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我就喜欢 - 妖孽狂医

第一百一十五章 我就喜欢

君豪酒店! 一辆看起来破破烂烂还标有“红十字会爱心”却没少半毛钱的出租车停在酒店门口,车门一开,走下来两个风格不同,容貌不同,性格不同,笑容不同,却都能引得众人心旷神怡睁大狼一般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美女。 一如幽兰开放芳香了整个空谷! 一如牡丹盛开大气却不庸俗,绚烂了一片天地! 可是! 幽兰与牡丹中间,居然不是一株莲花,不是一朵玫瑰,一叶百合,而是一把锄头,挖花的锄头。 要这把锄头是玉做的,镶满了钻石,镀满了黄金,那也就罢了,这样的锄头大家惹不起嘛。 偏偏出现在众人面前的锄头,那就是烂木头做的,还生了锈,身上穿得那么破,长得也就过得去,和风流倜傥器宇轩昂温润如玉扯不上半点关系,相反怎么看都觉得这人浑身散发着一股猥琐的味道。 特别是那笑容,花儿见了要谢,草儿见了要倒,古木见了要枯,因为这笑容好贱,贱到了极致,天下第一贱。 大家呼天抢地,这么贱的一个人,怎么就泡到了如此两个风华绝代各有千秋的美人呢?看她们的样子,说说笑笑,没有半点斗气争风吃醋,就像是娥皇女英。 一起飞啊。 还飞得这么高兴。 真是羡慕嫉妒恨到了极点! 如果有机会能贱到这种地步,他们保证倾家荡产赌咒发誓不穿衣服地将那个机会抓住,做到比那小子更贱的地步。 不过,大家也清楚这只能是想象,而不会变成真的,所以,大家一边睁大眼睛看着两个美人儿,一边剜着目光瞪着沈非,越看沈非越不爽,他们真想有人跳出来,给这个小子一巴掌,最好再一脚将其踹出去,那样他们就有机会与两个美女说话搭关系。 只是,这个可能性也很小。 正当大家失望的时候,忽然一声河东狮吼传来,“你给我滚出去!” 声似洪钟,众人一听,欣喜万分,美梦成真了? 众人循着声音回头一看,只见大吼出声的是一个打扮得珠光宝气满身香味的贵妇,贵妇正伸出一根手指,似剑一般,直指沈非! 大家喜了,虽然是女人,但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够赶开那个小子踢开那把锄头,大家觉得这个可能性很大,这贵妇一看就是个有钱人,而那小子是打出租车来的,穿得还十分不怎么样,多半滚定了。 沈非也看到了贵妇,嘴角斜了起来,怪不得先前他觉得“君豪酒店”似乎在哪里听到过,原因就在于此。 这人正是他给林莎买内衣的时候,跑来要抢最新款的那一个老女人,君豪酒店董事长的夫人宋春香。 恰在这时,大厅柜台的服务生也认出了他们的老板娘,乖乖地喊了声,“老板娘。”声音虽不大,却很清脆,在这个寂静的时刻,大厅里的人都听了个清清楚楚。 那些人一愣,继而露出菊花开满山的笑容,服务生叫老板娘,很明显就是这家酒店的老板娘了,老板娘亲自出手,这个小子还能呆得住吗? 自然是不能的! 所以,大家奸笑着,想着等那小子被赶走之后他们得用什么方式接近美女,约到某个地方去谈人生理想。 宋春香对于员工的喊声很是满意,趾高气扬的应了一声,然后挟着董事长夫人的威风,气势凛然地走向沈非,再一次吼道:“滚出去!” 叶静云甩了宋春香一眼,送给她一个可怜的眼神,苏锦瑟非常生气,挽紧沈非的手臂,质问道:“你凭什么说这句话?” “因为我是君豪酒店的老板娘!” “就算是,你也没有资格说这句话!” “这里是我的地盘,我想怎么说就怎么说,现在你跟他一起滚出去!”宋春香吼了出来,心里就像吃了蜂蜜一样,爽得不得了。 沈非掏了掏耳朵,“你是放什么屁?” “我让你滚。” “哦,果然在放屁。” 沈非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宋春香明白自己被耍了,气得不行,再次化身母夜叉,“你以为这里还是内衣店吗?这里是君豪酒店,这里是我的地盘,你的那些臭钱根本就没有用!今天,你别想住在这里。” 内衣店? 苏锦瑟投去疑惑的光芒,宋春香捕捉到这个,哈哈大笑起来,“你是他女朋友吗?我告诉你,你的男人花心得很,上次还在内衣店帮另外一个女人,也长得很漂亮的女人买了件一万多的内衣!这样的臭男人,换成是我的话,早就把他踢了!” 众人一听,神情精彩极了,他们自动忽略了一万多一件的内衣这个问题,直接就沈非的人品开了炮。 “什么玩意儿,长得这么挫,还敢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 “脚踩两只船,真不是人,美女,劈了他吧,天下男人多得是!” 滚滚声音,种种语气里,都有着一股吃不着葡萄却说葡萄酸的味道,本以为只是两个一起飞,原来是三个一起飞啊。 这个味道宋春香没有听出来,她只听到很多人在骂沈非,所以她笑得愈加灿烂,完全没注意到脸部肌肉抖动了粉尘,有种白雪纷飞之感。 大家都在等着看一出美女甩贱男的撕逼好戏。 然而,苏锦瑟甩给沈非一记眼刀后,更加亲密地依偎在沈非身上,笑着对宋春香说道:“我知道啊,那是他的小情人,他给自己的小情人买内衣不是很应该的事吗?” 啊! 噗! 砰! 惊讶声,吐血声,倒地声,声声入耳。 这是怎么回事儿? 她怎么没有吃醋,还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这不是三妻四妾的封建时代啊,她为什么如此淡然,为什么没有追究,为什么没有满足大家的心愿。 这个破男人,到底有什么好的? 毫无疑问,宋春香是最失望最愤怒的那一个,本以为能让这个让她丢过脸的小子吃一脸灰,在众人面前狼狈不堪,结果他却光芒万丈了。 这叫她如何受得了? 宋春香又吼道:“小姑娘,我劝你,你不要被他的花言巧言骗了,为这样的男人赌气是不值得的。” “我就喜欢听他的花言巧语啊!”苏锦瑟一本正经、理所当然。 “你……”宋春香一滞,旋即皱起了眉头,目光里有了恨意,本想放过这个女人,可这个女人如此不识趣,竟敢和她对着干,再看她长得这么漂亮,宋春香一声冷哼,“别以为你长得漂亮,他就会一直对你好,等她把你玩腻了,自然就会把你甩了。” “只要能陪在他身边,哪怕是一刻,都是好的!”苏锦瑟满眼深情,一脸向往。 众人再次吐血,他们也想有这样一个女人啊,这简直就是极品得不能再极品的女人啊,每个男人的梦想啊。 宋春香也给气得不轻,却不肯就此认输,又吼道:“你喜欢他的,无非就是有点钱罢了,你以为他是真心待你的吗?” “我就喜欢他的钱啊!”苏锦瑟一副恭喜你答对了的表情。 众人绝倒。 宋春香气极。 这时,沈非说话了,“老女人,就你这样的,我看一眼都嫌腻,你抹再多的粉,也遮掩不了你淫荡的真相。” “你,你说谁?” “说你!” “你竟然敢……” “对了,不知道你老公知不知道那天你和几个男人一起玩的好事!还有,这段时间你和一个刀疤脸玩得很愉快吧,你老公头上的帽子也不知道绿成了什么样。” “你你你……”宋春香给吓得不轻,这么隐秘的人事为什么他又知道了,她不敢再和沈非闹下去,这些话要传到她老公耳朵里,那可不得了。 而且,她老公今天就在酒店里。 还有一个特别重要的人物,吕涛副市长也在啊,绝不能让这人坏了事。 想到吕涛,宋春香又有了底气,指着沈非吼道:“你少血口喷人。” “我这是金口玉言!” “你给我滚出去!” “该滚的是你!” “这是我的地盘!” “一会儿就不是了!” “哼,你以为君豪酒店是一件内衣,是你买得起的吗?你以为还会有人帮你的忙,让你不滚出去吗?” “当然,买得起!” “可笑至极,你那天充大款,把钱都花光了吧?你还有住酒店的钱吗?你有钱你怎么不去锦城大酒店和两个女人开房呢?跑到我的地盘上,还说要买君豪大酒店,真是疯了。” “你确实疯了!” “保安呢,保安,都快点过来,把这个人给我赶出去,他要反抗就打断他的腿。” 老板娘发话,早就赶来的三名保安冲了上去,沈非也是干脆,一脚一个,就把他们三人踢去撞向宋春香,撞倒在地后压在了她肥厚的身上。 众人再惊。 原来这把锄头,还是有一点能力的,不过,得罪了老板娘,这小子再有能力也只有悲催的命,老板娘不报复才怪。 他们真相了。 宋春香跑起来,彻底愤怒了,“小崽子,你知道今天谁在君豪酒店吗?我告诉你,吕涛市长此刻就在君豪酒店里面,你打我,你死定了。” “是吗?” “废话,你等着,你当场打人,吕市长一定会为我撑腰的。”宋春香信心百倍,忙让人去请吕涛下来。 看到宋春香的报复,周围的看客们安心多了,有市长出马,这小子将再没有半点活路,想不悲催都难,他再能打,还敢对市长出手不成? 市长,那可是高高在上的大人物啊! 众人赶紧幸灾乐祸地看向沈非,他们觉得沈非此刻的脸色应该会很难看,甚至是不敢等市长到来就灰溜溜地离开。 谁知,沈非笑得灿烂如桃花朵朵开,一副我在这里等着你回来的架式。 他不怕? 他怎么能不怕呢? 大家想不明白,都觉得沈非在强装,目的就是不想在两个美女面前丢了脸。 对,一定是这样的。 正当大家努力这么认为的时候,宋春香的老公姚君豪陪着吕涛市长走到了大厅,宋春香见状,立马撒欢地跑上去,摇着肥屁股叫了起来,“吕市长,这个人打我,还打了我们酒店的保安。” 吕涛顺着宋春香指的方向看去,然后看到了两朵美人花中间的沈非,脸色一变,当即三步并作两步走上前,“沈少,您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