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倾城来打脸 - 妖孽狂医

第一百四十五章 倾城来打脸

钟宏伟嫉妒沈非了,虽然任绮柔长得也挺漂亮,可是,任绮柔没有眼前这个叫倾城的女人那么有诱惑力,甚至连十分之一都不如。 他那么有钱,都没有认识具有如此诱惑力的极品女子,那么穷的沈非居然认识了,并且,听他们说话的语气还有些亲密。 “该死的沈非。” 钟宏伟心里骂着,叶倾城将目光扫了过来,接触到叶倾城的目光,钟宏伟赶紧抬高脖子,动了动手臂,摆出一个自以为很酷的姿势的同时,露出了他脖子上好的玉,他手指的翡翠戒指,以及手腕的名表。 叶倾城这种敢用自己的命来接近沈非的人,绝对的人精,一听就明白了他同学是想羞辱沈非,而钟宏伟这样的举动,让她心里觉得好笑无比,沈非现在的能量又岂是这样的人可比的。 同时,叶倾城心里更加鄙夷沈非,明明有实力却要装,这种连自己能量都不敢展示出来的男人,又怎配让叶王重视? 想到自己居然被派出来诱惑沈非,叶倾城心里就很不舒服,不过,这是一个与沈非接近并且加深关系的好机会。 那天沈非救了她,还甩下她一定是他的豪言壮志之后,就再也没有联系过她,说起来时间不算长,就是一天一夜多点,可叶倾城觉得这已经很长了,毕竟以沈非那种色心,怎能忍这么长时间呢? 除非是和别的女人混在一起! 如果是这样,对她来说可不是一件好事,不仅会让她迟迟完成不了任务,还可能让她完不成任务。 为了改变状态,叶倾城主动出击了,在发现这种状况的时候,叶倾城主动出现了,而且为了与沈非进展更快,叶倾城没有让胖子瘦子跟着。 所以,叶倾城立马把心中的不舒服蔓延到了脸上,而一到脸上,那原本对沈非的不舒服就变成了对钟宏伟与任绮柔两人的不满。 冷冷扫了钟宏伟一眼,叶倾城上前挽住了沈非的手臂! 这一幕,让四周的人亮瞎了双眼。 绝对的癞蛤蟆吃着了天鹅肉,七仙女找到董永,三圣母找到了沉香他爸! 钟宏伟心中燃起了熊熊的嫉妒火焰,这么诱人的一个美女,怎么可能看不上他?反而看上了穷鬼沈非! 服务生眼珠子都快惊飞出来,一个穿得实在不怎么样的男人,却被一个漂亮得不像话的女人挽了手。 这个长得不怎么样的人,还是个真人不露相的小白脸! 任绮柔心里松了一口气,有这样一个女人为沈非撑着,沈非不至于面子扫地,尊严大大损毁,不过,她眼睛里有些黯然,脑海里浮出一些往事。 见到众人的表情,沈非心里笑着,这些人都在震惊他的艳-遇,但谁又知道这艳-遇下面可能埋着一颗要人命的炸弹呢? 能用生命来接近他的女人,哪是那么简单的? 不过,既然她对他有目的,那他就顺水推舟,将计就计了,沈非随意地搂过叶倾城的腰,凑到她耳边,吸着她的味道,呢喃地说道:“倾城,你是要以身相报了吗?” 叶倾城甩出一记眼刀,凌厉当中带有一丝娇羞! 然后,叶倾城带着沈非走到前面,对服务生说道:“他是我男朋友,我和我男朋友不能进去吗?” 服务生狠狠地看了叶倾城几眼,这才说道:“您可以进去,但他,不符合规定,不能进去。” “有这个也不行吗?” 叶倾城声音变得冰冷,眼睛还极为不善地看着服务生,似在不满服务生的回答。 服务生看到叶倾城手里拿出来的东西,眼睛又瞎了,那是钻石卡,是九号私房菜很牛逼的至尊卡。 这样的人物,别说是带一个穿得不怎么样的人进去,就是她想带一个乞丐,他们也得是笑脸相迎。 服务生心里对沈非跪了,吃软饭能吃到这么牛逼的软饭,绝对的高人,他也想这样,至少他觉得比沈非长得要帅一点。 一旁的钟宏伟心里更是有千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钻石卡,不说是他,就是他老子也不过是一张白金卡,与钻石卡还差了两个等级。 很显然,这个女人的身份很不简单! 想到他处心积虑的要羞辱沈非,将沈非踩在泥泞里,结果半路却杀出了这么厉害的一个程咬金,他觉得被羞辱的不是沈非,而是他。 这个时候,服务生已经弯下了腰,用前所未有的尊敬态度说道:“女士,先生,请往这边走。” “你应该把先生放在前面。” 叶倾城冷冷地甩了一句,挽着沈非的手臂,高贵、凛然地往里面走去,服务生哈腰点头,心里对沈非更加佩服,嘴上说道:“那您是去天长地久,还是去九重天?” 天长地久和九重天都是雅间的名字! 叶倾城更加不满了,怒视服务生,“这些事,你应该问我男朋友,我家都是他拿主意!如果你不想我叫经理来,你最好不要再犯错。” “是是是……”服务生的腰弯得更低了,脸上有着真正的崇拜之意,能泡上一个女人,还让女人如此维护他面子的,简直牛到了天上去,嘴上忙问道:“先生,您是去天长地久,还是九重天?” 沈非看向钟宏伟,“你想去哪个?” 钟宏伟愤怒得想要冲上去给沈非两拳头,可是,天长地久和九重天这两个雅间却吸引着他,他拿的那张会员卡,也就够在大厅里面坐的,连二层楼都上不去,更别说九号私房菜最高贵的两个雅间了。 他都想去,却又不好说,有些扭捏地说道:“沈非,咱们都是老同学了,你说去哪个就去哪个。” 话音刚落,叶倾城就面带不爽地说道:“我不要跟丑八怪一起吃饭!” 这话,简直就是火药,炸在了钟宏伟的心里。 他的逆鳞就是丑八怪三个字。 如果谁敢说他丑,他就和谁拼命,让他的下场很惨很惨。 此外,他还竭尽全力地砸钱,用钱来掩饰他的丑貌,让人看到他的第一眼,想到的不是他很丑,而是他很有钱。 就连任绮柔,都是他找来遮丑的重要物件,每每看到别人惊叹的眼神,他心里都很爽,老子长得丑又怎样?老子有钱啊,老子找的女人很漂亮啊! 别说,他的策略真的有效,不少人都忽略了他的丑。 可在这一刻,叶倾城这个漂亮得像仙女下凡的女人,却毫不留情面地揭下了他的本来面目! 不和丑八怪一起吃饭! 钟宏伟恨不得将叶倾城按在身下,狠狠地征服了,可是,他很清楚,能拿九号私房菜钻石卡的人,是他惹不起的。 所以,他只能低头,只能忍下。 叶倾城朝沈非微微一笑,好似在说她就是故意这么说,为他出气的,沈非用手在她的腰间重重地回应了一下,说道:“倾城,这是我老同学,他家里很有钱的,以后别这么说了。” “我的是事实,他本来就丑!有钱?能有多少钱?一百亿?还是两百亿?” 听到这话,钟宏伟怒火更熊,他想掉头就走,却又不想走,这一走,他可就成了笑柄。 还有叶倾城嘴里冒出的两个数字也把他吓住了,他家里是有钱,是他那个地方的首富,可是,所有资产加起来,撑了天也就十个亿,跟一百亿相比差了天远! 不能走,也不敢发脾气,他只能再忍,像千年乌龟般的忍! 任绮柔却没有被羞辱的感觉,相反,看到钟宏伟吃憋,她心里倒是开心了不少,可看到站着沈非身边,挽着沈非手臂,对沈非百般维护,漂亮比她有过之而无不及的叶倾城,眼神更加黯然了。 沈非的手往下滑了一点,叶倾城忍住了反手甩沈非一耳光的冲动,沈非板着脸说道:“倾城,你再这么说我同学,我就要翻脸了。” “好好好,你是大爷,我不说了还不行吗?” 叶倾城忍住心里的厌恶,用一副娇嗔讨好的口吻说来,不知内情的人,比如那服务生,对沈非惊为天人,钟宏伟更是妒火重重,直要飞上九重天,这个女人长得漂亮有钱有势也就算了,为什么还对他那么好? 穷鬼沈非何德何能拥有这样的女人? 沈非继续表现得很流氓,脸上露出这差不多的表情,嘴里说道:“算了,反正都是老同学,我穿的衣服这么破,也就不去什么高贵之地了,就在大厅找个位置就行了。” 服务生“啊”了一声。 钟宏伟心在滴血,他很想去九重天啊,不然去天长地久也行,为毛沈非就选了大厅啊。 大厅有毛意思! 钟宏伟心里对沈非鄙视不已,果然是上不得台面的人,玩不来高雅的,就只能在大厅。 叶倾城地很配合地说大厅好,服务生无语,却不敢怠慢,赶紧去大厅找了个位置出来。 四人坐了下来,钟宏伟偷看着叶倾城那壮丽的山峰,还有那似露未露的沟壑,觉得应该表现得男人一点,对沈非说道:“老同学,先前我们就说了我请客,今天这顿我来请,一为庆祝咱们同学相聚,二来也表达我的歉意,我刚才考虑不周才让你那么难堪,要不是这位……” “行,那就你请吧。” “……” 钟宏伟对于沈非推都不推辞一下的行为,再次在心里狠狠地鄙视了,这时,服务员将菜单送了过来,钟宏伟将菜单递给叶倾城,“这位美女,你先点吧。” 叶倾城也不接菜单,张嘴说道:“七品珍珠,凤尾鱼翅,金丝酥雀,祥龙双飞,龙井竹贝……” 这一通菜名,叶倾城一口气没歇,直接说了三十六秒,报出了二十道菜!还加了两瓶二十年份的拉菲! 钟宏伟直接傻了眼,叶倾城说的这些菜,有些他都没有吃过,但是,不用去吃,也不用去看,光听菜名就知道价格不便宜。 本来九号私房菜的菜价就很高,这些菜更是高中高! 钟宏伟感觉这一顿,怕不是几万块钱就能下来的! 虽说他家里有钱,可那是他爸的啊,他每个月的钱也不多,更别说刚换了车子,他现在卡上也就三万块钱。 原想着带任绮柔来吃一顿,也就是几千块的事,现在叶倾城这么一点,三万块钱估计远远不够。 这时,叶倾城说道:“怎么了?请不起吗?” “当然不是,没关系,随便点,吃多少我都能请得起。”钟宏伟打碎了牙齿往肚子里咽,咽下好大一口苦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