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油嘴滑舌 - 妖孽狂医

第十五章 油嘴滑舌

三炮等人倒在地上痛哼不已,李明哪里还敢借钱耍流氓,“大哥,我不借钱了,也不耍流氓!我错了,你放过我吧!” “行啊,你打他们一顿,我就饶过你。” 沈非随口说来,李明浑身一滞,三炮他们是他叫过来帮忙的,要是他打了三炮他们,那他以后就别想混了。可是,看沈非的架式,他要不照做,肯定也会很惨。 “不想打?没关系,我最喜欢成全别人,特别是你们这种兄弟义气!”沈非说着,一脚踩翻李明,踩在李明手掌上,“手踩断了,你就不会借钱,也不会打别人了。” 李明发出了杀猪般的嚎叫,他感觉自己左手掌的骨头完全被踩碎了,看到沈非又要踩他的右手,恐惧到了极点,他不敢再犹豫,慌忙喊道:“我打,我去打他们!” “这样不好吧!男人做事情要有原则,你刚说了不打,现在怎么能反悔呢?”沈非一脸的为难,脚继续踩向李明的右手掌。 “我……” 李明现在根本不把自己当成男人,拼命扑到旁边一人身上,将拳头砸了下去,砸了一下,李明抬头看着沈非,“我打了。” “白痴,用手打,不害怕把你的手打痛了?还有,打得这么轻,你是在给他们挠痒吗?把他们全给我打成猪头!”沈非下了命令,李明只能照做,他捡起旁边的铁棍,朝兄弟们的脑袋砸了下去。 三炮等人再次痛叫起来,骂声阵阵。 “李明,我草泥妈,老子来帮你,你居然敢打我们!” “李明,你给老子等着,你今天打老子一棍,老子以后就打你十棍。” 听到这些骂声,李明心里慌得不行,他也不想打,可他不得不打啊,沈非简直就是个魔鬼,李明悔得肠子都青了,干嘛要来找陈兰借钱,这下钱没有借到,差点把命给借出去了。 “快点,兰姐还要开门做生意!” 沈非催促到,李明心一狠,狂砸下去,不一会儿,就把三炮等人都给砸得满脸铁青,李明看向沈非,“大哥,我把他们都砸成猪头了,可以走了吗?” “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教训,以后你们再敢来兰姐餐馆借钱、闹事,我保证会让你们比今天痛上一百倍,现在拿好你们的家伙,都给我滚出去!” 沈非声音冰冷,李明顾不得痛,转身就狂跑,三炮边爬起来边吼道:“快抓住李明,废了他丫的!”三炮等人朝李明狂追。 眼看他们就要跑出餐馆门口,沈非冷道:“站住!” 沈非说话,无人敢不听,虽然李明惊慌万分,却也不得不站住,三炮转头看着沈非,满眼畏惧地说道:“大哥,你还有什么吩咐?” “把地给我擦干净了。” “是,我们擦。” 三炮等人赶紧扑在地上擦起了他们的鲜血,李明一千个一万个想要跑,可他不敢,只得跪下来扑地。很快,一众人就把地擦干净了。 “大哥,我们把地擦干净了。” “滚!” 沈非一字出口,李明就不要命地狂奔出去,三炮等人再次冲上去,李明没跑出多远,就被三炮他们追上了,三炮等人围着李明狂打起来,嘴里怒骂不已。 两边的商家看到这一幕,纷纷交谈了起来。 “三炮他们在打李明?他们不是一伙的吗?怎么会互相打了起来?” “他们都是从味一品出来的,每个人都是受了伤,肯定是在陈兰馆子里吃了亏。” “陈兰一个弱女子,怎么可能是打得过这伙混混?我看肯定另有其人!” “当然另有其人,你没看见陈兰馆子里的那个年轻小伙子吗?一定是他打的,不知道那个小伙子是谁,他也算帮我们除了一害。” …… 餐馆里面,陈兰正双眼发亮,“沈非,太谢谢你了,要不是你,今天他们就会讹我一千块钱,以后还会天天来找我的麻烦。” 沈非脑海里红光大闪,一把抓起陈兰的手,“应该是我谢谢你才对。” “啊?为什么?” “因为爱情的力量是伟大的!是你的吻,让我拥有了强大的力量!” “油嘴滑舌。”陈兰脸蛋儿红红。 沈非一脸认真,“那兰姐愿意让我油一下嘴,滑一下舌吗?” 陈兰瞬间明白话里面的意思,嘴唇与舌头传来那种酸麻的感觉,陈兰不敢再面对沈非,“沈非,他们快放学了,我得去准备菜。” “兰姐,我和你一起。” 沈非跟在陈兰后面,陈兰有心想说不用,可最终没有说得出口,沈非便帮着陈兰洗菜、炒菜,午饭时又帮着兰姐端菜、收碗,一直忙到下午两点。 全都收拾好后,陈兰站在沈非的面前,“沈非,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谢谢你。” “不用谢我,我这么做,就是想把兰姐骗到手。兰姐,愿意让我骗吗?”兰姐眼睛大睁,沈非继续说道:“兰姐,我先走了!对了,我一定会契而不舍,把兰姐骗到手的。” 沈非挥手走人,兰姐看着沈非离去的身影,心里暖暖的,她一个人飘了这么多年,从来没有人如此关心她、帮她,但沈非给了她一种可以依靠的感觉,心里冒出念头,“也许你用不着骗了。” 离开餐馆,沈非往人民医院走去,虽然在兰姐那里得了不少能量,但那些能量明显不够,为了伟大的透视梦想,他一定要多做好事。而人民医院里面病人多,是一个做好事的大好地方,沈非相信会有大收获。 然而,沈非大失所望,他在医院里转了两个多小时,从一楼走到七楼,都没有做成一件好事,因为根本没有人相信他能治好病,还都把他当骗子,说要找保安来。 “好事果然不是那么好做的。”沈非准备打道回府,还是去兰姐那里实在,不仅可以得到很多的感恩能量,还可以增进和兰姐的感情,能早一点将兰姐骗到手。 沈非走过三楼手术室的时候,看到门口站着两个人,男的比较清瘦,戴着一副金边眼镜,满脸沉重!女的模样极为精致,只是脸上满是紧张之色,还有着泪痕。 男的紧紧抱着女的,嘴里安慰着,“晓玉,别担心,虎子不会有事的。只要医生能够维持虎子一个小时的生命,古大师就能赶过来!” “子秋,都怪我,如果不是我带着虎子出来玩,虎子也不会……” “晓玉,虎子肯定没事的,肯定……” 正这时,手术室大门打了开来,走出来一个医生,两人赶紧问道:“张院长,虎子怎么样?” 张院长沉重地说道:“赵先生,林小姐,我们尽力了。” 听到这话,林晓玉僵直在当场,赵子秋急道:“张院长,您一定要救救我儿子,只要您能保住我儿子一个小时的命,我可以给你五百万,一千万,甚至更多。” “一千万?” 沈非眼睛大亮,这可是一笔大数目,如果他有一千万,就能给爸妈在锦城中心买套大房子,让爸妈享享清福。想到这,沈非捏紧了拳头,他一定要做成这件好事。 那边张院长用沉重的口吻说道:“赵先生,我理解您的心情,我们也想救活病人,但是,病人的心脏已经衰弱到了极致,最多还能维持五分钟!” “五分钟?” 赵子秋眼里充满了绝望之色,忽然,林晓玉冲进了手术室,赵子秋赶紧跟了进去,沈非眉毛一挑,尾随其后进了手术室。 手术室里,病床上躺着一个八岁左右的男孩儿,正是赵子秋的儿子赵文虎。此刻,赵文虎脸色苍白如纸,气息无比虚弱,“妈……妈。” 林晓玉紧紧抓着儿子的手,“虎子,妈妈在这里,妈妈永远陪着你。” “爸……爸!” “虎子,爸爸在!”赵子秋抓住了儿子另外一只手。 “我……快……死了……对吗?” “不会的,虎子,你不会死的!”林晓玉虽然在安慰儿子,可声音里却充满了绝望,赵子秋眼里也尽是痛苦之色。 赵文虎努力挤出了一丝笑容,“爸……爸,妈……妈,你们……不要……伤心,虎子……这些天……很开心,虎子……死了,要……埋在……那棵……青松……” 听到儿子的话,赵子秋和林晓玉伤心欲绝,赵子秋大声吼道:“老天爷,我赵子秋这一生从未做过恶事,你为什么这么对我?只要能救活我儿子,我愿意散尽家财!” 话间刚落,沈非走上前来,“我能救他!” 赵子秋听到声音,猛地转身,一把抓住沈非的手臂,就像落水的蚂蚁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你刚才说什么?你能救我儿子?” “是的!” “小兄弟,如果你能救活我儿子,你要多少钱我都可以给你。” “先救人!” 沈非走到病床面前,两手一起动,右手按在虎子脑门心上,左手按在心脏部位,找准穴位施展妙手回春。三秒钟后,又按摩其他穴位。 赵子秋与林晓玉紧张地看着,儿子能不能活,就全在这个年轻人手上了。就在这时,张院长冲了进来,对着沈非厉声吼道:“你在做什么?谁让你进手术室的?立马给我出去!” “我在治病!” “治病?你知道他得的是什么病吗?” “心脏先天性衰竭!” 张院长一愣,没想到沈非真能回答出来,可他并没有就此作罢,“就算你知道又怎样?你在他身上乱按一通,就能治好他的病吗?” “能不能治好,三分钟后就分晓!现在,请你闭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