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被滚了 - 妖孽狂医

第一百一十六章 被滚了

沈少! 您,来了! 这简直就像是九天惊雷,轰轰轰地劈在大家的心里灵魂里。 老实说,叫沈少,称呼个您,也没啥。 君不见同学朋友见面也常戏喊周总王总华少建少,再来个您近来可好您请坐之类的开场白。 然而! 这声沈少,是吕涛市长喊的。 这声您,是吕涛市长称呼的。 看吕涛市长的神情举止,脸上写满了尊敬,甚至还有讨好的意味! 能让一个市长如此所为的人,会是那么简单的人吗? 用屁股想都是不可能的! 众人心惊胆惊血惊肉惊,身上所有的地方都惊了,就连老二都惊得蜷缩起来,不敢乱动。 原来,大BOSS不是那个老板娘,而是眼前这个穿得不怎样,还惹得众人不爽吸引了万千仇恨值的人才是大BOSS,比老板娘不知大了多少。 原来,这把外表不怎么样甚至锈迹斑斑的锄头,里面竟然藏着一把绝世好剑,此刻剑鞘一开,露出惊天风华,可斩敌身,震人心,慑美人魂,可摘花折花吃花葬花。 难怪刚才美女会那么说! 还一点都不介意他有小情人。 却是有着如此风-骚的本事! 如果说先前众人还有着一些嫉妒,可现在却是一丝嫉妒都生不起来,只怪这人太强悍,扮猪的老虎太凶猛。 连市长都要如此小心对待,他们要敢玩先前那些约会谈人生的念头,只怕小命不保,老二长绵软。 于是乎,墙头草摆向了另外一边。 “我第一眼看到沈少的时候,就觉得他眉宇轩昂,定是不凡,原来如此,我猜得真没有错。” 一猴子脸自我陶醉地说了起来,旁边的长脸汉子满心鄙夷,明明刚才这小子说的就是鲜花怎么插在了这么大一坨的牛粪上,哪里不凡还轩昂了? 鄙夷归鄙夷,长脸汉子也赶紧开口说道:“沈少真是一表人才,风流倜傥,虽然穿得朴素,却还是掩盖不住他的英俊潇洒,和这两位美女简直就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啊。” “是啊是啊!” …… 东风吹,战鼓擂,满厅的马屁你来我往,没有谁最厉害,只有更厉害,一山还比一山高。 正当众人吹得不亦乐乎之时,苏锦瑟却惊讶地看着沈非,她知道沈非不是凡人,可他什么时候,竟然能让副市长大人也弯腰了? 苏锦瑟把沈非想得足够厉害了,现在才发现她想的不过是沈非的冰山一角,她心里无比自豪起来,这便是她的男人。 能陪在这般男人的身边,真真是好的。 强悍,让她着迷。 只是,她心里却微微有些发慌,他注定要万花丛中过,那他走过,还会记得她吗? 不由得她抓紧了沈非的衣服,生怕丢了。 她知道她爱上了他,现在才深知,不仅爱了,还爱得那么深沉,那么在乎。 这时,沈非牵住了她的手,十指相扣,似握紧了她的心,在诉说着她是他的命,她山崩他就会雪裂;他微微一笑,她的担忧随笑而去,再无痕迹,只剩下他的爱之烙印。 是了,她认定的男人,又怎会是那般不堪的呢? 他是多情的。 不过,也太多情了! 苏锦瑟淡淡笑来,不一般的男人,自然是有着不一般的人生。 叶静云静观这一副画面,心道这颗花心大萝卜还真是运气好,遇上了苏锦瑟这样的女子,她相信如果是她第一个站在沈非身边,即使她见惯了京城里那些强大男人拥有不少女子,她也会介意吃醋。 现在嘛,叶静云别有意味地笑了,还真是有些强悍呢! 吕涛心里在暗暗得意,他很尊敬还讨好,甚至是不顾场合,放低了他的市长身段,为的不就是给沈非涨面子吗? 目前看来,这面子涨得非常好,光听那些马屁声便知道了。 沈非一高兴,他的位置就稳了,甚至还能更上一层楼。 为了位置,讨好一下又有什么大不了的? 吕涛隐隐觉得,真要跟紧了沈非,说不定日后会走得更高,他在想着这些的时候,竟是没想到顾东来。 不得不说吕涛是官场上的老油子,用起来熟练不说,还不露痕迹,仅仅一句话一些动作就达到了如此效果。 沈非笑着点了点头,“吕市长客气了,那些孩子们还多亏了你。” “不客气不客气,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吕涛很谦虚,暗中却是心花怒放,沈非这语气就表明他所思所想所认为的全都对了,那以后就要跟紧这人的脚步了,能把余为民都掀翻马的人,不跟紧那是要遭天谴的。 沈非看向了宋春香,宋春香此刻还愣在那里黯然魂消。 又是这样。 上次是这样,这次也是。 内衣店里,她认为肯定不会有人送一百万给沈非,谁知道真有人送了过来,还叫了沈少,她事后查过,发现那人是附属医院的院长。 今天,在君豪酒店,在她的地盘上,她倚之为靠山的吕涛市长,也叫了他沈少,站在了他的一边。 一个院长,她还不怎么放在眼里。 但是一个市长,哪怕是副市长,也不是她豁出身家性命能够鄙视不屑的,更何况她不想伤到自己一丁点。 怎么办? 这下肯定结成死仇了,到底该怎么办? 还不等宋春香想出主意,安然脱身逃过此劫,站在旁边的姚君豪已经大概明白发生了什么事,肯定是他的瓜婆娘得罪了吕市长都要讨好的沈少。 这对好不容易抱上吕市长大腿的姚君豪来说,简直就是噩耗,姚君豪气得不行,毫不犹豫地转身,扬手,一巴掌打下。 啪! 清脆,刺耳! 众人回头看到,却没有一点意外,都觉得很正常。 姚君豪走上来,“沈少,女人就是不懂事,得罪了沈少,还希望沈少给我个弥补的机会。” 沈非笑道:“打得好!” “谢谢沈少。” “打得还不够!” “……” 姚君豪仅仅迟疑了半秒钟,转身又是一巴掌甩在了宋春香脸上,打完之后,姚君豪本想再转身,可他眼里闪过一阵狠光,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啪啪啪地在宋春香脸上左右开经了十多个耳光。 宋春香被打醒过来,脱口说道:“你打我?” “打的就是你!” 姚君豪又甩了一巴掌,这才转身,弯腰对沈非说道:“沈少……” “虽然她朝我吼了,也朝我骂了,还喊我滚了,更是对我的女人不敬了。但是,你刚才的耳光,不是为我打的,而是为你打的!你可以问问她给你戴了多少顶绿帽子,也可以问问她刀疤脸是谁,还可以问她昨天晚上跟那个男人混在一起!” 沈非一语说来,姚君豪是胸中的怒火猛然爆炸开来,恶狠狠地盯着宋春香,“告诉老子,昨晚你在什么地方?刀疤脸是谁?” 宋春香惧到了极致,她很久没看到过姚君豪这么凶神恶煞的样子了,宋春香顿时吓哭了,眼泪将她的粉弄坏了,之前还看得过去的宋春香,现在简直就是被毁了容一样。 姚君豪看到更是厌恶,身为君豪酒店的董事长,他身边当然不缺女人,更不缺漂亮女人,眼前宋春香的样子,简直让他倒胃口。 可宋春香还不自知,她还做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万分委屈地说道:“老公,他是乱说的,你不要相信他,难道你宁愿相信一个外人,也不愿相信我吗?” 啪! “相信你?你真以为老子什么都不知道吗?老子不想问,是给你自救的机会,是不想毁了这个家,可你不仅不悔改,还变本加厉,更给老子戴绿帽子!也好,既然你改不了,那就滚回去,准备离婚!” “不!君豪,我错了,我再也不乱来,我一定听你的话。” “滚!” 咚! 宋春香跪在地上,哭得天昏地暗,她很清楚她能随便花钱,能当富太太,能玩各种男人,都是因为她老公有钱,如果她老公不要她了,她就什么都不是,宋春香绝不敢离婚。 “老公,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我……” “老子看着你都恶心,你们两个,把他拖出去。” 姚君豪指了两个保安,那两保安还没回神,刚刚还是趾高气扬的老板娘,一瞬间的功夫就变成了草鸡,就因为惹了那个人。两保安把沈非的面貌记下来,赶紧拖着宋春香往外走,宋春香不想走,却哪里挣脱得了。 众人见状也是吁唏不已,想当初宋春香如有神助般降临,威风凛凛地吼出“滚出去”三个字,现在滚的却是她。 沈非笑道:“姚总好手段。” 姚君豪脸上一红,虽然他今天有些丢脸,但好歹他摆脱了宋春香,还把他放在了弱势地位,最重要的是对后面离婚分家产有着莫大帮助。他忍宋春香那么久,就是因为怕离了婚,宋春香会分走一半家财,那对他就是得不偿失。 现在没有这个顾虑了。 姚君豪说道:“让沈少看笑话了。” “如果这是笑话,那我现在就会问姚总酒店卖不卖,多少钱卖。” “……” 姚君豪心里对宋春香更加愤怒了,这个麻烦都是宋春香惹来的,他恨不得再甩宋春香几十个耳光。姚君豪赶紧说道:“沈少,这酒店是我一手弄起来的,感情很深,希望沈少放我一马,我宁愿奉上两成股份。” 姚君豪说出这句话,心里没有半分不情愿,他是真心的要送,给沈非两成干股,看似亏了,实际上赚大了。 只要沈非答应接下,那他就抱上了能让吕市长都讨好的大腿,这么粗一根大腿罩着君豪酒店,他想将君豪酒店做得更大,就极为容易了。 苏锦瑟又惊,这赚钱速度也太吓人了吧。这会儿她还不知道沈非让陆锦华赔了五亿,要不然她会更加震惊。 叶静云倒是极有兴趣地看着沈非,看他是接还是不接。 沈非笑道:“姚总果然厉害。既然姚总不想卖,那我就不夺人所好了。” “沈少,我……” “带我去看看孩子们吧!” 见沈非不再谈论这个话题,姚君豪心里一声可惜,却不敢再纠缠,把沈非带到食堂,孩子们正在食堂吃饭,这些饭菜倒不是陈兰做的,而是姚君豪为了讨好吕涛,让食堂给孩子们开的小灶。 沈非三人一走进来,孩子们便高兴地叫着,白松还说道:“大哥哥,这两位漂亮姐姐都是你的女朋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