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你能闭上眼睛吗? - 妖孽狂医

第十三章 你能闭上眼睛吗?

听到刘虹的问话,沈非不好意思了,他当然想过顾妙暄了,顾妙暄长得那么漂亮,他要没想过,还算是男人吗?只是,看到李莫愁老妈一副要施展九阴白骨爪的架式,沈非明智地选择了摇头。 “什么?你竟然没有想过我女儿!” 刘虹愤怒得像一头要吃人的母老虎,沈非感觉很不对劲,却也明白自己摇头让刘虹更生气,好汉不吃眼前亏,他赶紧点头。 果然,沈非一点头,刘虹就冷静了下来,沈非看得一愣一愣的,这李莫愁老妈也太古怪了,别的人生怕自己的漂亮女儿被别人想了,她倒好,自己不想她还要生气。 顾妙暄在厨房里更是听得莫名其妙,不过她隐约觉得老妈好像误会了什么事。这时,刘虹又问道:“你到底有没有想过我女儿?” “想过!” 沈非回答得干净利落、掷地有声。 刘虹紧追不舍,“怎么想的?” 沈非张大了嘴,李莫愁老妈未免太强悍了吧,他怎么想她的女儿她都要知道!白痴都知道,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会怎么想一个漂亮的女人,不是各种占便宜,就是各种姿势的XXOO。 刘虹可不知道沈非心里的想法,她只知道沈非没有回答她的问题,目光再一次变得凌厉起来,沈非心中又浮起那种不好的感觉,再次问道:“阿姨,你真想知道?” “当然!” “好吧,我说!我想的,就和电影里面演的一样!” 沈非说的电影,自然是苍老师她们主演的爱情动作片,刘虹想到的则是男主角为了让女主角幸福,各种奋斗、努力,最后大圆满的励志电影。 厨房里的顾妙暄,觉得不能再让老妈盘问下去,她已经感觉到沈非话里的那种邪恶味道,便走出来冷声说道:“家里没面了,沈非,你出去吃!” “好!” 沈非正想脱身,他感觉自己再呆下去,刘虹就要问他具体的细节,或者是姿势了。沈非说了声“阿姨再见”,以最快的速度打开大门,溜了出去。 到了楼下,沈非才发现忘了换鞋,犹豫了一秒,沈非果断往小区外面走去,与李莫愁母女的强悍相比,穿拖鞋根本不算什么,至于那双鞋子有的是机会拿回来,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先把肚子给填饱,沈非往兰姐餐馆走去。 顾妙暄家里,刘虹正说着,“小暄,虽然我不赞成你们俩在一起,但是,你们生米已经煮成了熟饭,我说什么都没用了。” “妈,你说的什么啊!”顾妙暄蒙了,她不就带沈非回来治了个病,做了个实验吗?怎么就生米煮成熟饭了呢?老妈的误会也太大了吧! 刘虹瞪了女儿一眼,“虽说沈非比你小八岁,但他人还不错,也算有责任心!男人最重要的就是责任心!你要多多培养他这一方面,以后你才能幸福!” 顾妙暄快要疯了,老妈越说越离谱了,她幸福不幸福,和沈非有什么关系?还有,沈非整一副流氓样,能叫不错吗?一边抱着苏锦瑟,一边要在教室里和林莎亲嘴,这也叫有责任心? 刘虹又道:“原本我今天是来叫你去相亲的,没想到你已经有了男人!既然你选择了沈非,就好好待他,像你刚才,哪有一点女人样?家里没面,你就不能出去买面回来吗?直接就赶人家走,这样下去,会影响你们的幸福!” 听到这话,顾妙暄算是彻底明白了,肯定是老妈听见了她和沈非在书房里的对话,还有她的嘤咛声,所以误会她和沈非发生了关系。 顾妙暄忙辩解道:“妈,那是沈非在给我治病!” “我知道是治病,阴阳协调嘛!” “……” 顾妙暄无语透顶,她想着一定要解释清楚,她才不要和沈非那个小流氓有什么关系,可正当顾妙暄准备拉着老妈去书房时,她忽然想到老妈说今天是来找她去相亲的。 顿时,顾妙暄脑海里灵光一闪。既然老妈误会她和沈非有了关系,那就让老妈误会去,正好可以用沈非当挡箭牌,免除相亲之苦。 想到能够过上清静日子,顾妙暄嘴角浮起一丝笑意,刘虹看到,认为女儿是不好意思,心里庆幸刚才没有棒打鸳鸯,否则女儿真的就要抑郁了。 刘虹说道:“行了,别傻笑了。跟我回家吃饭,今天中午你爸要回来。” “妈,我还有课题要做,就不回去了!” “害怕你爸?也好,你先不回去,我去做做你爸的思想工作!”刘虹往外走去,顾妙暄心中觉得有些不妙,但还是没有开口解释,刘虹看到沈非的鞋,说道:“沈非没换鞋,你让他回来换鞋,顺便给他弄点吃的。” 顾妙暄睁大了眼睛,她才不会让沈非回来,更不可能给沈非弄吃的,可在老妈的目光注视下,顾妙暄只得点了点头,刘虹这才开门离去。 “呼……” 送走了老妈,顾妙暄大松了一口气,恨了沈非两回,立马跑进厕所,她想看看白带有没有减少,若真的减少了,那绝对将在中医界引起大轰动。 …… 此刻,沈非已经走到了味一品餐馆,兰姐正摆放桌椅板凳,沈非紧走两步上去帮忙,“兰姐,这种粗活,我来做就行了!” “你来了啊!” 兰姐看到沈非,立马想起了她昨晚做的春-梦,想起了沈非对她的胡作非为,脸蛋儿瞬间变成了红苹果,羞得不行。 “兰姐,你发烧了?” 沈非用手摸在兰姐的额头上,兰姐身子一个颤栗,脸色更红,沈非调动能量一看,“真奇怪,兰姐你没有发烧啊,怎么脸上这么烫!” “我没事儿,可能是天气太热了吧。”兰姐清楚自己发烧了,只不过是另外一个“烧”字,她可不敢让沈非继续问下去,忙转移了话题,“这会儿不是上课时间吗?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想兰姐了,所以过来看兰姐一眼!” “尽瞎说!” 兰姐心脏跳得更快,沈非笑道:“我说的都是真的,我想兰姐给我下碗面吃!” “那你等着。” 兰姐赶紧往厨房走去,沈非干起活来,速度很快,兰姐的面还没有下好,沈非就将桌子板凳摆放得整整齐齐,沈非拍了拍手,走向厨房。 厨房里,兰姐正要将滚烫的面挑在碗里,她的脑海里还不断浮现着昨晚梦里的画面。这时,沈非走到兰姐后面,使劲深呼吸了两口气,“好香!兰姐,我最喜欢吃你下的面了!” “啊!” 正心猿意马的兰姐,忽然听到沈非的声音,有种做贼心虚的感觉,手一抖,那都挑在空中的面猛地落在汤锅里,水珠飞溅起来,溅在兰姐的手上、脸上。汤水很烫很烫,兰姐脸上直接给烫起了泡,手也给烫红了。 “兰姐!” 沈非立马给兰姐诊断,得出诊断之法后,沈非愣了一下!因为神针给出的答案,除了要按摩手心处的穴位之外,还要按摩兰姐嘴唇上的穴位! 嘴唇,是个敏感部位,不能轻易按摩! 不过,兰姐脸上的水泡是一定不能存在的,对于女人来说,容貌比生命更重要。 沈非找到兰姐手心处的穴位,边按摩边说道:“兰姐,有我在,别担心!我保证给你治好,让你的脸上连半丝痕迹都不会留下,让你比以前更美!” 兰姐本来很担心自己就此毁了容,可听到沈非的话,兰姐想到昨天小黑屋里治腰痛的事件,立马打心里信了,“沈非,谢谢你。” “该说谢的人是我,要不是给我下面,兰姐也不会被烫着,治好你的烫伤,是我的责任!” “是我自己不小心才烫着的。” “兰姐,你这么善良,弄得我都不好意思当着你的面占你便宜了!”沈非已经治好了兰姐手上的烫伤,盯着兰姐的眼睛,“兰姐,你能闭上眼睛吗?” 兰姐眼睛睁得大大,看到完好如初的手,兰姐心里惊讶,对沈非好感更浓。再看到沈非的目光,兰姐觉得很真诚,很迷人,她慢慢闭上了眼睛。 沈非伸手,找到了嘴唇上面的穴位,施展妙手回春。当沈非的手指刚刚碰上兰姐的唇,兰姐浑身一颤,因为沈非手指横放,紧闭双眼的兰姐产生了错觉,觉得沈非是在吻她。 就在这时,热流从嘴唇上狂涌出来,不仅涌到了兰姐脸上被烫伤的地方,还涌到了兰姐身体的每一个角度,直接将兰姐给淹没了。 兰姐久旷的身子非常敏感,昨天沈非给她治腰痛,就让她身子起反应,晚上还做了那样的梦;今天按摩嘴唇这个本就敏感的位置,兰姐反应更大了,再加上闭眼带来的想象,兰姐鼻子里情不自禁地哼出了嘤咛声。 沈非听到那一声声嘤咛,浑身狼血沸腾到了极致,沈非费了好大的劲,才压住冲动,将妙手回春继续施展了下去。 几秒钟后,兰姐脸上的水泡完全消失,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相反,兰姐的肌肤更加光彩照人了,就像熟透了的苹果,让人去采摘。 沈非将手拿下,说道:“兰姐,你知道我现在想做什么吗?”不等兰姐回答,沈非便凑在兰姐耳边说道:“我想当禽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