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物证在何处? - 妖孽狂医

第一百三十一章 物证在何处?

看到迈克迎了两个老美进来,沈非眼中杀机更冷,这里是锦城,大使馆的人没事儿往锦城跑?就算大使馆的人偶尔出差,来到锦城,也不至于来得这么快,比警察都还要快吧,好像他们就在隔壁喝茶一样。 而且,看他们的样子,仿佛早就预料到会出事! 这实在很难用“巧合”两字来解释! 只能说是暗中有人在针对他了! 那对他出手的人会是谁? 他又挡了谁的路? 沈非想了一圈,排除了陈强、钱军、莫天雷、余为民等这些和他有仇的人,毕竟大使錧的人不是那么好调动的。 剩下的就是陆锦华了! 陆锦华有那个财力,背后也有能量,更是有对他出手的动机,一来陆锦华被他扫了脸,他有理由报复回来。 二来,他还真挡了陆锦华的道,陆锦华多半也猜到他对那块地有想法,只要弄倒了他,让他进了监狱,沾染上了这种外交大事件,就算是顾东来想救都会有顾忌。 如此一来,那块地就是他的囊中之物! 无论从那个方面来看,陆锦华都是幕后那只黑手! 可沈非隐隐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想想那个不知来头的朱筠,她卧底那么久,立了那么大的功,居然没有她的相关消息,很显然朱筠不是个简单人物。 而能让她称之为“秘密”东西,会如此让他轻易猜到是陆锦华吗?真是陆锦华,朱筠不用说,他也能猜到吧! 总之,陆锦华还不够资格成为秘密! 不是陆锦华又会是谁? 比陆锦华还厉害,又还有仇的,能够调得动大使馆的,沈非在脑海里勾勒着,忽然冒出个大肚子来。 沈非想到了杨伟石。 是他? 沈非这阵子连轴转,还真没去过问杨伟石的情况! 不过,要真是杨伟石的话,凭他的身份地位还真能做到眼前的这些。 只是,他给杨伟石留了暗疾,杨伟石就一点顾忌都没有? 还有,明知道他能让人说出不想说的心里话,就应该知道,眼前这个约翰,这些大使馆的人不至于给他带来麻烦才对。 难道说还另有手段? 沈非想到了那个骗子! 无数个念头像龙卷风一样从心里刮过,迈克已经走了进来,刚踏在店子里,迈克就朝三名警察厉声质问道:“你们怎么还不把打伤我国公民的凶手抓起来?” 老实说,三名警察心里是有点虚的,若不是后面站在沈非,他们也许早就趴了,但此刻,必须硬起来。而且,这个老外的态度,也让他们很不爽,不管怎么说,这里是华夏的地盘,什么时候轮到他们来做主了? 警察B反问道:“事情还没有调查清楚,我们都不知道打人的凶手是谁,你就能断定凶手了?” “人证、物证俱在,如何不能断定他是凶手?” “人证是谁?” 约翰忙指了指李铭字和江连正,警察B喝问道:“你们看见了他打人了?” 李铭宇立马说道:“我看见了,就是他打的!先是打了约翰先生的左眼,后打了约翰先生的右眼,紧接着又把约翰先生的头撞在桌子上,还把约翰先生抓起来狠狠地打了!” 说完,李铭宇讨好地看向约翰和迈克,迈克扫了李铭宇一眼,眼里尽是鄙夷,李铭宇却还很得意,心里计算着他能得到的好处。 约翰大喊道:“听到没有?快去抓他!” 警察B没甩他,又盯着江连正,“你也看见了?” 江连正到现在都还没有想明白他怎么就那般激动地和约翰签了三百万合同,仿佛那一刻他很兴奋,兴奋得不能控制自己。 不过,江连正对眼前的局势看得很清楚,这个人绝不可能是约翰他们的对手,人家连大使馆的人都找了出来,那人还不知道会死成什么样子。 这是一个讨好约翰的大好机会。 江连正“恩”了一声,发现自己能说话,毫不犹豫的点头,“我也看见了,和李先生说的一样,他重重的打了约翰先生,打得很厉害,眼睛都打肿了,身上还有很多血痕,都把约翰先生打成重伤了。” 约翰朝沈非甩去一个得意的眼神,又给陈兰甩去了一个媚眼,迈克冷声喝道:“他们两个都证明了,你们还不抓人吗?这件事,我一定会向你们的上级领导投诉的!” “谁要投诉啊?” 后面响起一个漫不经心的声音,来的人正是宁安平,宁安平刚开始得到有美国人被打的消息,也是怒火三丈,牵涉到美国佬的事情,再小的事情也变大了,他发着狠要给打美国佬,给他惹麻烦的那个人一个严重的教训。 可没等两分钟,他又接到消息,打美国佬的人是沈非,他差点没吐血,心里无比地庆幸他还没有发出错误的命令,沈非这尊大神比美国佬都不能惹啊。 赶紧的,宁安平将事件报告给顾东来,顾东来眉头皱得紧紧,沈非真是一个惹事精,他走到哪里,哪里就会有麻烦事,虽然他都从这些事里得到了好处,可他不喜欢这么多麻烦啊。 再说了,谁能保证沈非每次惹了事都能安然脱身? 就像这次! 打了美国佬,大使馆的人还出了面,事情已经闹得很大,沈非摆平得了吗?就算沈非用出那个诡异的手段,让人家说出做过的坏事也没有用,人家不是华夏人。 更严重的是,这件事再上升一下,那就是两个国家之间的事情,他这个小小的市长可做不了主。 说不得还会受到影响,政治生命就此结束都有可能! 麻烦归麻烦,这件事还是要处理的。 以顾东来对沈非的了解,沈非绝不会无缘无故打人,肯定是有原因的,并且大使馆的人出现得也太过蹊跷。 顾东来让宁安平先赶去周旋,他随后赶到,同时多做一些准备! 所以,宁安平这一出场,就把他的态度摆明了。 迈克、约翰听到那宁安平的语气,眉头都狠狠皱了一下,这和他们平时所了解到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这个人应该是快步跑上来,小心翼翼地问着出了什么事,再把人抓了,用各种手段息事宁人、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才对。 哪有这样风轻云淡,毫不在乎的? 迈克冷道:“这人打了我国公民约翰,这两人已经做了证,可他们三个却不抓人,任由凶手逍遥法外。” “有人证。” “不错。” “那物证呢?” “物证就是我的伤!”约翰大声喝来,“你看看我的眼,都肿成什么样子了。” 宁安平盯眼一看,上看下看左看右看,约翰不满地说道:“你到底在看什么,难道我还骗你不成?” “你确实骗了我。” “我怎么就骗了你?” “你眼睛蓝的像大海,周围皮肤白的像雪,哪里肿了?哪里受伤了?你没受伤,不是骗我是什么?”宁安平摆出了气势。 “不可能,他明明把我打肿了的。”约翰是十万个不相信,转头看向迈克,“迈克先生,你看我的眼睛很肿对吧,他们是在乱说对吧?” 迈克看着约翰那双半点痕迹没有,比他都还漂亮的眼睛,心中生出了无名怒火,按那人说的,约翰是肯定要受伤的,现在约翰却没有受伤,莫非是他怕挨打,故意没有受伤的? 看到迈克的失望,以及迈克的那声冷哼,约翰心里冷了,再回头问李铭宇、江连正,得到他们没有伤痕的回答后,约翰浑身冰凉。 “不可能,我眼睛痛得不行,不可能没有伤的,你们骗我,你们全都在骗我,我这么痛怎么可能没有伤?”约翰一会儿说普通话,一会儿说英语,整个人暴躁不安,时不时的还痛叫两声。 宁安平一大帮人在旁边看着好戏,李铭宇和江连正心里生出了不安,这时,沈非上前说道:“约翰先生,我知道你想报仇,可你演的戏也太假了,你以为你随便说句很痛,我们的警察就会像江连正这个狗奴才睁眼说瞎话一样把我给抓起来吗?” “都是你,是你弄的!” “我知道,可这要怪你啊,我本来给江连正一年二十万的租金,都要和江连正答合同了,结果你跑来和我竞价,说什么三十万,我不服和你继续竞争,我说五十万,你就说六十万,反正就和我杠上了。” 沈非看了眼江连正,江连正遍体生寒,沈非继续说道:“直到你喊出三百万,我觉得用三百万租这间店面就是一个大白痴,我才没有和你竞争,而你抹不开面子,和江连正签了年租三百万,十年三千万的合同!” “不是,你乱说的,你全部都在乱说。” “我乱说的,那你把伤拿给我看看!”沈非冷笑,“你签完合同又后悔了,觉得是我害了你,你便来打我,我让到一边,你打不着,便用身子来撞我,自己撞了两下,然后大声喊痛,又是报警又是给大使馆打电话的。” 沈非气都不喘一下,知道一部分真相的三个警察心里冷气声阵阵,沈少真不是一般的坑啊,这是坑死人不偿命的节奏啊。 李铭宇和江连正也被沈非的话给弄得呆在当场,他们知道事实不是这样,可在约翰没有受伤的前提下,沈非说的太符合逻辑了。 “不是这样的。” 约翰拼命地吼叫,他吼的声音很大,可听起来却是那么的苍白无力,沈非看着迈克,“迈克先生,贵国的人都是这样无中生有、卑鄙无耻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