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 我赚钱容易得很! - 妖孽狂医

第一百五十四章 我赚钱容易得很!

门开了! 钟宏伟一张丑脸出现在眼前,脸上还满是狰狞的笑容,“臭婊子,你以为你逃得掉吗?你逃不掉的,你刚才是给沈非打了电话吧?” “哈哈哈哈……” 钟宏伟一阵狂笑,“你以为沈非会来救你吗?沈非正在和叶倾城做我要做的事情呢!他会有心情来管你?就算他来救你,他赶得到吗?等他赶到,我已经把你给要了!” “你别过来,你过来我就割脉!” 钟宏伟一愣,满脸阴沉地看着任绮柔,“贱人,你宁愿去死,也不愿当我的女人?” “不错!” “我到底有什么比不上沈非的?老子不吃软饭,比他有钱,他走路,老子开宝马,以后还能开更好的,你为什么就看不上我?你是不是嫌老子长得丑?老子有的是钱,丑又算什么?而且,老子还能去韩国整容,整得比沈非帅一百倍。” “就算你比沈非帅一百倍,我也看不上你!” “凭什么?贱人,这是你逼我的,有种你就割,你就去死!老子告诉你,就算你死了,老子也会得到你的身体,还有,你要死了,我会让你爸你妈一起跟着去死!就是沈非,老子也要让他死!” “要我死?” 一个冰冷得似从十九层地狱冒出来,穿过冰原冰川冰山冰河冰心的声音,响在钟宏伟的身后。 钟宏伟浑身一僵! 这个声音,他太深刻了,他一听,就想起了很多不妙的事。 心里狂生不安。 钟宏伟转头看去,看到沈非正从门口走来,那反锁的门,一点都没阻拦得住沈非,沈非眼里狂放着杀气! “沈非,你怎么来了?” “我来宰畜生,救美女!” “你才是畜生,你……” 啪! 沈非一巴掌将钟宏伟甩翻在地,钟宏伟吐血,任绮柔看到沈非,充满绝望的眼里,顿时一片光亮,就像一瞬间,从黑夜到了黎明。 “沈非!” 任绮柔本能反应地冲了过来,抱住了沈非,之前一直没有留出来的泪水,此刻夺眶而出,成了大雨滂沱,似要泛滥到沈非心里,掀起一场洪水滔天。 “没事儿,有我在,他欺负不了你。” 沈非拍着任绮柔的后背,心中没有任何杂念,任绮柔这时才意识到自己抱着沈非,不过,她觉得抱着沈非好温暖,仿佛沈非是她心中的定海神针,有他在,再大的风浪她都不怕。 任绮柔不由想起初三的时候,那一年她十五岁,在回家的路上遇到了几个混混,混混想要非礼她,就是在最关键的时候,沈非拿起一块砖头过来,不要命的和混混拼在一起,然后吓跑了混混,救出了她。 沈非也流了血,任绮柔本是想陪沈非去医院,但她的爸爸刚好赶来,强行将她给带走了,管都没有管沈非。 从那个时刻,沈非就在任绮柔心里有了深深的痕迹,不过,她从来没有说过,后来她和沈非一桌的时候,她倒是试探过,但沈非好像不知道当年救的女孩儿就是她。 想想那晚她已经被混混弄乱了头发,脸都给遮住了,再加上穿的都是千篇一律的校服,沈非认不出她来也是很有可能的。 而她担忧沈非知道当年是她抛弃他不管会疏离他,也就将秘密藏在了心里,但这种东西,藏得越久,想得就越多,沈非的痕迹就越深。 深到高考,她本有机会去京城读更好的大学,但她留在了省城,要是锦城有师范大学的话,她还会报锦城的大学。 可是,她又怕与沈非联系,连她都不知道为什么,不知道到底在担忧什么,所以,高考毕业后,他们一直没有联系过,直到今晚。 然而,再见面时,已然物是人非。 这些画面瞬间闪现在任绮柔脑海里的时候,钟宏伟在厉声大喝,“沈非,你凭什么来管我的事,任绮柔是我的女朋友!” “看你不爽想打你,这个理由够不够?” 沈非一脚踩在钟宏伟肚子上,钟宏伟痛得直叫唤,却还撕声吼道:“你有什么资格看我不爽,老子比你有钱得多。” “我很佩服你!你是第三个,还是第四个在我面前说这句话来着,好吧,无论是第几个,我接受你的挑战!从现在开始,你就努力的赚钱,而我,则是毁你的钱!” “毁我的钱?挑战?哈哈哈哈,让包养你的女人来毁我家的钱吗?你好有本事!” “我也觉得,能泡到这么漂亮这么有钱这么听话的女人,还真是一个大本事!而且,你一定要相信,我的女人不是一个,她们不是很有钱,就是走在很有钱的路上,所以,你一定要拼命保护好你的钱!或者,你要好好再享受你一天的有钱人生活,因为,一天之后,你将成为穷光蛋!” “哈哈哈!”钟宏伟笑得更狂了,丝毫没有被沈非踩在地上的感觉,他吼道:“沈非,你知道我家有多少钱吗?有十多个亿!你知道十多个亿的钱堆在一起是多少吗?你得用火车来装!要是扔在你的身上,可以直接将你砸死!这么多的钱,你想一天就毁了,真是痴人说梦!就算你的女人很有钱也做不到!” “挑战,从现在开始!” 沈非直接对钟宏伟施展了酷刑,是那种最严重的,让人恨不得跳楼自杀吞金自杀撞墙自杀喝水呛死做梦梦死的酷刑。 钟宏伟立马尿了,将嘴张到极致,想要使劲的嚎,却根本嚎不出一点声音,因为他的喉咙也在酷刑的范围内。 沈非关上房门,一脚将钟宏伟踹到客厅中央,找了一些纸和笔扔在钟宏伟的面前,“来吧,把你干过的坏事,你心里所知道的一切,都写出来吧!当然,不写也没关系,你每后一秒都会比前一秒更痛!” 钟宏伟这种从小因丑而自卑,用钱来买高傲的人,比陈强、郑凯都不如,沈非将笔和纸一扔,他立马抓住狂写起来,他不想痛。 任绮柔看着眼前所发生的神奇的一幕幕,心中震撼好大好大,虽然在九号私房菜,她已经被震撼过了,但现在她的心在呐喊。 沈非真的和以前不一样了。 只是,在她心里,还一样的是沈非又救了她。 她心中的震惊,在呐喊呐喊之后,变成了回荡,四面八方都在回荡着沈非所说的“我不止一个女人”上面。 沈非不再理会钟宏伟,弄了开水,递在任绮柔手里,“喝点吧。” “沈非,谢谢你。” 任绮柔接过杯子,明明开水很烫,她却握得紧紧,哪怕那温度已经烫着了手,沈非瞅见,笑道:“你还和以前一样的傻,不知道开水很烫吗?” 沈非抓过她的手,任绮柔身子涌过一阵阵电流,像春风拂过小草,吹皱了心池,沈非用妙手回春按摩了一番,帮她舒缓了一下紧张的心情,治好了手中轻微的烫伤。 “好了。” “谢谢你。” 任绮柔除了说谢谢,不知道还说什么话,沈非第六层的红光虽然在不停的闪烁增加,可还是觉得任绮柔这状态有些奇怪。 “对了,小柔,你怎么答应和这种人渣呆在一起。” “我……” 任绮柔看着沈非,目光柔得就像世界上最柔软的床,让人一躺就能深深地陷进去,沈非都有些吃不住,赶紧将头别到一边。 任绮柔深深吸了一口气,说道:“今年七月份的时候,我爸听信了别人的高息贷款,存一万一个月就能多得一千利息,然后他就把家里所有的积蓄全都贷给了别人,一共是三十万!” “第一个月,我爸拿到了三万块钱的利息,高兴得疯了,他说这样下去,十个月就能再赚三十万!我给我爸说,世上没有这么好的事,可我爸说,人家老总说了,是借去炒股买基金之类的,人家一秒钟就能赚个几百万。” “不仅如此,我爸觉得不能错过这个好机会,于是便把房子抵押了,还把亲戚朋友全都借骗了,把得到的三万利息一起拿出去,一共凑了两百万贷出去!” “就在我爸等着第二个月就有二十三万的利息吃时,那个借钱的人跑了,谁也不知道去哪里了。从那时起,亲戚不再是亲戚,朋友不再是朋友,所有的人都来讨债,银行也要把房子收回去。” “我爸承担不起责任,不敢接受这样的失败,想要自杀,被我和我妈救了下来,就在全家都绝望的时候,钟宏伟找上门来,说我只要当他的女朋友,钟宏伟就帮我还钱。” “我不愿!我爸却跪着求我,还说我不答应,还不如让他去死了算了。然后,我当了钟宏伟女朋友!” 任绮柔以一副说别人故事的口吻说了出来,那神情真叫人心疼,沈非也是感慨不已,他看到任绮柔和钟宏伟在一起的时候,也是极为疑惑,没想到又是一出八点档的狗血故事。 “那钱,我帮你还了,你也不要当他女朋友了。” “谢谢你!” “咱们同学一场,再说咱俩以前还坐过同桌,那是有着深厚的革命情谊,这点小事不算什么。” 沈非说着,任绮柔却又去找了纸笔,写了一张借条,递给沈非,沈非说道:“任绮柔同学,不要吧!” “要的!你赚钱也不容易!” “这话你还真说错了,我赚钱容易得很,也就是张张嘴,动动手,卖点力气的事情。”沈非轻飘飘地说着。 任绮柔听来,脸蛋儿瞬间红得不成样子,她脑海里不由自主地浮现出了沈非不停用嘴给叶倾城那样的有钱女人说着情话,还给她们按摩,给她们抚慰,以及在那些女人身上拼命地卖力气,让那些女人舒服。 沈非看到任绮柔的表情,觉得很奇怪,不就是赚钱容易吗?她的脸怎么就红成这样去了? 任绮柔也不说话,将借条放在沈非面前,然后盯着沈非,异常认真地说道:“沈非,我会努力赚很多钱的。” 呃,这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