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 引火烧身 - 妖孽狂医

第一百四十九章 引火烧身

钟宏伟迫不及待地放出了大招! 任绮柔身子一颤,心里厌恶着钟宏伟,还替沈非担心着。 潘峻的手被空气给凝结在空中,呼吸停了,心跳止了,看着钟宏伟的眼神,就像看死人一样。 他就搞不明白,他都给沈非弯腰了,税志用更是喝了一瓶酒赔罪,这个丑八怪就看不出沈非很厉害吗? 就算叶倾城对沈非不爽了,不理沈非了,以沈非如今的能量,捏死他这个只能拿九号私房菜普通会员卡的人,还不跟弄死一只小蚂蚁似的? 他有必要这么急着去投胎吗? 而且,还把他牵连了,虽然他没有说,但他坐在这里,耳朵听到了,那就牵连在其中了。 叶倾城的手也顿了一下,眼里似乎闪过一抹忧郁。 钟宏伟感觉到四周死一般的寂静,心里得意极了,嘴里却说道:“老同学,我是不是说错什么了?” 沈非转着酒杯,别有意味地说道:“你确实说错了!” 潘峻等人神情一震,钟宏伟有些错愕,他装着说是不是说错了,实际上就是想挤兑沈非,即使沈非不会甩他老同学的情义,当着叶倾城的面,他也会虚情假意地说上一声没说错之类的话啊。 可是,事实和他想的完全不一样,沈非就这么直接了当地说他说错了,钟宏伟脱口说道:“老同学,我这都是为了你好,找倾城小姐这样的人可不容易,你要好好珍惜才行。” 沈非一笑,“看过星爷的大话西游吗?” 钟宏伟点了点头,“看过啊,至尊宝与紫霞仙子的爱情非常感动,我觉得倾城小姐比紫霞仙子更好,你可不要为了一个白晶晶,错过了倾城小姐啊。” 这话说得那叫一个语重心长! 沈非笑道:“知道我的人生理想是什么吗?” “不就是做个有钱人吗?” “我没什么大本事,就是想找一个会给我煮饭的女人,一个会给我做衣服的女人,一个会管家的女人,一个会唱歌的女人,一个会挣钱养我的女人,一个能够罩着我的女人。” 听到沈非的理想,叶倾城的手抖了一下,脸上露出非常适宜的尴尬、自怜之色。 潘峻努力遏止自己的思想,这事儿掺和得越少越好! 任绮柔眼睛也是眨个不停。 钟宏伟直接傻了,这理想也太牛了吧,而且说得那么不要脸,让女人伺候,还得用女人的钱,还要让女人罩着,这简直就是人生大赢家啊! “老同学,这世间上怕是没有这样一个女人啊!” “不是一个,是每一个!煮饭的是一个,赚钱的又是一个,罩着我的又是一个……也就是说,紫霞仙子我要,青霞仙子我也要,白晶晶不能放过,观音大师也得拿下,明白吗?” 呃! 潘峻实在是忍不住了,眼里满是佩服的表情,想要观音大师的人,不仅是要胆量、勇气,更需要实力! 不管怎么说,有这样的想法,那都是很牛逼的! 任绮柔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眼睛亮了一下,旋即又黯淡下来。 钟宏伟脸上发愣,心中狂笑不已,叶倾城就坐在他的旁边,沈非还敢说这样的话,绝对是挖了一个大大的坑,再把他自己给埋了。 不过,他嘴上却痛心疾首一副为沈非好的样子说道:“沈非,倾城小姐对你这么好,你怎么能这样花心呢?找这么多女人,就不怕倾城小姐生气吗?” 钟宏伟这是在引火,想让叶倾城爆炸开来。 沈非转头朝叶倾城灿烂一笑,“倾城,你愿意养我,以及养我的女人吗?” “当然愿意。” 叶倾城回答得很干脆,精致妩媚的脸上也绽放着笑容,只是认真去看的话,似乎还有些失落,有点吃醋的味道,但是很少,也就那么一丝。 沈非看到了,心里对叶倾城评价更高了,表情拿捏得很到位,如果不是叶倾城的谢谢没让他得到感恩能量中得到警惕的话,他还真有可能陷入叶倾城的圈套。 现在嘛,沈非牵上了叶倾城的手,幸福的笑着。 潘峻伸出了大拇指,服了,服到姥姥家了,沈少的人生太剽悍,太强大,他无法理解。 不过,他很羡慕! 钟宏伟更是羡慕嫉妒恨,恨比天高,嫉妒比海深,他心里满满的不信,叶倾城怎么能不介意呢? 居然还能笑着说养沈非,以及养沈非的女人! 这样的女人,绝对可以上吉尼斯记录了。 心中不信到极点,钟宏伟便说了出来,“倾城小姐,他这样朝三暮四,你真的一点都不生气吗?” “我生不生气关你什么事?他是我男人,我养他怎么了?我愿意,你管得着吗?他能有那么多女人,那是他的本事,他能让我心甘情愿地养,也是他的本事,你不知道有本事的男人,身边女人都会很多吗?哪像你,除了用一点臭钱逼迫人家以外,还能有什么本事?真是丑人多作怪!” 叶倾城毫不留情面地甩出了一串串话,如同炮火连天,将钟宏伟打得千疮百孔。 钟宏伟目瞪口呆成一张僵尸脸,他处处都帮着叶倾城,为什么叶倾城不领情还这么凶狠的喷他? 沈非真是叶倾城的男朋友吗? 是老爷才对吧? 而且,叶倾城还又说了“丑八怪”三个字,简直让他无地自容,恨不得尿出一条缝隙钻下去得了。 任绮柔看着发火的叶倾城,还有理所当然的沈非,嘴巴张得大大,这种事真是难以理解,可不知为什么,她的心里却有蠢蠢欲动的趋势。 潘峻更加震惊,世上还有比沈非更猛更牛的男人吗? 做男人做到这一步,才是真正的男人吧? 看来沈非不仅在整人上面有一套,在拴住女人心上面更是有一套,不,是好几套,一套一个准。 叶倾城吼完之后,又甩了一句,“和你这种丑八怪吃饭,真是倒胃口,我没兴趣吃了。” 旋即,叶倾城起身,温和地对潘峻说道:“潘秘,今天心情被破坏了,改天再给潘秘道歉。” “倾城小姐客气了,看见这样的人,我心情也是不好。”潘峻是真的想离开,他不想掺和进去。 叶倾城再看向沈非,刚才对待钟宏伟的雷霆暴雨,变成了三月春风喜笑颜开,“沈非,我们……” 说到这里,叶倾城不小心弄倒了酒杯,里面昂贵的红酒洒在了沈非身上,叶倾城忙蹲下来,用她的芊芊玉手擦着,嘴里还急急地说道:“沈非,我……我不故意的。” “美人倒酒,这是好运!” “你就是会说,这样吧,我陪你去买衣服,免得有些丑八怪狗眼看人低。”叶倾城在对沈非亲近的时候,仍使劲踩着钟宏伟。 “好啊好啊,我都好久没穿过新衣服了。” 沈非高兴得就像小孩子过年穿新衣服一样,心里却冷笑不已,叶倾城刚刚的动作看起来是无意,其实却是她故意而为之。 叶倾城这是又在玩把戏了。 既然她想玩,他就陪着玩呗,看她会玩出个什么花样来。 不明真实情况的潘峻,真的不忍直视了,沈非这一招打脸神技实在是够毒够狠够犀利。 不用多说,看钟宏伟那张红了绿了白了黑了的脸就知道了! 沈非站了起来,笑着对钟宏伟说道:“钟宏伟,谢谢你今天请的客,我真的是长了见识。” 钟宏伟更黑了,黑得像煤像炭像黑人,他敢肯定沈非这样说绝对是在打脸,但经过刚才那件事,钟宏伟不敢再乱说话,免得又被叶倾城发了飙。 正当钟宏伟费心费力地忍下来,要说一些“不用谢”之类的场面话时,沈非已经不甩他,转头看着任绮柔,“老同学,手机借我用一下,怎样?” 任绮柔还被沈非今晚的表现弄得有些发晕,条件反射地掏出了手机,沈非见任绮柔用的还是很便宜的那种,笑容又多了几分,他接过手机按了一串号码,然后他的手机响了。 这时,任绮柔明白了。 沈非说道:“老同学,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没有什么过不去的槛!有人欺负你,我就代表老天爷惩罚他,让他一无所有!” “沈非,谢谢你。”任绮柔感动满满,有种想哭的冲动,沈非笑道:“用不着谢我,我们毕竟做过同桌嘛!” 任绮柔努力咬住嘴唇,不知道是在忍眼中的泪水,还是在忍心里想要蹦出来的话。 钟宏伟在一旁看到,心里恨死了任绮柔! 叶倾城唯恐天下不乱地说道:“妹妹,别委屈了自己,有事尽管找他,他肯定能处理好的,就算是你想甩了这个丑八怪,也没有半点压力。” 任绮柔没有说话,眼睛却是水汪汪。 钟宏伟心中炸了,“任绮柔想甩我?不可能,今晚老子就把霸王硬上弓,生米煮成熟饭。” 沈非笑着要随叶倾城离去,潘峻忙双手递上一张私人名片,“沈少,上面有我的电话,沈少有什么吩咐,保证随叫随到。” “潘秘有心了。” 沈非接了名片,潘峻笑容浓了不少,在前面带路往外走去,走之前还朝任绮柔点了点头,至于钟宏伟完全被忽略了。 钟宏伟浑身每一颗细胞都在咆哮着怒火,但他除了忍之外也没有其他办法,虽然到现在菜还没有上齐,他更是一口没吃,可他没有心情再吃下去,坐在这里的每一秒钟都是煎熬,是笑话。 所以,钟宏伟站起来,对任绮柔恶狠狠地说道:“看什么看,走了!”说完,当先往前面走去,任绮柔目光冰冷。 一行人快要走到门口时,税志用赶了上来,“沈少,谢谢您刚才的大人不计小人过,这是我们九号私人菜馆的钻石卡,还请沈少多多光临。” 沈非心中一声惊咦,脑海里出现一大团能量,竟然让他的光圈又恢复了一层! 这是怎么回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