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 多了一个写书人 - 妖孽狂医

第一百五十五章 多了一个写书人

沈非懒得去想任绮柔为什么如此认真地说她要赚很多钱,他拿着借条就要撕掉,嘴里说道:“同桌的你,这钱就当以后我给你的嫁妆!” “不要!如果你撕了,那我就不借,我当钟宏伟女朋友都不向你借。”任绮柔说得很坚决,声音还挺大,甚至有些怒气。 沈非都愣了一下,他记得任绮柔这还是第一次在他面前这么大声的说话,她以前说话一直都很温柔的,柔柔的,细如小虫喃喃低语。 今天却像吃了火药一样。 看到任绮柔这么坚决,连当钟宏伟女朋友这样的狠话都放了出来,他自然不再去撕了,事后撕也是一样的,就算不撕,以后不要就行了。 于是,沈非笑道:“好吧,听老同学的话!不过,我还是觉得你很爽,我都没有给你钱,你就把借条写了,就不怕我不给你钱吗?” “你不会的。” “知人知面不知心啊!你也看到了,今晚我很牛的,你知道我为什么这么牛吗?就是因为我骗了你这样单纯的女孩子,再把她们卖到非洲去挖黄金,然后我有很多黄金,再加上我不择手断为人凶狠心狠手辣,所以,他们都怕我。” “噗……”任绮柔笑了起来。 “喂,老同学,这很好笑吗?” “到非洲不是挖钻石才对吗?” “不走寻常路!比如我有一个梦想,就是到南极去看北极熊!” “你还和以前一样贫。” “不一样!我这不叫贫,我这叫牛!” “是,大黑牛!” “你怎么知道我黑的?老同学,难不成你偷窥过我?” “我才没有……” 任绮柔脸红得不行,沈非不再逗她,“好了,老同学,把你卡号给我吧,我钱给你打过去,你赶紧让你爸把钱还了。” 任绮柔报出了她爸的卡号,沈非立马用手机进行了操作,沈非现在的卡已经变得很高大上,虽是深夜,赚这么多钱也是没有问题的,沈非多转了一百万。 然后,气氛就有些尴尬了。 任绮柔时不时的看着沈非,似要说什么话,却又觉得不对劲,反正她鼓了很大的劲都没有说出来。 三分钟后,任绮柔猛地站了起来,张开嘴正要一吐为快,可就在这时,传来了撞击声,却是说不出来话的钟宏伟拿脑袋撞在了桌子上。 被钟宏伟这一撞,任绮柔所有的勇气如同潮水一般退了回去,缩到了心底深处,沈非走过去拿起钟宏伟写的东西。 钟宏伟确实做了不少坏事,比陈强做得都还多,还更加变态,有个例子便是一女生说了钟宏伟比较丑,钟宏伟就花钱请社会上的人把那女的给轮了,活活折磨而死。 这,不是最严重的。 不过,关于他老子钟国经的事情,钟宏伟却几乎都不知道。 钟国经能成为他们那个县城的首富,弄出十多亿身家,要说不沾事是不可能的,他们那边一直都在传钟国经的第一桶金很有问题。 但从来都是捕风捉影,没有实际的证据! 等看到最后,沈非眼睛忽然一凛! 似刀锋从草原上划过,刀过,草原变沙漠! 钟宏伟在最后说的事,不是别人,就正是任绮柔的事! 原来,那一切都是个套! 那个借款的人是钟宏伟找的,也是钟宏伟故意让人把风声传到任绮柔老爸耳朵里,步步为营,让任绮柔老爸负债累累之后,再让那人消失。 等任绮柔家里陷入绝境之后,钟宏伟以恩人身份出现,要挟任绮柔做他的女朋友,也就有了后来的一切。 任绮柔知道事情真相,直接踹了钟宏伟一脚,冷道:“你真恶心!” 钟宏伟眼里生出浓浓的恨意,可刚生出来就被痛苦给淹没,他知道这件事暴露出来是什么样的后果,所以他想拼命忍着不写,但是,到最后他根本忍不住,只得写了出来! 沈非说道:“小柔,这个仇,我给你报了,他吞的,我会让他千倍万倍的吐出来!” “恩。” 任绮柔点了点头,掏出手机给她老爸打电话,让老爸把钱先还了。 沈非则让钟宏伟把找的那些混混,给任绮柔老爸下圈套等等所做坏事之人的名字全部写下来。 此刻,沈非心里已经在计划着怎样让钟宏伟一无所有,不管是装逼狂妄也好,还是为任绮柔报仇为那些人申冤也罢,话放出去了,他就要做到。 在天大的痛苦之下,钟宏伟只能写了出来! 事情搞定之后,沈非问任绮柔,“老同学,今晚你准备怎么办?” 任绮柔很想说让沈非陪她一晚上,可任绮柔忽然想到了叶倾城,想到沈非能来得这么快,是不是也在这个希尔顿酒店,不然哪有这么迅速? 这么一想,心里顿时冷了,话到了嘴边也给吞了回去,任绮柔没有将这些情绪表示出来,笑道:“我回学校。” “那我送你。” “你送我?”任绮柔很是意外,心中暖了一点,嘴里却说道:“算了吧,你还是赶紧回去陪那个大美人。” “大美人时时都在,老同学可不是想送就能送的。” “还是算了吧,这多不好的。” “你是不是担心被人家看见,你的追求者们找上我啊?你放心,我很强壮,他们找不过我的。” 听到“强壮”两字,任绮柔同学又想歪了,脸一红也不再拒绝,沈非便带着钟宏伟出了酒店,然后打了个的,将任绮柔送到寝室楼下后,挥手笑道:“老同学,想我的时候,就给我打电话啊,我时刻待命!” 任绮柔目送沈非消失,喃喃说道:“你可知,我有多想!”任绮柔感觉心里有些空,有些揪着的痛,沈非的电话就在脑海里盘旋,她知道如果拔这个电话,沈非立马就会回来。 但她忍住不拔。 她不想打。 就这样吧,像以前那样,偶尔知道一点他的消息就好了。 除了还钱给他,就不要再联系他。 想到钱,任绮柔忽然有了无穷的动力,是的,还要赚钱,等有了很多的钱,她是否可以“包养”他? 任绮柔没来由的一阵兴奋,但兴奋过后,任绮柔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她一个师范大学的学生,还有两年才毕业,毕业出来也是当老师,还是教语文,她想要赚到今晚吃那顿饭的钱都是千难万难。 更别说要赚很多很多的钱。 怎么办? 任绮柔刚刚闪烁出的亮光,如同风中残火,随时会熄灭。 就在可能熄灭的一刹那,任绮柔忽地有了主意。 不是可以写书吗? 听说写书也可以赚钱的! 如果能出版,能拍成电视电影,那就能赚不少钱了。 顿时,那一点星火,燎起了任绮柔心中的浩浩原野,她以最快的速度跑到寝室里,没理会室友疑惑的目光,拿出本子写了起来。 任绮柔一下笔,脑海里就想起十五岁那年,沈非拼命救她的画面,怎么都挥之不去。 闭眼三分钟。 任绮柔下了决定,那就从这里写起吧! 从此,世界上多了一个写书的人,沈非丝毫不知,他此刻看着手机里的短信,无语到了极点。 短信是叶倾城发的,叶倾城说她已经飞走鸟,说她不能就这么陷入他的霸道,还说了很多,反正字面意思看起来就全是拒绝,再深一体会,就能感觉到她那越来越浓的爱恋。 “NND,这招一定要学到手。” 沈非恨着,等看到最后一句,差点晕倒,叶倾城在最后祝他英雄救美之后,顺便把美给吃了。 老天,“美”都回寝睡觉觉了。 不过,沈非也发现一件怪事情,说起来任绮柔长得确实美,和叶倾城比起来一点都不差,只不过风格不同,任绮柔是一种柔性的美。 但是,沈非这种色心澎湃的家伙,虽然在心里对任绮柔YY过,但他还真没有非常强烈的把任绮柔变成他女人的愿望。 是太熟了不好下手? 沈非胡想了一会儿,不再去管,看了看已经黑下来的天,他到省里要办的事都办了,虽然多了几个小插曲,但都没什么事儿。 他也不想继续呆在省城,便拎着钟宏伟回锦城了,钟宏伟一事还是放在锦城办比较保险,毕竟锦城他比较熟,认识的人也多。 既然要战了,那就不要浪费时间。 一个小时左右,沈非回到锦城,立马给宁安平打了电话,宁安平正在和吕涛喝酒,一接到沈非电话,宁安平二话不说,立马赶了过来。 宁安平赶来知道事情始末,厌恶地看了钟宏伟一眼,心里对沈非更是佩服,当真是沈少出手,不同凡响。 沈少这很明显是要针对钟国经了,要对白马县首富下手了。 宁安平能坐上局长位置,自然是有能力的,知道兵贵神速的重要性,立马安排人去白马县查找证据,同时将抓捕钟宏伟的事保密。 他很清楚,这只是一个引子。 后面才是大爆炸! 而把钟国经拿下,他的功劳薄上又将是厚厚一笔。 宁安平从来没有想过立功能立的如此轻松,还如此之大,这几天他立的功,比以往几十年立的功都还要多。 这些功,都是跟着沈非立的。 再说得准确一点,事情都是沈非做的,他就是跟在后面捡功劳就行,跟着这样的人最幸福。 等宁安平把钟宏伟带走,沈非又剩一个人了。 要去找兰姐,共度良宵? 还是算了。 感觉好久没有回过寝室了,今晚回寝室转一圈,看看那三人在做什么。 明天刚好是周末,反正也要办钟家的事,那就回家一趟! 虽然净化组织、黑榜的威胁都还在,甚至还多出了一个不知来历却强大异常的幕后人,但是,以他们的强大能力,想要查出他的爹娘是轻而易举之事。 他正好回去看看。 不然还不放心呢! 恩,还得叫上锦瑟一起回家!