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我来带路! - 妖孽狂医

第一百二十二章 我来带路!

黑玫瑰见沈非没有表示,一棍子砸在庄狂另外一条胳膊上,砸得庄狂发出杀猪般的嚎叫,他的手生生被打折了。 怕极了的庄狂,此刻眼里生出了恨意,想着等他翻身之日,定要将黑玫瑰狠狠地折磨,前前后后,来来回回地折磨至死。 当然,还有这个沈非,他要一寸一寸地将沈非给踩成肉酱,活活给踩死! 正当庄狂发着血誓的时候,沈非看着清洁工仓皇逃走后,回过头来盯着庄狂,刚还愤恨不已的庄狂,感觉有一把利剑刺入心脏,浑身冰凉,仇恨变成了恐惧,誓言也被庄狂抛到了九宵云外。 沈非起身,“带路!” 黑玫瑰一怔,“沈少,去哪里?” “兄弟会!” 黑玫瑰胸口的玫瑰猛地抖动起来,就好像吸了山峰里面的养料,迎风成长盛开一般,做为锦城市地下势力的老大,可不是那么简单的,看沈非的意思,那是要单枪匹马闯过去。 虽然亲眼看到了沈非以一敌百的身手,但兄弟会里面可不止一百人,最重要的是,兄弟会里面极可能有枪啊! 武功再高,都能一砖放倒,更别说枪了。 但是,对上沈非那淡淡的,甚至可以说温柔如溪水般的眼神,她却说不出拒绝的话,因为她怕那溪水,瞬间变成要命瀑布! 于是,黑玫瑰乖乖点头了。 “把他们两个一起带上。” 沈非发话,黑玫瑰不敢不听,先把光头拖到停在旁边的面包车里,再要拖庄狂的时候,却拔不出啤酒瓶。 黑玫瑰是越拔越心慌,这个啤酒瓶到底刺了多深,怎么她把生孩子的劲都用上了还拔不出来呢? “麻烦!” 沈非冷冷吐出两字,然后一掌拍下,啤酒头被拍得粉碎,就连瓶盖儿也被砸成了碎屑儿,至于桌子更是给拍成了渣。 庄狂的手自由了,可他却痛得浑身骨头造反,他看了眼不成样子的右手,干脆利落的晕了过去。 黑玫瑰这会儿很庆幸她之前想逗一下沈非,如果她也像庄狂一样上来就朝沈非喊打喊杀的,估计她现在怕连女人都不是了。 老老实实的,黑玫瑰把晕了的庄狂也扔到车子里,坐在了驾驶位置上,等沈非上车后,发动车子开往兄弟会。 至于那一地的“死”字人,他们想动都动不了! 兄弟酒吧。 是锦城市最大的酒吧,兄弟酒吧并不仅仅是喝酒、跳舞、艳遇那么简单,男人想玩的东西都有,女人要玩的也有,特别是在地下,还有一个赌场! 除此之外,兄弟酒吧还是兄弟会的老窝。 此刻,兄弟会的会长蒋青正坐在真皮沙发上,蒋青清清瘦瘦的,穿着中山装,戴着黑丝眼镜,整个人显得很斯文,还有着浓浓的书卷气息。 这样的人走在街上,谁也不会相信他是锦城地下势力中最大的兄弟会的会长,旁人多半都会以为他是老师。 在旁边伺候着蒋青的,是一穿旗袍的美女,身材很是不错,该大的大,该小的小,让旗袍衬托得玲珑曼妙。 五官长得不算精致,却显得端庄,旗袍的叉开得恰到好处,不露骨不显风骚,但一走动起来,却是若隐若现,配上那端庄的神情,真是勾人魂,要人命。 旗袍美女叫陆曼,陆曼看向蒋青的眼里,有着浓浓的爱意,陆曼有些担忧地说道:“阿青,那个沈非不简单。” “自然不简单。”蒋青微微一笑,“不说其他,单说能够从陆锦华手里弄到五亿一千万的人,又岂会简单?” “陆锦华,你说那个消息是陆锦华放出来的?”陆曼很是惊讶,虽然陆曼也姓陆,可和陆锦华却没有半毛钱的关系,她只是想不明白陆锦华为什么会弄出这么一个手段去针对沈非。 “近来有些嚣张的王成俊,就是栽在沈非的手里。不出意外,今天晚上,庄狂、黑玫瑰,还有老二都会栽在他的手里。” 蒋青不带一丝烟火气,似在读一段文字,陆曼更是惊讶,“那你怎么还让关星华带人去对付沈非?” “老二不去这一趟,不会死心的,会里其他人也不死心!五亿一千万,动人心啊!正好让他们吃吃苦头,最重要的是,我想看沈非怎么处理。” “阿青,我怎么听不懂你说的话呢?” “余为民已经倒了,莫天雷进去了,钱军生不如死了,锦城市的天已经变了,这一切都因为沈非!兄弟会要想活下来,就得重新找一把伞,找一棵树,否则,兄弟会也得步钱军的后尘。” “你的意思是说,沈非就是那棵树?” “也许是,也许不是,就看今晚的结局是怎么样了。” 蒋青淡淡笑着,继续读起了手中的“孙子兵法”,陆曼显然还没从刚才的消息中回过神来,当蒋青远交近攻的时候,开口说道:“吩咐下去,把从其他城市赶来的人严密监控起来,也许他们会派上大用场!” “好的。” 陆曼想不出这句话的深意,但她也不再去想,她只需要做好就行,阿青说怎么做,就怎么做。 反正,阿青是对的。 从一个老师,到兄弟会的会长,阿青就没有错过。 当陆曼刚把命令吩咐下去,蒋青就得到了手下传来的消息,黑玫瑰开着车子到了兄弟酒吧的门口,蒋青秀眉一挑,“黑玫瑰投靠他了?” “小曼,陪我下去。” 陆曼挽着蒋青的手腕,两人就像去婚礼现场一般,往下走去。 酒吧门口,黑玫瑰要踩刹车,沈非淡淡说了一句,“开进去!” “开……进去?” 黑玫瑰瞠目结舌,兄弟会的大门,真不是那么好进的啊,黑玫瑰现在很后悔,怎么就被五亿迷了心窍,要跑去掺上一脚,要不然,她现在还美美地睡着觉呢,哪像此刻要闯死路。 虽然眼前是地狱,黑玫瑰也不得不开了进去,原本在门口要挡人的兄弟会成员,赶紧闪到一边,面包车以猛虎下山般的姿态冲进了酒吧。 大门直接被撞飞,酒吧里面刺耳的重金属声音,瞬间安静下来,正抱着啃来啃去,磨上磨下的男男女女们,看到面包车,一个个发出尖叫声,闪到了一边,眨眼间的功夫里,便让出了一个宽阔的车道。 很明显,这里将会有事发生,胆子小的,不想惹来麻烦的,甚至是不想付钱的,都趁机溜了出去,还有一部分人留了下来,要看热闹。 面包车停在了大厅正中间。 黑玫瑰走了下来。 认识的人一片惊呼,“黑玫瑰!我靠,黑玫瑰什么时候这么牛逼了,敢在兄弟会的地盘上闹事!她不怕被兄弟会给轮了吗?” 黑玫瑰也想说她怕啊,可她不敢说,她走到后面,先把庄狂给拉了出来,扔在地上。 “擦,庄狂都被干了,黑玫瑰真要向兄弟会宣战?” 惊讶声中,黑玫瑰又扔出了光头。 这下子,全场寂静了。 众人看着黑玫瑰的眼神,已经发生了变化,带了些畏惧! 那个光头,不就是兄弟会的副会长吗?黑玫瑰干了庄狂,干了光头,现在还打上门来,她是要一统锦城市的地下势力吗? 可是,她就开了一辆车,也没有带其他人来啊,就这样闯进兄弟会的老窝,她不怕自己走不出去了? 就在这时,兄弟会的人围了上来,里三层外三层,前面的拿着保安棍,后面的除了有保安棍,衣服里面还鼓鼓的,显然藏了家伙。 为首一人戴着保安帽,国字脸,五官似刀砍斧削,看起来是个硬汉子,至少卖相比光头好。 国字脸冷喝道:“黑玫瑰,你这是要做什么?” “替天行道,灭了兄弟会。” 说这句话的,当然不是黑玫瑰,话是从沈非嘴里说出来的,黑玫瑰一听浑身就凉嗖嗖的,像是做那种事正到了极致处,却被人拎到了冰窖进里面。 国字脸这才看向沈非,他认出了沈非,心生不安,嘴上却喝道:“到了兄弟会,还敢摆架子,给我下来。” 砰! 车门飞了,飞向国字脸。 国字脸大惊,忙往旁边闪避,可哪里闪得过,轻飘飘的面包车门像陨石一样,砸在国字脸身上,国字脸被撞得吐血倒飞出去,跟着他身后的保安,也像多米诺骨牌一样,倒了一地。 众人惊倒。 这是什么功夫,一车门就放倒了兄弟会一半的人。 惊呼声中,沈非下了车,他刚才只是用了一半的力量,踢了一下车门而已。 大家看到沈非,傻了眼。 刚才那一幕,就是这个年轻人做的?他们有些不信,可看到黑玫瑰望向年轻人的恐惧神色,他们不得不信了。 “你是谁?你来做什么?你知道这里是……”另外一边的兄弟会成员,慌乱不堪的问着,话没说完,就被沈非打断了。 “来踢馆的!别啰嗦了,叫上你们的人,一起上!” “嚣张,这里是兄弟会的地盘。” “所以我才在这里。” 沈非懒得多说话,直接冲了上去,三下五除二便被剩下的保安,全都打倒在地,众人看得眼花缭乱,一时间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等回过神来,不少人激动了。 高手啊! 难道今晚兄弟会真的会被灭了? 众人猜测着,沈非对黑玫瑰说道:“听说这里有个赌场?” “是的,沈少。” “带路!” 黑玫瑰刚要往前走去,楼梯上传来声音,“沈少,不如我来替您带路?” 众人循声一看,尿了。 说话的,竟然是兄弟会的会长蒋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