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章 钟宏伟害怕了 - 妖孽狂医

第一百四十七章 钟宏伟害怕了

钟宏伟看到潘峻的神情,听到他的问话,心里猛地一个咯登,难道潘峻还认识沈非?但这不可能啊! 沈非家里也就是比温饱好一点,供他上个大学都很吃力的那一种,他怎么可能认识潘峻这样的大人物。 他希望,渴望,奢望潘峻搞错了。 这时,叶倾城笑着回道:“对啊,他是叫沈非!” 潘峻看向沈非,“锦城沈非?” 钟宏伟见沈非还坐着,生怕沈非惹得潘峻不快,他也遭了秧,忙说道:“沈非,快站起来,潘秘都站着,你怎么能坐下?还有,你快点回答潘秘的问题!” 潘峻狠狠地瞪了钟宏伟一眼,心中已经将钟宏伟打上“远离”“必踩”之类的标签,如果这个沈非真是那个沈非,别说坐着,就是躺着,他都不敢有什么怨言。 那个沈非的战斗力,实在是吓人得可怕啊。 沈非仍坐着没动,只是侧过头,回了一句,“我认识你吗?” 这句话,意思再明显不过。 潘峻高昂着的脑袋立马低了起来,腰也弯了下来,脸上也露出了谦逊的笑容,“沈少,我叫潘峻,正想着能得见沈少一面,没想到能在这里碰上沈少,这真是我的荣幸!” 轰轰轰轰轰…… 钟宏伟脑海里响起了无数颗地雷爆炸的声音,老天啊,这可是潘峻,是二号人物的大秘啊,他们县里一把手都要讨好拍马屁的对象,就算是市里面一把手也卖面子的存在。 但他竟然……竟然……竟然给沈非弯了腰。 语气还那么的恭敬! 简直就是下级见到上级的样子! 嘴里叫的还是沈少! 沈少? 沈非算是哪门子少啊? 一个交学费都有些困难的家庭,也能算少? 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 钟宏伟脑海里快速闪过他偶遇沈非之后,在沈非面前自夸他是多么多么的有钱,多么多么的牛逼。 现在一对比,那些屁都不是。 而且,钟宏伟也想明白了一点,能让潘峻都小心翼翼伺候的人物,绝不是他心中想的那个穷鬼! 这沈非多么做了什么了不起的事! 但是,这可能吗? 钟宏伟很想大声喝问潘峻是不是搞错了,因为潘峻没搞错的话,就说明沈非很厉害,而沈非要是看上任绮柔,只怕连话都不说,仅需要一个眼神,就会有人为沈非送上。 他要不应的话,就是得罪了沈非,得罪了叶倾城,得罪了潘峻,这么多大人物,他那点钱,他老子那点家业,根本就不够看。 特别是如果他对任绮柔做的那些事被查了出来,他会死得很惨很惨,钟宏伟浑身颤抖了起来,心里还在呐喊着,“不是他,绝对不是他!” 任绮柔的眼里,也是精光闪烁,她想到,沈非这么厉害,若是他愿意出手,那她的难处就能被解决,她也不用再当钟宏伟的女朋友,不用面对恶心的钟宏伟。 只是,他愿意帮她吗? 在钟宏伟惊惧,任绮柔忧虑的时候,潘峻也在脑海中快速闪过沈非的大手笔! 包不同完蛋,莫天雷下课,余为民被请去喝茶,陆锦华被赔了五亿,那块地还重新招标,还有传言,沈非一人挑翻了锦城的地下势力。 还有! 顾东来能掌大权,甚至往前一步,是沈非的功劳! 杨伟先被逼去金陵,他跟的老板能够在省里占据主动,也是沈非的功劳! 顾东来是他老板那一系的人马,也就是说,沈非跟他算是一路的,只不过,沈非太凶猛,即便是他这个省二号的大秘,也得低下身子。 他可不想惹了沈非,哪怕是一丁点! 想想那个杨伟石,在锦城被沈非摆了一道,今天在省里又被沈非摆了,还是杨伟石的人亲自抓的他! 想想这里面的事情都觉得恐怖,他哪里敢惹? 此刻,潘峻还小心翼翼着,心里想着刚才有没有举动冒犯了沈非! 沈非说道:“潘秘客气了,我就一小老百姓,可当不起潘秘的恭敬,潘秘要是不嫌弃的话,就坐下来喝两杯。” “谢谢沈少!” 潘峻坐了下来,钟宏伟清楚地看到,潘峻明显只坐了半边屁股,一副随时要服务的样子,钟宏伟不可思议地看着沈非,到了这时,他不得不相信,沈非不再是他记忆当中的沈非。 叶倾城冷冷地扫了钟宏伟一眼,对任绮柔说道:“妹妹,别站着了,快坐!” 任绮柔应了一声,坐了下来。 叶倾城坐下来的时候,不露痕迹地和沈非靠得更近,两人看起来极为亲密。 潘峻忽然又想起,好像有小道消息说沈非是顾东来的女婿,这沈非怎么又是叶倾城的男朋友? 这是怎么回事儿? 是消息有误,还是脚踏两只船? 不过,无论是哪种情况,潘峻都不会去提去问! 大家都坐下来了,钟宏伟却还站着,他想坐又怕惹了叶倾城,惹了潘峻,更是惹了沈非,毕竟他先前做的事很过分。 可不坐,这样站着,也很丢脸。 最重要的是,大家就像忘记了他,把他当了隐形玻璃一样! 钟宏伟觉得这是一种耻辱,可眼前的人,都比他牛,他惹不起,所以,他满腔的怒火只能对准任绮柔,任绮柔坐下的时候叫一下他,他也就不用这么尴尬了。 “该死的贱人,看到沈非厉害,就忘了老子!哼,沈非再厉害,他也不会有多少钱,没钱,你的事也解决不了!” 钟宏伟心里恶狠狠念着的时候,沈非说道:“老同学,还站着做什么,快坐啊。” 沈非叫他坐了,这明明是帮他解围,可钟宏伟却觉得这是更大的耻辱,虽然目前看来,沈非比潘峻更牛,但他想着沈非以前的样子,就是有些不对劲,就是觉得沈非的一言一行都是在嘲笑他,都是在打他的脸。 钟宏伟完全忘了,是他非叫着沈非来吃饭,非要给沈非难堪的。 虽然钟宏伟心里恨得不行,却也借着台阶下了,还攀着交情说道:“老同学,什么时候成沈少了,也不告诉我一声,我也好帮你庆祝庆祝嘛!” “哼,现在知道巴结了?那你刚才故意给沈非难堪,让服务生把沈非拦在外面是怎么回事儿?真是丑人多作怪!” 叶倾城直接踩了上来。 潘峻一听,眉毛一挑,他能当二号的大秘,岂会听不懂叶倾城的意思,叶倾城已经说得足够明白了。 这个钟宏伟虽然是沈非的老同学,却不是关系亲密的那一种,是有间隙的,刚才钟宏伟还要羞辱沈非。 凭这一点,潘峻心里就给钟宏伟判了死刑。 如果沈非有所表示,他保证毫不犹豫地针对潘峻,他只要说几句话,就能让钟宏伟以及他家里寸步难行。 钟宏伟更是一脸苍白,不由自主的看向潘峻,只见到潘峻目光冰冷,还有点像毒蛇一样看着他。 钟宏伟浑身冷汗密布,心中直呼完了完了。 到这时他终于后悔了,要是之前没有对沈非那样说那样做,那他现在就能借着沈非老同学的关系和潘大秘交好了。 可惜,世上没有要是,更没有后悔药卖! 潘峻冷冷看了钟宏伟一眼后,便不再看他,他想到叶倾城说的刚刚服务生拦着沈非不让他进来的事。 虽然他也觉得沈非没必要这样,又不是穿不起名牌好衣服,不然也不会出现被服务生拦住的事。 但是,不管沈非是因为懒得换衣服,还是因为沈非本就是这样随意的性子,又或者是存了了扮猪吃老虎的心。 反正,这事出了,那肯定就是九号私房菜馆的错! 他必须得让九号私房菜给沈少一个说法! 正当潘峻要让身边服务生把他们经理叫来的时候,远处一个中等身材,理着毛寸的中年男子,已经带着一长串的美女服务生小跑过来。 这些美女服务生穿着九号私房菜的制服,制服有点像旗袍,但又不是旗袍,设计得并不算露骨,却很有韵味。 只是,这些美女服务生脸上不是洋溢着平时的笑容,脸上写满了焦急,那个中年男人更是满头大汗,跟在他身边的还有之前拦住沈非的服务生。 中年男子就是九号私房菜的经理叫税志用,叶倾城来的时候他就知道了,因为叶倾城亮出来的是钻石会员卡,这样的人就是饭馆的贵客,他必须亲自出面迎接。 只是,他刚好在接一个电话,等他挂完电话,得知叶倾城没有用天长地久,也没选九重天雅间,却坐在了大厅里,他正有些心慌,想着是不是让叶倾城不满的时候,又得到了潘峻来的消息。 税志用准备先接了潘峻,然后再去叶倾城那边,结果他还没下去,下面的人就说叶倾城已经将潘峻接到大厅去了。 这下子,事情就大了。 一个是持着钻石会员卡的贵客,一个是省里二号人物的大秘,都是大人物,结果却都坐在了大厅里。 这追究起来,就是他的严重失职。 还不等税志用想出办法弥补时,又听到下面的人说潘峻给一个叫沈非的人弯腰了,嘴里还叫着沈少。 税志用倒不是太清楚沈非,但能让潘峻弯腰的肯定不是一般的人,这让他的慌乱更重,更让他崩溃的是,他紧接着听到门口的服务生,之前还拦着那个沈少,不让他进来! 顿时,税志用心给炸得七零八落。 这是要人命的节奏啊! 所以,税志用小跑着过来了,带着美女服务生准备让她服务沈非这一桌,带着门口的服务生让他给沈非道歉,如果沈少不满意,他会严重地惩罚这个不长眼的家伙。 税志用小跑到桌前,弯腰对沈非说道:“沈少,我的人不长眼,是我的错,我先自罚一瓶,向沈少赔罪!” 当即,税志用提起一瓶至少装了六七两的白酒,仰头喝了起来,钟宏伟在一旁看得心惊肉跳、胆战心惊! 老天,沈非到底是什么人? 那可是九号私房菜的经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