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泡沫而已 - 妖孽狂医

第一百二十三章 泡沫而已

这是什么节奏? 蒋青不应该和这人大打一通,你死我活,不死不休才对吗? 可他为毛口称沈少,还说了尊称“您”,更是要亲自带路,是有着什么阴谋吗? 沈非看着黑玫瑰,“这家伙是谁?” “蒋青,兄弟会的会长。” “哦。” 蒋青还是一副智珠在握的样子,目光打量着沈非,这个搅动锦城市黑白两道风云的人,看起来很普通嘛,和平常的大学学生也没什么两样。 看到沈非这样,蒋青神情更加认真了,明明做了那么多大事的人,看起来还如此普通,显然是高到了一定境界。 正当蒋青思量着,沈非甩道:“要带路就赶紧的,发什么愣,看你一副老师,很明显就是下课铃声响了还说要讲两句,结果一讲讲到下节课上课的货!” 呃! 众人再倒。 明明是高手形象,大师风范,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冷酷模样儿! 怎么说了如此一句毁形象的话啊! 不过,说得好像很有理! 原本觉得一切尽在计划当中的蒋青,听到这句话有些小孩儿心性的话,却生出了不安,觉得是不是有些托大了,可事到如今,他已是骑虎难下,没法再更改。 于是蒋青带着陆曼紧走几步,下得大厅,蒋青让陆曼陪着黑玫瑰,陆曼的目光却落在沈非身上,就这样一个人,是阿青嘴里的大树? 小草还差不多吧! 蒋青走到沈非面前,稍稍弯腰,一顺手,“沈少,请!”旋即在前面带路,仿佛他成了沈非的小弟。 看到这一幕,有人闭眼喊我的天,有人兴奋异常,有人愁眉苦脸,而人群中央,却有一人,看起来三十岁的样子,染着黄发,纹着狼纹,和平时的混混差不多,他的眼里却是凝重! 为沈非一脚踹门砸数十人而凝重,为沈非没有冲动地对蒋青出手而凝重,更为沈非的淡定,从始至终的淡定而凝重。 这人,弱点在何处? 沈非这边,蒋青已将他带到了赌场门口。 赌场门口,是一堵雕刻着雄鹰展翅的墙壁! 蒋青打了电话,墙壁从两只翅膀的正中心分开,映入眼帘的不是宏伟的赌场,而是一台电梯。 电梯里有美女相候。 美女的目光多在沈非身上扫了一眼,能让会长亲自相陪的人,绝不简单。 电梯往下降落,到底之后,电梯门打开,仍然不是赌场! 是一屋子的字画、古玩,还有茶具等等。 怎么看都是风雅之地。 蒋青带着沈非走到里面一个雅间,转动门口,这才到了赌场。 赌场好大,堪比锦城大酒店的地下停车场,而里面的赌具应有尽有,老虎机、钓鱼机,骰子,罗盘,二十一点,梭哈等等。 里面足有好几百人,热闹非凡。 除了赌之外,最吸引人的就是色,来往的服务小姐,都极有味道,或波涛汹涌似麦浪起伏,或双腿黑丝诱人血脉贲张,或清纯宜人不适应此地却偏偏能引得不少赌客呵护或者欺压…… 蒋青说道:“这里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进的,不是常客,不是会员,不是熟人所带,根本进不来,若有警察来查,绝难查到这里,即使有内鬼出场,客人们也可以随时开车走人,如果客人不想走也没事,因为这些赌桌赌台都是可以降下去,一旦降下去,地面就是光滑平整,取而代之的是沙发桌椅,大家开个沙龙。” 说完之后,蒋青问道:“沈少,你觉得这里怎样?” “白痴!” 蒋青一愣,他想过沈非会为之而惊讶,惊讶他的巧妙布局,惊讶他的安全,惊讶这里别有洞天,或者会问上一声这里一天能赚多少钱,能积多少人脉。 可他万万没想到,沈非会骂上一声白痴! 沈非眼里,露出像踩到狗屎般的不屑! 蒋青心里不安又多了几分,他让光头去找沈非要五亿,一是让光头明白事不可为,二来就是看沈非的态度。 现在他看到了,却和他想的完全不一样。 蒋青不甘心的问道:“沈少,如何理解白痴二字?” “花这么多功夫,费这么多心思,还要干杀人放火的买卖,做一些逼得人家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怨事,损阴德不说,又能赚上多少钱?” 沈非还是那般不屑,蒋青不服,他在地下赌场上花了这么多心思,怎能如此不堪,至于那些杀人买卖,蒋青不放在眼里,他能走到这一步,不就是多亏了当年那些人的杀人放火吗? 蒋青说道:“沈少,这里一夜能赚数千万!” “到你手里又能有多少?” 沈非直接命中七寸,蒋青脸色变了一变,这个地下赌场是个吸金窟,确实能赚很多钱,但他要上下打点,左右逢源,再除掉各种装修、布置所花之钱,到他手里,不过几十万而已。 但是,一晚几十万,也绝对不少了。 蒋青回道:“我拿的只是个零头,但一年下来,也能有上亿纯收入!” “上亿收入,好多。” 沈非说着多,蒋青却分明感觉到沈非的鄙夷,蒋青斯文形象都快有些保持不住了,但他强压下来,说道:“如果沈少能罩我,我一年能送沈少十亿!” “我是白痴吗?” “沈少,十亿都不能让你心动?” “我罩你,你再卖个白粉,弄个银窝,一出事,我替你出面顶缸,你卷钱跑人?”沈非斜了蒋青一眼,“再说了,做什么赚不了钱?非要做这种违法乱纪,担惊受怕,生孩子没屁眼的缺德事?” 蒋青目光迷离,心中却是暗惊,还没有接到那个消息的时候,准确一点说,钱军出事之后,他就在调查沈非。 因为钱军出事出得太突然,太离谱,就连莫天雷都被牵扯了进去,这让蒋青有些不安,所以费了大力气去调查,调查到最后,他知道钱军覆灭的根本原因是他得罪了沈非。 然后,他四处收集沈非资料,发现了其中一个很重要的转变,沈非以前就和普通大学生一样,可与陈强发生冲突后,沈非才一飞冲天,大放光芒。 总之来说,沈非崛起的时间很短。 蒋青觉得,这样的沈非心智应该不会很厉害,可以砸钱将其收卖,他喊沈非,亲自带路,放低姿态,面带恭敬,还有刚才的一切所作所为,都是为了让沈非自满自傲,感觉到震惊! 接着,他再用十亿相诱,让其成为他的保护伞,或者说是挡风雨的傀儡,真正做主的还是他。 谁知沈非一眼说穿。 这样的心智,这样的定力,哪里寻常人所有? 还有,蒋青发现,他喊“沈少”,沈非一点儿触动都没有,完全没有那种傲娇。 蒋青眼睛一惊,又道:“沈少,除此之外,这里还能积累很多人脉,这些人脉是用多少钱都买不到的,可以做更多的事,发展更大的势力。” “泡沫而已。” 又是一剑,命中死穴。 所谓人脉,可不就是泡沫?他得势的时候,那些人脉自然能为其所用,如果他失势,这些人脉散掉都是小事,说不定还会反过来咬他一口。 蒋青脸色很不好看了。 沈非说道:“别玩花招了,说吧,你是自己毁了这里,还是我帮你毁了?” “毁?” 蒋青不斯文了,书卷气息也没了,脸上遍布狰狞,这里是他花了大心血弄出来的,岂能让人毁了。 “沈少,我给你面子,才叫你一声沈少。” “你不用给我面子。” “沈少,我觉得你还是再想想,左手金钱女人权势,右手噩梦!” “我从来都是别人的噩梦。” “你身手是厉害,但你知道我这里布置了什么吗?你以为你真的是能赢得了我吗?” “打过不就知道了吗?” 面对沈非的油盐不进,蒋青恼羞成怒了,“沈少,你是真的决定不吃敬酒,要吃罚酒吗?” “这句话,也是我想对你说的。” “很好,我向来讲究先礼后兵!既然你不喜欢礼,那就别怪我动兵了。” “赶紧叫出你的兵来,我很忙!” “你……” 蒋青说出一字,然后大笑出声,拍了拍手掌,热闹非凡的赌场瞬间安静下来,蒋青说道:“各位上帝,今天我蒋青要处理一些事情,还请大家先行回去,各位的损失,我一定会补上,欢迎明天再光临。” 蒋青的威势很高,或者说兄弟会的威慑力很足,那些赌客们没玩得爽,心里很不痛快,却不敢说出来,乖乖从隐秘的安全门离开了,不过离开之前,他们的目光都像刀子一般从沈非身上剜过。 很快,赌客们离开了。 拥挤的大厅变得空荡荡的,不对,还有一个人,一个服务小姐,这女的也是属于前突后翘的范儿,身上的制服将她的诱人处隐隐约约地透露出来,五官精致不说,还有一股英姿飒爽的气息,显得很干练。 蒋青见状,脸色一黑,“你是警察?” 女人一笑,“不,我是警官!” 沈非说道:“你看,我说你这是气泡吧,警察都盯上你了,你离死还远吗?” “麻的!”蒋青平日里维持的人畜无害的表情全都不见了,想到竟然有警察在他的赌场里卧底,蒋青大骂出声,“老子管你是警察还是警官,反正你最后都是一具尸体。” “如果是我一个人,我真的会变成一具尸体,但是,这里有沈非!”美女警察朝着沈非绽放了一个笑容,“我叫朱筠。” “世界真是很奇妙。” 沈非感叹着,下午才想着没有认识比较熟的女警察,结果现在就冒出来一个,长得还这么有味道。 朱筠显然不能理解沈非这句话,笑道:“为什么这么说?” “我有个要当公司总裁的老婆,还有个堪比杀手小情人,一个可卖萌可暖床的小蜜,有个当老师的冰山女神未婚妻,还认识空姐、护士、设计师,就差一个美女警察,然后你就出现了,你说奇妙不奇妙?” “和资料上的一样,流氓得光明正大,自恋得没有节操!” “那你能让我光明正大一下吗?” “一会儿这里就会发生激烈的战斗,我有点功夫,但不足以对付他们,你要救我,不就是趁机可以揩我的油,搂我的腰,亲我的脸吗?” “美女,你好坏,竟然要我亲你的脸!” 朱筠想吐血,明明就是这小子耍坏耍流氓,结果变成了她的不是,不等她回答,沈非又是一脸迷醉的说道:“可我想要更多。” “这就不行了,不过,我可以免费告诉你一个消息,相信你会很感兴趣。” “我现在感兴趣的只有你!” 沈非还是贱笑非凡,旁边的蒋青忍住了,厉声喝道:“既然你们这么喜欢打情骂俏,那我就成全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