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装狂? - 妖孽狂医

第一百二十一章 装狂?

任尔狂风暴雨,我自云卷云舒! 沈非一路闲庭信步走来,毫无被强迫逼压的样子,原本安排去逼沈非出学校的人,反倒是和他的跟班一样。 这也就算了。 沈非走到面前的时候,他们原本是要拦住沈非,好好给沈非一个下马威的,可沈非目光那么一扫,他们就感觉脖子上架了一把刀似的,不敢乱动分毫。 就这样,沈非走到了三个领头人面前,甩出一句,“你们想怎么玩?”他说这话的语气,好像是在询问大家做什么游戏一样。 众人睁大眼睛,这个猎物,很是与众不同啊! 光头男眼睛眯了起来,眼露戏谑,女人胸口的黑色玫瑰更加艳丽,感觉沈非很有点意思。 小年轻却是吼道:“小子,别在老子面前装狂,因为老子就叫庄狂!我想怎样玩?我想……” 庄狂暴起,抓起桌子未启开的啤酒瓶,如闪电天降般砸向沈非脑袋,嘴里还说道:“这么玩!” 按庄狂所想,话音落下,啤酒瓶就会砸在沈非头上,瓶烂酒洒,他拿着有尖刺的啤酒头,刺向沈非脖子! 想像丰满如熟妇胸前之巍峨山峰,事实却残酷如枯瘦老男人的胸口,看不出半分突点不说,还那般吓人! 啤酒瓶在半空中,就再也砸不下一丝一毫,不等庄狂搞清楚到底出了什么事,沈非已经夺瓶在手,反手砸在庄狂头上。 瓶子确实砸碎了,啤酒四乱飞舞,还伴着缕缕鲜血! 而这,并不是结束。 沈非抓过庄狂的手,拿着剩下的带有尖刺的啤酒头,狠狠扎了下去,扎透了庄狂的手,扎在了桌子上。 鲜血四溅,痛叫声大作! 庄狂带来的一票人赶紧围了上来,“麻的,敢打我们狂哥,老子废了你!” “如你所愿!” 沈非转身抓过这人,咔咔两声,直接废了这人一手一脚,这人痛得倒在地上滚来滚去。 “还有要废我的吗?” 剩下的人被震住,明明往前迈出一步,就能将手中的铁棍砸在沈非身上,可他们却不敢去迈这一步! 庄狂用力拔着啤酒头,用尽了吃奶玩女人的力气,却丝毫也动弹不得,他的眼里生出了怕意。 沈非看都不曾看一眼,盯着光头,“你想怎么玩?” 光头眼中的戏谑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满眼凝重,眼前这个沈非绝不是一个学生那么简单,他的速度、力道,特别是这份镇定,都不是常人所拥有的。 最让光头心惊的是他的那种漠视,仿佛他们三个人,以及近一百的手下,在他眼里就跟一百只蚂蚁差不多。 光头感觉他们有可能被人当枪使了,但到了这一步,他也不能退了。 退了,他在道上就再也站不住脚! 于是乎,光头说道:“小兄弟不是个凡人,相信我们的来意,小兄弟也很清楚!这样,我也不要全部,小兄弟只要给我一半,我立马走人!” “小兄弟,你有什么资格叫我小兄弟?” 沈非的语气鄙夷到了极点,光头好不容易压下来的怒火,被这句话点燃了,光头冷道:“你身手再厉害,也只有一个人!” “灭你们足够!” “我是兄弟会的副会长,我身后还有人!” “那就一起灭了!” “哈哈哈哈……”光头放声狂笑,就像听到了母猪强了公狗,生出了人妖一样的笑话,“知道兄弟会是什么存在吗?你就敢大放狂言!兄弟会一声咳嗽,整个锦城市的地下势力,就要抖三抖!” “拔了舌,撕了嘴,割了喉管,就不用再咳嗽!” “你是打定主意要和兄弟会做对了?”光头目光冰冷,眼有杀气,沈非斜眼蔑视,“兄弟会有资格让我做对吗?” “找死!兄弟们,一起上!他想玩,就陪他玩个血流成河!”光头一声令下,属于他的人已经冲了上来。 铁棍已扬空,匕首正发着寒光,沈非还是那般淡然,似惊涛骇浪中的磐石,巍然不动。 沈非盯着女人,“你又要怎么玩?” 女人绽放出她最鲜艳的笑容,还不曾说话,光头便厉声喝道:“黑玫瑰,你还愣着做什么?赶紧叫你的人一起上,别给他各个击破的机会!” 黑玫瑰没有理会光头,笑着对沈非说道:“我想和你在床上玩,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如何?” “你太丑!” 简洁而有力的三个字,像毒蛇钻进了黑玫瑰的心里,黑玫瑰眼神一冷,她长得不算倾国倾城,却绝对和丑沾不上边。 忽然黑玫瑰又笑了起来,笑得好是风骚,“男人,你是故意说我丑,想引起我的愤怒吗?” “你的鼻子大了一点,你的眼睛斜了一点,你的眉毛浓了一点,你的嘴巴厚了一点,你的脸颊宽了一点。所以,你是真丑!” 沈非陈述着一个事实,黑玫瑰笑容更灿烂了,可这样灿烂的笑容里面,却埋着属于女人的炸弹。 光头吼道:“黑玫瑰,人家都说你丑了,你还在啰嗦什么?赶紧动手啊!庄狂,你不想报仇吗?” 黑玫瑰仍说道:“以前也有人说我丑,你知道他们是什么后果吗?”不等沈非回答,黑玫瑰又道:“他们都真的变丑了!很丑很丑!” “以前也有很多人和我做对,你知道他们是什么后果吗?”沈非笑着问来,却不再回答。 沈非抓住砸向他脑袋的铁棍,这人使劲要将铁棍抢回来,却感觉铁棍被一座山压住,他一点都抽不动。 正在惊慌之时,一股大力涌来,这人再也抓不住铁棍,手一松,铁棍就到了沈非手里。 沈非起身反手砸去,直接砸废了这人的胳膊,继而左砸右砸,上砸下砸,不管是光头的还是庄狂的,亦或是黑玫瑰的,全都砸了!那么多铁棍,那么多把刀子,却连沈非的衣角都碰不上。 人群之中,沈非身影飘忽,他踏着轻松的步伐,动着飘逸的身姿,给人的感觉他不像是在打架,而是迈步在艺术殿堂,铁棍作笔,大地为纸,敌人的鲜血为墨,对手的痛叫为喝! 庄狂眼直了,光头眼蒙了,黑玫瑰眼迷了,他们已然看不清沈非的身影,只看到一个又一个的人倒在地上。 远处的清洁工适时地露出惊讶之色,但那浑浊的眸子里却闪着精光,光头三人锁不定沈非的身影,他却是看得清清楚楚,他在心里估算着沈非的力量、速度,还有精力、耐力…… 寻找着沈非的弱点! 两分钟! 仅仅一百二十秒,光头三人的一百多手下,便无一还能站着,全都倒在了地上,倒成了一个“死”字! 一个大大的,用敌人流血的身体,组成的“死”字! 因为他们痛得身子扭动,所以,“死”字也在动,仿佛像一条蛇,要游到他们的心里。 光头三人震精了。 这人,哪里猎物! 明明就是饿狼凶虎猛龙! 他身上的五亿,哪是香饽饽,分明就是毒药,能毒死一切有坏心思的人。 庄狂怕得浑身颤抖起来,刺穿了手掌的啤酒头,更是让他痛苦倍增,庄狂此刻才明白,装狂的是他自己,那个沈非是真狂! 光头终于想通了一点,能弄到五亿的人,不管是用什么办法弄到的,都不是一般人,不会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学生。 可他明白得太迟了。 这个大仇已经结下了,光头想到沈非先前所说的将兄弟会也灭了,心里不由抽了起来。 光头恨死了传出消息的那个人,这明显就是让他们去送死! 黑玫瑰脸色苍白,明白了沈非那句话的答案,有人要对付他的,最后都逃不出一个“死”字! 想到她刚才的自信,她的凭借,她自己都觉得无比可笑,她也明白了,在他眼里,她是真的很丑! 沈非踩过“死”字,来到三人面前,还和之前走过来一般平淡,但三人心思已经完全变了。 庄狂痛喊道:“大哥,我有眼不识泰山,我错了,我不敢再狂了!” 光头露出惧意地说道:“沈少,我们也是被人蛊惑的,我们被人坑了,您放心,兄弟会一定会给您交待。” 黑玫瑰不敢再卖弄风情,一本正经地说道:“沈少,你想要我做什么,你尽管说,我保证做到。” “好啊,废了他们两个!” 沈非说这话,就像是在说来一盘炝白菜一样,黑玫瑰眼睛瞬间缩成针孔,光头是兄弟会的副会长,废了他是什么后果就不用说了。 庄狂是继军哥之后新冒出来的人,他这人没有什么根基,也不算有钱,势力也不大,但是庄狂那帮人都是年轻人,还大多是十八岁以下的人,这群人比他们都还要心狠手辣、无所顾忌,自从他们冒头,道上已经死了不少老家伙。 可以说,庄狂那帮人就是疯子! 惹了锦城市最大的势力,再惹上一群疯子,黑玫瑰的百花会,主要成员是女人的百花会,又怎么活得了? 可是,眼前这个人更不好惹啊! 两分钟放倒了一百多号汉子,这是什么实力? 黑玫瑰不知道,她只知道必须要选择,心里念头一顿翻滚,黑玫瑰毫不犹豫地站起来,拿刀刺向庄狂。 庄狂慌忙用另外一只手去挡,嘴里还喝道:“黑玫瑰,你敢废我,我就让你的百花会变成死花会。” 话音落下,黑玫瑰刺到庄狂腰间的刀忽然飞了出去,刺向了光头,光头还处于沈非弄出来的“死”字震惊中,还在想怎么度过眼前这一关,心里还认为黑玫瑰不敢出手。 可肚子上的痛苦传来,光头发现他又想错了,兄弟会再厉害再有威胁,还能比得过眼前这个人吗? 光头转身狂奔,厉喝道:“黑玫瑰,今天这个仇,兄弟会记下了,兄弟会一定会找回来!” “你以你还找得回来吗?” 黑玫瑰也是个狠人,又是一把刀子从光头后面刺了进去,随后黑玫瑰抓过散落在地上的铁棍,狠狠敲断了光头的双腿双手。 光头惨叫连连,黑玫瑰则拎着带血的铁棍来到庄狂面前,庄狂也被黑玫瑰的狠辣给吓着了,哆嗦着说道:“黑玫瑰,你不要废我,我还可以帮你做事,我……” 黑玫瑰看向沈非,沈非的目光,却看着那边似乎被吓着了,扔了手中扫把慌乱狂奔的清洁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