶倾城不是凡女,竟然生生将这股本能给忍住了,就像山巅巨石本要滚落,却在落的瞬间生了根,停在了山巅。 然后,她还露出了一副欲说还休,欲拒还迎,欲闪还就的表情。 这绝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于是乎,沈非摸上那光滑的,细嫩的唇角,擦去了那一滴血。 叶倾城心中本是厌恶到了极致,可在沈非擦去的那一瞬间,唇角却涌过一阵热流,好是舒服。 更舒服的,还来自手心。 叶倾城顾不得厌恶,心惊念闪,“这股热流,就是他能治好各种大病绝病的根源?他的热流是从哪里来的?” 她还没想出个所以然来,沈非又用一见钟情到床上翻波滚浪的语气说道:“倾城,你身上还有些伤,我帮你治一治。” 不等叶倾城拒绝,沈非已然施展龙爪手,按在了她的腰间。 顿时,一股热流涌过脊柱。 叶倾城浑身通泰,被舒服浸泡的她,不知道沈非的按摩已从妙手回春变成了“酷刑”,也没注意到一股细细的寒流,瞬间闪现、消失。 她只认为沈非这是在讨好她! 周围的人大呼无耻!下流!没节操! 沈非还在上下其手,真正的上下其手,只是一般的按,没有动作所剩不多的能量,后面的胖子瘦子看得眼抽嘴斜鼻子歪。 这家伙,真是该死! 两人走上去,“喂,兄弟,你……” “你们是要感谢我吗?” “恩?” 两人一愣,随后醒悟过来,“是的,是要感谢兄弟,要不是兄弟你仗义出手,我们已经死了。” “没关系。” 沈非同样没得到半分能量,却毫不在意,大手拍在两人肩膀上,不着痕迹地施展下酷刑,同时心中说着没有说出来的话,“反正都会死的。” 胖子瘦子感觉到身体一寒,却以为是沈非大力拍肩膀的缘故,没放在心上,胖子还笑道:“兄弟,救命之恩无以为报,我请你喝酒去。” “不喝!” 两人眼里闪过一丝慌乱,他们得到的资料,这个沈非可是很爱喝的,就连叶倾城眉头都微不可察地皱了一下。 沈非将三人神情收之眼底,笑道:“我只和美女喝酒,你不是美女,所以我不和你喝,要喝,我也是和倾城喝!倾城,我请你在明月清风中,错手饮一杯爱之酒,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