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阴不死你 - 妖孽狂医

第一百一十四章 阴不死你

鲁迅写过一句话,我家门前有两棵树,一棵是枣树,另一棵还是枣树! 现在,沈非手上有两个电话号码,一个是陆锦华的,一个是陆青昊的! 两者之间有异曲同工之妙,天知道那两棵枣树是不是父子呢? 一般人要拿到陆锦华父子俩的电话,还真的很难,可对沈非来说,这是非常轻松的事情。 沈非笑容开朗似三月的阳光,温暖大地,温暖人心,燕山锋却感觉遍体生寒,觉得那是一张张脸谱,一会儿是提鞭打人的张飞,一会儿是斩五关过六将的关羽,一会儿又是杀个七进七出的赵子龙! “你要做的,就是把这两个电话传遍大街小巷,送到每一个小姐、男同志的手里心里,要让他们拥有前仆后继一往无前百死不悔向这两个电话主人发动进去的勇气!不管是白天还是黑夜,要让这两个电话一直处于奋斗状态。” 燕山锋心冷,好狠! “不限人种,不限男女,不限城市,不限国籍,如果你有本种,连种族都不用限,马啊狗啊都可以上!一句话,你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 燕山锋心颤,好辣! “那些二奶小三情人之类的,你得编出一个个的故事,这些故事最好有以下特点,情节要曲折,要有阴谋,要有悬念,要有情杀,要有抛妻弃子等!最重要的是要有性!反正就是,一切皆有可能!要让人对这两个电话的主人产生矛盾,无论是基的矛,还是情的盾!” 燕山锋心抽,好毒! “听明白了吗?” “明白。”燕山锋点头如小鸡啄米,然后大着胆子问了一句,“沈少,那你能告诉这两个电话的主人是谁?” 说到这,燕山锋看到沈非的眉毛在往上斜,就像宝剑要出鞘一般,燕山锋赶紧说道:“沈少,我没别的意思,我就想知道他们的身份,好根据他们的身份编故事。” “孺子可教!”沈非赞许,“你只要知道他们很有钱,多得不得了,五个亿对他们来说就是个渣便行了。对了,其中一个是另外一个的儿子!” 老二下面架着一把刀的燕山锋,瞬间明白,还文思泉涌般想出了很多的歪点子,各种口味的剧情。 沈非说道:“你卡号多少?” “我的卡在这里,我给您,给您。”燕山锋忙要拿出自己的银行卡,他卡里还是有几千块钱的。 沈非懒得管听错了话的燕山锋,接过银行卡,掏出手机打了电话给银行,“往这个卡上给我转五百万!” 五百万? 燕山锋心口上吊着的九十九只炸药桶爆了,炸得他头晕目眩老二受伤,今天是怎么了,太阳一会儿从西边出来,一会儿从东边出来,公鸡下了蛋母猪上了树吗?为毛自己抢劫不成,沈少还反给他五百万啊! “很惊讶。” “恩。” “不过五百万,有什么好惊讶,好好办事,还有更多的五百万!” 燕山锋顿时明了。 这五百万是用来栽赃嫁祸,挑起亿万谣言之洪水的资金! 他在道上混了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拥有过五百万呢! 燕山锋痛哭了,有种士为了知己者死的信仰,“沈少,您……您放一百二十个心,我一定让这两个人生活在水深火热当中。” “我相信你!” “谢……谢……沈少。” 燕山锋感激得鼻子都流了出来,沈非那如同天边云彩变幻莫测的笑容中,闪过一丝异色,因为他得了那么一丁点的红光。 虽然少得如九条牛身上的一根毛,但苍天可证,大地可鉴,真的有! 他让燕山锋办事,折磨得他这么惨,他还能心生感谢。 当真是怪事。 想来,多半是五百万的魅力吧。 怪不得说花钱能使鬼推磨,五百万也能让如此混蛋感激了。 看在这么一丝丝感激的份上,沈非没有再威胁他,直接下车大步往前走了,燕山锋还噙着泪,他哭着把刀子从老二下面拿出来,一遍遍看着银行发给他的手机短信,数着那一个又一个的零。 真的是老天眷顾啊! 只有得而复失过,才知道钱的重要! 燕山锋一边数着一边发誓,一定要把事情办好,他很清楚如果没有做到那些事,那他就会很惨很惨,不仅痛,老二还得废。 抬起头来,燕山锋想看一看沈非伟岸如泰山般的身影,可一睁眼,却没发现人,他一怔,搓眼再看,还是没人。他不信邪,打开天窗,站起来看,还是没人。 这里可是高速路,没有其他路啊,他怎么就不见了? 当燕山峰把眼睛瞪得就像牛眼一般大的时候,他隐隐约约看到一个模糊的身影,燕山锋直接吓倒,浑身冰凉,“我的娘啊,这么快的速度,还是人吗?” 是不是人燕山锋还真不知道,他现在只知道做事,不敢有丝毫耽误,燕山锋已经打起了电话,叫起了人。 沈非走出堵车路段,坐了一辆返回城里的空出租车,赶回锦城市,脸上还有着得意的笑!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他不是君子,他一刻都等不了! 敌人挥拳试探,他就要使出降龙十八掌! 出手就斩手,踢腿就碎腿! 五百万听起来很多,神针入体前,他就脑门被踢了也不会拿五百万出去,反倒是谁要抢他五百万,他绝对和人家拼个你死我活。 现在嘛,毛毛雨。 用五百万让陆锦华陷入泥沼当中,很值! 他让燕山锋做的那些,真要做成了,肯定能让陆锦华父子俩变成落水狗。虽然他没有说出姓名,但有的是人查出两个电话的主人,到时自然就能广而告知! 想着陆锦华被前仆后继的基友、小姐等等包围,各种仇恨、情杀等故事袭击,沈非就很开心。 陆锦华,奶奶个熊,阴不死你! 不过,想到即将为五亿奋不顾身的混混们,沈非还是皱了一下眉头,这么多人,这么多功绩,可惜不认识做警察的美女。 要不然,凭着这些功劳,和警察美女搞好关系不成问题啊! 可惜了。 如果陆锦华知道沈非为何而叹息,多半会吐血。 不多时,沈非到了锦城中医药大学的门口,苏锦瑟已经等在门口,穿着天蓝色T恤儿,超级符合腿形的牛仔裤,简洁却不失婉约,还更加清爽,清爽得沈非想让苏锦瑟也帮自己清爽一下。 意外的是,叶静云还站在苏锦瑟身边。 叶静云穿着那天晚上的衣装,她的脸蛋、身材还是那么的令人向往,特别是那股从骨子里渗出来的气质,更让人心悦。 “老婆,想死我了吧。” 沈非张开双臂就要把苏锦瑟拥在怀里,饶是苏锦瑟被沈非非礼得脸皮日渐浑厚,可叶静云在身边,她还是有些不好意思。 “我才没想你。” “你的心告诉我,你昨晚想了!你的梦告诉我,你昨晚想死我了!” “流氓!” 苏锦瑟恨着,嘴角却扬出梅花微放般的笑,转身拉过叶静云的手,“静云,我们走,别理他。” 沈非拦在叶静云面前,“喂,我要和我老婆去酒店寻找人间璀璨,你跟着去做什么?”语气足够的理直气壮,眼里却有着狐狸要吃鸡的狡黠。 叶静云扬头,光泽亮润脖颈儿呈现出来,像携了万千纯洁的雪,从沈非的角度看,往上能延伸到叶静云那湿润如晨露浸染的嘴唇,往下能延伸到似鬼斧神工劈砍出来的锁骨。 这锁骨,就像山峰的外围,透着诱人的光彩,让人忍不住想去探寻山峰的奥秘,想要找出山峰之间,鸿沟中的宝藏! 沈非眼睛如同朝阳钻出地平线一般,瞬间亮了起来。 叶静云这才说道:“你们脱衣我帮拿,你们洗澡我放水,你们上床我盖被,你们办事我录像。” “……” “……” 一句话惊呆了沈非与苏锦瑟,就像在寒冬腊月里,一个冰块突然钻进他们那被羽绒服护得暖暖的身子里,从脖子惊到了心里。 叶静云这样的人,也说出这样的话! 办事,录像? 苏锦瑟红了脸,淡黄色的腊梅也变成了彤彤的红梅,沈非还在琢磨着,这番话与那股气质截然相反,偏偏从叶静云嘴里说出来,却是那么让人蠢蠢欲动。 这像嘛,录一录的,也可以一起飞啊! 叶静云像是看穿了沈非的心,又道:“如果你足够的强悍,足够的有力,能让我家锦瑟丢盔弃甲,说不定我也会动心哦。” 啪! 节操掉了一地! 苏锦瑟就像第一天认识叶静云一样,“静云,你……” “你好坏!” 沈非变得新贵妃醉酒般的声音,一把拉过苏锦瑟,“老婆,不能和这种坏人在一起,别被她带坏了,恩,如果她非得要带坏你,你就告诉她,有什么冲着我来!” “……” 苏锦瑟真心觉得今天出门没看黄历,为什么叶静云说要跟她一起去看看那些孩子们的时候,她想都没想就同意了呢? 一对没有节操的人! 怎么有种狼狈为奸的感觉? 叶静云笑意深浓,这些话,她以前自是说不出来的,虽说她不是大家闺秀,但性格却不算放肆的那种,那个随时可能取走她小命的病,没有让她养成破罐子破摔的性格,而是柔软却不失大气,如水,利万物而不争。 可在沈非治好她的痛,告诉她能彻底治好她病的时候,她压抑着的女儿心态释放了出来,就像在老树根下窖藏了二十年的女儿红,一朝开封,芳香四溢。 醉了一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