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礼尚!就得往来 - 妖孽狂医

第一百一十三章 礼尚!就得往来

请你在明月清负中,喝一杯爱之酒! 众人呆愣,仿佛一大盆的墨从天幕倾泻下来,晒在他们身上,化成了黑夜,寂静无声。 继而,回味到沈非说的话,似一把火,烧了他们的心房,燃了他们的妒火,众人大叫。 “靠,狗屁的爱之酒,不过就是挟恩寻爱!” “流氓!十足的流氓!美女,我告诉你,遇见这种人,二话不说,一巴掌甩过去就行。” “最好再用一招佛山无影脚,断子绝孙腿,让他明白美女不是可以随便就能非礼的,要让他再也不敢靠近你。” …… 愤怒起哄的声音,没有节操下限底限,如同一群大雁从天上飞过,一会儿排成“S”形落毛,一会儿排成“B”形拉屎。 沈非毫无影响,任尔东西南北风,他的眼里只有倾城之影,倾城之胸,倾城之腰,倾城之倾城地,目光放肆得好像狂风吹在叶倾城身上,刮走了她所有衣物。 胖子没想到沈非不和他喝酒的原因是这个,叶倾城更没料到沈非当着这么多人会如此说,会看得如此放肆。 微微惊讶之后,叶倾城心中鄙夷翻江倒海起来,原以为接近沈非是一件很难的事,结果却是如此轻松,不说别的,光凭沈非的眼神,叶倾城相信,只要她勾一勾腿,沈非就会毫不犹豫奋不顾身地扑倒在她石榴裙下。 叶倾城不再玩含苞未放的娇羞神态,神情一凛,以琴弦断裂般的声音回道:“先生,请自重!我感谢你救了我和我保镖的命,但这并不代表我就会答应你的其他请求!” “恩,我就喜欢你这样的。” 沈非的眼神、表情、神态,全都非常符合春天里公猫看到母猫的情形,那么逼真,逼真到他的笑容人贱合一。 甚而,他某个部分,昂首挺胸。 他则以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说道:“倾城,你是我的,我要定你了!” 叶倾城大怒,眼红且杀机现。 众人大骂。 沈非横眉似剑,“我想要的,谁也抢不走!记住,你是我的,如果有别的男人接近你,我就要抽他,打他耳光,踩他脸蛋,挑断他手筋,砸碎他脚骨,捏爆他老二!” 然后,沈非拂过叶倾城一丝头发! 然后,沈非转身走人! 叶倾城心中冷笑,沈非想用这样的方式来接近她,来占有她,简直是痴心妄想,她要的那个男人,是光芒万丈的存在,沈非这种萤火虫般的米粒之光,如何能与皓月争辉,怎配拥有她的身她的心。 沈非心中大骂,奶奶个熊,有了这句话,小爷就能以此为借口,大打出手,倒要看看是谁派你来的,看看你喜欢的,喜欢你的,又会怎样对待我对你的霸道! 当真真的各怀心思。 只是,叶倾城还在糊涂,以为自己的局,完美无缺,困住沈非毫无半丝问题,得到他会医术,实力高强的秘密如同水到渠成。 而沈非,入了局,却又布了局,局中还有局,迷局,连环局,野兽强抱美人局。 车子堵成这样,沈非懒得再回去坐车,他在人群车群中穿梭,往前行去,走出两百多米的时候,沈非心里隐隐感觉不舒服,仔细一查,也没有什么危机情况。 正待迈步要走,身后有一物抵在他的腰上,一个戴着帽子的人,冷声说道:“小子,你叫沈非吧。” “对啊,你是来接我的吗?” “放屁,老子是求财的,乖乖的,把你的银行卡给我,密码一起说出来,不然,老子一刀废了你。” “你知道我银行卡里有钱?” “废话,没钱的话,老子用得着抢你吗?” “你怎么知道的?” 沈非声音还是那么淡,但淡淡的话语就像平静的海面,海底下实则暗潮汹涌,藏着礁石、虎鲨食人鳄鱼! “老子为什么要告诉你?赶紧把卡交出来!老子的耐心很有限!” “我的耐心也很有限!” “既然你不信邪,老子就让你明白什么叫住痛!” 帽子男要将匕首往沈非身体里面刺,他相信冰冷的刀子淋漓的鲜血,肯定能将一个学生给吓住,到时他还不乖乖就将卡给交出来。 然而,他这一刺,却没有刺得进去。 因为他的手被抓住了,然后,帽子男痛叫出声,再也握不住刀,沈非轻松将刀夺下,说道:“你的车在哪里?” “就……就在旁边。”语气充满震惊、恐惧。 沈非拉开车门,顺手将刀放在驾驶椅上,让帽子男坐在了上面,沈非坐到副驾驶上,盯着他不说话。 帽子男痛得那叫一个心惊胆战,屁股下面的刀,刚好嵌在了他的沟里面,刀尖还能碰到他的老二,他随便一乱动,老二都可能挂伤。 他心里无比憋屈,明明计划很好嘛,怎么转眼之间猎物就成了他? 他努力抬起自己的目光,盯着沈非说道:“我是……” 砰! 沈非直接一巴掌将他脑袋拍在了方向盘上,额头撞出了血不说,锋利的刀刃已经划开了他的裤子,他感觉到了刀子的冰凉。 “我……” 砰砰砰! 沈非连拍三下,帽子男的小弟弟已经流血了。 这下子,帽子男悟了,如此痛彻的领悟,让他不敢再有其他心思,一五一十将沈非之前问的说了出来。 原来,他叫燕山锋,是道上混的,还是属于一个叫兄弟会的组织,兄弟会这个组织比起军哥的势力来说,有过之而无不及。 燕山锋收到了消息,一个叫沈非的学生,身上有张五亿一千万的银行卡,随同消息发出来的,还有沈非的照片。 据燕山峰所说,不仅兄弟会的人收到了,整个锦城道上的人,甚至是其他城市的道上人员都知道了这个消息。 燕山锋先前正在想着去锦城中医药大学找到沈非,不料他一回头,看到沈非走了过来,没有看到沈非力拔山兮气盖世般抬起汽车的燕山锋,眼前飘起了五亿一千万,其中一部分化成了别墅豪车游艇,一部分化成了鱼翅鲍鱼燕窝八二年拉菲,最多的一部分化成了女人女人女人,各种各样的女人。 这让燕山锋觉得是老天在眷顾他,要补偿他苦憋了三十七年的生命,所以,他欢天喜地的将刀子刺在了沈非背上,来了个打劫。 结果,就把他自己给打劫在刀尖上跳舞。 沈非听完事情始末,想都不用去想,就知道是谁放出去的消息,除了陆锦华两父子再不做其他猜想,以锦绣集团的实力想要查出他的身份,是很简单的事情。 不过,沈非很佩服他们的果断,以最快的速度找出他的消息,再把消息传出去,而且这消息只说了他的弱势,比如道上的人一看到学生两字,肯定就不把他放在眼里,像眼前这个燕山锋就是。 而他的强势,认识的人,拥有的能量,厉害的身手,半点都没有提。在这样的环境下,那些人不一个一个朝他冲来才怪。 沈非更佩服的是,陆锦华他们的勇气,和他玩这种招术。 既然陆锦华出了招,那他也应该回招了! 礼尚往来才是好传统嘛! 眼珠子溜溜一转动,沈非便有了主意,他看着燕山锋笑了。燕山锋看到沈非的笑容,瞬间联想到了毒蜂的尾针,眼镜蛇的獠牙,还有笑面虎的血盆大口。 他是要废了我?砍了我老二?拍烂我脑袋?还是要把我折磨至死,或者去向发出这条消息的人报仇? 燕山峰胸口吊了九十九桶,每只桶里都是炸药,吓得不行,以菊花被爆般的弱受语气说道:“沈少,您……要做什么?” “你找过小姐吧?” “没有,沈少,你相信我,我绝对不做那种恶心事,我……” 燕山锋赶紧辩白,还指天踩地,差点就用他老爸老妈老二的生命来发誓了,沈非神情淡淡,“既然你没有找过,那就没什么用了!既然没有用,那你的老二还是切了吧!” 沈非一拍燕山峰肩膀,燕山峰老二处嗖嗖发凉,与刀子零距离接触,像窜进了无数噬蛋蚁,要万蚁齐咬,把他的蛋蛋给咬碎割掉。 燕山锋立马忘了刚才说过的话,慌忙改口,“找过,我找过很多小姐,我现在还没有老婆,几乎每晚上都去,我知道锦城市里很多小姐的电话。” 沈非露出满意的笑容,继续问道:“玩过桑拿吧?” “玩过。” “外援什么的也耍过吧?” “耍过。” “搞基之类的也尝过吧?” “……” 燕山锋很想说这个真没有尝过,但在沈非那热情如一百度开水的笑容中,燕山锋点了点头,“尝过。” “知道不少二奶、小蜜、情人的电话吧?” “知道。” “想必以你的英明神武,所问的这一切,不仅仅局限在锦城市,其他城市也知道吧?” “是的。” 燕山锋双眼含泪,如果有人问他为什么流泪,他肯定会说因为他爱老二处那把刀子爱得无比深沉。 “你看我们都如此谈心了,我让你帮我办一件事,你应该不会拒绝吧?” “沈少请吩咐。” 燕山锋哪里敢拒绝,除非他不想要老二,不想玩女人了。 “不过,我相信,凭你比二百四十九还要多一点的智商,一定想着先把我应付过去,等事后什么都不再做,反正我也找不到你,对吗?” “你怎么知……” 燕山锋就要脱口吼出来,幸好半路上灵光一闪,回过神来,把下面的话吞了回去,重新说了一句话,“我一定会做好的。” “我妈告诉我,不要相信陌生人。” “我……” “所以,我让你变得更痛一点,让你老二好好休息,绝对不硬。” 沈非酷刑一施展,燕山锋立马感觉到体内有无数把刀砍剑劈的痛,老二软如面条,燕山锋哭了。 “沈少,您说,我一定做好,您让我往东,我绝不往西;您让我关鸡,我绝不放狗;您让我玩男人,我绝不玩女人。” “我要你往东南西北,我要你关鸡放狗,我要你男女通杀!”沈非笑意盎然,“来,这是两个电话号码!你要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