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天大的误会 - 妖孽狂医

第十二章 天大的误会

刘虹整个人都惊呆了,平时拒男人于千里之外的女儿,居然主动让男人摸她,那男人不愿意,女儿还不高兴,这个男人到底是谁,能把女儿变成这样。听那人喊老师,莫非他是女儿的学生? “师生恋?” 刘虹感觉有些不妙了,女儿不想找男人也就罢了,这一找,怎么就找了个学生呢?刘虹继续听了下去,想弄明白女儿与他的关系,到了哪一步! 顾妙暄努力要研究热流,可热流带来的舒服感,却让她有种心猿意马的感觉。沈非边按摩边说道:“老师,知道你为什么会白带增多,以及内分泌失调吗?” “别说话!” 顾妙暄知道沈非嘴里吐不出什么好话,毫不客气地让沈非闭嘴,只是因为那股涌在体内,特别是小腹处的舒服感,让她的气息变得粗重,有点喘气的味道。 而带着喘气味的话,传到刘虹耳朵里,刘虹脸上开始发红,在她看来,女儿和这个男人的关系已经很深了,不然,女儿怎么可能把自己这种非常私密的病都说给他听? 沈非微微一笑,“就是因为你缺了男人!”顾妙暄冷眼相视,沈非仍然我行我素地说道:“从中医角度来说,就是缺了阳,孤阴不生,阴阳不协调!等我做完,你的病就好了!” “恩……”顾妙暄本想喝斥沈非,可一张口,却被那股汹涌的舒服感刺激得嘤咛了一声,顾妙暄意识到不对劲,赶紧咬牙闭嘴。 沈非笑道:“老师,你叫得真好听。”顾妙暄眼里冒出两团火焰,恨不得射出来烧死沈非,他说的话实在是太流氓了,但那股舒服感很快将她的怒火给灭了,还让她脸上出现了红晕。 刘虹听到沈非的话,听到女儿的嘤咛声,顿时浑身僵直,那男人说做完之后就能治好女儿内分泌失调的病,女儿是缺男人才得的病,病要好不就是不缺男人,不就是阴阳能协调了吗? 那声嘤咛就是证据,再想到之前女儿让那男人快点,让那男人不说话,原来女儿和他在做那种事!刘虹羞得不行,她想不明白一向对男人敬而远之的女儿,怎么变得如此开放,和她的学生在书房里就做那种事。 正这时,刘虹听到房间里传来椅子的移动声,嘎吱嘎吱的,刘虹再也听不下去,轻脚走到客厅,坐在了沙发上面。 刘虹脸色非常沉重,在她看来,女儿玩师生恋是十分不可取的。一来道德上会引起很大的影响,甚至会影响到家里;二来,一个还在上学的学生,什么基础都没有,就是连责任心都没有,又怎么给得了女儿幸福? 可是,女儿已经受过一次情伤,正是因为这个,女儿才关上心扉,对男人敬而远之;如果这次她阻止了女儿,那女儿很有可能就对男人绝缘了,刘虹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书房里面,沈非更近的靠向顾妙暄,顾妙暄便坐在椅子上往后面退,椅子在地板上移动弄得嘎吱嘎吱响,沈非笑道:“老师,如果我说合谷穴还有让人青春永驻的功能,你信吗?” 顾妙暄眉头紧皱,就她所学的中医知识,合谷穴是没有这个功效的,可是沈非已经向她证明了合谷穴能治疗失眠,虽然还没有证明白带增多和内分泌失调也能治,但根据那股热流,顾妙暄相信是能治的。 那么,合谷穴真的有青春永驻的功能?但青春永驻这个东西要验证的话,就不是一两天就能验证出来的,怎么也得花上十年、二十年甚至更多的时间。 看到沈非贱贱的笑容,顾妙暄有种沈非把“青春永驻”当成了鱼饵,想要钓她的感觉,顾妙暄冷声说道:“你以为我像那些小女生一样好骗吗?” “我从不骗小女生,专骗像老师这样的御姐!” “哼!” 顾妙暄一声冷哼,感觉到合谷穴没有热流继续涌出来,冷声说道:“你还想摸到什么时候?” 沈非笑道:“摸到老师忍不住……对我说上一声谢谢。” 顾妙暄听到前半句话,差点就要化身母老虎,听到后面一句话,怒火才消了下去,冷声说道:“占我这么久的便宜,还想让我说谢?” “老师,你真不讲理,明明是你让我摸的,我不摸你还不高兴!” “我就不讲理了,你又要怎样?” 沈非无语,还真是李莫愁,不讲理都是这么理所应当,沈非放了顾妙暄的手,笑道:“那我就祝老师天天好梦,阴阳协调,不会再找我摸你了。” “永远不会!” 顾妙暄回答得很硬气,沈非扫了一眼她桌子上那有关穴位的课题,说道:“老师,我对穴位也很有研究的,还发现了咱们书本上没有讲过的穴位。” “你觉得我会信吗?” “你会的。” 沈非语气里充满了自信,顾妙暄走到门口,打开房门,说道:“现在,请你离开我家!” “老师,你这样过河拆桥真的好吗?我可是连早饭都没有吃,刚才给你治病又消耗了那么多能量,你好歹下碗面给我吃吧!” “绝不!” “你狠!” 沈非向门口走去,顾妙暄看着沈非走到了客厅,嘴角浮起一抹笑意,她这还是第一次让沈非吃鳖,心里莫名很痛快。 就在这时,一个无比严肃的声音,响在客厅里,“站住!” 顾妙暄那丝笑意立马凝固了,这声音,不正是老妈的声音吗? 沈非给吓了一跳,他清楚地记得房子里面没有人啊,怎么会有人叫他站住,他条件反射地看向墙角的骨头架子,看是不是骨头架子复活了。 看到骨头架子还是好好蹲在那里后,沈非松了口气,然后看到了坐在沙发中间的刘虹,看到了与顾砂暄那张有七分相似的脸,沈非猜了出来,这人怕多半是李莫愁的妈! 她妈什么时候来的?刚才和顾妙暄在书房里说的话,她都听见了?沈非有种大不妙的感觉,光看她那像刀子般的目光,她的威力只怕比李莫愁更强啊。 刘虹上下打量着沈非,看到沈非不是歪瓜裂枣的,还比较顺眼,心里松了口气。刘虹想了这么一段时间,已经想清楚了,虽然她打心里觉得师生恋不合适,可她总不能毁了女儿一生的幸福,她只能接受事实,只要女儿过得好就行了。 刘虹严肃地问道:“叫什么名字?” “沈非!” “年龄?” “二十!” 刘虹皱起了眉头,二十岁也太小了一点,小她女儿足足八岁,这事要放在以前,不管她多么着急,她都不会答应。 因为男人年龄太小了,会很不成熟,会让女人很受伤,特别是沈非还在读书,二十岁也就是上大二,这里面的问题就更大了。 刘虹非常不明白,女儿怎么就对这样一个男人动了心,还做了那种事,可女儿身子都给了人家,她还能说什么?刘虹继续问道:“你家在哪里?家里还有什么人?都是做什么的?一个月挣多少钱?” 听到这么一长串的问题,沈非蒙了,这是什么节奏?查户口?他家在哪里,爸妈挣多少钱,跟李莫愁她妈有半毛钱的关系吗? 顾妙暄也在发晕,她两步冲了过来,喊道:“妈,你问人家这些做什么?” 刘虹看到女儿脸上那就像云霞般的红晕,身为过来人的她再明白不过,这完全就是做了某件事之后的容光焕发,刘虹气不打一处来,毫不客气地说道:“做什么?你自己不清楚吗?” “我清楚什么?”顾妙暄更加晕了。 刘虹又道:“愣在这里做什么?还不去给沈非下碗面!” “啊!” 顾妙暄和沈非同时惊呼出声,沈非完全弄不明白李莫愁老妈的意图,顾妙暄则是彻底晕菜,她很想问句凭什么要给沈非下面,可看到老妈那无比严厉的目光,顾妙暄忍了,往厨房走去。 “果然姜还是老的辣!” 沈非心里嘀咕着,对刘虹有了点好感,心里也放松下来,既然李莫愁她妈让李莫愁给他下面,那就说明李莫愁她妈不会怎么为难他! 刘虹看向沈非,“你继续说!” 沈非不知道刘虹为什么非要知道,但他看在刘虹让顾妙暄下面的份上,开口说道:“我家在锦城下面苏坡县!我妈在一个小饮料厂当会计,每个月能挣个两千左右;我爸是一名厨师,能挣四千左右。家里就我一个独子。” 刘虹微微点头,沈非爸妈的身份,所挣的钱,和她家里完全不能比,但她在意的不是家庭条件,而是沈非这个人。 两人合起来挣六千左右,算得上是低收入,很多人说到这个都会不好意思,可刘虹看得清楚,沈非说的时候,眼里没有一丝自卑,相反有着自豪,他的神情更是无比的淡定,这点让刘虹比较满意。 刘虹又问,“那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打算?” “就是你以后准备做什么?” “这个啊!”沈非眼珠一转,说道:“我准备做很多很多的好事,当一名万人敬仰的医生!” “还有呢?” “这还不够?”沈非心里念叨,再次回答道:“还有就是要振兴中医,把中医发扬光大!” 刘虹眉间有了一条黑线,沈非的理想确实够高大上,可是与她真正想问的完全不相干,刘虹直接挑明,“你就没想过我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