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帮你扬名 - 妖孽狂医

第一百三十章 帮你扬名

江连正对约翰的爱,就像鱼儿离不开水,鸟儿离不开天空,在约翰那么欺负他,一年给他十万租金还一租十年,并且那么不给他面子的情况下,仍然忠心耿耿地维护着约翰,给警察打电话,还给沈非贴上了凶手的标签。 简直就是老鼠对猫的追逐,羊爱上狼的传说! 世间真爱,莫过于此。 沈非拍手点赞,“你们果然是真爱!” 江连正哼哼一声,把警察迎了进来,指着沈非说道:“凶手就是他,是他打了约翰先生,你们快把他抓起来。” 警察扫了眼沈非的侧脸,随后将注意力放在了约翰身上,约翰蒙着双眼直喊痛,“我的眼睛瞎了,好痛,痛死我了,你们快把他抓起来,美国大使馆马上就会有人来。” 听到那凄惨的声音,警察直觉这老外是真被打了,再听到说美国大使馆会派人来,三名警察如临大敌,大使馆一来人,那事情就变大了,他们必须要把事情控制下来,不然这身衣服都要被扒了。 当即,一名警察向上级汇报,另外两名警察对沈非喝道:“站起来,跟我们去警局走一趟!” “不调查一下事情经过?” “用不着调查了。” “不查看一下伤势?” “人家叫得这么凄惨,还能有假?” “万一他装的呢?” “别废话了,不管他是不是装的,也不管你是不是有理,反正你打了外国人,就是你的错。” “是吗?” 沈非反问出声,两名警察已经走到了沈非的正面,两人正条件反射地要回答出“是”的时候,看到了沈非那张脸。 这两名警察是经历过皇家一号事件的人,一眼就认出了沈非,那个“是”字卡在喉咙里,怎么也吐不出来。 他们被震惊住了。 准确一点说,是被惊吓住了。 沈非的大名,在他们圈子里,那是绝对的如雷灌耳,不说顾东来市长的乘龙快婿,什么陈强事件、皇家一号事件、孤儿院事件,以及昨晚的兄弟会事件,哪一件不是惊天动地啊! 就连莫天雷、余为民,这么大的大人物得罪了沈非,都下课了,何况他们这种小警察,想想他们刚才那么放肆、强硬、不讲理的说了那些话,他们有种要尿裤子的感觉。 实际上,他们的手脚,已经在颤抖了。 怎么就得罪了这样一尊大神啊! 两个警察感叹着今天出门没翻皇历,才碰到这种倒霉事儿,外国人被打还牵涉到大使馆绝逼是一件大事,可要惹了沈非沈少那更是一个灾难啊! 怎么办? 两相其害取其轻! 很明显不能得罪沈少啊! 两人正要开口叫出“沈少”的称呼,却接触到沈非严厉的目光,两人顿时醒悟过来,闭上了嘴。 江连正洋洋自得地看着沈非,见警察愣在那里没有去给沈非戴手铐,听到约翰的催促,忙吼道:“警察同志,你们赶紧把他抓起来啊,不然他又伤了人怎么办?” 两名警察回过头来,死死盯着江连正,就是这个人打的报警电话,要不然他们怎么会惹下这么大的祸,两人把江连正记了下来。 江连正心里有了一种不妙的感觉,喉咙里的话再也吼不出来。 李铭宇喝道:“警察同志,你们还不抓人?” “闭嘴!”警察A厉喝,警察B问着约翰,“你叫什么名字?” 约翰在华夏呆了好几年,对华夏的官场有一定的认识,遇到他这种外国人,小事件也会变成大事件,一般来说,为了消除影响,不管是不是对方的错,警方都会先将其抓起来再说。 刚刚事件的发展也确实是这样的,可他们看到那个人之后,竟然问他的名字,这只能说明那个小子不是一般人。 对此,约翰心中一声冷笑,能让那位挂记上的,怎么可能是普通人?反正这回他是做了十全的准备,他的身份再牛逼,还能和大使馆搬手腕吗? 再说了,这件事他是有理的,就算他调戏了他的女人,可他出手打了他,他是美国人,不是随便那个都能打的! 调戏他的女人,算是他的荣幸! 他死定了! 等他进了监狱,再弄到他的女人,那是轻而易举的人,华夏的女人就这样,他用美国人的身份,好弄得很。 约翰心里美美地想着,嘴里答道:“约翰*伯克利!” “是谁打的你?” 警察B继续问着,警察C已经向上级汇报完了事情,正在诧异两个同伴的行为,却从人缝间看到沈非那张脸。 顿时,警察C明悟。 李铭宇见警察变了风向,不仅没有怕,心里反是高兴起来,不管那个人是什么身份,惹到约翰这个有地位的,大使馆还要帮忙出头的,那个人只有悲剧的命。 而他只需要站在约翰这一边,出的力越多,他得到的好处就越多,比如这间店面的租金他十年都不用付了,加盟肯德基的费用也能少上许多。 想着那些利益,李铭宇义愤填膺地吼道:“警察同志,你们是怎么搞的?那人打了约翰先生,你们不去问他,还跑来审问约翰先生,你们不知道大使馆的人马上就要来了吗?你们还想不想当警察了?” 警察A挡在李铭宇的前面,冷道:“我们是人民警察,是华夏警察,就算大使馆的人来,也得讲道理。如果你再阻碍公务,就把你抓起来!” “你们会后悔的!” 咔嚓! 警察A把李铭宇铐了起来,李铭宇嘴里大喊冤枉、不公,心里却乐开了花,这手铐戴下去,他的功劳就大了。 约翰果然很满意李铭宇的所作所为,放下双手,批着沈非,“是他打的我!” 三警察一看约翰的眼睛,好像并不严重,想到约翰刚才的行为以及他们可能遭受的灾难,三警察心里装满了怒火,声音更加冰冷地问道:“他用那只手打的?” “他用右手打的,先打我的左眼,后打我的右眼!” “他为什么打你?” “他想租江先生的店面,我也想租江先生的店面,江先生看中了我们肯德基的名声,不租给他们,所以他恼羞成怒,就动手打了我。” 听到约翰的话,沈非拍手赞道:“乾坤大挪移用得不错,继续编!” 陈兰说道:“警察同志,他乱说!事实是江连正答应一年以二十万的租金租给我们,就在要签合同的时候,这个人跑来说一年给江先生十万,还一租就要租十年!” “这位女士,虽然你很漂亮,但我不得不说你的智商很有问题!这么好的位置,怎么可能一年才是十万的租金,我明明和江先生说的是一年三……” “三百万!”沈非帮约翰将数目说了出来,接着以肯定的语气说道:“是的,我听到了,约翰先生说一年租金就是三百万,并且是租十年!他还说,他有的是钱,他租的不是店铺,租的是面子,租金没有三百万,根本配不上他美国人的身份,少于了三百万,就是在污辱他,污辱他们美国人。” “我……” 约翰一下子被弄蒙了,刚说出一个字,沈非又道:“我知道,我没你那么有钱,竞争不过你,所以这间店铺被你抢到手了!然后我怀恨在心,所以对你大打出手,对吗?” “这……”约翰想否认,用三百万租这个店面,除非他脑子抽筋,可他否认的话,不就是否认了怀恨在心的事吗? “阴险的东方小子,不过,想以这样的方式让我难堪,根本不可能!”约翰心里冷笑,江连正那样的人怎么敢收他三百万,最后能给他一年十万就算不错了。 于是,约翰点头说道:“你说的不错。” “江先生,赶紧签合同啊,一年三百万,你赚大发了!”沈非一巴掌拍在江连城的肩膀上,顺便施展下“妙手回春”,这个妙手回春不为治病,只为刺激江连城的兴奋度。 在三百万的引子下,一股股热流的作用下,江连城果然变得很兴奋,拿出本该与陈兰他们签的合同,在上面写下三百万的数额,又签下了大名。 刚签下大名,江连城忽然觉得不对劲,但沈非已经帮他把合同递到了约翰面前,“有钱的约翰先生,该你签字了。” 约翰本来想用缓兵之计,等弄倒了沈非再来说租金的事,可沈非做事太绝,此外,还有江连正这个人,也是可恶至极,约翰冷冷扫了江连正一眼,“华夏人都不可信,事后一定不能让他好过!” 事已至此,骑虎难下,约翰只得签了名。 “还要盖章的!” 沈非好心提示,约翰用恶魔般的目光盯着沈非,盖下了章。 至此,合同算是签完了,具有了法律效应。 沈非笑道:“约翰先生,恭喜你,你的智商达到了二百五,签下了如此白痴的合同,让我们大开了眼界。你放心,你的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大无畏精神,我一定会帮你扬名立万,广为传播,让世界为你齐喝彩。” 听到沈非的话,三个警察使劲忍住笑,沈非不仅强悍,还是个坑神,这店面租二十万就差不多了,硬是被沈非坑到了三百万,十年就是三千万! 李铭宇起脚不对劲,这个店面说好是为他弄的啊,可在警察那要杀人的目光下,李铭宇愣是说不出来。 江连正倒是想说话,可刚张嘴,沈非又是一巴掌拍在他的肩膀上,穴位一按,笑道:“江先生,也恭喜你,瞬间收获三千万,你能坑老外这么多钱,是我们的英雄啊!” “……” 江连正不停的分辨,可只看到张嘴,却没有发出半点声音,约翰更加记恨江连正,对沈非喝道:“你想做什么?” “帮你扬名啊!增加点击率啊!”沈非掏出手机拍了照,再发了微信、微博,“约翰先生,你说你们总部知道这个消息,会不会也拍手称赞你做得好呢?” “你……” “不用谢谢我,我叫雷锋!” 沈非一脸诚恳,约翰却是心若死灰,心里直道完了,传回总部他会死得很惨的,他完全没想到这件事会变成这个样子。 比他想的都还要闹得大! 这一传播出去,想收都收不回来了! 怎么办? 正当约翰不知所措的时候,外面急停了一辆车子,有两个美国人走了下来,约翰像看到救星一样,喊出了一串串英语,“迈克先生,这群黄皮猴子坑我,还打我,你们一定要为我讨回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