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 咱们是盟友了 - 妖孽狂医

第一百四十三章 咱们是盟友了

沈非伸出一根手指,“第一个建议,我找到你哥哥,用对待你这样的方式对待你哥哥!你可以赌你哥哥的意志无比的坚强,能够忍住比你现在剧烈一百倍的痛!或者,你可以赌我不能接近你哥哥,让你哥哥多弄点特种兵之类的厉害人物。” 听到这个建议,杨伟石心凉了半截,虽然他哥哥比他厉害多了,但是,他也不相信哥哥能够忍住一百倍的痛,至于沈非能不能接近哥哥,想想锦城地下势力,就知道答案了。 “很好,看你样子也知道你哥哥不容易挡住。那么,我搬到了你哥哥,再去找杨家的麻烦怎样?反正我们都是不死不休的仇人,哪怕你家大业大,我这样一通乱来,你杨家就算不倒,实力会下降不少吧?杨家弱了,你们的敌人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吧?” 杨伟石心凉透了,他现在能这么嚣张,玩得这么潇洒,那么有钱,全都是因为他身后有个杨家,还有个厉害的哥哥,如果这两样都没了,那他就什么都不是,他用膝盖想都知道,如果杨家弱了,杨家的对手会把杨家往死里踩的。 “恩,这个建议,如果你接受,就算你死了,我也会执行到底,反正我烂命一条,跟你们这些高高在上的人物可比不了!用我一命,换你杨家没落,够本了!” 沈非这副不怕死的态度,更把杨伟石给震住了,杨伟石痛声喊道:“我不接受,这个建议我不接受。” “杨少英明!那咱们再来说说第二个建议,第二个建议,我们如他所想,表面上演一场不死不休的戏,实际上暗地里把那个幕后人找出来,全力对付那人,把他给灭了宰了杀了,然后,我们再来不死不休,免得便宜了别人,怎样?” 杨伟石听着沈非一口一声“杨少”,觉得刺耳无比,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他认真想着沈非的第二个建议,不得不说,这个建议比第一建议好,他可不想自己和杨家都成为别人手中的刀,也不想被别人当傻子一样耍。 别人这样玩他,他就砍回去。 干倒了那个人,再来和沈非不死不休! 能够找到他的,把他当刀用的,自身势力多半也不差,借沈非之力灭了那人,杨家实力定然大增,到那个时候,沈非绝对不是杨家的对手。 这一刻,杨伟石无比的聪明,想到能利用沈非,他心里就很爽,杨伟石赶紧说道:“好,我答应你的第二个建议!” “既然你接受第二个建议,那我们就算是真正的盟友了,做为盟友,我再给你第三个建议,让你重振男人雄风的人,不是为了你好,而是在要你的命,彻底地毁了你。” “什么意思?”杨伟石不信。 “我给你的惩罚,只是让你一段时间不行,想借此来要挟住你,让你不要乱动,一段时间后,惩罚自然就会解除!但是,那个人用霸道的药,强行冲开惩罚,虽然能让你马上做男人,可是,你会永远地废掉!” “不会的,不会的。”杨伟石哆嗦地说着,竭力不去相信,但他慌乱的眼神,已经说明他信了。 沈非笑道:“看你样子,今天你已经当很久的男人了吧?你要不信,现在去上个厕所,看看你拉出来的是尿,还是血!” 说话间,沈非解除了杨伟石的一些痛楚,杨伟石爬起来以豹子一般的速度冲到豪华的洗手间里面,用了半天的劲,终于有了尿意。 只是这尿意让他痛不欲生,而他尿出来的,的确不是浑浊的淡黄液体,而是鲜红的血! 真的是血! 啊! 杨伟石尖叫着跑了出来,“沈少,你救救我!” “我确实能给你治好,不过,我现在心情不怎么好,就不治了,说不定你查出那个人,再弄倒那个人的时候,我的心情会好一点。” “沈少,我……” 杨伟石彻底地慌了,这很要命啊,光是想想尿血都是很痛苦的啊,杨伟石决定不要脸地求沈非给他治好。 沈非却甩手走人了,路过闵浩身边的时候,甩了一句,“闵厅,你赶紧把这个嫌疑犯抓回去,一定要把罪名定实啊。” 闵浩有点犯晕,本以为沈非已经和杨伟石成了暂时性的盟友,沈非会放他一马,结果沈非还是要弄杨伟石,就算是演戏,也不用这么狠的啊! 真是搞不懂沈非的路数啊。 但他也只能听沈非的令行事,对杨伟石说道:“杨少,你看……” “麻的,姓闵的,老子不会放过你!还有,姓沈的,你终有一天会给老子跪下的。”杨伟石现在就演了起来,吼完又对刚才让她感觉很爽的女人说道:“你最好忘了今天的事,不然……” 身材姣好,极具诱惑力的女人,浑身一哆嗦,闵浩想了想,将这女人一起给带了回去,既然杨伟石都吼出来了,他不把戏演真一点怎么行,顺便将这女人保护起来,免得走漏风声。 杨伟石心里恨极了沈非,更恨的却是那个幕后之人,居然送了那样的药给他吃,他心里发誓,“一定要把那个人给找出来。” 就这样,杨伟石被人无比狼狈地带回了警局,省里的人大吃一惊,这又是怎么回事儿?难道又是一场地震? 杨家的人也第一时间赶到省里来! 沈非当着闵浩和那女人说出了他的计划,他根本不担心计划会泄漏,一来杨伟石会把尾扫干净,二来,泄漏出去不也是一件好事吗?别说局中局计中计之类的事,至少能让那个幕后之人气上一顿! 来省里一趟,枫林会所转了一圈,像蝴蝶一样挥动了一下翅膀,引起一场不知道会咆哮到多大规模的地震后,沈非甩甩手,准备赶回锦城去。 锦城有红袖添香,有暗香浮动,还有…… 都是那么的令人向往啊! 沈非走到了另外一条街,想着打辆出租车回去时,手机突然响了,是绝枪打来的,绝枪说已经把信息发布了出去,对净化组织的攻击已经发动,他也会亲自出手。 对于绝枪的速度,以及绝枪所做的那些事,沈非还是比较满意的,他提了一句,“进攻净化组织的老窝时,给他说一声。” 绝枪得了这句话,那是忧愁尽去,有沈少相助,他更有信心铲灭那个净化组织的老窝了。 其实,还有一件事,绝枪没有说,那便是他在去取花豹存在钱庄里的钱时,触发了一个任务,原来花豹早就在钱庄颁布了任务。 那就是除了他本人之外的人,用他的那张黑卡去取钱,就说明他已经死了,不管是谁杀死用他黑卡取钱的人,就能得五千万赏金。 五千万,也是一大笔巨款,从取钱到现在,绝枪已经遭遇了三波杀手,好在被沈非治疗过后,他的实力大为精进,这三波杀手都被他轻松解决掉。 不过,绝枪也明白,这三波杀手不是结束,而是开始!但绝枪有很大的信心,他正好可以借这些人磨练他的枪法! 花豹颁布那样一个任务,就是为了让杀死他的人陪葬,谁知道碰上了沈非这样的人,随随便便把黑卡给了绝枪,如此一来,就算那些杀手能够杀死绝枪,他也得不逞愿望,更别说绝枪不是那么好说的。 若花豹泉下有知,肯定死不瞑目! 沈非这边,刚挂下电话,身后传来喊声,“沈非!沈非……” 听到这喊声,沈非很是疑惑,他在省城可没有什么熟人,沈非回头一看,见到一男一女,男的长得比他还丑,但手上戴着翡翠戒指,脖子还戴了一块玉,手腕上有一块表。 这些东西看起来都不算俗,相反还很有些品味,只是一古脑地戴着一起,再加上那其貌不扬的样子,有些不伦不类。 这男的虽然长得丑,但他搂着的那个女人,却不是一般的漂亮,长发飘飘,秀鼻挺翘,脖颈儿长长,皮肤白白,身材极为窈窕,更难得的这女人还给人一种清纯的感觉。 看到这清纯妹子,沈非不由微微一笑,女的是他的高中同学任绮柔,曾经是他的同桌,两人聊得还不错,沈非对她很有好感。 搂着任绮柔的那男人,也是他高中同学,叫钟宏伟,是他们那个县城的首富,家里开了不少厂子,钱还真不少,比郑凯老子都有钱,在高中时代,钟宏伟就是他们那个地方名副其实的富二代。 沈非奇怪的是,他和钟宏伟关系并不怎么好,相反还有些矛盾,毕竟那会儿钟宏伟使劲追任绮柔,可任绮柔却怎么都不答应,反倒是和他耍得比较好。 现在钟宏伟怎么会主动招呼他,还表现得这么热情? 下一刻,沈非看到钟宏伟脸上露出的得意笑容,以及故意紧紧抱住任绮柔细腰的举动,他明白了。 这钟宏伟是炫耀来着。 沈非觉得有些好笑,虽然那会儿他对任绮柔感觉不错,也有过各种YY想法,但高中毕业后他就和任绮柔没什么联系了,他只听人说过一嘴任绮柔上的是省城的师范大学。 钟宏伟更亲密的将任绮柔搂在怀里后,笑道:“我就觉得背影有些像你,没想到还真是你,咱们在省城都能遇上,还真是挺巧的。” “确实挺巧的。” 沈非看了一眼,发现任绮柔有些不自在,似乎想脱离钟宏伟的搂抱,却被钟宏伟搂得紧紧,似乎还有丝丝顾忌。 钟宏伟又道:“沈非,绮柔现在是我的女朋友,既然咱们好不容易碰上了,就去吃一顿吧。” 沈非看了看快要黑下来的天,还没有开口说话,钟宏伟便大笑道:“放心吧,我不会让你出钱的,今晚我请客,我请你去九号私房菜馆!沈非,我都这样说了,你不会还不敢去吧?” 听到这充满嘲笑、激怒的话,沈非笑道:“行,那就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