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来,群挑我一个! - 妖孽狂医

第一百二十七章 来,群挑我一个!

放下了屠刀! 众人眼睛睁得大大,说得这么轻描淡写,他就是下去了喝茶吗? 谁都清楚,兄弟会在锦城市地下势力的能量,谁都明白,兄弟会会长绝不会放弃他手中的权势,还有那如山般的财富! 让蒋青放下屠刀,绝不是念两句“阿弥陀佛”,说上两句好话就能做到的! 那必定是一场刀光剑影鲜血漫天飞的厮杀! 结果,不言而喻。 光头在颤抖,会长也完了,以兄弟会得罪的仇人,以他现在被废了的身子,他以后还能有好日子过吗? 肯定没了,就是到监狱里都逃不了悲催的结局! 刚好醒过来的庄狂,也听到了“放下屠刀”这句话,虽然他的年纪小,血气很方刚,却也明白放下屠刀代表的含义,身体不由颤了一下。 兄弟会是怎样的存在,庄狂很清楚。 庄狂也想过挑翻兄弟会,不过,不是现在,而是在数年之后,等他招到一大批人马,拥有了一大批的钱,再干了兄弟会,抢了兄弟会的地盘。 可现在,沈非一个人、单枪匹马就把兄弟会给挑了,这足以证明沈非是多么的厉害,想到他在校门口被啤酒瓶扎中,心里还存在事过之后找机会报复沈非百倍折磨沈非的念头,庄狂颤抖得很更厉害。 要多么强大的心脏,多么傻逼的智商,才能和这样一个猛人干上啊! 黑玫瑰心里庆幸庆幸再庆幸,还好她当初自恃容貌尚可,想要勾搭勾搭戏耍戏耍正当青葱少年的沈非,要不然她只怕不仅要变丑,还要变成男人啊。 陆曼不信,一声尖叫,朝地下赌场跑去! 人群中的黄毛,眼神一暗。 酒吧里其他人想的却是,兄弟会被干翻了,庄狂趴在地上了,黑玫瑰不敢乱动,也就是说以后这锦城地下势力的老大,就是眼前的年轻人了? 想到这,他们眼里除了有恐惧震惊之外,还有羡慕嫉妒恨,他们恨不得此刻说出“放下屠刀”的人是他们自己,那多拉风啊。 迎着一片震惊,沈非挥了挥衣袖,往门外踏去。 走了? 就这样走了? 不发表一下演讲,不说一下他的规则? 他这是什么意思?不想当锦城地下势力的老大? 那么牛逼的位置,他居然不想做,这是为毛啊? 沈非对那个什么老大的位置当然没有兴趣,有那时间,还不如多去治两个病,救两个人,收获一些感恩能量。 就在沈非走到门口的时候,酒吧大厅的后门口突然冲出来一群人,对着沈非吼道:“小子,站住!” 沈非眉头一皱,转过身来,看到十来个人盯着他的眼睛发亮,“你就是沈非?你知道我是谁吗?” “脑残!” “你骂我,我是青龙会的人,你敢骂我?” 这人义愤填膺,带着两人朝着沈非就冲了过来,完全没有注意到一酒吧的人都像白痴一样看着他,不过,他只冲到半路上,就被黑玫瑰给拦下了。 “我知道你是黑玫瑰,不过,老子现在对你没兴趣,你赶紧让开,等我教训了那小子,让他交上孝敬费之后,再和你慢慢玩,你放心,我会让你很高兴的。” 砰! 黑玫瑰一脚踢了出去。 “黑玫瑰,你是想和我青龙会为敌吗?” 这人大喝,黑玫瑰一声冷笑,心道这些傻逼来得正合适,她本就因为得罪了沈非而忐忑不安,这些人送上门来,她刚好可以表一下衷心。 所以,黑玫瑰出手极狠,以一介女儿身,在锦城市的地下势力中占有一席之地,必然是有两分功夫的。 青龙会过来的不过是小虾米,自然不是黑玫瑰的对手,三两下就被黑玫瑰打趴了。不过,剩下的人也冲了上来,目标全是沈非,黑玫瑰当然不能轻易让他们过去了,冲上去拼了命的打,即使打不过,也咬着牙,半步都不退。 正当黑玫瑰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有一个人突破防线要冲向沈非时,庄狂突然跳了起来,一把抱住这人,用受伤的手打,用膝盖顶,用嘴咬。 可以说,庄狂完全变成了一条疯狗,乱咬人的疯狗,他也是从黑玫瑰身上得到的启发,现在是个好机会,要不表现一下,他小命就没了。 一男一女都打得很疯,都是不要命的架式,这些外地来的人,被这股疯劲儿给吓住了,往后退了开去,其中一个指着沈非说道:“我是白马会的,沈非,有种你就和我单打独斗,躲在女人和小孩背后算什么男人?” “单打独斗多不好,咱们来群挑吧,你们所有人群挑我一个。”沈非说话的时候,还在门口,说完这句话,却已经站在了他们的面前。 白马会的人盯着沈非,身子不由一颤,不说别的,光说这速度就够吓人的,他吞了一下口水,喝道:“既然你这么狂,我们就如你所愿,大家一起上。” 这些人都一起冲了上去。 再然后,他们都飞了出去,以比来的时候更猛的速度,撞在了墙上。 众人惊了一地,黄毛汉子眼睛眯成一条缝。 沈非说道:“回去告诉你们老大,乖乖的呆在狗窝里,别来烦我,否则,我不介意杀狗!” 这些人想放上两句狠话,却是痛得根本说不出来话。 沈非转身,看着黑玫瑰,“一个女人,总玩打打杀杀的,有意思吗?” 黑玫瑰一愣,似乎听出了沈非的意思,她犹豫了一下,“沈少,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我也不想过打打杀杀的生活,可我不是一个人,我走不得。” “别把你想得那么重要,你喜欢玩就玩好了,不过,你应该知道什么事做得,什么事做不得。” “沈少,您放心。” “我用不着放心,你做什么也不关我事,惹着我灭了就是。”沈非轻描淡写的一番话,在黑玫瑰心里无异于埋了炸药。 黑玫瑰想到在校门口,光头搬出兄弟会的名号,沈非说直接灭了就行,那会儿她还觉得开玩笑,现在却成了事实。 弹手间,兄弟会灰飞烟灭啊! 黑玫瑰弯腰,低头。 沈非走到庄狂面前,“你有过什么样的梦想?” 庄狂迷糊了,他觉得“梦想”这个词对他很遥远,小学的时候他梦想当科学家,初中的时候他梦想当警察,可他不是块读书的料,初中毕业便外出打工,吃尽了各种苦头的时候,他梦想当个有钱人。 再然后,他就混了起来,这个时候,他的梦想是当大哥,很大的大哥。 然而在今晚,他被扎了手,亲眼看到蒋青这个很大的大哥被人弄翻,他似乎看到了自己的结局,这条路不是那么好混的。 可他还有梦想吗? 庄狂不知道。 “我姐开了饭馆,需要个洗碗的,月薪五千,想干的话,就跟我出去!”说完,沈非也不停留,径直走了出去。 庄狂初时惊喜,随后犹豫起来。 惊喜的是跟着沈非,安全有保障,月薪五千也不少,回家见父母的时候,他也不用藏着身份,不敢说他现在在做什么。 犹豫的是跟他的那些兄弟,如果他跟沈非走了,那些人怎么办?并且,他已经过惯了挥金如土,对美女招之即来的生活,他真的能忍得下心去洗碗? 沈非已经走到门口了,庄狂纠结愈加厉害了,他想狠心跟着跑出去,可双腿却灌铅一样,移不动。 终于,沈非消失在眼里了。 对庄狂没有跟出来,沈非半点沮丧都没有,他说那句话,纯粹是看到两个人拼命拦那些人的份上,给他们一个选择的机会而已。 若庄狂去洗碗,洗得好,做得好,自然不会是永远洗碗!这世上,能做的事太多了,就拿打架来说,也不是只有混混才能打架,保安也可以打啊! 错过了机会,就不会再有了。 庄狂不知道他错过了什么,他只是感觉心里空当当的。 在沈非离去后不久,警察来了,地下赌场被查了,一百公斤炸药也被找出来了,兄弟会成员都被抓进局子里了,蒋青被判了死刑,陆曼也受了蒋青的连累。 那一夜,兄弟会彻底在锦城市销声匿迹了,这让道上的人都吁嘘不已,强大的兄弟会就这样烟消云散了。 宁安平又多了一笔功绩,顾东来名声更好了,还被人称为打黑市长,顾东来得到这些消息的时候,真的是哭笑不得,老实说,他现在不想再接受沈非的恩惠,接受得越多,他压力就越大,杨伟石实在是一个火药桶啊! 美女警官朱筠,却是没传出什么消息来,不知去了何处! 锦城市地下势力格局再变,黑玫瑰盛开,庄狂不再那么狂了,却多了隐忍! 暗地里,还多了一股势力。 这些,都与沈非无关。 沈非此刻正和陈兰在一起,陈兰已经弄好了菜单,还选好了位置,陈兰本是要好好和沈非商量的,可沈非却和她的身子商量起来。 讨价还价,你来我往,好不激烈! 当沈非在温柔乡中时,省城一家会所的雅间里,一个大腹便便的男人正发火,他的身边有七个女人,其中一对还是姐妹花,更有一个来自战斗民族,金发碧眼,诱人至极,还有混血儿,每一个都极有味道。 就像到了女儿国。 本该是快乐似神仙,只可惜这个大肚子男人硬不起来,当不了男人,无论怎么刺激,怎么磕药都没有用。 “滚,都给我滚出去!” “麻的,一群没用的女人!” “快点滚,不然老子……” 大肚子怒火冲天的赶人,美女们惊慌失措地朝外面跑去,跑出去之后,眼里却满是鄙夷,那眼神很明显在说大肚子当不了男人还怪她们。 大肚子把女人都赶出去之后,又砸着里面的东西,狠狠的发泄了一通,他静下来将这一段时间的经历想了一遍。 最后得出结论,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就是从锦城市回来之后。 “肯定是那个叫沈非的小子,麻的,他给我用了阴招,让我玩不了女人!敢阴到老子头上,老子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杨伟石恶狠狠地念着,再想到他哥哥也因为这个人远走他方,心里更是怒火旺盛,他拿起手机拔通了一个号码,“帮我做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