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 我运气比较好 - 妖孽狂医

第一百四十六章 我运气比较好

钟宏伟在吞苦水,想着一会儿该怎么付账,他可没有用信用卡的习惯,信用卡用了还得还,麻烦!他有的是钱,买什么刷就行了! 但这一刻,钟宏伟很后悔没有信用卡,不然,他也不用担忧面临可能付不起账的尴尬局面! 任绮柔的目光盯往一旁,眼角还扫在沈非与叶倾城的身上,而此刻,沈非一双眼里只有叶倾城。 叶倾城露出恰到好处的神情,“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看着你,我就想写一首诗?” “为我写的?” “当然是为你而写!” “念来听听。” “咳咳!” 沈非清了清嗓子,学着古代文人那摇头晃脑的样子,念了起来。 你 长得 好漂亮 真是 秀色可餐! “噗……” 叶倾城喷了,“沈非,你别欺负我读书少,这也算诗?明明就是一句话,只不过在不该停顿的地方,停顿一下而已。” 任绮柔嘴角也露出了笑意,沈非和以前一样,还是那么的扯!只是,现在他不再和她扯,而和这位叫叶倾城的女人扯了! 笑意里面,有着某种失落。 钟宏伟也回过神来,听到沈非所谓的诗,感觉找到了一个可以打压沈非的机会,哈哈笑道:“老同学,真是笑死我了,你这诗我们听听就算了,可别传出去,要不然,就会成为天大的笑话了。” “哼!” 本来还在笑的叶倾城发出一个清冷的音符,“沈非说是诗,那就是诗!而且,这是写给我的,关你什么事?你笑什么笑?很好笑吗?” “呃!” 钟宏伟才放出了一颗子弹,叶倾城就来了一连串的炮轰,钟宏伟的笑容凝固在脸上,然后像冰一样,碎得稀烂! 沈非笑道:“我没骗你,这真的是诗,叫梨花体诗!” 叶倾城秀眉挑起,“梨花体诗?我好像听过!” 任绮柔柔柔的声音响了起来,“梨花体是由女诗人赵丽华的谐音而来,起源是这样一首诗!我要在腾讯写诗\一首\关于嫦娥的诗\我的诗\是\天下\最好的诗!” “对,就是这个。”叶倾城赞同地说着,“妹妹真是博学,人长得美,声音也很好听,可你眼光却不怎么样,找了一个什么都不懂的人就算了,居然还长得这么丑!” “你……” 钟宏伟怒了,这女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攻击他,就因为他给了沈非难堪,她就要把他往死里踩吗? 然而,钟宏伟满腔的怒火,在叶倾城甩过一个冷冷的眼神后,霎时熄灭的干干净净,他还没有失去理智,要真惹了这个人,和她结了仇,对他可不是好事,毕竟这事上比他有钱的,比他牛逼的人多得是。 只不过,钟宏伟对任绮柔非常不满了,要是任绮柔不说那么一番话,就不会出现这样的事。 而且,任绮柔刚才是在附和沈非的话,是在帮沈非,难道这个女人对沈非还有想法吗? 想到任绮柔到现在都不答应跟他上床,钟宏伟更加确认了,眼里有了些带着疯狂的恨意,他决定今晚就把任绮柔给搞定! 任绮柔说道:“姐姐才是真美!每个人都有适合她的鞋子,只有自己穿的人才知道合适不合适,别人说了都不算。” 钟宏伟听到这话,心里舒服了不少,但要先得到任绮柔身子的念头还是没有消散,反而更加决定,他不能夜长梦多。 叶倾城说道:“妹妹说得不错,不过,这人一看就不是适合的那只鞋!妹妹,你是不是有什么难处被他拿捏到了,要真是有的话,比如缺钱之类,你告诉我一声,冲着你叫我一声姐姐,姐姐帮你处理了。” 钟宏伟听到很紧张,任绮柔眼睛一亮,目光不着痕迹地在沈非身上扫了一眼,又黯淡下来,“多谢姐姐关心,我没有难处。” 钟宏伟心里松了口气,却没看到沈非眉毛挑了一下,叶倾城别有意味地看了眼任绮柔和沈非。 这时,叶倾城手机响了,叶倾城一看,对沈非说道:“我今天本来是约了人谈事情的,他已经到了,我去接一下他。” “去吧。” 沈非挥了挥手,叶倾城走向门口,钟宏伟顿时觉得压力少了许多,抓紧时间说道:“沈非,你什么时候泡到这么一个白富美啊?” “好像是昨天吧!” “昨天才泡到的,她就对你这样维护你?” “你知道的。”沈非露出憨厚,还带有一些不适应的笑容,“我运气一向都不错。” “……” 钟宏伟被堵住了,之前他还在鄙夷沈非所谓的运气,特别是在门口的时候,还说了运气不好才进不来。 可现在看来,沈非运气还真不是一般的好,要不然,以他的相貌、身份,怎么可能泡到白富美? 沈非又道:“其实,你运气也挺好的,追咱们的任大美人追了那么多年,终于追到手了。” “那是,我都和绮柔说好了,毕业就结婚。” “提前恭喜你们了。” 沈非笑着,任绮柔心中很不是滋味,钟宏伟又得意地说道:“不过,你还是说错了一件事,我追到绮柔,那不是运气好,那是用实力追上的,你追到人家,才真的是运气。” “确实是这样。”沈非像没听出钟宏伟嘴里的鄙视,“要不然,我也不可能只追到叶倾城一个。” “沈非,你的意思是,你还有其他女人?” “对啊,有好几个呢!其中一个还是市长千金!” “呃!” 钟宏伟呛住了,他当然是不信,一个穷鬼追到那么有钱的漂亮女人,还不赶紧抓牢了,怎么可能还会有其他女人。 “沈非,你可真喜欢吹牛,市长千金那是什么样的人物,怎么可能看得上……”钟宏伟像是发现自己说的有些不对,忙换口说道:“沈非,我没别的意思,我的意思是说,你有这么漂亮的女人,还有其他女人的话,她不会吃醋吗?” “我知道你的意思,其实我也没想明白的,我对她也没什么意思,可她家里却对我有些意思。至于吃醋,还行吧,我运气好,她们都不吃的。” 沈非完完全全是一个老实人样子,钟宏伟那是要提凳砸人了,吹牛不是这样吹的,就是他有这么多钱,也不敢吹这样的牛,沈非这么一只小蚂蚁却吹了出来。 任绮柔一看就知道沈非是故意说的,以前一桌的时候,沈非也没少这样说这样做,只不过,那会儿沈非没有现在这般镇定。 不过,任绮柔也不相信沈非说的话,一个有钱,一个有势,都是女强人,怎会不吃醋? 换成是她,她也要吃醋。 想到心里生出来的念头,任绮柔耳根红了一下,赶紧将念头掐灭,沈非现在应该过得不错,她算哪根葱呢? 以前沈非就没对她有意思过,现在更不可能了。 钟宏伟不知任绮柔心里的念头,还在劝诫道:“沈非,咱们是老同学,我跟你说一些不好听的话,以你的身份,抓住叶小姐就行了,千万不能再有其他女人,要是惹怒了叶小姐,以后你就走不进这里了。” 这句话,就差没指着沈非的鼻子说沈非是吃软饭的了。 沈非毫不在意地说道:“没事儿,就算她不带我进来,还有其他女人都我进来,我认识的那些女人都很厉害!” “好吧,沈非,那我就祝你艳福多多了。” “谢谢。” 看到沈非的笑容,钟宏伟心里冷笑不已,他打定主意,要将沈非刚才说的话告诉给叶倾城听,不管沈非说的是真是假。 钟宏伟相信,像叶倾城这样的强势女人,如果知道沈非背叛她,肯定会恨死沈非,一脚踢了沈非,到时他又可好好地取笑沈非了。 正好,叶倾城领着她约的人过来了,这个男人有三十岁的样子,戴一副眼镜,显得斯斯文文的,比蒋青都要斯文,身上还有股子气势。 只不过,他的眼睛,却不停打量在叶倾城的身上,显然,这又是一个外表斯文,内心禽兽的家伙。 叶倾城介绍道:“这是潘峻!是咱们省里二号人物的秘书!” 潘峻昂着头点了点,像是一只骄傲的公鸡,眼里有着不屑,对于这个吃饭地方的不屑,更有着对于沈非三人的不屑。 他觉得沈非三人还没有资格和他一起吃饭,要不是叶倾城在,他连看他们都懒得看一眼。 沈非晃了一眼,便不再看潘峻。 任绮柔有些局促不安,她还真没有和这么大官的人坐在一起过。 钟宏伟倒是兴奋无比了,二号人物的大秘,那可是很牛逼的存在啊,这一刻,钟宏伟觉得叶倾城做了件好事,能把潘峻介绍给他们,只要他攀上潘峻的那根线,那他也会很牛逼,就是他老子也会以他为荣。 这么想着,钟宏伟便站了起来,弯着腰,朝着潘峻堆出一脸讨好的笑容,只是他人太丑,堆出来的笑容比哭都难看。 潘峻感觉很不舒服,碍于叶倾城的面子,他努力不表示出来! 这时,叶倾城走到沈非身边,“这是我男朋友,叫沈非!这是他的同学,也是我刚认的妹妹!至于这个……” 听到叶倾城介绍到自己,钟宏伟忙挺起胸膛,还准备伸出手去,叶倾城见状,嘴角划过冷笑,继续说道:“至于这个丑八怪,我不知道他叫什么,和我也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哗哗哗! 满怀信心准备结识潘峻的钟宏伟,听到叶倾城的话,顿时感觉像有无数盆水浇在了他的身上,将他从外到里都淋成了落汤鸡。 有了这样的介绍,潘峻还会理他吗? 钟宏伟看向潘峻,却发现潘峻神情有异,正直直盯着沈非,嘴里带着试探,带着小心的问道:“叶小姐,你说他叫沈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