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被骗! - 妖孽狂医

第一百二十八章 被骗!

杨伟石让人做了沈非,那边答应得十分痛快,可三分钟都没有等到,那边就把电话反拔了过来,“杨少,锦城出了事,没人接任务!” “老子不管,老子只要沈非死!” “可是杨少……” 这人话还没说完,电话就断了,杨伟石皱起了眉头,虽然他说得强势,却也知道这里面有大问题,就算沈非毁了钱军,和顾东来搭上了关系,可在锦城的地下势力当中,钱军不是最大的。 而他找的这个人,在道上还是有不少能量与威信的,按理说锦城市的地下势力不会拒绝才对,这里面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杨伟石想不明白,正想找人去查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是一个陌生号码,杨伟石皱着眉头接了起来。 “谁?” “很疑惑为什么没人接你的任务?” “你到底是谁?”杨伟石脸色大变,如果这件事暴出去,对他也有不少的麻烦。 “因为昨晚锦城市最大的地下势力兄弟会被沈非单枪匹马挑了,庄狂、黑玫瑰俯首称臣了,谁敢接你的任务?”神秘人并没有说出他的身份,只是将事情缘由说了一遍。 杨伟石身子一阵颤抖,他猜到出了事,却没猜到出的是这种事,沈非一个人摆平了锦城市的地下势力,这需要多么强大的实力才能做到? 再想想沈非那诡异的手段,让他说出了那些绝不能说出的秘密,害得他哥远走金陵,他还去警局呆了两天,最要命的是他老二现在还软着,让他心里有了丝丝怕意。 神秘人又开口说道:“按我说的做,你便可以报仇,可以重新再做男人!” 报仇!男人! 这两个词将杨伟石刺激到了,眼睛放出光芒,毫不犹豫地应了下来! …… 沈非与陈兰一夜缠绵后,陈兰肌肤水嫩得似花中晨露,随时可以滴下来,如雪肌肤里,还透着红润,就像朝霞给她披了一层衣裳,好一个容光焕发。 “兰姐,你真好看。”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不信你看,我心里有火,兰姐,再帮我灭灭火吧。” “啊,今天还有很多事要做的。” “灭火最重要!清晨,阳光,美人,火焰,怎能不燃烧一回?” 沈非扑了上去,陈兰哪里拒绝得了,于是乎,小船儿在爱之海里摇曳起来,里面波涛慢慢摇,时而惊涛又骇浪…… 待得火灭水生,春花烂漫时,已是太阳当空照! 这时,沈非收到一条短信,上面说:“你挡了某人的路,他会出手对付你。” 挡了某人的路? 沈非很是奇怪,要说余为民、蒋青他们吧,他确实挡了他们的路,可他们都被完蛋了,还怎么出手? 而且,这短信是谁发的? 沈非不由想起了昨晚在地下赌场碰见的朱筠,朱筠曾说过要告诉他一个秘密的,后来他也忘了问,直接走了人。 那这条短信,就是朱筠所说的秘密吗? 沈非没有多花时间在这条消息上面,兵来将挡,水来土淹,管他是谁,只要出手对付他,他百倍还回去就行了。 于是,沈非与陈兰吃过饭,便陪着陈兰去看那间店面,陈兰已经事先电话联系过了,就是价格问题。 两人赶到地方,这块位置确实是黄金地段,人流量相当大,周围的写字楼、公司也多,做出和肯德基、麦当劳一样的中式快餐,相信吃的人会不少。 铺面房东江连正已经等在那里,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蓄着胡子,头发较长,戴着眼镜,看起来有些文艺范儿,不过江连正谈起价来,那可是一点都不文艺。 “我这铺子,黄金地段,不管做什么生意都是赚钱的,看在你们这么有诚心的情况下,我就便宜点,一年收你们二十万年薪就行了。” 江连正说得像是给了沈非两人好大便宜一样,目光还时不时的在陈兰身上扫过,陈兰底子本就好,现在去了心中忧愁,又得了沈非的滋润,整个人都焕然一新,看起来更有味道,江连正控制不住地想去看。 “二十万?太贵了!”陈兰立马拒绝,现在的沈非倒是不将二十万放在眼里,可是,生意就得按生意来做,再说这是陈兰的,他不喜欢多插手。 “租不起就别租,有的是人租我的店面!还以为你们有诚意,既然你们没诚意,那就算了!” 江连正起身走人,走得毫不犹豫,陈兰做过的事情不少,可在这方面的经验确实不足,忙说道:“江先生,你先别忙走,价格可以再谈谈的。” “没得谈,二十万,一分都不能少。”江连正很强势。 陈兰秀眉紧蹙,这位置真的很不错,如果错过了,再找其他位置也比较难了,她想尽快将餐馆开起来,思量再三,陈兰说道:“十五万,我们立马签合同。” “十五万?美女,你砍得也太厉害了,你们还是走吧!” “我们是很有诚意租下这店面,江先生说个一口价!” “就是二十万!” “十六万!” “二十万!” “沈非,我们走。” 陈兰拉着沈非的手往外走去,江连正眼睛一眯,却没有说话,直到陈兰快走出门口的时候,江连正说道:“美女,这样吧,我们各退一步,十八万!行,咱们就立马签合同,不行,就拜拜。” 陈兰看向沈非,似在征求沈非的意见,沈非笑道:“你的店子你做主。”陈兰妩媚一笑,转头严肃说道:“好,就十八万!” 江连正面色严厉,“美女,不过我丑话要说在前头,这店子你不能弄坏了!如果坏了我店子,那我就要立马收回!还有,十八万的租金必须立马付,并且只是这一年的,明年还得按照行情来!” “你放心。” “那就签合同吧。” “对了,把你的身份证、房产证看一下。” “美女,你还真小心,附近的人谁不认识我,还怕我骗你不成?” 江连正笑着,拿出了证件,陈兰仔细看过之后,这才放下心来,然后一手付钱,一手签了合同。 “美女,祝你们生意兴隆。” 江连正笑着走了人,沈非看着江连正的背影,隐隐觉得他的笑容似乎另有意味,不等他深想下去,陈兰已经拉着沈非四处看起了店子,说着这里该怎么装修,那里又该怎么装修,陈兰雀跃得像一只精灵。 韵味十足的精灵! 正当陈兰规划着布局的时候,有一个人冲了进来,厉声喝道:“你们是谁?在我的店子里面做什么?” 沈非和陈兰回头一看,陈兰怔住了,沈非皱起了眉头。 眼前这个人也是胡子、眼镜、长发,一身文艺范,就是脸形都跟前面那个江连正差不了多少,只是声音、语气有些不同。 陈兰回神问道:“这是我们租下来的店子,为什么不能在这里?” “乱说,我什么时候把这店子租给你们了?” “那个叫江连正的人租给我们的。” “我就是江连正,我什么时候租过?” “刚才。” “胡说,刚才我还在开车,怎么租店子给你们?还有,你们是怎么把我店门打开的?我得报警!” 这人说着就要掏手机,两人都意识到不对劲,沈非说道:“你说你是江连正,有什么证据?” “哼,让你们死心!” 这人掏出了身份证,上面还真写着江连正三个字,沈非想起之前那个江连正离开时嘴角别有意味的笑,心里恍然,原来他笑的是这个意思。 陈兰慌了,“沈非,先前那个人是骗子吗?我们被人骗了?” “你们被谁骗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这个江连正问来,陈兰将事情始末说了一遍,江连正睁大眼睛说道:“连房产证都有?还租了十八万?” “是的。” 陈兰很是伤心,本以为可以节约了两万,谁知被人骗了十八万,餐馆都还没有开张就被人骗了这么多,陈兰跳河的心都有了。 沈非眼中有杀气,他的钱可不是那么好骗的,当即沈非打了电话给宁安平,把事情说了一遍,托沈非的福,昨晚铲除兄弟会这颗毒瘤,又立大功的宁安平,立马下了保证,说将锦城市掘地三尺,也要把那个骗子给揪出来。 宁安平挂断电话便吩咐全市的警察找了起来,抓一个骗子是小事,可为沈非抓骗子那就是一件天大的事,宁安平想把这件事办得漂漂亮亮的,好借机搭上沈非的线,沈非现在可是锦城市的大佬。 “兰姐,别担心,警察会帮我们把钱找回来的。” “沈非,我……是不是……很笨……” “花十八万买个教训,值!以后我们不上当就行了!” “恩。” 陈兰重重点了头,她心里告诉自己以后绝不能再出这样的事故。 江连正确定了房产证在他手上后,安下心来,听到沈非说的话,心里有些不屑,对方把证件做得那么逼真,就连人都装得这么像,他们哪里还找得回来。 至于警察,警察是随便就能听他话的吗? 江连正不耐烦地说道:“我不管你们是不是被骗了,签了合同!反正,这间店子是我的,我还没有租出去,你那份假合同,我是不会承认的!你们想要这间店面,就得和我签合同。” 陈兰看向沈非,沈非点头,示意她来,陈兰紧了紧秀拳,把骗子一事暂且压下,说道:“那你想要租多少?” “一年二十五万!”这个江连正狮子大开口了。 “十六万!” “十六万?你们以为我是骗子,随便就降价吗?这个店面的好处我就不说了,你们拿不出二十五万,就赶紧走吧。” 江连正没把两人放在眼里,沈非一看就是个学生样,刚被人骗了钱,他们哪里还拿得出钱来? “地段是好,可租不出去,也没有用!二十万,是我的底限,你要租便租,不租我另找地方就行了!” 陈兰强硬地说来,江连正眉毛一皱,两人又交锋了好几回,最后商定一年二十万租金,陈兰这才松了一口气。 看到陈兰的变化,沈非笑了,人在挫折中是成长得最快的,正当两人要签合同时,门口又进来两个人,走在前面的是一个外国人,脸瘦人高鼻歪,金发碧眼,长相摆在非诚勿扰的舞台上,保证会引起不少人惊呼,甚至有女生爆灯。 外国人高傲地说道:“谁是江先生?”外国人的普通话很不错! 江连正站了起来,“我是,你们有什么事吗?” “江先生,我叫约翰!”约翰仰着头斜了沈非两人一眼,“我是肯德基在川西省的负责人,我们想要租下您的这间店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