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二章 一回生,二回熟 - 妖孽狂医

第一百四十二章 一回生,二回熟

枫林会所! 在省城极为出名,特别是晚上的枫林会所,枫叶在片片灯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有魅力。 但最出名的还是那一句名诗:停车坐爱枫晚! 此刻,杨伟石的豪车就停在枫林会所的外面,他的人则在枫林会所最好的雅间里面,当真在爱着。 爱得那叫一个翻江倒海暗无天日天翻地覆! 憋了好些天的杨伟石,拼命的释放着他男人的力量,一刻都不停,不行了就吃药,玩点刺激的,然后继续玩。 本来他玩得脱力了,想休息一下的时候,杨伟石又得到了闵浩传来的信息,说沈非已经被抓了,范星波正在亲自审问,有把握把顾东来给牵扯进来,到时定能将顾东来拉下马! 这是个天大的好消息,必须得庆祝! 所以,杨伟石一翻身,将为她按摩的女人压在了身下,一边玩着,嘴里还吼着,“该死的沈非,你不是很牛逼吗?现在进去了吧!” “老子早就告诉过你,跟我斗,你只有死路一条!” “还有顾东来,想上位,做梦去吧!” “老子真正的能量还没有展现出来呢!” “沈非,老子明天就来看你的下场!哈哈哈哈……” 狂笑声中,门被踢开了,杨伟石进行着最后的冲刺,嘴里还怒吼着,“麻的,不知道老子在里面吗?打扰老子的好事,老子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我只是想告诉你,你不用明天来看我的下场了!” “谁?” 杨伟石回头一看,看到那简陋的衣服,那随意的笑容,还有那张他恨之入骨的脸庞,杨伟石浑身一颤,怂了,家伙瞬间不行了。 “你……你怎么在这里?” “你刚才不是想着要见我吗?看在我们有过一面之缘的份上,我就主动来见你了,毕竟你是杨少嘛!” “你不是被抓了吗?” “骗你玩的。” 沈非将闵浩拉了出来,笑着说道:“不仅如此,今天还多亏了闵厅带路,不然我可找不到这里来。” “姓闵的,你敢背叛我?” 杨伟石怒火冲天,要摆出一副狂怒狮子般的架式,可光着身子挺着大肚皮某处还软如小鸟般的家伙,让他有点像四脚朝天的乌龟。 “杨少,我……” 闵浩那是有苦说不出,他也不想带沈非来这里得罪杨伟石,可是,他身不由自啊。 原本,闵浩是在等范星波的,结果等来的沈非这个煞星,闵浩看过沈非的照片,一见沈非就预感到不妙,赶紧走人,等他走到一个安全的地方,身后再也看不见沈非的时候,他才松了口气。 可惜气还没有松完,他就看到沈非站在他的面前,沈非没跟他废话,直接在他身上按了几下,说点穴也不像点穴,他只觉得有一股股寒流。 再然后,他就痛得要命,明明没有被刀子等刑具,可他却感觉满清十大酷刑全在他身上施展了一个遍。 这样的情况下,他哪里还忍得住,不仅交待了杨伟石的地址,还把他曾经做过的坏事都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身体被制住,把柄又被抓住,闵浩除了听沈非的话,别无选择! 这些事儿,杨伟石不知道,他直接喝断了闵浩的话,“虽他麻叫我杨少,背叛老子,我会让你明白什么叫后悔!” “闵厅,你看这个罪犯好嚣张,在这里进行嫖-娼活动,还敢朝你怒吼,这样的人,一定不能姑息,必须要绳之以法。反正你进门的时候就拍了相,录了视频,他逃不了的!” 沈非笑着建议,杨伟石一愣,朝闵浩恨了一眼,旋即哈哈狂笑,“姓沈的,你以为这是在锦城吗?这里是省城,是老子的地盘!” “你的意思是你没有嫖了?” “废话。” “原来如此,闵厅,这死胖子已经认了,他说他强-奸了那个女人!这可是重罪,你要把他抓回去,肯定能立上一个大功。” “放屁,我什么时候认了?” “你会认的,不是吗?” 沈非笑着往杨伟石走去,杨伟石条件反射地想起在皇家一号的时候,沈非加诸在他身上的痛苦,痛得他说出心里一切,说出他哥哥的事,导致他哥哥也远走金陵的事。 “你想要做什么?”杨伟石哆嗦着说来,身子不停往后退。 “抓坏人啊!” 沈非两步逼进,杨伟石退无可退,中气不足地厉喝道:“姓沈的,兔子急了还会咬人,你要动了我,今天你就别想走出这里。” “兔子咬人,那把兔子杀了不就行了?” 沈非风轻云淡地笑着,随手挥过,将酷刑加诸在杨伟石的身上,杨伟石立马痛得倒在地上,滚过来滚过去。 刚才还竭力取悦杨伟石的女人,被突来这一幕吓得不行,都忘了找东西遮挡她的身子,只是不停地发出一阵阵的尖叫声。 沈非笑道:“美女,别怕,他强-奸了你,我会为你讨回公道的!” 女人慌忙摇头,似要反驳,可就在这时,杨伟石痛叫道:“是的,我是强-奸了他,我认了,你快放了我,放了我。” “闵厅,他认了,你还不给他戴上手铐吗?以副厅长身份亲自抓住杨少,那绝对是大功一件,你都可以往前一步了。” 沈非笑容满面地招呼着,闵浩却是痛苦万分,不仅是身子痛苦,更是心里痛苦,杨伟石那是京城杨家的人啊,哪怕杨家在京城只算得上三线豪门,但那也不是他所能应付的。 他要敢铐了杨伟石,那杨家肯定会报复他,到时,他别说往前一步,只怕连现在的位置都不保了。 可是,他要不听沈非的话,那就不是位置不位置的问题,是直接进监狱的问题。 他,没有选择! 闵浩心里无比后悔对付沈非,若不然,他岂能落到这个地步?闵浩苦笑着朝杨伟石走来,杨伟石对沈非怕,对闵浩可不惧,“姓闵的,你给老子想清楚,你有今天,是谁给你的,你要敢铐老子,老子就让你生不如死!” “杨少,我是被逼的,得罪了!” 闵浩闭着眼,给杨伟石上了手铐,杨伟石看着手腕上明晃晃的铐子,有种要疯的感觉。 他见了沈非两次,两次都被铐了。 这一次,还是他的人给铐的! 虽然现在沈非还没有说什么,但杨伟石觉得这次会比上一次更严重,而且也不是那么容易脱身的。 那个女人已经傻眼了,在她心中就像天一般存在的杨少,在这个平凡少年的面前,就是一只老鼠,不,是一只蚂蚁,任人宰割,还被上了手铐。 沈非又道:“杨少,是不是玩得很爽?一个门面,一个骗子,一个肯德基,一个大使馆,一个杀人凶手,一个顾东来,环环相扣,牛人啊!” “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一回生,二回熟!咱们都是熟人了,这样狡辩有意思吗?哦,忘了,确实是有意思的,毕竟你这样做,可以激怒我,我好代表老天爷,给你更重的惩罚。” “不要!” 杨伟石就像被十个猛男给强了一样,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尖叫,只是他的尖叫在沈非按了他身上三处穴位后,变成了痛叫,仿佛菊花被强破沦为车祸现场一般。 “杨少,现在知道了吗?” “我也不知道那人是谁?我本来是想找人做了你的,可是锦城没人接!这个时候,有人用电话打给我的,告诉我那么做的,这个人我不认识!我也查过电话号码,但完全查不出来什么!那个号码已经废了!” 杨伟石张嘴吐了出来,沈非剑眉一扬,问道:“你找的要做我的那人是谁?” “他叫九头蛇,是地下势力中的一个中间人物,我有他电话。” 杨伟石乖乖交了出来,顺带着把那个陌生号码都奉上,沈非记下,这样一个人当然不能放过,至于那个废号码,也是一个线索。 随后,沈非问道:“杨少,以你二百五的智商想一想,这个陌生人要你来对付是什么目的?” “我不知道。” “哦,不知道啊!” “不!”杨伟石看到沈非又要将手按在他身上,发出惊嚎,“我知道了,那人是把我当了刀子,想借我的手杀你!” “这只是其一!” “我……我……真的不知道了。” “那你立马捐五百万给锦城的孤儿院,我就告诉你其二、其三……” 杨伟石很想说他不想知道其二、其三,但看到沈非那冰冷的目光,他浑身一哆嗦,立马掏出手机,艰难地让手下完成了捐款。 “看在你做了一件好事的份上,我就勉强告诉你吧。”沈非看了看旁边的椅子,闵浩赶紧去搬过来,沈非满意地坐上,然后一脚踩在杨伟石的身上。 这一幕画面,又让闵浩和那个女人大吃好几惊,那女人都在想着,好像她真的是被杨伟石给强了。 沈非说道:“其二,那个幕后人知道你玩不过我,而以我有仇必报的性子,是肯定会来找你报仇的,就比如现在!报了仇,我跟你两个就是不死不休了,而你还有个哥哥,听说还是京城杨家的人,那我也就跟你们京城杨家结了仇!” 杨伟石一愣,他真没想到这一点,他只想到了其一,那时,他想着只要能弄倒沈非,让别人当刀子用一下也没什么,但现在看来,对方阴谋很大。 “麻的,谁敢阴我?” “你看,在这个观点上,我们其实是盟友,我们都是被阴的!你有什么好的建议?” 闵浩听到“盟友”两个字,整颗心被刀剑给斩得稀烂,老实说,他没有见过把人弄得光光的,戴上手铐,安个强-奸罪名,还一脚踩在人身上的盟友! 杨伟石同样是如此的愤怒,只是敢怒不敢言,沈非笑道:“要不,你先听听我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