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会长的逆袭故事 - 妖孽狂医

第一百二十五章 会长的逆袭故事

蒋青掏出了最后底牌,沈非却像没看见一样,对朱筠说道:“警官,坏人都倒下了,你该怎么感谢我?” “我不是已经感谢你了吗?”朱筠笑着一声反问,沈非大惊,“什么时候感谢的?我怎么不知道呢?” 朱筠扫了眼沈非还搂着她腰的手,“现在不还是在感谢吗?” “你是说,我搂你的腰,滑你的腿,牵你的手,就是对我的感谢?” “不然的话,我会以流氓罪将你抓捕!” “朱警官,冤枉啊!我那样做,都是逼不得已,是为了打倒坏人啊,如果不那样做,那军刺就会刺进你的大腿,那刀子就会砍在你的脸上,做为一个良好市民,我当然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所以,我奋不顾身拼死相救,警官,你不能寒了一个好人的心啊!” 朱筠如雪般的肌肤有了雪崩的迹象,虽然早知道沈非没有节操,但没节操至此也是大出她的意外,以他的实力,就算不用搂她,也能将那些人强势干倒吧,还真是够奋不顾身的,明明占了她的便宜,还要让她卖乖。 沈非还在如风声刮在夜色里一般倾诉,“再说,我搂你的腰,你的腰也贴了我的手!我滑你的腿,你的腿也非礼了我的手!我牵你的手,你的手也吻了我的手!” “沈少,你还有节操吗?”朱筠忍不住问出了声。 “节操多少钱一斤?你卖吗?”沈非一脸迷惑,满眼向往。 朱筠败退,遇上这么一个没有底限的人,还有什么好说的?保护好自己不被流氓到才是最重要的! 所以,朱筠张口说道:“谢谢。” 她的谢谢,不仅仅是沈非救了她,打倒了这些人的谢谢;更是沈非没有和蒋青同流合污,打定主意要毁了这家地下赌场的谢谢! 所以,她的谢谢很浓! 沈非在茶楼,得到古靖阳学到黄帝九针第一针的感激能量,就恢复了五层的红光,这一刻,再得朱筠感谢,他的能量尽数复原,第六层还增加了数百个光点。 “你是个好人。” 沈非认真地说着,松开了搂着小蛮腰的手,朱筠诧异地看了沈非一眼,她还以为沈非要继续纠缠下去呢,谁知却如此痛快地松手,这沈非还真是看不透。 “想让我流氓了?” 沈非笑着说来,朱筠心里刚刚构建的好形象,瞬间崩塌,朱筠直接甩了一记眼刀过去。 两人在斗着嘴,蒋青却是额上青筋绽放,似蚯蚓蠕动,他明明说了手里还有底牌,为什么这两人还将他无视,将他当成了玻璃。 这种漠视,让本就心伤的蒋青,愤怒万分,他厉声吼道:“沈非,我手里有底牌,我还没有输,你没有听见吗?” “哦,你说。” 沈非转身,淡淡说来,丝毫没有将蒋青的底牌放在心上,蒋青再恨,脸上却露出狰狞的笑容,“沈非,我不得不承认,你比我想像的厉害多了。但是,你千不该万不该,到了这地下赌场!” “你废话真多。” “我应该庆幸我还能和你说废话,因为这样你才能多活几分钟。”蒋青继续说着他的废话,“你更不该拒绝我的拉拢,不该放弃一年十亿甚至更多的金钱,不该拒绝我铺下的人脉,不该拒绝我的强势,拒绝我的威逼利诱!” “继续!” 沈非嘴里说着,眼里却看着朱筠,朱筠被沈非看得以为自己脸上是不是有花,但她没心情去问个明白,探个究竟,她的注意力全都落在蒋青手中那个东西上面,那东西很有可能就是一个遥控器。 结合蒋青说的底牌,表现出来的疯狂,以及多活两分钟的话,很有可能,那是一个控制炸弹爆炸的遥控器。 不该到这地下赌场来,就说明炸弹便埋在地下赌场。 肯定不是威力很大的炸弹。 是了,如果事不可为,蒋青引爆炸弹,将这个地下赌场炸得稀烂,那又从哪里去找证据来指挥蒋青? 蒋青行事果然谨慎万分! 要不是惹上了不将十亿放在眼里,又实力极为强大的沈非,只怕她就是再当三年的卧底,也扳不倒蒋青。 沈非确实做了件大好事。 只是,沈非现在一脸的毫不在意,是表明他有把握对付那些炸弹吗? 海量的炸药,可不是那些子弹,轻轻松松就能够解决的。 但是,除了相信沈非,她别无他法。 蒋青被沈非的淡然弄得愈发地疯狂了,“沈非,你为什么要拒绝我?你知道我爬到这一步是多么的不容易?你以为我想杀人放火,你以为我想逼得他人妻离子散?” “我也想当好人,想做好事,想光明正大的钱,受万人爱戴!可是,他们不答应,老天不答应!沈非,你先前说的没有错,我就是一个下课铃声响了还要再说两句话一直讲到下节课开始的老师,我教语文的。” “然后呢?” 沈非很有兴趣地听着,朱筠默然,她早得到过蒋青的资料。 “一个语文老师能挣多少钱?一天到晚累死累活,不过两三千,还要受主任、校长的气,谁都可以使唤我,就连她也看不起我!” “我追了整整三年,写了一千零一首诗,她才答应做我女朋友,我发誓要对她好一辈子,我白天上课晚上补课做家教,只为给她一个幸福的生活。可是,在我拼命为她挣钱的时候,她却红杏出墙!” 说到这儿,蒋青语气里的恨意更浓,比沈非毁了他的地下赌场,将他砸进墙壁里不要浓,蒋青甚至恨到口吐鲜血。 三口鲜血之后,蒋青又道:“那一晚,我买了她早就看上的一件貂皮大衣,我提前回了家,想给她一个惊喜!然而,我推开房门,看到的却是她和校长在床上,她还做出了永远没有给我的动作!” “如此女人,该杀!” “是的,该杀!不过,我没有杀她,也没有杀那个校长,因为那一瞬间,我悟了,我的命不能赔给他们两个贱人,同时,我也知道我要的是什么,我该怎么做!我给他们拍了照,然后离开。” “从此以后,你脱胎换骨了?” “不错!我用照片威胁校长,不过半个月,我就当了主任!我利用职权,贪污钱财,玩了很多女人,包括我的学生,以前看不起我的人,每天都拍着我的马屁,我想怎么踩他们就怎样踩他们,这样的生活,过得真爽!不久,我又当了副校长,贪污的钱更多了,玩的女人更多更漂亮了!但是,副校长也不能让我满足了,可校长也没权利让我当上校长,所以,我又想到了我最爱的人!” 蒋青突地暴怒起来,“她不是喜欢红杏出墙吗?我就让她出个够,我让她去勾引了教育局的局长,然后我做了校长!再然后,她勾引了县长,我又当了局长!就就在我仕途一片光明,能够当更大官的的时候,那个贱女人竟然把我告了,他说她受不了我!” 噗! 蒋青吐血,“她凭什么受不了我?她不是喜欢穿漂亮的,吃山珍海味,买各种奢侈品牌,卡里有花不完的钱吗?她凭什么够了?睡一个男人是谁,睡三个十个又有什么区别?既然她污辱了我的真爱,就别想着从一而终,我这是遂了她的心愿,她有什么好羞耻的?她要羞耻,当年为什么要出轨?” “不过,我也没那么容易死!我握了他们的把柄,他们也不敢真的弄死我,我不过是坐了一年牢,但那一年牢,却让我看到一扇新的大门。我在牢里便做了准备,等我出来之后,锦城就多了个兄弟会。” “我一步一步的往上爬,终于爬到了今天的位置,就是以前的余为民看到我都要给我一张笑脸,以前办我的那些人全部进了监狱,而那个女人,沈非,你猜我把她怎么样了?” “希望她死了!” “想死?没那么容易!她那些喜欢背叛我,我那么爱她,怎能不让她满足?我让她当了一个小姐,每天至少接三十个人,半年之后,她得了艾滋病,一年之后,她就病发至死了,她死的时候,我买了鲜花和水果去看她,看着她一身的恶臭,看着她慢慢死去!” “结束了?” “我也曾经纯洁过,可这世事不让我纯洁,你凭什么要毁了我的一切?凭什么?” “第一,如果你当初砍了那女人,废了那个老家伙,我现在说不定会饶你一命!这种事,是男人的耻辱,夺妻之仇,必须得报!第二,你说他们的贱命没有你珍贵,这话也没错,你可以借那张照片,让那校长身败名裂,掉到泥泞掉,到时你可以想怎么踩就怎么踩,那个女人你可以同样报复,让她后悔终生!” 沈非语气淡淡,“如果是第二点,我说不定会劝你改邪归正,再助你打出另外一番天地,有这么大的势力,赚什么不是钱?就是卖豆腐,行销全国,一年卖出的钱又岂会少得了?” “可惜,你选了让你最丢脸的路,你以为你贪污玩女人就是爽?你要真爽,就应该活得更潇洒,活得更好,有能力弄出这样的兄弟会,还没有能力赚钱吗?你活得越好,才会让那女人心里发痛,撕心裂肺的痛!” “你以为你借她身子往上爬是一种本事吗?不,那只是你的耻辱,你爬得越高,你的耻辱就越浓,大家可能当面对你毕恭毕敬,可背后谁不会骂你一声白痴,傻蛋!而那女人,只会觉得她当然的选择没有错,她不会痛,只会觉得你贱!” 沈非这话,将蒋青深深刺激到了,他哈哈狂笑着,“我贱?你有什么资格骂我贱?你以为我现在要死了,你就能随便骂吗?” “先前你风光之时,我不也骂你白痴吗?” 蒋青一愣,旋即狂喝,“沈非,你以为没了我,这锦城市就没了地下赌场,没了贩毒军火,没了杀人放火吗?” “不,我告诉你,我要死了,锦城市的地下势力就将大乱,他们会争位置,会抢地盘,会死更多的人,还有其他城市的地下组织,会来抢,可以说,只要我一死,这锦城市必将血雨腥风!” “不要把你说得那么重要,这地球少了谁都会转!谁要敢血雨腥风,我就敢让他把这血雨腥风全都吞下去!” “哈哈哈!”蒋青狂笑出声,“你还出得去吗?我在这下面埋了一百公斤的炸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