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 任绮柔求救 - 妖孽狂医

第一百五十三章 任绮柔求救

总统套房里。 一开门,沈非就急色地进攻起叶倾城,将她按在门背后就吻了起来,吻得叶倾城气都出不了才放过。 叶倾城甩出一记媚情如丝的眼刀,“你再这样,我就生气了。” “你的样子好美。” “沈非,你先去洗个澡,然后我陪你买衣服。” “我要和你一起洗。” “沈非。”叶倾城拍了拍沈非放在她腰上似要下滑的手,“你能不能正经一点。” “我从未如此正经过。” “你快去洗,不然,商场都要关门了。” “所以,为了在商场关门前买上衣服,我们一定要一起洗,节约时间。” 沈非自叹演技没有叶倾城的好,好在他的厚脸皮功夫以及胡搅蛮缠的绝招,以及饿狼传说的杀招,还是比较厉害的。 不然,真对付不了这个磨人的白骨精。 “沈非,我有我的底限,在我没有确定之前,我们彼此尊重,怎样?”叶倾城说得很坚定。 沈非二话,又吻了上去。 反正找不到说的,那就用动作表示。 就这样来来又回回的你争我夺,沈非成功地将叶倾城拉到了床上,叶倾城要翻身爬起,沈非再吻上。 又是一轮让人窒息的吻,叶倾城说道:“沈非,我现在很后悔先前让你更霸道一些。” “不要后悔,就想我,如果今晚我要了你,我保证不会后悔。” “你要真那样做了,我会远离你,永远的远离,就像从来没出现过一样。” “那我会找到你,满世界的找你。” 沈非说着,开始扯着叶倾城的衣服,叶倾城挣扎了几下,猛然不动了,就那么死死地盯着沈非,沈非笑着撕开了她背上的衣服。 咔嚓…… 然后,沈非轻轻吻了一下。 就在叶倾城要发飙的时候,沈非说道:“倾城,你这里的伤,疼吗?” 叶倾城一愣,猛然想起了,她的后背上,确实受过伤。 那是一次在训练当中受的伤。 “沈非,你是为我治伤?” “要不然呢?” 沈非温柔地笑着,给叶倾城治疗起来,叶倾城又一次感觉到一股股让她心旷神怡的热流,叶倾城恼怒地说道:“那你干嘛表现成这般样子,好像要把我吃了一样。” “我本来就是要吃你啊。” “你这人,真霸道。” 叶倾城猛地将沈非抱得紧紧,丝毫没感觉到,沈非在那浓浓的热流当中,混进了一丝寒流。 不管叶倾城有什么目的,反正她对他的目的不纯,对于这种有着高超演技的人,还是先给她埋点东西再说。 治好伤之后,沈非又要继续将衣服往下撕。 叶倾城又气又急地笑道:“喂,你不要这么坏。” “我就要这么坏,我要撕光你的衣服,我要治好你所有的伤,我要让你为我而痴迷、深爱,为我哭为我笑为我七情六欲!” “你不能这么霸道!” 叶倾城吼着,脸上却有着笑容,心里则是想着这句话是叶王对她说的该多好,那样她就会义无反顾地回答她愿意。 两人各怀鬼胎地玩起了撕衣服大战! …… 今晚住酒店的,不仅只有沈非与叶倾城,还有很多很多的人,其中一对男女,男的叫钟宏伟,女的叫任绮柔! 任绮柔与沈非在九号私房散分开之后,便想打出租车独自离开的,但钟宏伟却用她的家里情况相威胁。 虽然任绮柔已经确定要找沈非帮忙,可这大晚上的,沈非和叶倾城一起,说不定他们两个正在风花雪月你爱我爱,她也不好找。 可钟宏伟只要打一个电话,就会有人冲到她的家里,去找她的父母要钱,去逼得父母流泪到天明,说不定还会有人身攻击。 所以,任绮柔只好忍了,上了钟宏伟的车。 一路上,钟宏伟并没有说话,却始终阴沉着一张脸,想想也是,他本想找沈非来羞辱一翻,顺便再踩踩他的脸,将他踩进泥泞里面。 可结果被羞辱的是他,被踩脸的也是他,而且他不是被踩到泥泞里,那简直就是踩到粪坑里面。 他沾沾自喜,用尽办法弄来的女朋友,眼里有了别人。 他不屑一顾,原来想怎么踩就怎么踩的沈非,身边有那么漂亮的女人,什么潘秘、税总这些有头有脸的人物,都对沈非服服帖帖的。 他引以为豪,可以炫耀的会员卡也被收了。 这样的情况下,钟宏伟不阴沉才怪,此刻,钟宏伟想的就是将任绮柔给要了,强行要了,一是免得夜长梦多,二是为了发泄。 他觉得要不是任绮柔,今晚他不会那么丢脸的。 就这样,钟宏伟以最快的速度开到了酒店,刚巧不巧的,也是希尔顿酒店,他们比沈非两人都还来得早! 只不过,钟宏伟开的不是总统套房,但也不差,是豪华套房! 钟宏伟一打开房门,就蛮横地把任绮柔往床上拖,任绮柔死死拉住门把,嘴里说道:“钟宏伟,你想做什么?” “我想做什么?你是我的女朋友,你说我想做什么?你是不是不知道?没关系,老子马上就用动作告诉你,做为一个女朋友,该为男朋友付出什么!” “钟宏伟,你不要乱来!” “麻的,老子乱来?老子那么有钱,有什么配不上你的?你要不是长得这么漂亮,老子会稀罕你,会追你这么久?都他麻的当我两个月的女朋友了,竟然还不跟我上床,你麻的心里到底有没有我?” “你说过不会逼我的。” “是你在逼我!你知不知道,老子想要玩女人的话,会有成千上万个女人等着老子去玩!可老子这个月为了你,一个都没有玩过,你知不知道,老子都要憋疯了!今天晚上,老子一定要了你,一定要让你成为我的女人!” “钟宏伟,你混蛋!” “是,老子混蛋,老子再混蛋也没有沈非混蛋,吃人家软饭还吃得那么嚣张!以前老子就觉得你对沈非的感情不一般,今天晚上一看,你心里还真有沈非!老实说,你是不是就是因为沈非,把以才不和老子上床的?” “不关他的事。” “还他!麻的,你知不知道,今晚因为你,老子丢大了脸,老子从小到大,就没有这么丢脸过,还敢说老子丑八怪,老子丑又怎样?再丑,你也是我的女人。” 钟宏伟狂笑着,任绮柔拼命抓住门把,一时间之间,钟宏伟竟是拉不动,钟宏伟见状,也不再拉了,冷笑道:“任绮柔,既然你不想去床上,老子在这里要了你也不错!老子玩过那么多女人,还真没有在这种地方要过人呢!” 说着,钟宏伟就往任绮柔亲了过去,任绮柔竭力闪躲,还伸手往钟宏伟抓去,在钟宏伟脸上抓出几条深深的血痕。 “麻的,你敢抓我?你不陪老子上床,是不是因为你想把你的身子留给沈非?你是不是想投到沈非的怀抱?老子告诉你,绝不可能,我不会放了你的。而且,沈非身边的女人比你极品了千百倍,你没有资格的,乖乖让老子玩了你。” “混蛋!” “老子就混蛋,你让老子脸上出了血,老子就让你下面出血!任绮柔,我警告你,你要再反抗,再不给老子,老子就要打电话了,老子这通电话一打,你爸你妈就等着悲剧吧!” 钟宏伟威胁到,任绮柔浑身一颤,这就是她的软肋,因为这个软肋,她当了钟宏伟的女朋友,忍着恶心让钟宏伟牵手,因为这个软肋,她今晚坐了钟宏伟的车,到了酒店的这个房间里面。 难道,又要因为这个软肋,今晚便要失身于他吗? 她不想! 不是因为谁,就是不愿! 这时,钟宏伟又扑了过来,任绮柔条件反射一脚踢去,刚好踢中钟宏伟的老二,钟宏伟一声痛叫,双手捂住,嘴里喝道:“贱人,你敢踢我!” 任绮柔趁此机会要开门逃走,钟宏伟见状,一把扑上来将门按住,还把门给反锁住,任绮柔已经很拼命了,但她一个女人,还是没有钟宏伟的大,即使钟宏伟被踢了一脚。 “贱人,今晚老子要定你了,你敢给老子踢软,老子就要你给我弄硬,不然,你就等着一家悲剧吧。” 钟宏伟开始扯任绮柔的衣服,任绮柔拼命抵抗还是不行,照这样下去,她迟早会被钟宏伟给吃了。 任绮柔喝道:“钟宏伟,你这样做是犯法的。” “犯法?老子有的是钱,谁敢判我的罪!” 钟宏伟很猖狂,已经撕坏了任绮柔的衣袖,任绮柔不敢再犹豫,一把抓住钟宏伟的手,狠狠咬了一口,趁着钟宏伟放开之际,她赶紧跑进卫生间里面,掏出电话,拔通了沈非留下的电话。 “沈非,救我。” 任绮柔焦急的声音通过沈非的手机响在总统套房里面时,沈非已经将撕衣行动作战小蛮腰附近,虽然叶倾城里面还有遮挡,但是真的很诱人。 在任绮柔电话打来的前一秒,叶倾城还是无比的为难,她既想沈非帮她治伤,又不想就这样被沈非给霸道地征服了。 叶倾城正在犹豫要不要发生点事,先将沈非调开,这时任绮柔电话打了进来,叶倾城顿时松了一口气。 “小柔,你在哪里?” “我在希尔顿酒店,2218号房!” “我马上来。” 沈非挂了电话,还在叶倾城的山峰前吻了一下,急急地说道:“亲爱的,等着我,等我去当了英雄回来,继续给你治伤,你放心,我一定仔仔细细将你身上所有的伤都治好的。” 说完,沈非狂奔了出去。 叶倾城看着被沈非袭击了一下的山峰,眉头皱出了一个漩涡,随后,叶倾城想了想,整理了一下衣服,直接离开了酒店。 她不能呆下去,真呆下去,多半会被沈非给吃掉! 她还不想将美人计施展到高潮,所以,就得用三十六计,走为上。 2218号房。 钟宏伟拼命地撞着浴室门,虽然是豪华套房,但已经被禽兽附身的钟宏伟,力量巨大,卫生间的门,已经快挡不住了。 任绮柔扫了眼洗脸池旁,看到有剃胡须的刮刀,她把扯刀紧握在手,如果钟宏伟冲进来,她就割脉。 宁愿死,她也不愿让钟宏伟得逞! 砰! 门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