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杀人凶手 - 妖孽狂医

第一百三十九章 杀人凶手

找到骗子了! 沈非当即问了地点,挂断电话后,看着一路跟着他的叶静云,“叶大小姐,我要去抓骗子,你要一起去吗?” “你是想我去,还是不想我去?” “那你还是别去了,你速度太慢!等我抓了骗子,我们再来商量迷与醉的问题!” “不让我去看一下你的闪光点?” “抓个骗子有什么闪光的?我们就在此拜拜,舍不得?好吧,来,拥抱一个。” 沈非自顾自地说完,便张开手臂往叶静云抱云,叶静云没有躲闪,就那么看着沈非,说道:“这可是你自己要抱的。” “有问题吗?”沈非抱住了叶静云,好似抱了一珠玉在怀,感觉美妙得拥抱了整个春天,沈非嘴里说道:“牵过手,当然就要抱了,这样循序渐进,下一次我们就能更进一步了。” “期待你能让我默认你更进一步!” “不用期待,那将是事实。” 沈非松手,往前跑去,一眨眼就没了人影,叶静云笑看着他的身影消失,眉头有了一丝惆怅,她都不知道这样做对不对。 但是,从沈非救她那一刻,他就已经卷进来了,只是他不知道而已!还有她哥哥给的那个号码,以及哥哥对他的想法,这些他都撇清不了的! “我还真是对你有不少期待呢!”叶静云说着,招了招手,一辆车子停在了她的身边,叶静云上车,绝尘而去。 那边,沈非还在狂奔,十八万对现在的他来说,不算什么,但这件事无关乎钱,这个骗子让兰姐伤了心,当然就得付出代价。 而且,他还想搞明白这个骗子与约翰他们之间又是什么关系! 当沈非来到那个电话所说的“宜家酒店”的706号房时,轻轻一推,门就开了,等他走进去,看到浴室里有个人正倒在浴缸里面,缺里的水是鲜红的,地上还流了许多鲜血,心脏部位更是插着一把刀子。 看到这一幕,沈非眼中那似从冰山绝底孕育的杀芒猛地闪现,周围的温度瞬间下降了几度。 这是一个圈套! 刚才打电话的那人,是其中一环! 圈套从他去租那个店子就开始,不,或许更早。 被骗十八万,不是阴谋的结局,而只是开端! 约翰前来抢合约,迈克等大使馆工作人员的刁难,也不是阴谋的高潮,仅仅只是开胃菜! 眼前的一幕,才是最终阴谋。 不,也许也只是一个开始! 沈非彻底相信朱筠发的信息,脑海里还不由自主地闪现出叶静云说过的种种话,但他没有时间去深想。 目前最重要的是破除这个圈套,毁灭这个阴谋! 离开? 这是不行的,人家既然已经计算到这一步了,他是多半离开不了的,酒店里可是有监控的,他刚才进来肯定被监控拍了下来,就算能离开,也会扯到他身上! 更坏的结果,他离开会踏入更大更深的阴谋! 忽地,沈非耳朵一动,他听到了急促的脚步声,他直觉这些脚步声音是奔着他来的! 沈非目光从骗子身上扫过,眼珠一亮,似大海中的灯塔,他立马将房门关死,然后冲进了浴室里面。 十秒钟都不到,便响起了敲门声。 仅仅只敲了三下,那些人便开始撞门! 在这些人撞门的时候,某座会所里面,杨伟石正在女人的身上努力耸动着,隔了这么多天,他终于又找回了男人的尊严,他觉得这一次比他第一次玩女人都还要爽。 更爽的是,那个害他的人,那个叫沈非的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小子,马上就要得到报应了。 那人说的果然没错,找人把他做了,并不是太爽,哪有现在这样,看着他悲剧爽呢? 美中不足的是,沈非竟然从约翰、迈克那一环里突破出来,反把约翰和迈克陷入了不利局面,给他带来了一点麻烦,但也不算太严重。 杨伟石发动了最后的冲刺,脑海里浮出了沈非冲到那个房间里,却看到一具尸体,紧接着被警察抓住的画面! 沈非被抓了,他倒要看顾东来救不救他,救了他,就别想当一把手,也和沈非一样陷进去。 不救他,顾东来会更悲催。 敢将他哥哥逼走,还想让他进监狱,他绝不会放过! 杨伟石心里想着,沈非最好不要立马被抓进去,沈非要是反抗起来,再打倒两个警察,那事情就会更好玩了! 狂笑声中,杨伟石发泄了。 与此同时,那些警察撞开了706号房门,警察一冲进去,就看到了浴室里一地的鲜血,一人胸部中刀倒在浴缸里面,中刀处还不停流出鲜血,面色苍白无比,还沾染了血,看不出本来面目。 另外一个人正在爬窗户,想从外面逃! 领头的警察范星波见状,眼睛里闪过一抹抹亮光,当即大声喊道:“沈非,站住,你逃不掉的!” 那人还在逃,已经砸碎了玻璃! 范星波举起了枪,“沈非,你要再逃,我就开枪了!” 不给那人反应的机会,范星波就开枪了。 砰砰砰! 三枪连响,两颗子弹打空,一颗子弹却打中了这人的大腿,这人一下子从窗台上倒了下来。 “你们快去把沈非抓起来!” 范星波狂喜,都说沈非实力很厉害,看来也不怎么样嘛,见到五个手下一拥而上将沈非抓住,范星波身上每一颗细胞都在兴奋地跳跃、欢呼。 杨少可是说了,只要能拿下沈非,把沈非的罪名定死,送沈非进监狱,那他就连升三级。 范星波知道沈非能量不小,是顾市长的女婿,可他的女婿身份和杨少比起来,简直连屁都不是。 他也不怕顾东来他们查,他是一心向往上爬的,所以他很注意,到现在他没有贪污没有玩女人没有各种违法之事。 就连今天这件事,他都没有丝毫错。 他是这个区域派出所的副所长,这里发生了命案,他来抓凶手,不是理所应当的事吗? 就算这个凶手有点身份背景,但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不是吗?连那些大老虎都要被打,这么一个大苍蝇般的存在,岂能不打? 沈非被制住了,戴上手铐了! 看着沈非那凌乱的头发,还有苍白的脸色,颤抖的身子,不复往日意气风发的沈非,范星波心里爽极了。 连升三级啊! 有杨少做后盾,日后坐在局长宝座,爬得更高,走向人生巅峰根本不是问题啊! 范星波上前两步,以无比严肃的语气喝道:“沈非,说你为什么杀人?” “我没有杀人!” “凶器、尸体、物证、指纹、监控录像等等都证明,你就是杀人凶手,你还敢说没有杀人!” “不是的不是的。”沈非很惊慌,声音都变了调,“不是我杀的,是有人叫我来,故意陷害我的!” “故意陷害你?哼,你以为你找这样一个借口,就能逃过法律吗?铁证如山,容不得你狡辩!沈非,不管你有什么身份,你都要接受法律的制裁,现在,你能做的,就是坦白从宽!” “我真的没有,是有人陷害的,他被骗了十八万,有人告诉我他在这里,所以我就来找他还钱,我一进来,就看到他倒在浴缸里,就已经是死人了。” “好一张利嘴!分明就是你气不过被他骗了十八万,所以你找上门来报复,然后失手将他杀死,对吗?” “不是的……” “沈非,跟我们走一趟吧,事实怎样,很快就会清楚的。” 范星波犹如一个打了胜仗凯旋而归的将军,他知道锦城市里不少同行曾经因为各种原因想要抓沈非,结果都被沈非给反干了,丢官的丢官,坐牢的坐牢。 只有他,成功了。 成功地将手铐戴在沈非的手上,还能将他抓回去坐牢! 从今天起,他将踏着沈非的尸体和威望往上面爬,爬得更高! 看到沈非还在挣扎,想逃出去,范星波冷笑道:“落到我的手里,你逃不掉的,除非……” “除非什么?” 沈非眼里露出惊喜,似看到了求生的希望,范星波很满意沈非的这个神情,温和地说道:“以你现在的罪名,把你枪毙是绰绰有余的,不过,你要是能立一些功,还是能保住一命。” “立功?立什么功?” “比如有人做了坏事,你把他检举出来,就算立了功,你检举的官越大,功劳就越大,判的就会越轻。” “我不信!你有什么保证?” “以你现在的状况,你信也得信,不信也得信,否则,你就等死吧!” “我不想死,我是被冤枉的,是被陷害的!” “别耍疯了,你说你被陷害,有证据吗?房间里只有你们两个人,我们进来的时候,你在往外逃!所有的证据都对你不利!” 范星波没慌着将沈非拉走,他就像猫玩老鼠一样玩着沈非,毕竟沈非近一段时间在锦城市是一个风云人物,戏耍一风云人物还是非常爽的。 “你们怎么来得这么快?” “我们接到报警,是有人死在酒店里面!” “如果是我杀的人,我为什么早不跑,还等着你来抓呢?” “那是因为我们来得太快,你没有时间逃,而且这是在七楼,你想逃也逃不掉!沈非,认命吧!” “我不认命!” “你觉得你现在还是呼风唤雨的沈非沈少吗?呸,你就一杀人凶手,你什么都不是!我想打你就打你!” “你不能打我!” “我当然不会打你,我只是帮你整理一下头发,帮你擦一下血!” 范星波冷笑着,抓住了沈非的头发,他本想着用力将沈非的脑袋撞在窗台上,可这一抓,他竟然把沈非整个头发都抓了起来。 然后,露出了一个光头! 范星波蒙了! 这时,身后响起巴掌声,“警官好厉害,居然看背影就能喊出沈非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