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贱骨头 - 妖孽狂医

第一百二十九章 贱骨头

眼看就要签合同,却又钻出了一个约翰,跑出了一个肯德基! 而且,这个约翰明显不把沈非两人放在眼里。 陈兰担心事情有变,忙说道:“江先生,我们还是先把合同签了吧。” “合同?什么合同?”江连正一脸茫然。 “江先生,你……”陈兰气急,“你怎么能说话不算话?” “我说什么了?”江连正非常的理直气壮。 “明明你已经答应了一年二十万租金,把这间店面租给我的。” “那我们签合同了吗?”江连正带了喝斥的语气,随后又笑容满面的对约翰说道:“约翰先生,你们快请坐。” 说完,江连正还亲自去抬椅子,他此刻的笑容、神态,完全就像一把摇着尾巴要吃骨头的狗,他的崇洋媚外之心,可见一斑。 “谢谢。”约翰说着谢谢,可脸上却没有半分谢谢的样子,无比的高傲,约翰坐了下来,目光落在陈兰身上,“这位美丽的小姐,你太美了,就像高山上的雪莲花,我一见就醉了。” “请你自重!”陈兰没好气地说来,又看向江连正,“江先生,做人要有诚信,你真的想要毁约吗?” “诚信?”江连正冷笑,很是不屑,“你说我说过那些话,你有证据吗?” “你……” 陈兰很生气,沈非牵过她的手,微微一笑,沈非没有出手,他想看看这些人要玩什么花样儿,而且,他隐隐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 他来租店面,第一次被骗了。 第二次要谈拢的时候,又冒出另外一个人要租。 这是巧合吗? 如果说第一次是巧合,那第二次还能算巧合? 即便是巧合,两次巧合已经足以说明有问题了! 陈兰感觉到沈非手上的温度,怒火平息下来,约翰笑道:“美丽的女士,你没有签合同,所以就不算有约,既然没有约,自然就不算失信?” “约翰先生说得很对,就是这么一个理!”江连正讨好地附和着,又转头对陈兰喝:“合同都没签,我怎么就没有诚信了?像你们这样的人,我的店面就是租不出去,也不会租给你们。” 约翰拍了拍手,“江先生,我出十万,租下您的店面,如何?” “什么?十万?” 江连正脸色大变,他和陈兰都谈了二十万,本以为这个老外来会给出更高的价格,结果他一开口就少了十万,他简直亏死了。 “活该!” 陈兰冷冷一笑,沈非瞧见,别有风味啊。 江连正挂不住脸,赔笑道:“约翰先生,能不能再加一点?” “不不不!十万已经够多了!江先生,你应该知道,肯德基是世界闻名的企业,选择你的店面,是你的荣幸!我作为你们省的负责人,亲自来和你签合同,更是你的荣幸!想一想,肯德基入驻你这个店子,生意肯定暴好,到时你的租金不是更高吗?” 说到这儿,约翰顿了一下,又说道:“对了,我想签十年的合同!” “十年?” 江连正整张脸都黑了,如果亏个十万,那也就罢了,可这签十年,那他亏的就是一百万,不对,比一百万还多,毕竟每年的租金都是在上涨的。 另外,谁知道十年之后,这个地段还火不火啊。 “太活该了!” 陈兰声音不大,却能让江连正听见,江连正脸色更加难看了。 约翰仿佛一点都不知道江连正的难处,仍然居高临下的说道:“这样租,也免得江先生每年为了租店面而发愁!还有,十年之后,我们得拥有优先续约权,除非我们不想租了,否则你不能租给别人!” “约翰先生,你们给的条件也……” “这是你的荣幸!” 约翰有些生气了,说完不再理江连正,转头看向陈兰,露出个自以为英俊的笑容,“美丽的女士,如果你想和我有约,我是很高兴的。” “恶心!” 陈兰难得生气,可今天发生的事,遇见的人,让她很生气,特别是这个装着一副绅士面貌,实则对她另有企图的道貌岸然的外国人,更是让她觉得恶心,比起沈非那光明正大的流氓,这外国人就是一垃圾! 最重要的是,她的心里,只有沈非。 除了沈非,再容不下他人。 约翰脸色一沉,以前他碰到的女人,一看他是外国人,就会主动上前搭话,他随便表示出一点对她的兴趣,那女人就会主动送上床给她玩,他来这个国家,都玩了不知道多少个漂亮的女人,一天换一个都没问题,还有的女人还出钱让他玩,可眼前这个女人,似乎有些不同。 对此,约翰不相信,觉得这女人是在欲擒故纵,他又笑道:“美丽的女士,你肯定是误会我了,我是很风趣的,我还有很多爱好,我喜欢打篮球,喜欢喝红酒,喜欢爬山,我家里的床很大,只要你肯了解我,我保证你……” “我保证打不死你!” “你敢打我?”约翰笑了起来,“你不知道我是美国人吗?你敢打吗?” “废话真多,赶紧滚出去,别让我兰姐继续恶心下去。” “你算什么?小子,你有我帅吗?”约翰摆出了一个很酷的姿势,左眼里充满了鄙视! 砰! 沈非一拳击中约翰的眼睛,约翰左眼立马成了熊猫眼,约翰喊痛不已,沈非笑道:“现在谁帅?” “你……” 约翰没想到沈非真的敢打他,约翰还没有怒吼出声,刚刚被约翰强势压迫的江连正却跳了起来,“你怎么能打约翰先生呢?约翰先生是我的好朋友,你打我的朋友,我的店面你别想再租了,你就是出三十万我也不会租给你!” 陈兰惊讶地看着江连正,江连正明明被约翰坑了,可他表现得竟然比约翰还愤怒,好像打的是他一样,这人真不是一般的奇葩。 沈非毫不掩饰地露出嘲讽笑容,“我今天算是明白狗奴才这三个字的真正含义了,真是贱骨头!” “你污辱我,我要告你诽谤!” 江连正还是那么的义愤填膺,他觉得这样帮了约翰,约翰会给他更高的租金,约翰身后的人,指着沈非吼道:“你叫什么名字?赶紧给我们约翰先生道歉,并且自己打肿双眼,否则,我会马上通知美国大使馆。” “小李,江先生,你们先别忙打电话。”约翰语气里充满了愤怒,但他很好地控制下来,并没有发火,他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借机玩到那女人的机会,等他玩腻了,再来追究那小子的责任,让他付出严重的代价。 约翰捂着左眼,对陈兰说道:“美丽的女士,你的朋友打了我,你应该清楚,在华夏,打美国人是很严重的刑事案件,如果你不想你的朋友有事,就与我共渡一晚,不然……” 砰! 约翰右边眼睛也成了熊猫眼! “天啊,你居然又打了约翰先生,我要报警告你。”江连正掏出了手机,当真拔通了110,“喂,警察吗?我这里有人打美国人,把人家眼睛都打出血了。” 与此同时,那个被称之为“小李”的李铭宇,也将电话打到了美国大使馆,打完之后,李铭宇说道:“小子,大使馆很快就会来人,你就等着吧。” 沈非扫了李铭宇一眼,“你是狗,还是人?” 李铭宇很不爽,“我当然是高贵的人,你等着吧,大使馆会找你算账的。” 江连正赶紧得意洋洋地说道:“我报了警,警察也会马上来找你算账!” 陈兰知道,这两个电话一打,事情便会闹得很大,她有些埋怨自己,如果不是选这个店面,今天就不会出这样的事,陈兰看向沈非,见沈非一副看好戏的样子,心不由定了下来,她相信沈非,只要有沈非在,再大的事情都不算。 沈非笑着,这两拳除了因为约翰说话很贱,对他的女人有想法给他的教训,还有原因就是要把事情闹大。 约翰这人虽然很欠揍,但他刚才一句话说得很对,他作为肯德基在这个省的负责人,为什么会亲自来谈合约,租下这个店呢? 这里面的问题,更大了。 约翰痛得两只眼睛都睁不开,他大声吼道:“小子,我不会放过你的,我要让你坐牢……” 沈非撇了撇嘴,“怎么外国人也说这样的话,真是没新意。” “我是美国人!你打了我是外交事件,你们国家最看重的就是外交事件,你们政府一定会严肃处理你的,你会把牢底坐穿的。” “牛仔,你是哪国人不关我事,但是,你脚底下站的,是华夏的大地!” “小子,你还嘴硬!等着吧,你会身败名裂的!”约翰嚣张地吼来,随后看向陈兰,“美女,你的朋友已经完蛋了,如果你想他还有一条活路,就乖乖求我吧,用你的身子来求……” 砰! 沈非抓住约翰的脑袋,大力砸在桌上,紧接着,又将约翰抓起来,不断地打在他的身上,一边打一边施展妙手回春,将他脸上的伤势去除,不是立马消失的那一种,是要等一小段时间才消失。 除此之外,沈非施展了酷刑,少许时间后就会痛到极致,痛得抢劫理智,会将藏在心里的话都说出来! 不管这人为什么来,又为什么这样玩,既然要玩,就玩个痛快! 弄完之后,沈非一把将约翰扔在地上,对目瞪口呆的江连正说道:“你说如果把你刚才的狗奴才行为都曝光出去,你会不会成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我……”江连正脸上满是汗水,但下一刻,江连正说道:“你狂什么狂,马上你就会被警察抓去坐牢了。” “你没救了。” 沈非下了结论,江连正不知道这四个字意味着什么,他看到有三名警察朝他店子跑来,赶紧招呼道:“警察,凶手在这里,你们快来把他抓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