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 至少要做十件好事 - 妖孽狂医

第一百三十七章 至少要做十件好事

“对啊,他就是沈少啊!我不迷他迷谁?” 叶静云一本正经却又满腔疑惑地问来,钢子三人愣住了,罗书琴也呆了,她觉得这世界实在是太奇妙太惊悚了。 半晌后,钢子狂笑出声,“真是笑死我了,他是沈少?就他那副逼样,哪一点像沈少?” “我们的沈少玉树临风风流倜傥人稍玉面小白龙,发怒时如雷神咆哮,让人一见,便心生臣服跪拜之心。” “这个小子,身板这么弱,眼神这么猥琐,表情这么流氓,哪里像沈少呢?想假冒沈少的名号,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 三人使劲儿说着各种拍沈非马屁的话,根据他们的描述,沈非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帅哥,有着金刚般的威猛,钢铁侠般的速度,队长般的威信,齐天大圣般的七十二变…… 总之,是一个完美到无缺的男人。 沈非笑道:“原来我这么牛啊!” 钢子拍桌喝道:“我都警告你了,你还敢冒充沈少,别怪我对你出手。” 沈非理也不理,只对叶静云说道:“叶大小姐,沈少这么厉害,你还不心动吗?” “真要这么厉害,那我不仅要心动,还会反扑了!” “来吧,择时不如撞时,现在就把我扑了吧!” “小子!”钢子猛地站了起来,揉着拳头走了上来,“敬酒不吃吃罚酒!屡次污辱沈少,你真是欠揍!” “你们这样维护沈少,沈少知道吗?” “当然知道。”钢子说得很干脆,底气却是不足,以他的身份,哪里认识沈少,他连沈少都没有看到过,他所知道的一切都是道听途说来的。 “那你骗这个女人,是不是为了送给沈少?” “乱说,以沈少的本事,这位美女一看就会陷在其中,哪里用得着我们骗!小子,你不要东扯西扯,赶紧跪下道歉,再乖乖滚出去,不然,我们就把你打成猪头!” 沈非笑着,筷子随手往空中一夹,夹中了一只苍蝇,问道:“你们的沈少有这么厉害吗?” 围上来的三人,神情一滞,好似一个从三千尺高处落下来的瀑布瞬间凝固在空中! 筷子夹苍蝇,这也是一项很牛逼的技能,可不是谁都能做的! 钢子回神,继续吼道:“可笑,这么一点本事也敢和我们沈少比,沈少比你厉害一万倍,不仅随手夹住蚊子,还能一脚踢飞两百斤的东西!” 沈非看向三人当中的胖子,毫不犹豫一脚踹了过去,将这个体重接近两百斤的胖子从窗户处踹飞出去,回头问着剩下的两人,“是这样吗?” “你……” 钢子两人紧握的拳头散开了,能一脚踢飞胖子,还把胖子踢那么高,踢得如此随意的人,绝对不多! 莫非这人真的是沈少? 光是想到这个可能性,钢子脸上就渗出了斗大的汗珠,让沈少跪下,让沈少滚,这是作死的节奏啊! 不可能! 他绝不会是沈少的,真正的沈少怎么可能在这样的店子里吃麻辣烫? 钢子用这个狠狠地安慰了自己,还把心都定了下来,正想朝沈非发难的时候,沈非又说道:“你们有没有听说过沈少很喜欢捏碎别人的拳头?” 不等钢子回答,沈非已经抓住了他的手。 咔嚓! 钢子的右拳碎了,再也握不紧,因为骨头都给捏错位了,剩下那个人还在惊讶中,也步了钢子的后尘。 “有没有听说过沈少喜欢打别人的脸,两巴掌就能将人打成猪头?” 啪啪啪啪! 四记耳光声立马响起。 声音止,两个猪头就呈现在众人面前! 到这时,钢子两人真的慌了,钢子终于想起了其中一个消息,说是沈少很年轻,相当的年轻,也就二十岁的样子。 眼前这人,不就是二十岁吗? 还有,这人虽然吃的是麻辣烫,但他身边坐的女人很漂亮啊,这样的美女怎么可能随随便便陪一个人呢? 除了这人是沈少之外,再无其他可能! 得出这种结论,钢子吓尿了,“咚”地一声跪在了地上,“沈少,我们错了,我们不该冒充你的人,我们……” “错了?你们没有错啊,我又不是沈少!” “啊……” 钢子两人惊呼,搞不懂这是一个什么节奏,先前他不是竭力证明自己就是沈少吗?现在又说不是! 那他到底是不是啊! 就连许民宗都疑惑地看着沈非,此刻他对沈非的敬畏又浓了好几分! “我只是一个普通人,姓沈名非而已。” 听到沈非淡淡的话,钢子颤抖得更厉害了,这是真的碰上了假李逵碰上真李逵啊! 咚咚咚! 钢子两人把脑袋磕得更响了,“沈少,我们混帐,我们该死……” “那就去死吧。” “啊,我们……” 钢子给吓得满脸铁青了,这句“去死”可是沈非说出来的啊,这话传到道上去,他们哪里还活得下来? “沈少,我们错了,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我吧!” “原谅你们不是不可以的,甚至你们冒充我的人也不是不可以的!只不过有一些条件!” 本以为这回死定了的钢子两人听到这话,感觉瞬间从地狱升到了天堂,沈少答应他们冒充他们的人,那他们以后在锦城道上不是可以横着走了? 要知道现在沈少可没有收小弟啊! 这样一来,不就代表着他们是沈少的小弟吗? 钢子忙说道:“沈少,您说,不管是什么条件我们都能做到!” “那听好了。” “恩,我们听着。” “第一,不能再做你们现在做的各种烂事!” “啊?” 钢子惊讶中有无数多的疑问,他还想借着沈少小弟的名号耍耍威风啊,现在不能做那些事,他们还怎么玩威风? “怎么?第一个就不答应?” “不是,我们答应,答应!”钢子来不及多想,只想着先度过眼前这一关,其他的以后再说,“我们保证以后再不做烂事。” “第二,要做好事,做多多的好事,每天至少要做十件好事!” “这……” 钢子对于这个条件更加迷惑,似乎做好事跟他完全不搭调啊,他的字典里面也没有“好事”两个字啊! “没关系,我不喜欢强求别人,你们不喜欢做,那就不用做了!既然不用做了,那手啊脚啊,自然就可以砍了!” “不!我们喜欢做好事,我们每天都会做十件以上的好事!” “答应了就得做到!把你们每天做的好事都记下来,隔一段时间我会找你们查的!如果你们没有做到,或者欺骗了我,你们相信我,我保证会让你们和钱军一样惨,不对,是比钱军更惨!” 钢子浑身颤抖不已,钱军现在都进了监狱,听这两天从监狱里出来的人说,钱军每天都生活在痛苦当中,就连最弱的人都可以欺负他,钢子可不想这样的结局,忙道:“沈少,我们会做到的。” “做不到也没关系,你们换个城市,换个地方,我又找不到你们!不过,你们要跑了,我发个悬赏令,出五百万抓你们三个,你们说有没有人动心?” 钢子脸色苍白如纸,他是在道上混的,当然知道那些人是什么性格,他们现在为了陆锦华的一点钱都争得像狗一样,更别说有五百万,到时那些不拼了命找到他们才怪。 于是,钢子又磕头了,不停地承诺着。 “第三,刚才你们说了要让她迷住我,那你们就去做到吧,不管你们用什么手段!恩,这个期限可以稍微长一点!” 钢子两人蒙了,这是什么条件? 他们还没想出来,沈非已经挥手,“你们可以走了!” “谢谢沈少,我们会做到的。” 钢子还在表着决心,不等完全站起来,手脚并用地窜了出去,将胖子扶了起来,另外一人说道:“钢子,难道我们真的要做好事?” “如果你不怕被五百万悬赏,不想成为锦城道上所有人的敌人,那就可以不做。” 这人立马垂头丧气,用膝盖想都知道,挑翻了兄弟会蒋青的沈非,是锦城道上最大的大哥,他一句话,就可以置他们于死地。 胖子还不明白,等钢子给他解释完,胖子浑身肥肉都在抖动,良久,钢子说道:“事到如今,也只有做好事了!其实想一想,我们应该很庆幸,沈少给我们留了一条活路,否则,我们现在都趴地上,或者进监狱了。” “做吧,说不定做好了,沈少还能给我们好处呢!” 这话一出,三人眼睛顿时亮了,然后看到附近的垃圾很多,三人忙捡了起来,许民宗透过窗子看到这一幕,敬畏再浓。 看起来,这是一件小事。 实际上,却可以从中看出沈非的威信,他们很怕很不想做,却不得不做! 事情办完了,沈非也不和许民宗多说,直接告辞走人了!许民宗带着秘书送到外面,等沈非和叶静云走远后,罗书琴说道:“老板,他真的就是沈非,是很厉害的那个?” “除了他还能有谁?” “这人很怪。” “但这人很厉害,最厉害的是,他的这些不是靠谁得来的,是他自己拼出来的。” “怎么可能?他才多大啊!” “所以才说厉害!只要我办到他说的那件事,以后他绝不会少了我的好处。”许民宗说着,手放在了秘书的腰上,“小琴,今天将是我人生的最大转折点,我们去好好庆祝一下。” 罗书琴立马变得妖媚起来,她知道这个庆祝的意思! 许民宗春风得意,陆锦华此刻却是处于水深火热,焦头烂额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