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 左手钱,右手权 - 妖孽狂医

第一百五十章 左手钱,右手权

沈非很是不解! 那件事,税志用已经喝酒自罚,他也没有追究,之前税志用说的谢谢,也生出了一些能量,只不过是很少的一部分,远远没有服务生的多。 现在税志用还是以他不追究的理由表示感谢,按理说谢谢会更少,甚至是没有才对,结果却是恢复了满满一层。 这只能说明税志用的感激比先前更加真实! 但是,事情就奇怪在这里,先前都没这么真实,这会儿为什么真实起来了呢? 忽地,沈非晃到潘峻看税志用的目光里,有着不少的赞赏。瞬间,沈非明白过来。 能让税志用生出更真实更浓的感激,只可能是税志用和服务生那样,感觉得罪他是一件很不妙,能够将他陷入险境的事。 所以,此刻他的感激比服务生都还要浓一些。 刚好,潘峻之前接了个电话,多半税志用就是趁那个时机,了解到他做的一些事,把税志用给吓着了,觉得要做出更多的补偿。 于是乎,有了眼前这一幕。 想明白前因后果,沈非笑了,之前他发现了挣多多的钱,就能做更多的好事,能够得到更多的感恩能量。 现在,他又发现了一条新的途径! 那就是权势! 权势越大,做了好事之后,得到的感激就会越多越浓越真诚! 举个简单的例子,一个老人摔倒在地,普通人去扶她,得不到感谢不说,很有可能被诬陷,赔上一大笔钱,就算得到感谢,也多不到哪里去。 但是,如果扶这个老人的是市里的一号人物,是省里的一号人物,是国家的一号人物,那感激绝对是蹭蹭蹭地往上涨! 再比如眼前的税志用,在知道他的厉害之前感激很少,知道他能够威胁到他后,感激瞬间浓了起来。 这便是权带来的好处! 也就是说,钱涉及到做好事的量,权影响着得到感激的质! 要想做更多的好事,得到更多的感恩之能,就是赚大钱,掌大权! 左手钱,右手权! 以钱开路,用权护航! 大权能挣更多的钱,大钱能得更高的权! 沈非想了个通透,感觉整个人就像玄幻小说里来了一场顿悟,武功暴涨、连升三级一样,前路一片明亮。 看着让他想明白这一点的税志用,沈非觉得更顺眼了,便消耗一点感恩能量,查看了税志用的身体状况。 这一看,还真看出了问题。 沈非直接说道:“你的身体有点问题!” “我……” 税志用蒙了,他送钻石卡给沈非,沈非不但半天没有接,还说他身体有问题,这是沈少在暗示要整他,要让他的身体出点问题吗? 不要吧。 他明明是好心弥补啊! 税志用此刻心里简直悔死了,要早知道这样,他绝对不会画蛇添足,平平安安无事送走他多好,干嘛要故意凑上去,凑一个飞来横祸啊! 这时,潘峻说道:“税总,你愣着做什么,赶紧谢谢沈少啊。” 税志用侧头看着潘峻,只见潘峻很激动,还有些羡慕,就像他突然捡子一块金子似的,不,是突然得到了超级大人物的赞赏一样。 这是怎么回事儿? 税志用智商有些不够,却极为迅速地说道:“谢谢沈少!” 看税志用的表情,沈非就知道他想歪了,“税总,你喝酒太多,身体对酒精的承受力度已达到极限,再喝下去,你的胃会出问题,进而伤肝!” 税志用听沈非说的真是病情,还有为他好的意思,再想到潘峻的羡慕,顿时明白过来,忙躬身说道:“还请沈少帮我治一治。” 沈非出手,施展妙手回春,按了他十三处穴位后,税志用感觉之前喝下一瓶酒的酒意完全消失,浑身神清气爽,仿佛回到了二十岁的时候,就是再喝两斤白酒都没有问题。 税志用忙道:“沈少,你这医术简直是华佗再生啊!” 潘峻接了句话,“税总,你真是好运气,能让沈少亲自出手医治!当初锦城的顾市长胃出血差点死在手术台上都是沈少救回来的,今天沈少帮你医治,你现在的身体绝对是杠杠的。” 税志用大惊! 叶倾城也笑道:“明江市李镇江的女儿李若彤,为了请沈非治她的狐臭,那是出了一亿!” 税志用听完,真有种祖坟上冒青烟的感觉。 顾市长,这代表的是权!李镇江,这代表的是钱! 沈非能治好,这里面代表的东西更多! 他今天,也被沈少治了。 怪不得潘峻那么羡慕! 税志用当即将腰弯到九十度,以前所未用的真挚说道:“沈少,谢谢您!让我拥有了第二次生命!如此大恩,我不知道该什么用来报,我拿不出一亿,我能说的就是,今后沈少有什么吩咐,除非我死了,否则我定能做到。” 沈非看着第六层光圈也恢复,还多了几百个红色光点,这足以证明他之前的想法是对的。 毕竟税志用的病还算不上什么大病,可他的感激和以前那些被他救于生死之间的人的感觉差不了多少。 这便是权之力! 沈非说道:“如果你以后注意养生,脏腑出现问题的情况都不大,若你要继续拼酒的话,有空就来锦城找我吧。” “谢谢沈少!沈少,这张卡,您无论如何要收到,不然我都不好意思找您看病了。” “行。” 沈非接了钻石卡,顺带着将税志用的名片也接了,税志用心里痛快极了,不仅与能量巨大的沈少攀上了关系,身体上的毛病还得到了医治,真是祸兮,福之所倚! 钟宏伟看到了整件事的发生,脸上万分阴沉,眼里全是满满的怨恨之光,如果目光可以杀人,钟宏伟估计已将沈非碎尸万断了。 他不信沈非的医术,就那么按两下,沈非怎么可能就治好了税志用的肝和胃!这一切,都是假的,都是因为他们害怕沈非对付他们,所以故意讨好沈非的。 不过,钟宏伟再怎么不信,也不敢说出来。 说出来,就是犯众怒。 任绮柔倒是信了,眼睛里闪着某种光芒,还有着浓浓的崇拜。 钟宏伟看到,更是火冒三丈。 就在钟宏伟妒火重重,脑海里想着一会儿怎么折磨任绮柔的时候,听税志用说道:“这位先生,你是要结账吗?” “对,结账。” 钟宏伟恨恨说来,像往常一样豪爽地掏出了银行卡,可掏出来之后,猛然意识到他卡里的钱可能不够付,顿时扭捏起来。 税志用是什么人,一眼就看出了钟宏伟的窘态,这样子明显是有可能付不起账啊。 顿时,税志用心里乐了,他本来就要找借口收回钟宏伟的会员卡,以此来示好沈非,现在好了,他不用找了。 税志用赶紧招呼服务生算账,再让钟宏伟去刷卡,没两分钟,服务生就说道:“先生,对不起,您一共消费了八万六千四百块,卡上余额不够!” “我……” 钟宏伟一直在撑着,不想在沈非面前掉面子,可沈非半天不走,这句话一出来,他再也撑不住了,但他还在给自己贴面子。 “什么?没钱了?不可能啊!哦,想起来了,我刚买了辆宝马X6,所以钱不够了!税总,你稍等,我打个电话,马上就有人把钱打在我卡里!” 钟宏伟忙掏出手机给他老爸打电话,可响了好久都没有人接,钟宏伟急了,不停地打不停地打。 税志用在一旁露出无比鄙夷的表情,宝马X6对一般人来说可能是很昂贵的存在,可对他们这些人来说,X6又算得了什么? “行了,没钱付就算了,看在你是沈少老同学的面子上,这单你就不用付了。不过嘛,这会员卡,我们要收回。” “凭什么?” 钟宏伟火了,这税志用刚送了一张钻石卡给沈非,却要收了他的会员卡,这种区别对待实在是太大了,这脸被打得太狠了。 “不凭什么,这是规矩!” “可九号私房菜并没有这样的规矩啊!” “现在有了。” 税志用霸气地说来,当场让人注销了钟宏伟的会员卡,将他的银行卡还给他后,接着送沈非一行人往外走去。 钟宏伟看到沈非走得淡淡然,放在叶倾城腰上的手,还时不时的往下滑,恨得那叫一个排山倒海! 任绮柔想着沈非临走之前点的那一个头,心里有了决定。 走到外面,沈非坐了叶倾城的车,叶倾城直接开往省城最大最贵的商场,沈非坐在副驾驶上,转过身子,肆无忌惮地盯着叶倾城那被安全压迫显得更加挺拔的山峰。 叶倾城心里冷笑,脸上却露出不好意思的羞涩笑容,“你这样看着我做什么?不会是又想为我写诗了吧?” “你说对了。” “又是梨花体诗?” “香脸,黛眉,柳腰身!巧笑,娇媚,薄衫儿!问佳人,今夜何处,小生虎躯一具,愿以身相陪!” “说得什么跟什么,前面听着还像回事儿,后面听着就……” “流氓?” “知道你还说?” “前面是我绞尽脑汁写出来的,后面是用我的身,用我的心写出来的,是最最真实的。不是有诗人说过,真实的话,就是最美的诗吗?倾城,难道我写的诗不好?” 沈非凑到了叶倾城脖颈儿旁,像饿狼一般吸个不已,还不断吐出热气在她的身上,叶倾城有种起鸡皮疙瘩的感觉,却生生忍住,板着脸说道:“沈非,你知道,我们之前说的男女朋友,都是说着玩的。” “你是玩的,我却当了真。” “沈非,你还是不要当真的好,我虽然有点钱,可还没有富有到养得起你,还有你那么多女人的地步。” “没关系,只要有你,喝水也是一种幸福。” “不行的,我只是为了报答你的救命之恩,没有其他的想法。” “可我有想法。”沈非手放在了叶倾城大腿上,“反正我不管,你说了是我的女朋友,那你就是我的女朋友!” “哪有你这样霸道的!” 叶倾城看似拒绝,却又留了余地,而且,在这句话的时候,叶倾城心里又生出了一个新的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