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没人能欺负得了你! - 妖孽狂医

第十四章 没人能欺负得了你!

沈非没有在厨房里化身禽兽把兰姐给吃掉,可兰姐却觉得她那颗心已经被沈非禽兽了一回,刚才沈非亲吻她的那种感觉,就像一点火星,引燃了她心里更多的欲望。 兰姐不敢再面对沈非,说了声谢谢,赶紧走出了厨房,沈非看着羞涩不已的兰姐,坏坏地笑了,总有一天,他会把那个“想”,变成实际行动。 还有,这兰姐实在是太可人了,明明是他占尽了便宜,但兰姐的感激却是无比的浓郁。沈非脑海里正闪烁着一大团红光,神针将这团红光吞吸之后,那段圆弧已经变成了半个圈,足有三指那么宽,红光极为刺眼。 正当沈非感慨不已的时候,他身体血肉、骨骼齐齐一颤,刺眼的红光立马变得黯淡起来,却是神针给他进行了第二次脱胎换骨,还让他拥有了名为“酷刑”的能力。 “酷刑”是“针刺”的升级版本,“针刺”是每一拳的附加效果,而“酷刑”是以特殊手法击在某些穴位上面,让对方有着生不如死之痛。 两次脱胎换骨,沈非现在一拳能轰出的最强力量,达到五百多斤,而他的最快速度可堪比以六十码速度行驶的小轿车。 沈非开心地笑了,虽然红光黯淡,大概只有半个小时就会有生命危险,但沈非一点都不慌,这些能力够他做很多好事了。 “果然是好人有好报啊。” 沈非端着兰姐下好的面走了出去,陈兰正在擦桌子,沈非一边吃着面,一边欣赏着陈兰因为擦桌子而上下起伏的凶器,以及那浑圆臀部。 这时,有一高个儿叼着烟走了进来,陈兰见到,脸色一变,这人叫李明,是个混混,经常来她馆子里借钱,高个儿扫了沈非一眼,“兰姐今天生意不错嘛,这么早就有人吃面!” “你想做什么?” “不做什么?就想给兰姐借点钱!” “你前天才借了三百!”陈兰脸显怒色,李明说的是借,其实就是收保护费。 “现在这个年代,三百块钱能干什么?连找小姐开个房都不够!”李明将烟一甩,走向陈兰,“今天我也不借多了,借一千就够了!” “一千?”陈兰大惊,她这两天还没有赚上一千块钱呢。 “不错,就一千,你借不借?” “不借!” “那以后你馆子里跑进了老鼠,你家没有水,也没有电,或者餐馆里经常有人打架,以及其他各种事情,就别怪我不帮忙了。”李明威胁到。 陈兰气得不行,李明第一次来借的时候,就是这样威胁她,她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就给了他钱;可是,李明看她好欺负,借的越来越频繁,胃口越来越大,这样下去,她一个月辛辛苦苦赚的钱,都不够他借的。 “你马上离开,不然,我就报警了。” “报警?我给你借钱,警察就会抓我吗?没有用的!” “你……” 李明淫笑道:“不借钱也可以!只要兰姐陪我睡一晚,以后我就再也不借了。” “流氓!”陈兰对李明厌恶到了极点! “敢说我是流氓!陈兰,敬酒不吃吃罚酒,老子今天就流氓给你看一看!” 李明伸手就往陈兰胸前抓去,陈兰慌乱无比,她一个女人,肯定不是这个混混的对手,就在陈兰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时,沈非搂住了陈兰的腰,“我倒要看看你是怎么流氓的!” “小子,你要管老子的闲事?” “我都搂着兰姐的腰了,你说我管不管?白痴!” “你敢骂我白痴?” “白痴!” 李明被呛得不行,怒吼道:“小子,赶紧给老子滚,不然老子对你不客气。” 沈非淡淡笑道:“这句话,正是我想对你们说的!” “妈的,还敢在老子面前装逼,老子让你明白花儿为什么那么红。” 李明一拳砸向沈非,刚砸出半路上,沈非出拳砸在李明的鼻子上,“噗”地一声,李明鼻梁骨被砸碎了,鲜血四溅,痛得李明直叫唤。 沈非说道:“现在明白花儿为什么那么红了吗?” “你敢打我?” “看来你还没有明白。” 沈非一脚踢在李明肚子上,直接将李明踢得跪倒在地,吐血不已,李明眼中生出了惧意,这个小子的力量好大,他肚子里痛得就像翻江倒海一样。 李明知道不是沈非的对手,可他没有就此离开,反而忍痛摸出了手机,“三炮,老子在味一品被人打了,你多叫点兄弟来,让他们都带上家伙!” 挂下电话,李明露出狰狞的面容,“小子,你等着。” “你知道我为什么让你把电话打出去吗?”沈非冷声问来,李明狂笑,“因为我打电话快,你根本阻止不了,小子,你完了,他们很快就来了。” 沈非毫不在意,陈兰却是娇躯一颤,“沈非,我们报警吧,他们很多人的。” “兰姐,你担心我?”陈兰点了点头,确实很担心沈非,她知道这群混混的德性,要是沈非受了伤,她心里会很难过。 沈非将陈兰搂得更紧,“兰姐,我有一个办法,让你不担心我!” “什么办法?” “你亲我一口,我保证能力量百倍,变成超级赛亚人。” “啊!” 陈兰哭笑不得,都这个时候了,沈非还说着这些不着边的话,可她偏偏还想起了之前沈非吻她的感觉,陈兰心乱如麻。 李明怨恨无比,他痛得要命,那个小子还在和陈兰打情骂俏。李明嘴角满是冷笑,要不了多久,他就会把沈非踩在脚下,狠狠地打一顿,再把陈兰给玩了。 五分钟都不到,一辆面包车就急停在餐馆门口,从上面下来了十二个人,这些人有的提着棍子,有的手里转着明晃晃的刀子。 李明看到,狞笑道:“小子,我的人来了,你等着被打吧!”然后,李明又对走进来的十二个人说道:“三炮,就是这小子打的我,你们快废了他。” 陈兰看到那些人又是铁棍又是刀子的,脸上全是惊慌,正准备让沈非从后门走,沈非却抓住了她的手,安慰道:“兰姐,我在这里,没人能欺负得了你!” “小子,说话很狂嘛!没听说过装逼遭雷劈吗?等老子把你打趴在地,就当着你的面,慢慢欺负她给你看一下!”说话的人,长得五大三粗,这人正是三炮。 “你永远没有这个机会!”沈非声音冰冷,踏步往前面走去,可陈兰却将他的手抓得紧紧,“沈非,你之前说的是不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沈非以为陈兰说的是“没人能欺负得了你”这句话,立马无比肯定地回答出声,声音刚落,陈兰就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沈非大愣,原来兰姐问的是那句话,他说“亲一口”,只是随口花花,想缓解兰姐的紧张心情,没想到兰姐居然当了真。 “兰姐,你真是太好了。”沈非抱着兰姐亲了一口,随后将她护在身后,“兰姐,我现在浑身充满了力量!保证将他们打得落花流水。” 陈兰还有点发愣,她没想到沈非亲了回来。这时,沈非已经走到前面,指着三炮一群人,冷声说道:“你们谁先来送死?” “妈的,还在装!” “老子今天给你见见红,让你明白,我们是惹不起的!” “小子,老子要打得你跪在地上,给我们磕上三百个响头!” …… 一群人被陈兰亲沈非的画面刺激到了,一个个叫骂着冲上前来,冲在最前面的,正是三炮。李明满脸都是残忍的笑容,他相信沈非再厉害,也不会是十二个人的对手,更何况这十二个人还拿着家伙。 三炮抓着刀子刺向沈非,满脸凶狠,沈非一把抓住三炮的手,用力一捏,直接捏碎了三炮的手腕骨头,三炮痛叫出声,再也抓不住刀子,沈非一脚踹在三炮老二部位,踹得他趴在地上。 “我说过,你永远没有机会的。” 沈非又是两脚踩下,将三炮的手指踩碎,三炮惨叫出声。其他人不由一滞,李明更是浑身一颤,三炮可是他们这群人里面最能打的。可现在,三炮连一招都没有打出去,就被沈非打废了。 李明看向沈非,眼睛里满是惊慌,沈非比他想的还要强。沈非一脚踩在三炮脸上,对剩下的人说道:“别愣住了,快冲上来,别浪费我跟兰姐谈情说爱的时间。” 陈兰听到大窘,眼里却尽是欣喜之色。 那些人你看我,我看你,没人敢先冲上去,沈非一脚踹飞三炮,“你们不来,那我来!”沈非冲进人群里,拳打脚踢,五百斤的力量加上六十码的速度,就像是一只狮子冲进了羊群里面,每一拳、每一脚,必放倒一人,那些人的棍子、刀子全成了摆设。 十秒钟时间都不到,沈非就将十二个人全部放倒,一个个趴在地上狂吐鲜血,李明看到这一幕,恐惧到了极点,他现在终于明白了沈非为什么让他把电话打出去,原来就是为了一网打尽,可笑他之前还说沈非阻止不了他。 沈非走到李明面前,“你说你要借钱?还要耍流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