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 尽管来祸我! - 妖孽狂医

第一百三十五章 尽管来祸我!

来来往往的街道上,有这样一副画面! 一男人,长得不怎么样,穿得不怎么样,比路人甲都还要不如的存在,却那么随意、自然的捏住了一个九天仙女般女人的下巴。 这一幕,怎么看怎么不和谐! 再加上那男人说的话,真把自己送上门来了! 这太违和了! 给罗书琴的感觉就是,一只癞蛤蟆一声大吼,飞在天上的白天鹅就折断翅膀掉了下来,落在他的面前,然后他一个翻身,坐在白天鹅身上。 吃了天鹅! 太不可思议了,罗书琴是十万个不相信,却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 罗书瑟想着,那女的肯定会给那男的一巴掌,再狠狠踩他几脚! 然而,天鹅露出了一个迷人的,她看了都有些心驰神往的笑容,说道:“是啊,你不找我,我只好自己送上门来了!” 这这这…… 简直就是平地惊雷,不停地炸在罗书琴的脑海里。 他不找她? 所以,她要送上门! 原来是癞蛤蟆吼都没有吼上一声,天鹅就落到了癞蛤蟆的身边。 凭什么啊? 那女人如此的美丽有气质,比喻成山,那就是无数人心中珠穆朗玛;比喻成花,那就是花中之王;比喻成鸟,那就是绝世凤凰! 这穷矮挫的男人,有什么资格不找人家? 他不是应该哭着求着和人家攀上关系才对吗? 罗书琴给惊讶得一句都说不出来,她不知道是这个世界巅倒了。 还是公主嫁给马车夫的童话,穿越到了这条红方路上来! 其实,她不知道内情。 沈非笑着说的那句话,实际上在表示着他的不满,他并没有告诉叶静云他所在的位置,而叶静云却如此准确地直达他身边。 这说明什么,不言而喻。 沈非不想被人监视,所以,他轻浮地捏了这个身份肯定大有来头的大小姐的下巴。 而叶静云也是知道这一点,所以,她笑着应了,说了那么一番话。 罗书琴便天崩地裂般的误会了。 沈非笑道:“下次,你要不心动,我就把你灌醉!” “如果我说我现在就醉了,你信吗?” “不信!” 沈非心里毫不犹豫地说了出来,开玩笑,叶静云是有大身份的人,怎么可能对他醉?哪怕就是他现在好像有那么一点威风,他还治着她的病,她也不会醉。 叶静云不是芝兰。 他也没有那么牛逼的王霸之气! 不过,沈非嘴上却说道:“信不信,咱们去酒店不就知道了吗?” “若你拥有一个地方,能护住你的女人,护得住我,那我陪你走进去又有何妨。”叶静云还是笑意盈盈,不因沈非愠怒而解释,不因沈非流氓而厌恶。 她做着她想做的事。 沈非却清楚地感觉到叶静云话里有话,嘴上不打草稿地说道:“我所站之地,便是能护得住你的地方,你要不要试试?” “有人在试了。”叶静云轻飘飘地说了一句。 沈非更是云里雾里转的,谁试了?苏锦瑟?陈兰?可都不像啊!这叶大小姐,到底想要说什么? “其实,刚才你不那样做,也许是另一个结局!” “为毛不那样做?至少我不是摸了你,和你又更亲密了一步吗?”听到叶静云又神叨叨地说了句无厘头的话,沈非则更加霸气地挑战,叶静云笑道:“但愿你能让我们更亲密!” 这话,有诱惑,有挑衅,更有隐隐的劝解。 沈非迷糊到了极点,这叶大小姐到底想要做什么? 罗书琴在一旁听到这些话,那是被惊得七荤八素的,而许民宗比罗书琴更为惊讶,因为他知道刚才那辆车的号码和谁有关系,能亲自让那辆车送的,这女人身份不简单。 再看沈非对她的态度,沈非比他所想的能量还要大啊,这条大腿好粗好粗,还是黄金闪闪的,不,是钻石级别的! 一定要抱稳了。 错过了这个村,可就没有这个店了,要是没抱稳,以后他肯定会后悔终生! 打定主意后,许民宗上前,不由自主地弯下腰,无比自然地喊了声“沈少”,再自报姓名,“沈少,我是许民宗。” 看到许民宗动作神情的罗书琴,震惊得嘴巴大大张开,比吹萧的时候还要大,前面的那两座山峰也是惊讶得不敢抖动,直直地挺方。 能让许民宗称声“少”的,弯腰的,那得是多大的人物啊? 可这样的人,为什么是这个样子呢? 大人物的怪嗜好,还是小说里经常所说的扮猪吃老虎? 沈非扫了许民宗一眼,淡淡地“哦”了一声,没有震惊没有热情,好像许民宗这样做是再理所当然不过。旋即,沈非的目光落在了罗书琴的身上。 罗书琴此刻可没有半点将沈非当癞蛤蟆的心思,情不自禁地做出了娇羞却又豪放的动作,把她最好的一面展示了出来。 似乎想要搏得沈非的某种目光,引得某种心动! 然而,沈非抽了抽鼻子,看向了叶静云,“叶大小姐,我这有点事,你是要跟着呢,还是跟着呢?” “当然要跟着,因为我得需要捕捉到你每一个让我心动的瞬间,我好积沙成山,到时一醉方休!”叶静云话里有着玄机。 许民宗和罗书琴听来,觉得这是两人在玩暧昧。 沈非却是认为叶静云在损他,心动的瞬间,积沙成山,那不跟大海捞针精卫填海竹篮打水水中捞月是一个意思吗? 所以,沈非更霸道了。 “怎能好意思让叶大小姐来捕捉呢?我来捉就行了!” 于是,沈非捉住了叶静云的手。 虽然沈非给叶静云治病的时候,就按摩过叶静云手上的穴位,可这时握起来,与那时完全是不同的感觉,那会儿是治病,这会儿是真牵啊! 这手,那叫一个柔弱无骨,似被一根二月春风剪出的柳条绕住,握住她,就如同握住了天空中一朵含了雨的云,一束要绽放的花苞,一缕划过水面的风…… 感觉,难以形容。 沈非也很难相信,仅仅是握一只手,居然能握出那么多味道! “是不是很舒服?” “是……” 沈非条件反射要应下,刚说出一字便回过神来,笑道:“必须舒服啊,因为这手,是我握着的。” 对于沈非这种蛮不讲理的霸道,叶静云不气也不恼,自顾自地说道:“这是你第二次碰我的手,也是除我家人之外,唯一一个能碰到我手的男人!” “叶大小姐的意思是要我负责,还是说你是我的唯一?” “坦白说,我希望你不要负责!” “可你知道,我会负责的,特别是对你这种美女,绝对会负责的,就算没有机会,也要创造机会负责的!” “红颜祸水啊。” “那你尽管放马过来祸我。” “这可是你说的!” “出我口,入你耳!” 沈非还是说得很那么牛气,叶静云不再多言,倒是细细品味着被沈非握着的感觉来,就像品味着一道即将入口的菜,一件将要穿上的衣,一双可能会穿上的鞋。 这感觉不像爷爷那样充满叹息,不像父亲那般自责,不像哥哥那样厚实。 他握得很霸道。 可霸道之中却又很温柔,温柔得像是在守护一块易碎的极品玉器! 透他的手心,她似能感觉到他的野心,这野心似乎很大,大到了这一片天地都装不下,似乎又很小,小到一缕风,一个笑容,一个拥抱也能满足。 叶静云因为身子原因,从小到大,受苦极多,不过,那不知名却能要人命的痛,却让她拥有了很敏锐的直觉,她一直都相信她的直觉。 可这一刻品味出来的东西,却让向来镇定的她,心中微起波澜。 怎会有这般男人? 沈非则在琢磨着叶静云说过的每一句话,那些话都有着深意,沈非真想问叶静云,到底想说什么直接说出来就行,不过,沈非就是个不服输的人,不知道就自己猜,猜不到看随意而为,反正不低头。 两人牵着手随意地走在人群中,仿若一对情侣,但他们心里却各自翻转着自己的念头;和两人不同,许民宗走得更加小心了,那样子根本不像一行之长,倒像是成了沈非和叶静云保镖。 之所以这样,是因为许民宗对叶静云的身份有了些猜测。 那个车牌号,又姓叶。 这样的叶,普天之下除了那一个叶家,还能有谁? 如此猜测,让许民宗在心里把他自己的地位摆得更低了,他看了眼脸上还带着觉得沈非与叶静云不相配表情的罗书琴,用前所未有的严肃语气说道:“书琴,千万不要得罪他们,特别是沈少,否则就不是天大的喜事,而是天大的灾难!” 罗书琴再次惊愕,但能把许民宗迷这么久的她,显然也不是白痴,忙点头说道:“老板,你放心,我知道怎么做!” “我喜欢的就是你这一点。” 许民宗调戏了一句,赶紧跟了上去,沈非与叶静云转着转着,走到另外一条街,两人念头差不多翻转完毕之时,他们刚好走到一家麻辣烫店外面,沈非想着还要和许民宗谈事,说道:“许行长,吃中午饭了吗?” “还没呢!” “那我请你吃麻辣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