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 匹夫之勇? - 妖孽狂医

第一百四十一章 匹夫之勇?

至于证据,谁说我没有? 沈非一说,范星波眼睛暴睁,怎么可能有证据? 范星波抬头看去,只见沈非从桌子上拿出一个手机,按了几下,然后,手机里便有声音传出! “沈非,站住,你逃不掉的!” “沈非,你要再逃,我就开枪了!” “砰砰砰!” “你们快去把沈非抓起来!” “沈非,说你为什么杀人?” …… 听到这些话,范星波那颗心堕落到了十八层地狱,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就那么两三分钟的时间,处于必死之局的沈非不仅救活了人,还布了如此完美的一个局。 把他所有的反应都算到了! 跟这样的人做对,不是找死又是什么? 沈非说道:“警官大人,不仅有声音,还有画面,你要不要看看你自己开枪时的英勇画面!” “沈少……”范星波知道他就算是抵赖也抵不过去了,他翻身爬起来,跪在了地上,磕头说道:“求沈少饶我一命,以后沈少说什么,我就去做什么。” “有些人有些事,是可以饶的,但有些人有些事,是绝不能饶的!比如你,就是不能饶的!” 听到那充满杀气的话,范星波感觉心脏都停止了跳动,抛出他所认为的底牌,“沈少,难道你不想知道是谁陷害你的吗?” “我想知道的,无论你愿不愿意,你都会告诉我!” “沈少,您放过我,我就全部说出来!您要不放我,我就是死也不会说,我相信那人还会再次陷害沈少的!” 范星波豁了出去,一副悍不畏死的样子,沈非笑了,“你很可爱,很天真!还不知道,有些时候,死亡是最好的解脱!” 话音落下,沈非在范星波身上施展了酷刑,最痛苦的酷刑,刚施展下,范星波就痛嚎得似被人一刀一刀凌迟,似被架在火上烤,放在滚油里面炸,紧接着又放在冰水里面冻…… 痛似乌云翻滚黑云压城震欲摧! 范星波这才真正明白了沈非所说的“死亡是最好的解脱”这句话,他宁愿死去,也不愿再受这样的痛苦。 “还不说吗?” “我……” 范星波想强硬地撑着,却撑不住,张口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省公安厅的闵浩副厅长告诉我,只要我将你抓起来,送到监狱里面,就能连升三级!如果我还能顾东来给牵扯进来,那他会保我三年之内坐在市局的位置上。我有些不信,闵浩告诉我,真正要对付你的人是杨少!” “杨伟石?” “是的,就是他!” 沈非没有太大的意外,之前他就猜测过是杨伟石,现在不过是证实罢了,不过,他觉得杨伟石那种人,弄不出这样的阵仗,也布不出如此牛逼的杀局,险些他就栽了。 若是那人再刺深一点,能够当场要了骗子的命,那他就是再牛逼,也得进去转上一圈,毕竟他和骗子有仇,房里只有他们两个,一个死了,死人说不了话,那还不是他们说什么是什么。 铁证如山,就算是顾东来、赵子秋他们想救他也做不到。 如此杀局,要真是杨伟石弄出来的,那他在皇家一号的表现就不是那么差了,而且,他还真心算不上挡了杨伟石的路! 杨伟石走的是纨绔路子,能有什么路挡?再说还要牵扯顾东来! 莫非杨伟石是为了他哥哥? 倒是有些道理,可他又隐隐觉得不对! 不管怎样,亲自去找杨伟石就行! 沈非一盯范星波,范星波又说事情成功了,就跟闵浩发个短信,报告战果,沈非直接让范星波发了,若是被那边察觉有异,就让他的痛,更上数层楼。 随后,沈非又对范星波的五个手下施展了酷刑,给他找麻烦的人,他一定会让对方很麻烦! 五个警察也痛得嚎了起来,沈非干脆再让他们说不出话来,于是乎,他们痛得翻江倒海了。 沈非走到骗子面前。 骗子毫不犹豫“咚”地一声磕在地上,范星波一帮人的遭遇,他已经亲眼看到了,他心里半分逃脱惩罚的念头。 “沈少,我叫高坚强!我愿意接受一切惩罚!” “包括去死?” “虽然我不想死,可我知道,沈少真要让我去死,我也逃不掉!而且,他们选了我当棋子,一次不成,还有两次三次,不管我愿不愿,我都得死!” “你倒是个聪明人!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你身上的痛,就受着吧!” “谢过沈少!”高坚强心里松了口气,谢声阵阵,沈非脑海里恢复了不少红光,说明高坚强的谢意很真实,只听高坚强说道:“我的命是沈少救回来的,我是个骗子,但我绝不会骗自己的恩人!沈少,如果您不嫌弃我的这点鸡鸣狗盗的手段,我愿意为沈少做任何事!” “以你的脑子,应该很清楚有人要置我于死地,还是不死不休那种,帮我做事,随时都可能死!” “我走上行骗这条路,本身就处于小命随时丢掉的地步,再出了现在这事,我只有跟着沈少才有一条活路,否则,我会死得很惨的!” 高坚强并没有说话表衷心,只是将事实说明,沈非不动声色,淡淡说道:“先把让你来骗我的人找出来再说吧!” “是!” 高坚强回了一个字,心里满是喜悦,虽然沈少没有立马答应他,却是给了他一个考验,如果他能把这件事做好,那就能跟着沈少了。 沈非帮高坚强大腿里的子弹取出来,让枪伤愈合,高坚强再一次沈非视为天人,这可是子弹啊,沈少没用手术刀,也不做手术不吃药,就那么用手给他取了,伤口还在十几秒的时间里愈合了一大半。 这是什么医术? 这简直就不是医术,而是神术! 高坚强从心底深处心悦诚服了,有能量,有身手,有神术,这样的人,可不好找,他一定要跟紧了。 “行了,你可以走了。” “谢谢沈少!” 高坚强起身走人,沈非看着脑海里又恢复了大半圈的红光,提醒了一句,“对了,以后多做点好事!” “是!” 高坚强重重点头,虽然他对做好事什么的完全不以为然,但沈少说了,他去做去执行就行了。 这个时候,范星波的短信也发完了,为了保得一命,范星波说已将沈非抓住,此刻正在带回警局的路上,他准备亲自审讯,会尽全力将顾东来牵扯进来。 沈非又让他套了闵浩的地点,随后给宁安平打了电话,让宁安平自己来处理,宁安平赶来知道事情始末,吓了一大跳,沈非让他找人,却不料他的手下出现了叛徒,险些让沈非被抓进监狱。 这就是办事不力啊! 若是沈非发火,那他就完了。 沈非一句话都没说,只是将那段视频传给宁安平之后,便往省城赶去,他要把这件事查清楚。 虽然沈非没发火,可宁安平心里却沉重得不行,相比起沉默,他更希望沈非发一下火,沉默才是最可怕的。 宁安平冷冷看着范星波,都是这个家伙给他惹出这么大的麻烦来,挖坑陷害沈少不说,还要牵扯到顾东来,他是顾东来的人,顾东来要倒了,他也好不了! 这简直是比要他命还要难受! “狗日的,范星波,你长本事了啊,连升三级,很厉害嘛!坑这么多人,你麻的就是有九条命,也不够活!给我带回去,严加审问!” 宁安平这句话是咬着牙说出来的,每一个字都像一把冰冷的刀子插在范星波的身上,范星波本就是警察,自然知道“严加审问”这四个字是什么意思。 他本来就被沈非弄得痛不欲生,再“严加审问”,那就是生不如死到极致,范星波想求饶,却是痛得舌头都打不直。 在范星波落网的时候,沈非狂奔在去省城路上的时候,远在数千里之外的幽静山上,有两人在品茶,一男一女,男的较为帅气,却显得很阴柔,女的在煮茶,烟雾缭绕当中,长发飘飘,一身汉服的女子,恍如天上仙女儿。 男的品了杯茶,赞道:“你煮的茶,越来越有味道了!” 女的没说话。 阴柔男子继续说道:“可惜,如果那个人被抓进去,好心情配上好茶,喝起来会更好。” “那样的局势之下,他还能扭转乾坤,也算是个人物了。” “哼,人物?不管怎样,我都会让他变成死物!” “那用通知杨伟石吗?” “通知他做什么?”阴柔男子冷冷地笑了,“让他和杨家结下大仇,不是更好吗?他看似破了局,实际是陷入了更大更深更险的局!让迈克丢那么大的丑,甚至毁了迈克的政治前途,迈克岂会放过他?再加上杨家这个大仇人,够他吃一壶了!” “约翰身上还可以做点文章。” “能做的文章,还有很多!我会让他发现,他在锦城市,四面八方将全是他的敌人!敌人环伺,群虎噬狼,他又怎活得了?又怎能坏得了我的大计!” “终究是匹夫之勇!” 仙女般的人下了结论,阴柔男子笑道:“不错,匹夫之勇,没有底蕴,只能逞一时之威,且让他嚣张一时,看我如何谤他、欺他、辱他、笑他、轻他、贱他、恶他!再毁了他!” 冷笑声中,阴柔男子抱住了女子,就在茶室里,在烟雾里,宽衣解带,共享鱼水之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