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借你一玩 - 妖孽狂医

第一百二十四章 借你一玩

蒋青拍手,大厅里的赌具、赌桌,包括老虎机都陷在地下,赌场瞬间变成了一个仓库般的存在,不得不说,构思很巧妙,警察要拿来证据也很难。 紧接着,跳出来八十多号人,有二十多人手里拿着手枪,剩下的人手里有的是明晃晃的砍刀,有的拿着三棱刺,还有拿着暗器,反正都是杀人越货的好装备。 蒋青笑道:“沈少,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是吗?” “当然是,沈少的能量我是不敢小视的,只要沈少将这个女人杀了,沈少以后就是我的老大,你说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蒋青笑意盈盈,沈非看着朱筠,“美女,你不担心?” “你是沈非,所以我不担心。” “不要给我戴高帽子,我可没有那么高尚的情操,我答应他一年就能赚十亿,这可是天上掉馅饼的大好事!” “至今为止,你对付的人,都是该在牢里蹲的人!此外,你一心做好事,孤儿院、养老院都是你的手笔!这样的你,是不会为了十亿而对我痛下杀手!最重要的是,你刚才对他说的话,我都听见了,要不然,我怎么敢留下来?” “好吧,那你说说,我为什么要救你?” “救我,不就是在做好事吗?” 朱筠极有韵味的一笑,沈非心里一个激灵,这女的是知道什么了吗?心里想着,沈非脸上却没有半分变色,朱筠不知沈非心中所想,还笑着说道:“一向爱做好事的你,不会放过我这件好事吧?” “你应该说你是美女,我熟读三百黄小说,观尽苍老师小泽老师武老师的电影,早对警察制服动心不已,想一想都是快活似神仙啊!”沈非笑着,转头看着蒋青,“你看,我想当神仙。” “我能找到比她更漂亮的女人,你想玩怎样的制服都行,货真价实的制服,让你时时刻刻都是神仙。”蒋青还在不遗余力的勾引沈非,实在是沈非身后的能量很大。 能弄倒余为民,能让陆锦华退避,还是顾东来的乘龙快婿,这样的能量在锦城市,是绝对的太子爷,若有沈非罩着,他有信心将这个地下赌场建设成赌城! 沈非摇头,“我喜欢自己找的。” “那真是太可惜了。” “是啊,可惜了。”沈非附和着,对朱筠一笑,“美女,我为了你放弃了一大片森林,你可一定要补偿我哦。” “没问题!” 朱筠像是没听懂沈非的潜在意思,扬起嘴角微微一笑,笑容干净透明如琉璃水晶,看得见人的心,清澈若山间溪流,能看见水中石纹。 又好像她听懂了,所以,笑容有一抹弧度,似在向沈非发出挑战,看他的流氓能不能流到她的身上,她的心里。 沈非手指一沾唇,然后送了出去,朱筠直接无视,沈非也不在意,转头对蒋青说道:“你还呆在这里,不怕我抓你当人质?” “我想走,随时可以走!” “那你走给我看看。” 蒋青一声冷笑,似勾子穿进了人的锁骨里面,他在地下赌场布置了那么多,又岂会不考虑到他的安全? “动手!格杀勿论!” 蒋青向手下发动了命令,只要沈非和那个女警察死在了这里,他的地下赌场仍然生意兴隆,至于能不能杀死,那根本就不是他所考虑的,四周封闭,有二十多把枪,还有雇佣兵,打过地下黑拳的,沈非岂能不死? 命令一下,蒋青所站之地轰然中开,露出一个大洞来,蒋青的身子径直往下掉去。 下方,有一张极为柔软的椅子。 蒋青在空中已经摆好了姿势,翘起了二郎腿,只等落在椅子上,急速坠落的身影,显得颇有气势。 忽地,蒋青觉得不对劲。 因为他停在了空中! 一动不动! 蒋青使劲要往下坠,坠不动!用吃奶的力气抢女人的力气玩女人的力气拉屎的力气,还是坠不下去! “你想动?那个动个痛快!” 蒋青动了起来,左动右动,上动下动,双手双脚颤动,浑身痛得震动,可不管怎么动,都是在空中动,蒋青看着那近在眼前的沙发,却感觉远在千里之外。 痛苦就像针,分化万千,刺在他身体每一处,蒋青搞不明白沈非怎么会抓住他,他摁下开关,身子下落,不过电光火石之间,比眨眼还短的时间里,沈非只怕连反应都反应不过来吧,他怎么能出手抓住他? 顾不得想个清楚明白,蒋青拼命大吼道:“你们都死了吗?快动手啊,杀了他们!” 吼声似雷炸下,枪声四起,可就在这一瞬间,蒋青被拖了起来,在空中,蒋青看到了疾速射向他的子弹,顿时一张脸上爬满了绿乌龟,他怎么就忘记了沈非会拿他当挡箭牌呢? 为什么碰见沈非,智商就总是赶不上他的脚步! “会长大人,你不会怕的,对吗?” 沈非抓住蒋青一摇,摇过了三颗要钻进他身体里面的子弹,蒋青一口气没松完,又看见两颗子弹飞向他的脑袋,蒋青闭眼大叫大喊,“我怕,我怕!” “怎么可能怕呢?你夜赚千万,年赚数十亿,人脉无数,势力强大,布置隐秘,这么牛逼的人,怎么可能怕两颗子弹呢?” 噗…… 蒋青吐血,再多的钱,被这两颗子弹射中,他也玩完了,吐完血之后,蒋青发现自己还没有死,心里庆幸。 旋即,蒋青又万分紧张起来。 沈非抓住他,却能轻轻松松地躲过子弹,换句话说,这些子弹对他根本没有用,杀不死他,那剩下的人还能是沈非的对手吗? 如果让沈非逃出去,凭沈非的能量,他的地下赌场也保不住了,就连他的小命也难保,不,沈非用不着调动能量,光凭沈非一个人,他就得如坠深渊! “会长大人,我还没有玩过保龄球,今天机会合适,借你一玩,怎样?” “……” 蒋青还没应答出声,沈非就把蒋青抛了出去,砸向那些拿枪的人,砰砰砰砰砰,蒋青何止是保龄球,更是篮球、足球、铅球,将那些人全给撞飞了。 不等他们停住身形,沈非冲上去,一脚踹飞蒋青,将蒋青踹进墙壁里面,“听说你很喜欢看戏,那就在里面好好的看!” 蒋青坐在墙里,满脸的鲜血,浑血痛到了骨子里,他目光无比仇视地盯着沈非,却看不见沈非的身影,只看到那些被他撞飞,身子还没有停住的手下,手里没了枪,再然后那些提刀拿刺的手下,或胸膛里,或大腿,小腹等等部位,都钉进了一把枪。 鲜血喷溅。 蒋青的精英手下,就像被人家踩蚂蚁一样踩掉了一多半,蒋青愤恨不已,出声喊道:“杀那个警察!” 不得不说,蒋青能坐稳兄弟会的会长大位,让兄弟会成为锦城市地下势力第一势力,能力都是杠杠的。 他让手下杀警察,可以牵制沈非,借机给手下创造刺杀沈非的机会;事后,还能将杀死警察这项罪名栽赃嫁祸在沈非身上。 一石二鸟! 果然,蒋青花大价钱请来的雇佣兵杀向朱筠,朱筠就陷入了危险境地,虽然朱筠竭力反抗,仍然不是对手。 一把军刺,向着朱筠的胸口刺来,凭着军刺上面那道深深的血槽,如果她被刺中,只怕当场就会流血而死。 眼看就要刺中,朱筠看到沈非身影一晃,她就落到了沈非的怀里,耳边正传进沈非的话语,“奉警官之令,前来流氓警官的大腿!” 沈非的手毫不客气地滑在朱筠大腿上,朱筠有种被千万只蚂蚁爬过的感觉,酥酥痒痒的,好是舒服,朱筠正想让沈非放手,她的腿忽然踢了出去。 恰好不好,一脚踢在那人的手腕上,将他的军刺给踢飞,她还没有反应得过来,沈非又搂上她的腰,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旋转,另一条腿横踢出去,踢中这人的脑袋,直接将这人踢飞出去撞在墙上,吐着血顺着墙滑了下来。 朱筠美眸大睁,以她的力量,根本别想将一个壮汉踢飞这么远,很显然,这一切都是沈非的杰作。 惊讶中,朱筠忽略了她此刻与沈非已经是面对面,她那挺拔的山峰,正摩擦在沈非的胸口。 “警官,好有弹性。” 说话之间,沈非的手又滑在她的臀部上面,一滑而下,朱筠又是一腿踢出,再倒一人。 搂腰、吻发,朱筠一巴掌将人甩倒。 贴身、双脚交叉错步,朱筠一脚踢中身后那人的老二,让其跪倒在地。 拥抱、旋转,美女连环踢,又有数人倒下。 …… 朱筠思绪一直跟不上沈非的动作,她只看到一个又一个的敌人倒在地上,感觉到沈非的手在她身上探索,除了那个隐秘部分,她的身体都快被探索了一个遍。 这些,让朱筠哭笑不得。 说他? 人家这是在救她! 任由其所为? 天知道这个流氓,会不会流氓得更多,流氓到那个部位! 朱筠觉得自己还是托大了,资料上所说的流氓,根本不足以形容沈非,所说的无耻,也不过是沈非的冰山一角! 心念急转中,朱筠又仰头弯了腰,沈非一手抚着她腰,一手顺着她腿,她踢了出去,高跟鞋正中那人面门。 沈非再回手,一下子就越过了如玉雕刻般的小腿,接近了弹性十足的大腿,快要滑到根部。 朱筠直直盯着沈非,沈非视若不见,又是一个转身,那手又到了肚脐上方,快接近山峰。 这边,朱筠很无语;那边,蒋青却想骂人。 他安排的杀招,可在沈非手里,却变成了香而艳的美人之旅,他哪里是在打架,根本就是在跳舞,跳让男人各种心跳的摸身舞,贴面舞。 看到最后一个手下倒地,蒋青厉喝出声,“沈非,这是你逼我的,你以为这就是我的最后手段吗?” 蒋青手里拿出了一块和车钥匙差不多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