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拥美偷香,转身江湖 - 妖孽狂医

第一百二十章 拥美偷香,转身江湖

沈非的话就像勾子,一勾一勾一勾的,苏锦瑟感觉自己要被沈非的无耻给沦陷掉,咬牙说道:“休想诱惑我!” “那你诱惑我吧。” “我才不诱惑你,哼,反正你小情人那么多,让她们诱惑你吧!” “她们都已经诱惑了,轮到你了。” “那让她们继续诱惑!” “老婆,今晚夜色这么好,我们不回学校,找个地方看月亮吧!”沈非的手指在苏锦瑟要间划着圈。 苏锦瑟抬头一见,哪有什么月亮,对于睁眼说瞎话的沈非,苏锦瑟觉得今晚不能跟沈非去酒店,要不然,真被他给彻底研究了。 倒不是她不想与沈非研究那么伟大的事情,只是,她还有些没有准备好,且她还要做很多事的,要想完成对他的承诺,不是陪着他花前月下就能做到的,她想成为对他有用的人,而是不只以身子相待的人。 所以,苏锦瑟说道:“沈非,送我回寝室吧!” 说得很认真。 沈非当然是执着不放弃,他感觉到苏锦瑟的担忧,他有信心用自己的流氓化解掉她的担忧,可他正要说话时,眼角余光看到有赤着胳膊,展示着肌肉的人不停朝他这边看,更多的目光,不是落在如晚风中一株茉莉的苏锦瑟身上,而是落在他相貌平平的脸上。 毫无疑问,这些人也是为了那五亿而来。 这样的话,带着苏锦瑟去酒店,也难以璀璨起来,还会给锦瑟带来一些影响,沈非暗恨这些人坏了他的好事,嘴里笑道:“老婆,还是你玩得刺激。” “刺激?什么意思?”苏锦瑟万分不解。 “老婆你想,寝室里,床虽小,却也够玩姿势,想怎么玩便可怎么玩!此外,不仅有你,还有叶静云、王芊芊、陈丽,我们春帐一放,被子一拉,让她们听得到看不到,心里痒得不行却又吃不着,我们玩起来自然刺激!” “沈非!” 声音如雷,目光似剑,轰在沈非的耳朵,斩在沈非眼里,苏锦瑟感觉自己要练天魔解身大法,她那么正常意义的一句话,从他口中一说,就变成了如此香艳如此刺激如此高山流水晴天霹雳的刺激! 苏锦瑟目光千斩之时,那个肌肉男在打电话,眼带兴奋! 沈非软软的“恩”了一声。 与其是在答应,不如说是在嘤咛,是在她的血液里下春-药,要将她诱得七情六欲尽数发泄在沈非身上。 “真想掐死你!” 遇到这么一个人,苏锦瑟欲哭无泪,真的是克星啊! “老婆,你用词越来越优雅了,以前都是要吃了我,现在要掐了我,老婆,来吧,我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用你的手,用你的唇,用你的这个那个,这些那些来掐风吧!我保证不反抗,一定配合到底!” “我……” 苏锦瑟欲哭无泪,这个人怎么能如此没有节操底限呢? 一个掐字,让他掐成了那样! 可偏偏,她感觉自己的身子有些发软,心里的火焰有点像草原之火,要火火火火火…… 不能再这样牵手走下去了,天知道会不会被他牵着走进路边的酒店里! 苏锦瑟露出坚决的目光,“抱我!” “老婆,你终于被我生猛的身子感动了,我好幸福!”沈非欢天喜地将苏锦瑟横抱起来,双手所往之外,正是该大该翘之地,鼻子还在使劲往山峰里拱! 我忍! 苏锦瑟也不知道自己是在忍沈非的无耻之话,还是在忍沈非的流氓动作,亦或者是在忍她心里的蠢蠢欲火。 “我想吹风!” 噗噗噗噗噗…… 沈非张着嘴,绕着舌,气沉丹田,努力吹起了风,嘴风带着他的气息,直往苏锦瑟鼻子里,香唇里钻,钻得苏锦瑟心里拾了一大堆柴禾,点火,熊熊燃烧。 可苏锦瑟要的却不是这种吹风,是他抱着她,疾速奔跑起来的吹风,苏锦瑟相信沈非明白她的意思,却故意和她作弄她。 “我想你跑起来,想躺在你怀里,感受风从耳边呼呼吹过,耳里却只有你的心跳!”苏锦瑟文艺了起来。 沈非哪里会让美人失望。 于是,他跑了起来!于是,他的眼睛瞪直在山峰,看着山峰随狂奔而起伏!于是,他嗅上了她那被风吹起的发!于是,他的手,暗夜偷香! 苏锦瑟确实听到风声,听到了心跳,可她不仅听到,还感觉到了很多东西!好吧,这是她的克星,她再忍! 夜中暗香浮动,迅速远去! 跟着沈非的肌肉男,却浑身僵直,像看到了鬼一般,明明那人刚才还在他的视线之内,怎么他一甩头,一抛眼,人却不见了。 美人不见也就算了,五亿大洋也不见了这就真的是天理难容! “麻的,人去哪了?” 肌肉男跑到沈非与苏锦瑟刚刚站的地方,还是没有看到,他东找西找,上找下找,都没有找到半点痕迹。 不得已,肌肉男只得打电话回去,告诉老大猎物溜了,然后肌肉男被他的老大一顿狂批咆哮,差点将他耳朵吼聋! 这时,沈非早在数千米之外! 他那偷香的手快要偷到香味最浓郁的地带,苏锦瑟已经忍无可忍,于是乎,苏锦瑟埋进了沈非的胸,张开了牙。 狠狠咬下! 她本以为,这一咬会听到“啊”的痛叫声。 谁知,入她耳的,却是如同黄鹂鸣翠柳的嘤咛,还有月下饿狼满足般的望月长啸,一种娇柔,一种粗犷,明明截然相反,他却融在了一起,偏偏她还分得出来。 声音,那么的诱人! 苏锦瑟彻底败退,上辈子肯定是她欠了他的,还是狠狠地欠了。 “老婆,你真好。” “哼!” 苏锦瑟松口,却看到沈非胸口那深深的牙印,她不由心疼起来,“痛吗?” “打是亲骂是爱,咬起来是亲亲又爱爱。” “……” 苏锦瑟没再说话,她只是伸出了灵舌,抚慰着那圈牙印! 感觉到那温柔的触摸,似鱼儿轻啄身子,似树叶撩动心间,沈非真的是忍不住了,不想再管那些要抢他五亿的混混,先和苏锦瑟天上人间一番再说。 “老婆,你确定咱们不去酒店吗?” 回答沈非的,只有那更加温柔的亲密,那唇从慢慢上移,一直移到了他还要张口说话的嘴,她一双莲藕似的玉手,绕在他脖子上,眉眼含春。 春风吹进了身子。 先是浅尝辙止,似蜻蜓飞过水面划出一缕波光,似蜜蜂嗡嗡在花间采出了蜜意;继而破水开花,如水中泥鳅,柔且滑,若莲似藕,丝丝缕缕…… 夜色中,两人深吻。 风声,在两人耳边呼啸。 呼啸…… 吻到苏锦瑟快不能呼吸,两人才分了开来,苏锦瑟咬着沈非鼻子说道:“便宜你了。” “反正都便宜这么多了,那就再便宜更多一点吧。” “想得美。” “求灭火!” “自生自灭去!” “求安慰!” “找你左手右手去!” “求温暖!” “找你如烟陈兰内衣情人去!” “求床!” “寝室里酒店里旅馆里家具店里!” “求吻!” 这次,苏锦瑟还没回答,沈非便吻了下来,又是好一番执着不已的纠缠嬉戏,等再次唇分的时候,沈非已经抱着苏锦瑟回到了学校门口。 夜黑了。 学校门口应该来来往往的人比较少才对。 可那条街上,吃粉的喝酒的烤肉串烫串串的却异乎寻常的多,不少人的眼睛还扫向门口,当沈非出现在门口的时候,吃粉的卡了,喝酒的呛了,烤肉的烤到自己的手,烫串串的烫着了自己的舌! 价值五亿的猎物,终于出现了! 待沈非走进学校后,欢声响了起来,他们摸了摸手里的铁棍,将腰间的匕首握在了手里,一个个豪情壮志地喊了起来。 虽然沈非进了学校,但他们早有布置,能够让沈非乖乖的出来,沈非一出来,他们一拥而上,五亿就到手了。 感觉一切尽在掌握当中的他们,没有看到路边有一张起了皱纹的脸,无比专注扫着地的清洁工,在沈非出现的时候,也抬头望了一眼。 这个清洁工,沈非同样没有注意到。 沈非将苏锦瑟送到了女生宿舍楼下,苏锦瑟忙让沈非放手,沈非却闭上了眼,昂起了头,苏锦瑟恨恨,却还是吻了上去。 随后,沈非放下了苏锦瑟,苏锦瑟赶紧跑人,要再不跑,她怕自己今晚就义无反顾了,沈非没有立马离开,直到苏锦瑟进了寝室,他发了短信,这才转身。 踏入江湖! 身后,已经有两个打扮成学生模样的人摸了过来,“沈非,跟我们走一趟,否则……” “好啊!” 两人蒙了,按计划,他们还要威胁一番,如果沈非不跟他们走,那他们就要对他抱着的女人进行全方位的攻击,除此之外,还会攻击他寝室的三个室友,以及和他有关系的人。 可是,事情的发展和他们的计划完全不一样,他们还没有威胁出来,沈非便如此干脆的答应了。 不等两人带路,沈非已经踏步往门口走去,两人见状赶紧跟上,也管不了那么多,反正这个人出去就行了,他们那么多人,拿下一个沈非,还不是轻而易举之事! 等沈非走到门口,他身后跟着的人,已经不是两个,而是有十来个,其中有些人还是从男生宿舍那边过来的,想来沈非不同意,他们就会采取某些措施了。 看到沈非走出来,那些肉也不吃酒也不喝了,瞪着一双发亮的狼眼,恨不得瞬间将沈非给抢过来。 沈非视若不见,走到正中心一张桌子面前,这张桌子坐了三个人,一个三十来岁的光头,穿着一身黑色西服,显得比较沉稳! 一个也就二十岁左右,穿得极为随意,脸上却写满了张狂,让人一看就想到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句子! 还有一个,却是人,女人长得不算很美,只是看起来有些味道,穿得也不算火辣,却完全衬托出她不胖不瘦的身材,最特别的是,她那露出的胸前春光里,有一股玫瑰!黑色的玫瑰! 毫无疑问,这三人是领头的。 三人看到沈非走来,也颇是意外,就在他们打量着沈非的时候,沈非就像在自家一样,随意地坐了下来,淡淡说道:“你们想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