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你有什么资格让我一笔勾销? - 妖孽狂医

第一百四十章 你有什么资格让我一笔勾销?

前有光头! 后面有掌声! 光头让他迷惑,掌声让他心惊又胆战,如同走在薄薄的冰层上,走在万丈深渊上面的一根细钢丝绳上。一不小心,就会跌入冰水冻死,落在深渊里摔死! 范星波蓦然回头,看到身后这人的衣服染满了鲜血,特别是胸前,有一朵鲜艳得像是从血狱河里盛开的幽冥之花! 那张带血的脸,似曾相见! 目光再移,范星波看到了那把刀子。 顿时,他脑海里炸起一声雷霆! 这刀子,不是应该插在那人的心脏部位吗? 还有,这人…… 这人,不就是刚才躺在浴缸里的人吗? 范星波脸上像被快速刷了一层质量上品经久耐用的白漆,要多白有多白,还有汗珠密布。 “你……你……不是……死了吗?” “警官很希望我死吧?不过,陷害我的人都没有死,我怎么可能死呢?阎王爷让我回来索仇的!” 这句话是笑着说出来的,可范星波和他五个手下却觉得有阵阵阴风吹过,渗得慌,慌得要命,看着这个一身是血的人往他们走来,他们情不自禁地往后退。 向来不信鬼的他们,此刻却有些信了。 不然如何解释呢? 明明就是死了的人,怎么可能还活着? 范星波不愧是负责这件事的,心理素质还算不错,虽然脸色依久发白,却还是壮着胆子问道:“你……到底……是谁?” “你不是在找我吗?怎么可能不知道我是谁?” “我什么时候找你了?” “你一进门,不就叫了我的名字吗?” “沈非!” 范星波条件反射地喊出这个名字,喊的时候不觉得怎样,可喊完之后,范星波才发现他身上的衣服已经完全湿透了! 他的身子,如同峡谷处的小草,被狂风吹得不停颤抖! 沈非! 怎么可能是沈非? 这人要是沈非,那身后的光头又是谁? 范星波无比艰难地转过身子,看了看光头。 此刻,光头哪里还有半点惊慌的样子,他正笑着说道:“警官,我说我没杀人的,你又不信!” 光头在笑,范星波却在恐惧,心如波涛汹涌中的一叶小船,随时会被撕得稀烂! 更加恐惧的是,他看出了光头,确实不像沈非。 虽然他对沈非的印象并不深刻,却也晃过大概面貌,知道他很年轻。 而这个光头,哪里才是二十岁,分明三十多岁啊。只是先前被那个头套上面凌乱的头发挡住,他又心急要抓住沈非,所以认错了! 平时认错了不要紧,顶了天被责骂一顿就行了。 可此刻认错了人,那就是要命的存在啊! 现在,他总算是明白了为什么能够打中那人的大腿,还能给他戴上手铐,原来这人是假沈非! 想到他之前的得意,对沈非的戏耍,范星波觉得被人狠狠甩了无数个耳光,耳光声声,响出了讽刺、嘲笑、讥讽…… 范星波用尽来到这个世间的所有力气,转过头来看着血衣人,那年轻的面貌,那大概的脸形,不是沈非是谁? 可是,沈非为什么会躺在浴缸里面? 明明被刺中了心脏部位,死得不能再死的骗子,又怎么活了起来,还在往外面逃! 这一切,都和计划的不一样! 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沈非说道:“警官,是不是很想知道发生了什么?” “我……” 范星波说出一个字都是无比的艰难,沈非慢慢踱着步,脑海里浮现出之前的画面! 他在最初的震惊之后,发现骗子还没有真正的死,他的心脏还在跳动,血液还在流,也还有呼吸。 当即,他关上房门,拔出刀子,不顾感恩能量的消耗,疯狂施展妙和回春,将骗子的命给救了回来! 紧接着,沈非施展酷刑,控制住骗子,又告诉骗子该怎么做! 能吃骗子这碗饭的人,脑子也转得极快,骗子醒过来的那一刻,他就记起了那个突然闯进浴室,将刀子刺进他胸膛的画面。 再看到沈非这个他骗过的人,骗子明白了。 有人给了他信息,让他去骗这个人,等他行骗成功,又让这个人来找他,在沈非来之前的一刻,他被杀死了。 从而栽赃嫁祸给沈非! 说穿了,他就是一颗棋子,被人用来陷害沈非的! 对方会玩如此大一圈,又要了他的小命,种种手段去陷害,说明沈非这个人不是一般人! 如果他不照沈非说的做,他还是死路一条。 更别说身上还有那么剧烈的痛楚! 于是,骗子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两人以最快的速度做了伪装,随手弄了一点小布置,然后,沈非躺在浴缸里,看似刀子插在胸口,实际上是没有。 而范星波一帮人冲进来,仅仅是扫了一眼,就把所有的注意力放在要逃跑的骗子身上,再然后便有了之前的一幕幕。 虽是小计,却有大用。 心中画面如流星闪耀般穿过,沈非也没将这些说与范星波他们听,他只是踏步向前,嘴进而继续问道:“警官,是不是很想打我,很想把我抓起来?” 范星波当然是很想,抓了沈非就能连升三级,如此大的诱惑,他怎能不想?可是,现在他拿什么去抓? 杀人? 人又没死! 并且,沈非好像还是受害者! 范星波知道自己这会悲剧了,他还没想出办法应对,沈非已经走到他的面前,“杀人凶手的罪名没了,想抓我又没有理由,那么一大块利益得不到,是不是很难过?” 不自觉的,范星波往后连退了几步。 沈非一脸笑容地安慰道:“没关系,你没有理由,我给你这个理由!” 砰! 沈非一拳将范星波砸倒在地,范星波暴吐鲜血。 “你看,我袭警了,袭警是重罪,你完全可以把我抓回去的,来吧,抓我!”语气越来越严厉,初时如和风细雨,到最后已经乌云密布、狂风暴雨! 范星波还不算白痴,他陷害沈非不成功,完全处在了不利局面,沈非打他他也只能忍着,对他来说,现在最重要的是洗清自己。 否则,沈非的能量一发动,他就没有活头了! 范星波忍痛说道:“沈少,您想错了,我们不是来抓杀人凶手的,我们是来帮您抓骗子的,他骗了您十八万,所以,我们要抓他回去审问。” “是吗?” “是的。” “真是太感谢你们了,劳烦你们布了这么大一个局来帮我抓骗子,我都不知道用什么来感谢才好!要不这样,我一人给你们一拳吧?” 五名警察本是听得晕头转向,忐忑不安于沈非满脸笑意说出来的话,等听到后面,脸色大变,可不等他们有多余的反应,沈非的拳头已经袭到! 咚咚咚咚咚! 五声重响,五个警察倒在地上,脸色苍白,嘴角渗血,被击打处有千万根针在扎,每一针都痛入骨髓。 “警官,我又打了五个警察,简直就是天理不容,罪加好几等,你还不来抓我吗?虽然不足以判我死刑让我吃枪子儿,也能够让我坐个几十年的牢了,这么大的功劳,你不抓好可惜的。” 范星波只有吐血的份,他就是想抓现在也没有那个能力,范星波闭眼说道:“沈少,刚才的一切都是误会。” “误会?你一冲进门来,看都没看到我,就喊我的名字认定我是杀人凶手还开枪打我,这是误会?” “你说我落到你的手里是误会?你想打就打我是误会?你要抓我脑袋去撞窗台也是误会?” “还有,你让我检举当大官的事也是误会吗?” 连声喝问,若九天雷轰,范星波被喝得连呼吸都不顺畅,但他还坚韧不拔的说道:“沈少,真的都是误会!我没想过打您,我打的是那个骗了您的骗子,我怎么敢说您呢!” “看来我在你的眼里,就是二百五傻子白痴了?” “沈少,您再聪明不过,刚才的一笔勾销如何?” “一笔勾销?警官大人,你好大的威风啊!钱军惹了我,进了监狱,生不如死!莫天雷惹了我,没了局长之位,进了监狱!余为民惹了我,照样丢官弃职进监狱!你有什么资格让我一笔勾销?” 范星波根本不知道这么多东西,特别是余为民事件,他还在怀疑是谁这么大的手笔,原来也是沈非做的。 如果他早知道,他可能不会答应! 余为民那可是一把手,连一把手都斗不过他,那个杨少有后台,也是一件危险的事。 可世上没有后悔药! 范星波吓得脸上涂了一层又一层的白漆,不仅是范星波怕了,他的五个手下怕了,就是骗子也被吓倒了。 骗子第一眼见到沈非,看到他的年轻模样,一双眼睛只在女人身上瞟,便觉得他是一个钱多人傻的存在,他得大宰。 再次见到他,为他的医术、计划而震惊,觉得他不是一般人! 这会儿听到这些,他吓尿了,之前一直都站着,哪怕是中了枪也站着的他,现在跪了,跪得那么直,跪得腿上鲜血飞溅,他却视若不见。 他万万没想到骗的是如此牛叉的一个人物,就算那些人不杀他,他也没命活啊!连余为民都不是他的对手,他算个屁啊! 沈非扫了眼骗子,骗子一股冷气从脚底火箭般飙到头顶,好冷! 范星波还在不懈地说道:“沈少,我确实是没有资格让您一笔勾销,还请沈少放我一马,我愿意付出代价。” “代价当然要付,你知道我,就应该知道我睚眦必报的性格,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若人犯我,我百倍还之!” “沈少,我一条贱命,不值得您动手的!你就饶过我吧,我保证把这个骗子往死里弄,不,让他生不如死!” 骗子浑身再颤,却不敢有半字分辨。 范星波继续说道:“沈少,不管怎么说,刚才的一切您也没有证据,只要您放过我这次,我就是您的狗!” “狗?我可不敢养你这种狗!”沈非声音似刀子,割在范星波身上、心里,“至于证据,谁说我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