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八章 盛唐风光 - 妖孽狂医

第一百四十八章 盛唐风光

税志用虽然只是一个餐馆经理,但这餐馆是九号私房菜啊,放在全国九号私房菜也许算不了了什么,但在川西,在省城,那绝对是不简单的存在。能让那么多权贵在这里吃饭,没点能量是不可能的。 宰相门前七品官,税志用这个经理每天迎来送往的权贵之人不知有多少,不管怎么说都是混了个脸熟,说出去都要给几分面子的。 就钟宏伟自个儿都觉得,在税志用面前那是排不上号的,但这样一个人,却因为一件不算是他的错而自罚一瓶酒向沈非赔罪。 这代表的意义太深太大太吓人了。 要知道,他可是那件事的始作俑者啊,他偷眼看向沈非,沈非还是那副淡淡的样子,仿佛税志用不是在给他赔罪一样。 钟宏伟记得他在吹嘘有钱追到了任绮柔的时候,沈非也是这么淡然,那会儿他觉得沈非是把妒嫉压在心里,努力装出来的这副样子。 现在看来,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儿。 这让钟宏伟有种被脱光了的感觉,很不自在,很是惶恐。 税志用咕噜咕噜干了一瓶酒,又鞠躬说道:“沈少,实在抱歉!”随后,税志用又对闯祸的服务生说道:“还不赶紧道歉!” 服务生忙弯腰,说着一堆道歉的话,说着说着还带上了哭腔,显然他也知道事情很大。 税志用紧张地看着沈非,沈非说道:“不知者无罪,况且,这件事也不是你们的错,我违反你们的规定,他拦我也正常,就现在,我穿着地摊货坐在一堆名牌中间,也是有些不对劲的。” 听到这番话,税志用心中那块大石头终于落了地,这个沈少不追究就好,税志用忙感谢不已,服务生更是谢谢得欢。 这个服务生有个朋友,当初无意间得罪了一个持有黄金会员卡的人,结果他朋友被打了不说,还给辞退回家。 今天他闯下的祸比朋友惹的事大多了,并且他是满带鄙视的,他没想到,这个大有来头的人竟然放过了他。 所以,他是发自内心的感激。 他的感激沈非立马就收到了,沈非心里都愣了愣,他不追究是因为他觉得真正引起这件事的人是钟宏伟,他懒得找一个服务生的麻烦,虽然他对这个规定颇有微词,但这餐馆也不是他的,他没兴趣去改变什么。 当然也有税志用干脆喝下一瓶白酒的因素在里面。 但沈非没想到,他的无意识举动,竟然能得到如此浓的感激,整整恢复了一圈的红光。 “这也是做好事?” 沈非心里问出来便有了答案,服务生很不容易,如果他追究的话,服务生肯定会丢工作等等,事关生计,感激自然便浓了。 “沈少,要不换到九重天去?九重天环境挺不错!”税志用建议到。 沈非摆了摆手,“算了,换来换去挺麻烦的,在哪不是吃饭?” “沈少洒脱,就听沈少的。”税志用招呼着身后的美女服务生,“你们一定要把工作做好。” 沈非拒绝道:“这些人就不用了,让这么多人看着,我有些不习惯,我就一小老百姓,用不着这么大的排场。” 听沈非这么说了,税志用当然不会强求,只是他觉得,沈非这不摆排场的作风,比摆排场还要吓人。 “沈少,潘秘,倾城小姐,你们慢用,需要什么吩咐我一声就行。”税志用带着人退场了,那服务生是又鞠了一躬才走人。 潘峻也松了一口气,税志用会办事,沈非也没死追究,要不然还不知道该怎样收场呢! 他看了钟宏伟一眼,发现钟宏伟脸色发白,嘴唇哆嗦,明显是害怕了,却又没其他表示,嘴角不由扯出一丝冷笑,惹出了这么大的事,还不知补救,真是作死。 其实,钟宏伟也想道歉来着,可他脑海里不停闪现着以前的画面,他觉得给沈非道歉会很没有面子很难堪,而且看沈非处事很温柔,再怎么说,他也是沈非的老同学,沈非多半不会计较。 税志用来过一趟后,菜上得很快,潘峻中途接了个电话,告辞去了另外一边,接完电话,税志用出现在他的面前,凝重地询问道:“潘秘,沈少是什么来头?” “税总,你今天做得很不错,要不然,事情就大了。” “不至于吧,我看沈少很柔和,很平易近人嘛!” “平易近人?”潘峻别有意味地笑着,“知道余为民吧?” 税志用点头,“锦城一把手嘛,不过听说最近出了事。” “沈少的手笔!” “什么?” “余为民儿子余同方在飞机上碰到沈少,沈少旁边坐了一个歌星,余同方用一百万给沈少换位置,要打沈少的脸,沈少当场把他打成猪头,然后下了飞机把余为民牵扯进来。” 咝! 税志用倒抽了一口冷气,余为民那么牛的人,却被他儿子一件小事给葬送了,税志用不由想到,要是沈少追究起来,只怕不止是那个服务员,连他都得悲剧。 “沈少的手笔还有很多!陆锦华都低头送了五亿消灾,杨伟石今天又被沈少弄进去了,反正这是一个猛人,千万不要惹着他,就是我老板来,也会给沈少三分面子。” “潘秘,我明白了,谢谢你的提醒。” “小事。对了,那个长得丑的人,你最好少接触,他就是今天的罪魁祸首!” 潘峻拍了拍税志用的肩膀走了人,他相信税志用事后会有酬谢的,连这点人情都不懂的话,税志用也坐不稳九号私房菜馆的总经理位置。 税志用耳朵里还回响着潘峻的话,心里波浪滔天,余为民、陆锦华、杨伟石这都是猛人啊,惹了沈少都付出那么大的代价,税志用觉得刚才喝一瓶酒似乎还不足以弥补所犯的错误。 只是,现在再去喝酒也不可能,他得想法子送些能让沈少接受不反感的好处,钻石卡是要送的,可怎么个送法也是有讲究的。 忽地,税志用想到了潘峻所说的长得丑的那个人,眼睛一亮,随后目光冰冷,“哼,惹出这么大的事,岂能放过你。” 钟宏伟还不知道自己被惦记上了,他正为一盘接一盘端上来的菜而犯愁,看着那些就像艺术品一般的菜,钟宏伟知道他的钱是真不够了,原本就算不够最多也就丢下脸,可看现在这架式,不仅仅是丢脸的问题。 叶倾城与沈非表现得越来越亲密了,她时不时还帮沈非夹一块菜,说这菜味道不错,再碰杯喝点小酒。 反正气氛很好。 这时,叶倾城说道:“潘秘,我提的那个方案,领导觉得怎样?” 潘峻看了沈非一眼,毫不含糊地回道:“老板说了,倾城小姐的方案很有新意,现在省城就需要这样的改变。” “谢谢潘秘了。” 叶倾城敬了一杯酒,仰起头,露出诱人脖颈儿喝酒的时候,眼角余光扫在专心对付一只螃蟹的沈非身上。 今天她不仅是要借机会与沈非更加亲近,还要利用沈非做点事,听潘峻说的这番话,她的利用效果很不错。 若不然,潘峻绝不会说得这么明显,要知道官场上混的人,说话都是绕过去绕过来的,哪里如此直白。 而这,只是刚开始,后面借着沈非的风,她在省城做事,在锦城做事,都会有很多方便。 叶倾城喝完酒,亲手替沈非剥了一只虾,放在沈非碗里,随意地说道:“沈非,我准备在省城做一些工程,打造出省城的悠久历史,还原省城在唐朝历史上的盛状,取名盛唐风光!” “挺有意思。” “我也是觉得有意思才做的,沈非,你要不要入一股?” “我没钱。” 沈非把叶倾城剥的虾吃在了嘴里,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钟宏伟倒是有些焦急的意动,很想说他有钱,如果差资金的话,他会让他老子投资。 可惜,叶倾城甩都没甩他一眼,仍笑着说道:“只要你来当总经理,我给你百分之十的股份。” 钟宏伟惊讶了,随后又愤怒了,虽然他不知道盛唐风光这个计划需要多少资金,但绝对不会少,百分之十的股份很有可能就是几个亿。 这样的好事,怎么会落到沈非身上? 钟宏伟又想到沈非说他还有其他女人的话,妒嫉之火熊熊燃烧的他,想着找一个机会说出来,他不能让沈非得到这样的好处,不能让沈非这么有钱,否则,他就真的被踩在地上了。 潘峻也震惊了,就他所知,百分之十至少意味着十个亿,这个“盛唐风光”的工程太大了,牵涉到旧城改造、新城建设,还有道路翻修,各个环节都会牵动。 任绮柔心中更是黯然了。 他们都觉得沈非肯定会答应时,沈非淡淡说道:“没兴趣。” 呃! 四人都没想到沈非会拒绝,叶倾城第一时间想到的是沈非会不会看穿了她的目的,所以才拒绝的。 在他们惊疑之时,沈非笑道:“做事管人多麻烦,我还不如讨好你,抱住你的大腿,天天讨得你欢心,让你养我多好!倾城,你不会不养我吧?” 这个答案,让大家又惊了一地。 吃软饭也吃得如此理直气壮,难道他就没有一点做男人的羞耻心吗? 任绮柔直觉沈非在胡说。 潘峻回过神来知道这就是一玩笑,转手之间能弄五亿的人,哪里是吃软饭的。 叶倾城心里也松了一口气,这说明沈非只是色心太浓,不是看穿了她的目的,其实,沈非入不入股并不重要,只要她还营造出与沈非的亲密关系,沈非能影响到的地方,就会给她开绿灯。 只不过,要把沈非拉进来,做的事会更大,会更容易接近他,套出他的秘密,最后还能阴他一把。 既然沈非这样说了,叶倾城也不会强求,否则她就会暴露了,叶倾城笑道:“只要你需要,我愿意养你一辈子。” “倾城真好,遇见你是我一生最大的幸福。” 沈非自我陶醉了。 这时,钟宏伟说道:“老同学,倾城小姐这么好的人,我劝你就不要再和别的女人纠缠了,就算她是市长千金,也比不了倾城小姐,你要再和那些人来往,倾城小姐将会多么伤心。” 此话一出,四周一片寂静,如同深夜坟墓! 死一般的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