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黄帝九针 - 妖孽狂医

第一百一十九章 黄帝九针

请收我为徒! 收我为徒! 我为徒! 为徒! 徒! 古靖阳的话,撞击在雕有青松绿竹,挂了豪放草书,盛开着芬香腊梅的墙壁上,回声阵阵,余音不绝。 震响人心! 古靖阳是什么人? 是中医的执牛耳者!是世界闻名的中医国手!是大人物们的首席御医!就是他的徒子徒孙都有不少人活跃在中医界,且颇有名气! 但是!现在! 古靖阳给沈非跪了,跪着让沈非收他为徒! 就好比一座巍峨的大山,突然匍匐在一颗石子面前!一片无边无际的大海,跪拜在一滴水面前! 众人如何不惊? 苏锦瑟虽然对古靖阳不是太了解,可进门的时候,她也听到了赵子秋所说的在围困陆锦华时,古靖阳曾打过一个电话,这样的人拥有的能量岂小得了? 她还想起了教解剖的教授要收沈非为关门弟子,结果沈非拒绝了,消息传出去后有无数人说沈非就是一傻冒,脑子有病,可他们要看到眼前这画面,保证哑口无言羞愧得裸身狂奔。 赵子秋夫妇知道沈非的医术高,心中也用过扁鹊重生、华佗再世等词语来形容沈非的医术,但这些都有点虚幻,看到古靖阳跪下的一瞬间,他们真正体会到沈非的医术,究竟高到了什么地步! 惊讶过后,赵子秋心中笑了,他的猜测没有错,他的选择也没有错,沈非,真的不是池中物,那么他现在该如何选择? 沈非当然被震惊鸟,比被净化组织的杀手暗杀,陷入魔鬼双枪加花豹的刺杀陷阱还要震惊,苍天大地,皇天后土,他只不过是想装一下高大上,怎么就把古靖阳这样的大牛人给忽悠住了? 收他为徒? 教他什么?泡妞耍流氓吗? 呜呼哀哉! 沈非闭眼,这一下真是装过头了,看到古靖阳还满眼殷切、渴望,如同新郎看见新娘上了花轿拜了天地马上就要入洞房般的迫不及待。 偏偏还是那么的严肃、庄重! 绝不是开玩笑! 沈非一拍额头,“古老先生,您快起来,您这样做,是要让俺折寿的啊?俺何德何能收你为徒啊!我就一不知天高地厚的狂徒,比起老先生您……” “沈大师,您要不答应,我就不起来!” 古靖阳执着得像一头撞到了南墙也不回头的野牛,一副到了黄河心也不死的样子。他是真心的,每个男人心中都有属于他的女神,属于他的梦姑,而古靖阳的女神就是中医,梦姑就是高明的中医。 在中医界,他说一句话打个喷嚏都会造成莫大震动,但这个震动只是对于他们来说,他也需要震动,可无人能给他这种震动,虽说还有一人中医也算不错,却也不能超出他,离给他震动还有很长很长的距离。 高处不胜寒,他已经寂寞很久很久了。 直到那一次,叶家大小姐的先天之痛,被人轻松治好,他意识到,能够震动他,能够给中医带来新生命,让中医涅槃重生的人出现了。 随后虎子濒临必死边缘,却又重生人间,让他更加确信;那晚上的碰面,那手代老天惩罚的医术,那句“处处是穴位”的话,让他深信不疑。 他有了感悟,却如同在迷雾中穿梭,找不到前行的路,得不到他想要的震动,说不定会一直在迷雾中打转。今天沈非出手,让他恍然大悟,他需要一盏明灯! 出身中医世家的古靖阳很清楚,如此高明的医术、知识,绝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教给一个人的,哪怕是他出手帮助过沈非。 所以,他要拜师! 男人为了女神可以深夜翻墙跑遍全城只为买一碗米线,可以省吃俭用一天到晚啃馒头甚至卖肾卖血卖身为女神买一台苹果6,他为了女神下个跪,拜个师,又算得了什么? 不得不说,古靖阳很有性格! 沈非却犯了难,他当然可以将古靖阳给拉起来,可拉起来之后呢?一直抓着不让他跪吗?腿长在他的身上,他下定了主意,只怕不是那么容易更改的。 这,太玄幻了! 不过,沈非很佩服古靖阳,有了那种地位,到了那般高的高度,还能为了医术放弃所谓的骄傲、自大、面子,这样将身心都奉献于中医的老者,是最可爱的,也是最可敬的! 念头像山间溪流百转千回之后,沈非只得在心里召唤着神针,“神针同志,有什么有什么普通人能用的,还有点效果的玩意儿?” “有一套叫黄帝九针的针法!练到第九针,倒也有妙手回春的效果,只要还有一口气,便能起死回生!不过,以这个世界的能量、灵气,想练到第九针,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听到神针的回答,沈非松了一口气,他才不管能不能练到第九针,只要能用,能还了古靖阳的恩情就行。 “那你快教我,我好去教他!” 沈非急急说来,话音一落,身子传出冰泉迸裂化身炎阳的震颤,脑海里刚恢复不久的三圈红光又黯淡下来,只剩下小指那么粗的能量。 能量少了,沈非却一点都不慌。 “古老先生,你带银针了吗?” “带了,带了!” 古靖阳忙从随身口袋里拿出一个年代久远的红木盒子,双手虔诚地递给沈非,沈非接过红木盒子,随便扫了一眼,就知道这个盒子不简单,只怕拿出去卖的话,价格都会高得吓人。 “古老先生,您先起来!” 古靖阳这回乖乖地站了起来,眼中渴望更浓,很明显沈非是要教他某种针法了,他心里想着沈非会教他哪一种! 沈非一脸肃穆,“老先生,我传你黄帝九针的针法!” 咚! 古靖阳又跪了! 两眼大如铜铃似能装进群山,精光闪射好比烈日之光,浑身都在兴奋的颤抖,脑海里不断回响着“黄帝九针”这四个字。 黄帝九针! 那是在几百年前就失传的针法啊! 传说中可肉白骨,活生死,转阴阳的针法啊! 古靖阳没去想沈非怎么会黄帝九针这一套针法,他只知道沈非要传他黄帝九针,这样的针法,他如何敢站着接受? 沈非又被古靖阳的动作弄蒙了,不就是黄帝九针嘛,怎么又下跪了,不过他也没多问,神针拿出来的东西,自然不是孬货,他还是一脸高深莫测的样子,“坐起来!” “遵师父之命!” “……” 这古靖阳还真是个老顽固啊! 等古靖阳忐忑不安地坐在椅子上,沈非说道:“我先教你第一针,针三遍,能不能学会,就看你的了。” “是,师父!” 沈非懒得去纠正古靖阳的称呼,凛然进针,针在古靖阳的合谷穴上! 第一遍,古靖阳睁大眼睛去看! 第二遍,古靖阳闭上眼睛去感受! 第三遍,古靖阳身心俱随着银针震颤! 三遍之后,沈非拔针。 虽然古靖阳还没有学会,但是他敢肯定,这就是传说中的黄帝九针之第一针,用这一针去治,效果比他以前所学的普通针法好了几十倍。 并且,以前不能治的病,也可以用这一针去治了! 古靖阳将那种感觉记下之后,又一次跪了,“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三拜!” “老先生……” 沈非话还没说完,古靖阳便咚咚咚拜了三拜,沈非很是无语,这很像小说情节嘛,不过,想一想,有这么一个牛逼的徒弟,还真是够拉风的。 赵子秋和林晓玉眼里的震惊像浓如墨的夜色,怎么都化不开,以赵子秋对古靖阳的了解,古靖阳这样做了,以后肯定就会对沈非执弟子礼。 赵子秋想着,要是外面的人知道这个消息,只怕会起一场地震吧!当然,他可不敢乱说,他也不想说,这样的事情,自己知道偷偷发财多好。 眼前这一幕,再一次让苏锦瑟深刻理解到沈非的“不一般”,这样的男人,她不努力一点,又怎能伴其左右,看那人间璀璨? 大家又闲聊了一会儿,便各自散了,出来的时候,天色已黑,沈非拒绝了赵子秋派车相送,拒绝了古靖阳要亲自送沈非回住的地方,与苏锦瑟牵手走在霓虹闪烁的街道上,看着锦城市的夜景。 苏锦瑟说道:“你还真是深藏不露啊!” “我可以没有深藏,对老婆你,我一直是坦白到底的,从外到里的坦白,只是老婆你又不肯深入了解一下。” 沈非痞笑,苏锦瑟一咬牙,恶狠狠地说道:“切下来,慢慢研究!” 说完,一仰头,仰出满颈的春色。 沈非笑道:“哲学告诉我们,事情从来都是发展变化的,你可以研究它大的时候,也要研究他小的时候,还得研究它从小到大的是如何发展的!会大到什么程度?大到极致的时候,又会发生什么事情!” 苏锦瑟晕了,两眼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都是小星星,那么黄那么暴力的事情让他说得如此哲学,他还有人性吗? 沈非拥苏锦瑟入怀,低语,“老婆,这些,都需要你亲身研究的!要不,择日不如撞日,今晚我们就去研究一番!” 声音如风低吟,吹红了一树枫叶,染满了脸颊;那吞吐的气息,似他的手,撩拔着她心里的琴弦! 苏锦瑟要醉,却控制住隐隐的冲动,说道:“哼,才不让你这么容易就得逞!” “好吧,那我们换一个研究话题。” “什么话题?” “研究葡萄为什么会是粉嫩的,皮肤为什么会由白变红,肌肉为什么会从放松到紧张,气息为什么会越来越粗重,还有身子为什么能柔软出一百零八个姿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