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快按啊! - 妖孽狂医

第一百二十六章 快按啊!

一百公斤的炸药! 朱筠呆住了,惊得娇躯一颤,虽然她早就想过埋在下面的炸药会很多,但是她万万没想到炸药多到了这种地步。 一百公斤,不止能将地下赌场炸毁,只怕方圆数里都要给炸塌,而兄弟酒吧周围都是各种各样的娱乐城,里面来往的人多得不得了。 这一炸,只怕是死伤无数。 朱筠不由自主地看向沈非,而沈非还是一脸的毫不在乎,朱筠真想敲开他脑袋看一看,他的神经到底有多粗大,才能对这一百公斤炸药熟视无睹。 蒋青看到朱筠变了脸色,痛快地笑了,再看到沈非的淡然,脸色又黑了,蒋青冷道:“沈非,你不相信我在下面放了一百公斤炸药?我告诉你,从兄弟酒吧建立的那一刻起,我每天都在下面放炸药,不仅有普通炸药,更有高效能强威力的C4炸药!” 还有C4炸药! 朱筠脸色更加难看了,C4炸药的威力,不少人在电影当中都见识过了,但是,真正的C4炸药,威力比电影里的更大更强。 这下子,只怕以兄弟酒吧为中心的数条街道都要被炸毁了,要知道附近还有不少的高楼大厦啊! 朱筠赶紧掏出手机,要告诉上面,可刚掏出来,蒋青阴冷的声音便响起,“在这里,是没有信号的,是打不出去电话的,你想要报信疏散人群是没有用的!唯一有用的,就是放了我,让我离开!” “我还以为你不怕死呢,结果还是这样,真让我失望啊!你要说,来吧,我们一起死吧,那该多好!”沈非话语里充满了恨铁不成钢的味道。 蒋青眉头深锁,“沈非,你就不怕死?” “我又死不了,为什么要怕?” “你死不了?只要我的手指摁下去,这里立马就会爆炸,你再有本事,也甭想逃出去!” “那你摁啊!” 沈非双手抱胸,目光却还看着朱筠,朱筠无语,只怕这个流氓是世界上最淡定的流氓了,脚踩一百公斤炸药,更有C4炸药,他却盯着她不放。 上一秒他的目光还温柔如水得能把她给淹了,下一秒他的目光就热烈如火得能把他给燃了! 上一刻他是乖顺如绵羊似要扑进她的怀里撒娇,下一刻他就凶猛如虎要咆哮过来将她从里到外的给吃了! 朱筠哀呼,她到底是遇到了一个什么样的男人啊! 蒋青本是在犹豫摁还是不摁的,可看到沈非半点都不将他放在眼里的画面,真是气得要发疯,他仿佛看到了他还是老师时,那些人对他的漠视,甚至还把他当济清洁工一样使唤去擦桌子。 紧接着,他又想到,当他得势之后,这个曾经使唤他擦桌子的被他弄去扫了厕所,想想真是爽啊。 蒋青笑着,目光落在了沈非身上,忽然眼珠一转,他计上心来,蒋青大声喊道:“沈非,要想我不引爆炸弹,也可以,不过,你得给我跪下,求我饶过你,只要你跪了,我就不摁。” “傻逼!” “事到如今了,你还敢骂我?” “傻逼!傻逼!傻逼!” “你……很好!沈非,你不跪,我就引爆炸弹,这会儿正是晚上人最多的时候,我这一摁,怎么也要死个几千人!他们都是因你而死的,你就是罪人,是杀人凶手!” “傻逼,快按吧,赶紧引爆,我等着呢!” “噗……” 蒋青又吐血了,吐完血之后,他又问道:“沈非,就算你真不怕死,难道他们的死也不能让你愧疚吗?” “傻逼,没听过一句名言,不要用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吗?你引爆的炸药,他们死了关我屁事!” “那你为什么一定要毁了我的地下赌场?” 蒋青怒了,连人死都可以不管,为毛要管他杀人放火? 这一回,沈非倒是转过了头,对着蒋青一笑,“因为你是傻逼,惹到了我手上!你调查了我那么多资料,就没有调查过我的原则吗?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若人犯我,我灭他满门!” “噗噗噗噗噗……” 蒋青狂喷鲜血,喷完之后,脸色都白了,一点血色都没有,“我没想过抢你的钱,因为我抢不到,老二要抢,我不过是想借老二之手,引你来此,拉你上船而已。” “所以说你是傻逼啊!” 沈非一声长叹,蒋青再吐血,朱筠看向沈非的眼神充满怪异,沈非这样子是要把蒋青给气死吗? “沈非,今天我活不了,你也别想活。” “快按吧。” “你以为我不敢吗?” “按啊!” “好,那就一起去死吧!” 蒋青下定了决心,就要按下去,这时,沈非说道:“等等。” 听到这两个字,蒋青狂喜,“沈非,你还是怕了?” “傻逼,我就是想问你,你的女人还在上面,你就不怕她也给炸死了吗?” 沈非这么一说,蒋青脑海里浮出了陆曼那穿着旗袍的玲珑身段,陆曼是怎么跟他的? 是了,在他刚出监狱的那一晚,他看上了她,想拿她泄愤,然后他在酒吧的时候,故意说了那边有一个漂亮的妞,那些人果然上当,去把她拦下想要强-奸她时,他再如有神助般出现,打跑了那些人,来了一出英雄救美。 当然,他让自己受了伤,陆曼帮她包扎伤口,他还向她诉说了悲惨的情事,她同情之心大放,陪着他喝了不少酒,然后没有醉的他将她给办了,事醒之后却说是酒喝多了。 刚开始,陆曼还没有这么爱他,可在他的布置下,那晚要强-奸她的混混又找到了她,他再一次赶到还杀了人,其中一个还是陆曼杀的。 从此之后,她便紧紧地跟着他,不管他做什么,她都支持,她越来越爱他,也爱上了纸醉金迷的一切。 一念想过,蒋青冷笑不已,“那个女人,最爱的不是我,是我的钱!她跟在我身边,不过是我玩的手段而已!你以为用那个女人就能阻止我吗?不可能的,除非你给我跪下,再放我走。” “好吧,我问完了,你快按!” “你耍我?” “对啊。” “去死吧,你!” “等等。” “你以为我还会上当吗?” “我只是想问问你,你的手痛不痛。” 沈非笑着说来,本来还没觉得什么的蒋青,忽然感觉浑身痛得不行,骨头在打颤,颤得他按不下去,痛得他抓住引爆器。 “你对我做了什么?”蒋青的语气里充满了恐惧,沈非灿烂一笑,“没做什么,只是代表月亮惩罚了你一下!” “我会按下去,我一定会……” 蒋青说着,引爆器从手中脱落,本来还在远处的沈非,身影一闪,出现在了蒋青面前,伸手一接,引爆器就落到了他的手里。 沈非举着引爆器在蒋青面前说道:“你看,我说我不会死吧,你又不相信。” “沈非,我恨你。” “别这样,我救了你的命,你应该感谢我才对。” “你……” 蒋青最后的底牌也没了,他所有的精神气也没了,整个灰败如土,他那么多年的努力,却在今晚,因为一个错误的决定,而化为了乌有。 甚至连死的权利都没了。 沈非将引爆器拆掉后,看着朱筠,目光又流氓起来,朱筠没有白眼,当然也没有柔情,却是带着一丝佩服说道:“谢谢你所做的一切。” 朱筠的谢意很浓,毕竟事关数千人的生死。 沈非痞笑,“其实你最该谢的是老天爷让你遇见了我。” 听到这般自恋,傲娇,厚脸皮到了极点的话,朱筠绝不能较真,她说道:“沈少,我要赶紧把这里的事情处理了,改天请你吃饭。” “你骗人。” “我……”朱筠很无辜,“我没有骗你啊。” “你都给我你的电话号码,你怎么请我吃饭。” “这逻辑……”朱筠一笑,“我知道你的电话号码,自然就能请你了。” “那太不公平了。看在你是美女的份上,我就原谅你了,以后有什么难做的事,你尽管找我,我会以我宽阔的胸怀迎接你!” 沈非这是在开辟做好事的新途径,光是治病是不够的,朱筠对于沈非这种明明是要帮忙说出来的话却能让人恨不得插他一刀子的本事表示很佩服。 走出两步,沈非忽然转头说道:“对了,这些人都是收到我有五亿的消息,特意来杀我抢钱的,朱警官,我建议你一定要好好查一查,一定要依法办事,还我一个安宁。” 朱筠眼睛眨个不停,这样的凶神,还有人敢惹?就算有人惹到了他,凭他的本事,让对方吃个亏很简单吧,他怎么还会找警察,这里面是什么道道? “朱警官,很为难吗?” “我会注意的。” “我就知道朱警官是好人,你是好人,我也是好人,我们一定很有缘份的。” 沈非笑着走了,穿过茶楼,上到电梯,到了酒吧,大厅里面还留着不少人,黑玫瑰看到沈非出了,心中一跳,“兄弟会真的玩了?” 陆曼也有不妙的感觉,“沈少,阿青呢?” 看到陆曼提到蒋青时的那份紧张、担忧,沈非叹了口气,“你爱错人了!” “你乱说什么?” 陆曼脸色一变,“你到底把阿青怎样了?” 黑玫瑰以及一票人都屏气凝神,想听到最终的答案,特别是中间那个黄毛男,眼神飘忽但心里却满是凛重。 沈非一笑,“让他放下了屠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